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338章 鼠疫?!

  贵媚震惊的张大了嘴巴,眼前这一幕显然是她万万没有料到的。呆滞了许久之后,方才吐出一句话来:“这算怎么一回事?东瀛遁术吗?我在几部动画片里面看过类似的场景,不过那些忍者都是用的烟雾弹,不像他,是将自己的骨骸给炸成齑粉……”

  胖和尚则是快步走到了邹鹏刚刚站立的地方,望着残留在地上的那堆齑粉,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满脸迟疑的说道:“相比起东瀛遁术,他更像是自爆。嗯,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魂魄气息已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甚至是连轮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可让我不解的是,看他刚刚的那副表情,并不像是要自杀呀……怎么就突然自爆了呢?”

  “我还以为,这个邹鹏是要拿出怎样一件厉害的法宝来对付我们呢,却没有想到,竟是一件自爆用的法宝。啧啧,用一枚上好的汉白玉坠来做自爆用的法宝,这个邹鹏还真是阔绰呢。那枚上好的汉白玉坠,只怕是要好几万块钱吧?哎,真是可惜,居然也给炸没了。要是能够留下来就好了,凭我的手段,它就算是被炸的残缺不全了,也能够卖出一笔好价钱来……”三痴也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蹲下身,在那堆齑粉里面翻找了片刻。在确定一无所获后,他的脸上写满了失望的表情。

  张文仲缓步走到了那堆齑粉跟前,眉头微皱的说道:“数万块的汉白玉坠吗?可是我记得,之前你们曾经调查过,这个邹鹏的家境并不富裕,那么这枚汉白玉坠,他又是从哪儿得来的呢?还有,修炼成为骨精的邪道妖法,他又是从哪儿学来的呢?”

  宇文珂提出了一个猜测:“那枚汉白玉坠,会不会是他家的祖传之物?”

  “断无这个可能。”不等张文仲开口,三痴就否决了她的这个猜测:“从那枚汉白玉坠的做工以及风格来看,绝对不会是古物,应该是近年雕刻而成的。否则的话,我就不会说它只值几万块,而是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了。而且,邹鹏是刚刚才成型的骨精,哪里又会懂得炼制法宝的方法呢?”

  胖和尚也在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说道:“这么说来,那枚汉白玉坠,应该是教授他修炼成为骨精的邪道妖法的人赠与他的。这人究竟是谁?汉白玉坠又为什么会让邹鹏自爆呢?看来,有必要审查一下邹鹏身边的人,以及他曾经接触过的人了。”

  张文仲摇头说道:“只怕是不会有用的吧?依我看来,那个人一定是在暗中悄悄接触邹鹏的,并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给你查的。”

  胖和尚却是显得信心十足,笑着说道:“放心吧,张副组长,这一次,我会向京城的特勤组总部请求支援,让他们派遣最擅长刑侦的修真者过来帮忙的。只要那个人曾经在雍城市里面出现过,就一定留下的有踪迹或气息。凭借着这些线索,以那些擅长刑侦的修真者的能耐,就一定可以将此人给找出来!”

  张文仲问道:“你说的那些擅长刑侦的修真者,可是驭兽门的那些人?”

  “没错。”胖和尚点头应道:“哎,张副组长,你也听说过他们?”

  “有所耳闻。”张文仲说道:“要是真的能够将驭兽门里的高手请来,倒是有可能找出那个人的踪迹来。”

  胖和尚当即表态:“稍后我就给他们打电话。”

  张文仲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从兜里掏出了一只小瓷瓶来,拔开了瓶塞后,将瓶口对准了地上的那堆齑粉,左手掐了一个法诀,做出了一个接引的手势,口中快速的念诵出了一段晦涩的咒语,最后喝道:“魄兮何在?归来兮,归来兮……”

  十朵如同是萤火虫般的幽蓝色小光团,盈盈然的从残留在地上的那堆齑粉中现了出来,并且是缓缓的升腾了起来,在张文仲左手法诀的牵引下,飞入了他右手的那只小瓷瓶里。

  这十朵幽蓝色小光团,正是包括陈曦在内的七个人,被邹鹏给夺走吞噬的力魄和灵慧魄。只要能够将它们送回到陈曦等七人的身体之内,那么他们所患的疾病,就将会不治而愈。

  盖上了瓶塞,小心翼翼的将瓷瓶给收入了怀中之后,张文仲冲着胖和尚四人说道:“此间的事情已经了结了,我这就去将力魄和灵慧魄送回到他们各自的身体内,这边的善后事宜,就交给你们来办了。”

  “好的,请张副组长放心,我们一定会办的妥妥当当。”胖和尚四人齐齐点头应道。

  “小妹,我们走。”张文仲冲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苏晓玫招呼了一声,便向着雍城大学校内医院的方向走去,打算先将陈曦四人的体魄归还给他们,然后再前往雍城市精神病医院,将力魄和灵慧魄还给那三个疯癫了的学生。

  然而,张文仲没走出几步,一股凛冽的寒风就呼啸而过,将地上残留的那堆齑粉全部都给吹散了。乍眼一瞧,就像是升腾起了一片茫茫白雾。不可避免的,张文仲的鼻腔内,也吸入了一点儿这种齑粉。

  “嗯?这齑粉的味道……有点儿不对劲!”张文仲的眉头微微一皱,暂且停下了离去的步伐,再度吸了一口混杂着齑粉的冷空气,仔细的辨认起了它的味道来。甚至还不惜动用体内的灵力,来分析这齑粉中的成分。

  “老师,你这是怎么了?”瞧着张文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苏晓玫不由的很是担心,连忙说道:“你的脸色好难看啊,难道是哪儿不舒服吗?啊呀……你该不会是对灰尘粉末过敏吧?”

  张文仲并没有回答苏晓玫的问题,只是动用灵力分析着齑粉的成分。两分钟之后,结果出来了,他不由的惊呼了起来:“鼠疫杆菌!在这片齑粉中,竟然蕴藏着鼠疫杆菌!”

  张文仲这声突如其来的惊呼,让胖和尚四人面面相觑,不明就里。他们毕竟没有学过医,搞不懂什么叫做‘鼠疫杆菌’。在呆愣了片刻之后,他们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出言询问道:“鼠疫杆菌?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苏晓玫的脸色在这会儿已经是变成了一片的惨白,她下意识的捂紧了自己的口鼻,瓮声瓮气的回答道:“鼠疫杆菌属于耶尔森氏菌属,为格兰染色阴性短小杆菌……”

  瞧见张文仲和苏晓玫的这种反应,胖和尚四人顿时感觉到了一丝寒意涌上心头。就算是不清楚什么是鼠疫杆菌,不清楚什么又是耶尔森氏菌属,仅凭张文仲和苏晓玫的这种反常的反应,他们也都知道了,此事绝对不简单。

  舔了舔干燥开裂的嘴唇,急不可耐的三痴,忍不住是打断了苏晓玫的话,说道:“别用那些专业术语来蒙我们,我们是听不懂,你能够说的简单点儿不?”

  苏晓玫点了点头,沉声说道:“简单的来说,那就是两字:‘鼠疫’!”

  “你说什么?鼠疫?!”胖和尚四人齐声惊呼,脸色都变得比苏晓玫还要惨白。不约而同的,他们都屏住了呼吸,并且催动着体内的灵气,将有可能吸入了体内的鼠疫杆菌给逼迫出去。

  鼠疫,在中国古代被列为疫疠(烈性传染病),又被称为核瘟。除了粪口传播以及血液传播之外,还会通过飞沫传播。而中医更是早早的就提出了鼠疫是‘由感染疫鼠之秽气,疫毒侵入血分所致’的理论,在清末时期,更是有了两本专门针对鼠疫的医学著作问世:一为余德埙撰《鼠疫抉微》,一为郑肖岩辑《鼠疫约编》。这两本书,都详细的总结了前人的经验,并结合自己的看法,系统的介绍了鼠疫的预防、辩证以及治疗。

  而对于鼠疫是有多么的恐怖可怕,那更是无需赘言的。

  早在中世纪的时候,那场席卷了整个欧洲,夺去了欧洲三分之一人性命的黑死病,正是鼠疫中的一种——流行性淋巴腺鼠疫。而在二战时期,日本更是使用鼠疫杆菌制成毒气弹,在中国多座城市进行空投,害死了无数的无辜平民,可谓是犯下了滔天的罪孽!

  二战结束后,因为医疗卫生水平以及人们的生活质量及卫生习惯提升,鼠疫这种曾经让人谈之而色变的烈性传染性疾病,已经沉寂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沉寂,并不代表着它就被根治了。甚至还有很多医学专家认为,第三次世界鼠疫流行结束的原因同前两次一样,是鼠疫按其特有的规律,由活跃期进入静息期,并不是人为控制的结果。也就是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鼠疫就又会突然的爆发。

  而从08年至今,在我国境内,已经爆发过了四起有报道可查的鼠疫。只不过,这四起鼠疫事件的爆发地,都是在西藏及青海等地广人稀的地方,并且因为发现及时,并没有产生大面积的爆发,每次死亡的人数也都控制在十位数之内,相比起以前动辄千万的死亡人数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但是现在这个地方,并不是地广人稀的西藏、青海,而是人员密集的大学城!一旦是爆发鼠疫,后果将会是不堪设想的!

  “张副组长,我们该怎么办?!”手足冰凉、不知所措的胖和尚四人,齐齐是将目光投向了张文仲,期望着他能够想出解决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