超级仙医第278章 我出你的十倍价

  张文仲和尤佳齐齐扭头,向着说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是瞧见两男一女恰巧是迈步走进了这栋毗邻着湖畔的楼阁,正齐刷刷的望着他们两人。

  两个男人中的那个年龄稍长、上身穿着灰色休闲西装和黑色衬衣、下身穿着黑色牛仔裤、模样儿似足了韩剧里面的那些个悲情男主角的帅气男子,正是刚刚说话的那个人。此刻,他正一脸喜色的望着尤佳。至于跟随在他身后的那一男一女两个人,目光却是落在了张文仲的身上,神色中透着丝丝的惊惧与慌乱。

  这一男一女的两个人,却是张文仲之前曾经见过的。那个女的,就是苏晓玫曾经的同学黄月,而那个男的,则是他的韩国籍男友朴通杰。

  “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居然也能够遇见这两个家伙,他们不是在外地读书的吗?怎么还留在雍城呢。”张文仲看了眼这两个惊慌失措的男女,微微一笑,随后又将目光投向了满脸喜色,正快步向着他和尤佳走来的那个男人,却是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个男人的容貌和朴通杰有着六七分的相似度。想来,他应该也是韩国人,而且还是朴通杰的同宗亲戚。

  看着这个快步走来的韩国人,尤佳的脸上却是布满了厌恶的表情,恨恨然、咬牙切齿的说道:“混蛋,怎么在哪儿都能够遇到他呢?真是倒霉啊!要是早知道这个家伙会出现在这儿的话,打死我也不会来这里吃饭的。”

  自从是认识尤佳以来,除了以前那个一直纠缠着她的杨毅之外,张文仲还从来没有见到她像这样的厌恶过谁呢,他忍不住是好奇的问道:“尤佳,这个人是谁?你好像很厌恶他?怎么回事?”

  尤佳也不对张文仲隐瞒什么,回答道:“这个家伙是韩国天乐集团的总经理,叫做朴具化,是一个高傲自大、眼高于顶的家伙。这次韩国的天乐集团和我们尤氏集团有一笔生意要谈,而他正是韩国天乐集团派遣到雍城来的谈判团的最高负责人。我之所以厌恶他,并不是因为他糟糕的性格和脾气,而是因为他一直纠缠着我所致。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过他,我已经是有男朋友的了,可他就是不肯罢休,反而还纠缠的更加厉害了。”

  事情正如尤佳说的一样,这个叫做朴具化的韩国人,在刚刚看见尤佳的时候,就惊为天人。在韩国的时候,他各种各样的美女虽然是见过不少,可是那些漂亮的面孔大多都是人工制造出来的,像尤佳这样天生丽质的女人,可实在少见的很。更何况,尤佳除了靓丽的面孔之外,还有着不逊色靓丽面孔的超卓智慧。像她这样才貌双全的好女人,在当今这个世界上可是非常稀少的了。所以,朴具化立刻就向着尤佳发起了猛烈的追求攻势,虽然是屡遭拒绝,却仍旧是追求不休,大有不将尤佳带回韩国誓不罢休的架势,这也让尤佳十分的头疼。

  “原来是这样呀,那我得想个办法,让这个韩国人对你彻底的死了心才行。”在听了尤佳的讲述之后,张文仲恍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微眯起了眼睛注视着快步走过来的朴具化,嘴角却是涌起了一抹嘲讽的冷笑。

  一个韩国人也想要追尤佳?真以为这全世界都是你们韩国人的呢?

  朴具化并没有听见张文仲和尤佳之间的窃窃私语,他在这个时候,快步的走到了张文仲和尤佳坐着的这张餐桌旁,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尤佳,此刻在他的眼睛里面,除了尤佳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余的人存在了。

  站在尤佳身前的朴具化,满脸压抑不住的喜色,笑吟吟的说道:“尤小姐,真是没有想到,在这儿吃饭居然也能够遇见你。你们中国有句话说得好:‘有缘何处不相逢’,我们俩能够在这儿相逢,岂不是说明我们是很有缘分的吗?哈哈,好,好,这可真是好……”

  虽然心中很是厌恶朴具化,但尤佳还是保持了应有的礼数,并没有当场就横眉竖目的翻脸,瞄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朴先生,请不要和我套近乎,我们并不是很熟。你如果是有正事的话,请和我们尤氏集团的谈判代表说,不要来烦我。现在,我和我的男朋友正在这里用餐,请你不要站在这里妨碍我们。这栋楼阁中的灯光已经是很亮的了,你没有必要待在这儿冒充电灯泡。所以,还请你该干嘛就干嘛去,谢谢。”

  说罢,尤佳就不再理会站在身边的朴具化,甚至是直接就将他当成了一团不存在的空气,转而向张文仲说道:“仲哥,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刚才说,想要拿多少钱来创办这个医学基金会来着?”

  “喔,尤小姐,这个人就是你说的那个叫做张文仲的男朋友吗?”朴具化在这个时候方才发现张文仲的存在,在用充满了敌意的目光上下打量审视了他的这个情敌一番后,顿时就不屑的冷笑了起来。

  因为他觉得,张文仲不仅是没有他长的帅气,而且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名牌,穿的极为简朴,甚至还隐隐然的透着一股乡土气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成功人士或杰出新秀。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争得过他?

  刚来中国不久的朴具化,显然没有认出张文仲就是那位应邀前往英国为英女王治病的名医。虽然最近在电视新闻和报纸中,时常都会有关于张文仲的新闻出现,但是对于从来不看中国电视和报纸,只是偶尔上网浏览一下韩国网站和论坛的朴具化来说,眼前这个衣着寒酸的中国男人,无疑是十分陌生的。

  对于既是自大又是自卑的韩国人来说,一切与他们无关的新闻,都是不重要的新闻,他们也是一概是不予理会的。所以,张文仲前往英国为英女王治病这件在中英两国备受关注的事情,在韩国国内的诸多新闻报纸或网站中,却根本就是没有提说过的。或许,等到某一天,有某位韩国的专家教授站出来说张文仲拥有韩国人血统的时候,他为英女王治病的新闻,才会为韩国人所知吧。

  此刻,不认识张文仲,只是靠着以貌取人,认为张文仲就是一个穷小子的朴具化,可谓是信心十足。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击败张文仲,成为俘虏尤佳芳心的那个男人。

  朴具化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却是在心头暗自嘀咕道:“我本来还以为,尤小姐的男朋友会是怎样一个出色的人物呢,然而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个相貌平凡的穷小子。瞧他这一身的穿着打扮,怕是只有四五百块钱的价值吧?还没有我脚上穿的这双袜子值钱呢!就凭他这门不当户不对的身份地位,居然也想要飞上枝头成凤凰?哼,根本就是白日做梦罢了!虽然我不知道,他究竟是用了怎样的手段来迷惑了尤小姐,但是只要有我在,他的阴谋诡计就休想得逞!我,朴具化,一定会让尤小姐知道,他是多么的差劲,多么的配不上她。而我又是多么的优秀,多么的和她般配……”

  就在朴具化信心十足的时候,尤佳冷笑着回答道:“没错,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张文仲。朴先生,你现在也是亲眼看见了,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所以还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骚扰我了!”

  脸皮极厚的朴具化,并没有因为尤佳的这番话而退走,也并没有就生气,反而还是笑容满面的说道:“尤小姐,你请放心,既然你是真的有男朋友,那么我也肯定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的纠缠骚扰你了。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两人能够成为朋友,哪怕就是普通的朋友也好。”

  尤佳微微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比牛皮癣还要烦人的家伙,居然是在这会儿突然就转了性子,变的如此好说话了。不过,朴具化这样的转变,对尤佳来说却是一件好事,所以她当即就说道:“做普通朋友还是可以的。但是朴先生,我希望你真的能够如你此刻所言,不再纠缠骚扰我了,否则,我们不仅是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还会报警告你性骚扰的!”

  “放心吧,尤小姐,我朴具化说话算话。”朴具化在哈哈一笑后,转而向着张文仲伸出了右手,笑吟吟的说道:“你好,张先生,以前就曾听尤小姐说起过你。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我是韩国天乐集团的总经理,我叫朴具化。”

  “你好。”本着伸手不打笑脸人,张文仲也站起身来,勉为其难的伸手和他握了握。

  握手之后,朴具化却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依旧留在原地,脸上洋溢着看似热情和睦的微笑,冲着张文仲问道:“张先生,我刚刚依稀听尤小姐说起,你是想要创办一个医学基金会,对吗?”

  “没错。”张文仲点头答道。

  朴具化顿时冷笑了起来,说道:“可是,据我所知,在贵国创办一个私人性质的基金会,并不是丢个几百块钱、几千块钱就能够创办起来的。最低的金额,也得是有两百万块钱才能成。张先生你看着也不太像是有钱的人,能够拿得出这笔钱吗?别是想要从尤小姐这里讨要吧?”

  张文仲还没有生气,尤佳就已经是火冒三丈的厉喝了起来:“朴具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朴具化笑着解释道:“尤小姐,别误会,我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在当今这个世界上,骗子实在是太多了些,说不准有些人也会借着创办基金会之类的事情来骗钱。要知道,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并不是没有出现过……”

  张文仲笑了起来,他现在是看出来了,这个朴具化非但没有对尤佳死心,反而还是向着他宣战了。

  在向着尤佳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张文仲这才微笑着对朴具化说道:“看来,朴先生是将我给当成骗子了?不过可惜的是,你还真是猜错了,我可不是什么骗子。或许多余的钱我拿不出来,但是创办这个医学基金会的这笔钱,我却还是能够拿得出来!”

  “喔?真是没有想到,张先生原来还是深藏不露呀。”朴具化冷笑了起来,他显然是不相信张文仲就能够拿得出两百万、乃至是更多的钱来创办这个医学基金会,讥讽的说道:“不知道,张先生你打算拿多少钱来创办这个医学基金会呢?要不这样吧,只要你真的能够拿得出钱来创办这个医学基金会,那么我也就捐点儿钱进来。毕竟我这个人天性善良,最喜欢的就是做善事了。当然,我出钱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你创办医学基金会的钱,得是你自己的,而不是从尤小姐这里要的。”

  尤佳虽然不知道张文仲已经从日本人那里讹诈到了五十亿美金的巨款,但是却知道他有着几千万的存款。这会儿听见朴具化的话,她先是冷笑着在心头骂了句‘白痴’,随后开口问道:“不知道朴先生是打算出多少钱呢?”

  “出多少钱?”朴具化本来只是说说,讥讽一下张文仲而已,却没有想到尤佳居然将他的话给当真了。不过,不愿意在尤佳面前跌了颜面的他,立刻是拍着胸脯说道:“这样吧,无论张先生出多少钱,我都出他的两倍!”

  尤佳冷笑了起来:“才两倍吗?”

  感觉是被尤佳给轻视了的朴具化,顿时觉着一股热血涌上了头,也没有多想,当即就用力的拍着胸脯说道:“那好,不管张先生出多少钱,我都出他的十倍!”

  在朴具化看来,像张文仲这样的穷人,别说是两百万,就算是二十万也拿不出来。所以,他也就不介意在这个时候许诺下一个空头支票了。就算张文仲最后是真的找到了两百万来搞基金会,他也可以赖账不给,反正是口头许诺的空头支票,并没有证据。

  “喔?你要出十倍?当真吗?”尤佳冷笑着追问道,她是铁了心想要让朴具化出血。

  “自然是当真的!”朴具化回答道。

  “口说无凭,我们还是立字为据吧!”尤佳狡黠的一笑,说道:“要不然,你到时候翻脸食言,我们又找谁要这笔钱去?”

  “立字为据?”朴具化不由的一呆。

  “怎么,朴先生是不敢呢,还是不愿意呢?”尤佳冷笑了起来,挤兑的说道:“别是被我给说中了,真是打算要翻脸食言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你这个人的诚信可就是有大问题的,而我们尤氏集团也就要再重新的考虑一下,与你们乐天集团合作的那桩生意了!别到时候被你这个没有诚意的人给坑了!”

  朴具化的脸色被尤佳的这番话给挤兑的一阵青一阵白,这会儿他已经是有了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了。不过,为了不被尤佳看轻,同时也为了不影响乐天集团和尤氏集团合作的那桩生意,他只能是硬着头皮,嘴硬的说道:“立字为据就立字为据,这么点儿小钱,我还是能够拿得出来!”在心头,他却是暗暗的将尤佳给骂了个千百遍。

  尤佳也不客气,立刻就叫来了这家私房菜馆的服务人员,让他们找来了笔纸,当即就用汉语、英语和韩语三种文字,写下了两份字据,并将它们都递给了朴具化,说道:“看看吧,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就签字吧。等你签了字以后,咱们就各自一份,免得你到时候赖账不给钱!”

  朴具化的脸色这会儿已经是变的极差了,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局面,他也不可能再拒不签字了。只能是冷哼了一声,仔仔细细的将这两张字据上面写的内容给看了一遍,最终是咬牙切齿的提笔在这两份字据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在收下了其中一张字据后,尤佳方才再度向着张文仲问道:“仲哥,你这次是打算拿多少钱来搞医学基金会呢?”

  张文仲笑着回答道:“也不多,就这么个数。”他举起了右手,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朴具化‘噗嗤’的一声就笑了出来,讥讽的说道:“十万块钱么?你是在开玩笑吧?十万块钱根本就不可能创办的了基金会!”

  张文仲笑着摇了摇头。

  朴具化微微一愣,随后问道:“那是一百万?”

  张文仲还是笑着摇头。

  “一千万?”朴具化的声音中已经带着丝丝的颤音了。

  张文仲依然是笑着摇头。

  “一……一亿?!”朴具化只觉得口干舌燥,甚至是连说的话都已经有点儿不利索了:“你说的是人民币吗?别是索马里先令吧?”

  张文仲说道:“没错,就是一亿,也不是人民币……”

  朴具化顿时松了口气:“果然是索马里先令啊……”

  “是美金!一亿美金!”张文仲沉声回答道。

  “美……美金?!一亿?!你是在开玩笑吧?!”朴具化在经过了最初的震惊之后,这会儿也已经恢复了镇定。

  朴具化显然是不相信张文仲能够拿出一亿美金来创办医学基金会,他认为张文仲和尤佳从头到尾都是在逗他玩,顿时面色阴沉的冷哼了一声,说道:“就凭你也能够拿得出一亿美金?真是吹牛也不打草稿!哼,我可没有心情陪你在这里胡扯!”说罢,他不再理会张文仲,也不再理会尤佳,转身就向着朴通杰和黄月走去。

  “等等。”尤佳却是在这个时候叫住了朴具化,扬起了有他签名的那张字据,说道:“别忘了你签下了这张字据,如果仲哥他真的拿出了钱来创办医学基金会,你可就得拿出十倍的钱来呢!”

  朴具化冷哼道:“等他真的能够拿出一亿美金的时候再说吧!”

  看着朴具化一脸阴沉的回到了自己身边,朴通杰连忙殷勤的说道:“表哥,别生气,和这些中国人怄气,根本就是辱没了你的身份。走,我们上楼去喝几杯,再让小月月给你叫几个她的好朋友来,让你好生的舒服舒服,泻泻火……”

  朴具化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自己这个在中国留学的表弟脸上,用韩语怒骂道:“还上个屁的楼!我的脸面都在这里丢光了,继续留在这里做什么?被人看笑话吗?”

  朴通杰不敢顶嘴,只能是点头哈腰的说道:“是,是,表哥教训的是,都是我考虑不周。”

  “走!”在扇了朴通杰一个耳光之后,朴具化的心情总算是好了点儿,他转身就向着园林外走去。朴通杰则是连忙跟了上去,而被突如其来的耳光给吓的目瞪口结的黄月,则是在呆愣了两三分钟之后,这才连叫着‘等等我’,快步的跟了上去。

  走出这个毗邻着湖泊的楼阁之后,朴具化向跟随在他身后的表弟吩咐道:“朴通杰,你给我查查那个叫做张文仲的家伙的底细!哼,竟然敢和我抢女人,而且还坠了我的颜面,看我不将他给玩死!”

  朴通杰连忙回答道:“表哥,这个人的身份我知道,他是雍城大学校内医院的副院长,同时还是雍城大学医学院的教授,前段时间曾经应邀前往英国给英女王治病,是一个在中国国内很出名的中医,而且据说最近要开课讲授中医学了。”

  朴具化眉头一挑,厉声喝道:“放屁!什么中医?那叫做韩医!是我们大韩民国的祖先创造出了韩医的!这些无耻的中国人,却偏偏要将我们祖先的发明据为己有,还敢阻挠我们将韩医申报为世界遗产,这简直就是无耻之尤!”

  朴通杰连忙回答道:“是,是,是韩医。这个叫做张文仲的家伙,就是一个出色的韩医。唔……这个家伙居然能够出色到被查尔斯王储亲自前来邀请,说不定在他的血脉里面,也流淌着我们韩国人的血液呢。要不然,又怎么会如此出色呢?”

  朴具化并没有听进他说的这番话,只是咬牙切齿的说道:“雍城大学校内医院的副院长兼教授吗?好,好,好,我一定会让这个混蛋身败名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