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366章 无耻之尤

  见到张文仲来了,苏晓玫赶紧起身相迎,将一杯早就泡好的、散发着腾腾热气的香茗,交到了他的手中,并一脸关切的说道:“老师你来了呀,我听胡院长说,你这几天身体不太舒服,没什么大碍吧?怎么也不多休息几天呢?”

  “胡强说我身体不舒服?”接过香茗,张文仲小啖了一口,笑着说道:“这话你也相信?”

  苏晓玫回答道:“我本来是不相信了,可是那胡院长说的有模有样、就跟真的似的,由不得人不信。更何况,昨天我也曾和林子蔓、陈娴一起,想要去你家探望你的,可是按了半天门铃都没反应,所以我就真的是有点儿担心了。”说到这里,她莞尔一笑,拍着硕大高耸的胸部,吐着舌头欢快的说道:“不过,现在看着老师安然无恙,我也就能够放心了。”

  张文仲解释道:“昨天我正在闭关吸收、炼化先前涌入体内的感激念力,所以那门铃声我也就没有听到。如果当时仅仅只是你一个人来的话,看家的三只小妖是认识你的,应该就会放你进入屋内。然而,你当时是和林子蔓、陈娴她们两人一起来的,所以看家的那三只小妖没有放行,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原来如此。”苏晓玫恍然道:“我就说嘛,那三只小妖怎么敢将我拒之门外。论起辈分来,我好歹也应该算作是它们的大师姐吧?唔……不对,我应该算是它们的师叔、师伯辈的吧?它们可是三足乌调教出来的呢……”她微眯起了眼睛,开始在心头盘算起了自己的辈分来。

  张文仲走到了自己的诊桌旁坐下,将笔记本电脑打开,准备继续在网上搜索与那幅藏宝图契合的地图。同时,他也没有忘记问苏晓玫:“小妹,你刚才咬牙切齿的撅着嘴儿的,该不会是在生男朋友的气吧?”

  苏晓玫又羞又窘,娇嗔道:“老师,你怎么也拿我开玩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有什么男朋友嘛。”心里头,她却是在有些哀怨的嘟囔着:“人家就想要老师你做男朋友,可是你却偏偏不解风情。哎,当真是应了那一句话:‘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呀……”当然,这样的话,她也就是在心头嘟囔抱怨一番而已,虽说她的胆量的确是很大,但要让她当着张文仲将这话挑明,却还是不敢的。

  “那你是在生谁的气?”张文仲好奇地问。

  “还能有谁?不就是之前与我们比试医术的那群韩国佬么。”说到那几个首尔韩医大学的教授,苏晓玫的脸上就再度出现了忿忿不平的表情。张文仲毫不怀疑,如果那几个首尔韩医大学的教授,此刻就站在这儿的话,苏晓玫铁定会冲上去,赏他们三拳两腿的。

  张文仲来了兴趣,连忙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说清楚点儿。”

  苏晓玫咬牙切齿的讲述起了事件的经过来:“老师,你是不知道,昨天一大早,我就和那几个研究生一起前往了雍城医院,准备继续和那几个首尔韩医大学的教授比试医术。可是,当我们到了雍城医院的时候,却并没有见到那几个首尔韩医大学教授的身影,连带之前那些赶来给他们助阵的韩国人,也都不见了踪影。一问之下,方才知道,这些韩国人,早在鼠疫刚刚爆发的时候,就惊慌失措的逃离了雍城市,据说,其中大部分的人,还是直接逃回了韩国。如果事情就这样收场了的话,倒也就罢了。可是,那几个研究生中,有一个人的女朋友,正是我们学校外语系里,学习韩语的,平日里也总喜欢登陆一些韩国网站,练习一下韩语的阅读和听力。据他的女朋友说,那几个首尔韩医大学的教授在回到了韩国之后,竟是公然宣布,说我们怕了他们,不敢再和他们比试下去了,所以在这场中韩医术比试中,最终获胜的人是他们,而且他们还恬不知耻的宣布,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完胜!老师,你说这些韩国人,怎么就能够这样的无耻呢?这件事情,明明就是他们害怕沾染到鼠疫,所以才落荒而逃的。现在居然还好意思说,是我们不敢迎战……”

  “还有这样的事情?我说抗击鼠疫的那几日,就连世界卫生组织派来担当裁判和公证人的那几位医学专家,都是出现在疫区内,和我们一起战斗在抗击鼠疫的第一线,却是一直没有见到这些韩国医学专家的身影。原来,他们却是远遁回国了啊。遇见疾病不予救治,反而还为保存自身远遁逃走……哼,这些家伙,也配得上‘医生’这个称谓?”张文仲不由的冷笑了起来。

  “事情还不止是如此呢。”苏晓玫接着又说道:“昨儿下午的时候,我还从埃里克爵士那里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是世界卫生组织不满那几个首尔韩医大学教授,以及韩国医学界的这种无耻行径,所以向他们提出了抗议及警告。结果,你猜怎么的?那些韩国人,居然说世界卫生组织和我们串通一气,想要污蔑并打压他们。我勒个去呀,这样的话,他们居然也好意思说出口?当真是人至贱则无敌啊!”

  张文仲哑然失笑,说道:“看来,这件事情还真成了一出闹剧呢。只怕,现在全世界都在看韩国人的笑话,然而他们却是在自欺欺人、自娱自乐。好了,小妹,你也别再生气了,遇到这样一个能够将全宇宙都说成是他们家后花园的神奇民族,你要再继续怄气的话,岂不是坠了自己的身份?”

  苏晓玫却是有些不甘心:“这件事情,难道就这样算了不成?”

  “这件事情,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呀,就权当是在看猴戏好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张文仲却在心头暗暗安定了主意,要寻一个机会,让这些脸皮厚的与城墙有的一拼的韩国人,为此次大言不惭的谎言,付出一些代价。

  又安慰了苏晓玫几句,让她的情绪得以好转之后,张文仲便埋头在网络中,搜寻起了与那幅藏宝图相近的地图来。而苏晓玫也带来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帮着张文仲一起搜寻。

  不一会儿,就到了下午上班的点,几个研究生也一起出现在了诊室里面,在恭敬的问候了张文仲之后,便开始研读起了张文仲为他们划定的那几本医学典籍来。一旦是遇到了不解的问题,他们就会恭敬的向张文仲求教,而张文仲也会放下手中的事情,认真细致的给他们解答,脸上从来就没有半点儿的不耐烦。

  在此过程中,也有一些患病的学生前来就诊。因为有张文仲坐镇,再加上在此前抗击鼠疫的事件里,校内医院发挥出了巨大作用的原因,现在雍城大学的学生们,对校内医院的医疗水准已经是很信任的了,所以前来校内医院看病问诊的人,自然也就比以前要多了许多。

  每当有病人前来,张文仲就让这些研究生轮流的替病人们诊治,而自己则在一旁把关。偶尔还会就几个经典病例,以妙趣横生的讲解方法,给这些个研究生讲解一番。结果,不仅是让研究生们听的如痴如醉,大呼过瘾,甚至还让那些个前来看病的学生,也都听得入了神,干脆就赖在这诊室里面,不愿意走了,让张文仲等人也都是哭笑不得……

  好说歹说,费了很大的一番功夫,这才将赖在张文仲诊室里面不肯走的病人给劝走,避免了诊室被病人给挤爆的情况出现。也是在这个时候,张文仲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瞧,却是尤佳打来的。

  瞧了眼待在诊室里面的好几个人,张文仲也觉得这儿不是接听电话的地方,所以干脆是走到了校内医院的大门口,方才是按下了接听键。

  尤佳的声音,立刻就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仲哥,今儿晚上的事情,可千万别忘记呀。”

  张文仲不由的笑了起来,回答道:“放心好了,我就算是再怎么粗心大意,也不可能将你爸的生日给忘记吧?除非,我是不想要他的女儿了。”

  “讨厌啦。”尤佳娇羞无限的嗔道,随后又说:“那么,待会儿下班的时候,我就过来接你吧?”

  张文仲说道:“我开了车的,你说个地址,待会儿我自己开车过去。”

  从尤文那里,尤佳也曾听说过张文仲获得了一辆牧马人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多问什么,在电话里面,将地址告诉了他。随后两人又闲聊了几句,这才挂断电话。

  将手机揣进兜里,张文仲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诊室,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中山装、戴着黑框眼镜,浑身上下洋溢着儒雅气质,看着就像是教书先生一般的中年男子,走到了他的身前,问道:“阁下就是张文仲张医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