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377章 凶手是你

  赵信章快步的走进了社区门诊,张文仲和苏晓玫则是紧随在他的身后。眼瞧着三人都走进了社区门诊,赵元蒙在抬手擦了把额头上面渗出的冷汗后,也跟着走进了社区门诊。

  这家社区门诊里面的医务人员,这会儿都是脸色惨白。十七个人在同一时间,死在了这个社区门诊里面,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弄不好,这家社区门诊的营业执照,以及在这里工作的这些医务人员的行医执照,都有可能会被吊销。不仅如此,在这家社区门诊里面的赵家子弟,还都在用虎视眈眈的目光打量着他们。毫无疑问,一旦是确定赵元奎与另外十六个赵家子弟的死,是与这家社区门诊里面的医务人员有关的话,他们就会一拥而上,将这些医务人员给抓起来,交由赵信章处理。

  看见赵信章走进社区门诊,守卫在这里的赵家子弟们,纷纷是眼含泪水的向他行礼。甚至还有一些情绪激动的人,更是尖声嚷嚷着要杀死张文仲和这家社区门诊里面的医务人员,为赵元奎和另外十六个赵家子弟陪葬。张文仲对此毫无所动,但是这家社区门诊里面的医务人员,却是被吓的簌簌发抖。其中还有人壮着胆子掏出了手机,悄悄的拨打了报警电话。

  赵信章眉头一挑,黑沉着一张脸,厉声喝道:“你们都是土匪吗?整天喊打喊杀的?哼!都给我闭嘴,好好的待在这儿!”随后,他转身对张文仲说道:“张先生,我儿子元奎就在输液室里,请随我来吧。”

  赵信章领着张文仲与苏晓玫,走进了输液室。

  在这个输液室里面,放着二十来张输液椅,其中的十七张上面,躺着的正是赵元奎和另外十六个赵家子弟。

  苏晓玫抢先一步,走到了这些人的身前,挨个的检查了一下他们的生命体征,随后转过身来,冲着张文仲摇头说道:“老师,这些人都没有了呼吸与心跳,瞳孔也都散大了,的确是都死了。不过,他们的身体都有些古怪,皮肤极度干枯,显然都是因为过度脱水而亡的。”

  还没等到张文仲开口说话,跟在他们身后走进输液室的赵元蒙,就已经愤怒的咆哮了起来:“你说我三弟是因为过度脱水而亡的?哼,果然是因为你们害的!来人呀,将这两个家伙给我拿下来!我要用他们的脑袋,来祭祀我冤死的三弟及十六位赵家子弟!”知道仅凭自己一个人,是斗不过苏晓玫的,所以他这一次也就学聪明了,想要将守护在这家社区门诊里面的赵家子弟全部都给叫来助阵。

  赵信章是见过藏在张文仲身后的那位‘高手’的,知道除非是将象郡赵家的人全部都调集过来,才有可能制服张文仲等人。仅仅只靠他们在这家社区门诊中的力量,甚至还不够给别人塞牙缝呢。

  此刻,见到赵元蒙竟然不知好歹的,冲动的想要对付张文仲和苏晓玫,赵信章顿时就急了,一个箭步就冲到了赵元蒙的身前,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并且厉声怒喝道:“元蒙,给我闭嘴,我还没有死,还轮不到你在这儿发号司令!我知道,你和元奎的感情最好,他死了,你心里面很不好受。但是,你也不能够被怒火给冲昏了头,导致我们赵家走向灭亡!现在,你给我滚出去冷静一下!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进来!”

  赵元蒙明显不服气,摸着自己被抽的脸颊,嘟囔道:“父亲……”

  赵信章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喝道:“我让你滚出去,你没有听见吗?”

  在犹豫了一下后,赵元蒙最终还是服从了赵信章的命令,垂头丧气的应道:“是。”转身走出了输液室。

  就在赵信章教训赵元蒙的时候,张文仲已经走到了赵元奎的尸体跟前,俯身检查起了这具尸体的情况。此时此刻,在赵元奎及另外十六个赵家子弟的手上,仍旧是挂着一瓶液体。

  张文仲向一个站在角落处簌簌发抖的护士招了招手,示意她走到自己的身前来,在用温婉的语气安慰了她几句,让她的情绪恢复正常了之后,方才问道:“给他们输的是什么?”

  护士赶紧回答道:“输的是葡萄糖和生理盐水,另外还加了30ml的氯化钾,防止他们出现低钾血症。我们刚刚才将第一瓶生理盐水给挂上,输了还没半瓶,结果却出现了这样的意外事故,真是令人难以置信……难以置信啊……”

  张文仲点了点头,并没有答话,而是将挂着的那只输液瓶给取了下来,并将输液管从瓶子里面拔了出来,放在了鼻子身前嗅了嗅,脸色微微一变。

  “怎么了,老师,这药有什么问题吗?”苏晓玫赶紧询问道。

  张文仲回答道:“在这瓶生理盐水里面,有大剂量的脱水剂和利尿剂的气味。看来,导致赵元奎和十六个赵家子弟死亡的原因,就是这些脱水剂和利尿剂!”

  “什么?!”苏晓玫和赵信章齐声惊呼道。

  赵信章一个箭步就冲到了这个护士的身前,一把就将她给拽了起来,厉声喝问道:“这瓶生理盐水里面,怎么会有脱水剂和利尿剂?我儿子他们的身体,本来就缺乏水分,你们竟然还给他们输脱水剂和利尿剂!你们究竟是何居心,为什么要致他们于死地?说话呀,你给我说话呀!”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与我无关,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呜呜呜……”护士被吓的够呛,哭丧着一张脸,支支吾吾的说道。

  “放开她吧。”张文仲开口说道:“这件事情,多半是与他们无关的。因为,再愚蠢的医务人员,都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赵信章皱着眉头说道:“如果这件事情不是他们做的,那又会是谁呢?难道是我们赵家的对头吗?这么三百年来,我们赵家也的确是树立了一些敌人……”说到这里,他的眉头猛然一挑,赶紧是将一个一直都守护在社区门诊里的赵家子弟给叫了进来,质问道:“在此之前,有谁来过这里?有谁碰过他们的药?”

  这位赵家子弟皱着眉头想了片刻,随即摇头说道:“除了我们赵家的子弟外,没有外人来过这里。喔,对了,之前二少爷曾经来过这里。但是因为三少爷处在昏迷状态中,所以他很快就离开了,说是要去找家主您……”

  赵信章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一脸迟疑的说道:“你说什么?元登曾经来过这里?他不在象郡待着主持家务事,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是谁让他来这里的?”

  本来是被赵信章给赶出了输液室的赵元蒙,这会儿又将脑袋给探了进来,扯着嗓子大声说道:“父亲,你该不会是怀疑二弟吧?虽然二弟和三弟经常吵架,但是他们两兄弟的感情,其实还是很好的,他绝对不会做出祸害三弟的事情。依我看,肯定还是这家社区门诊里面的医生或护士搞错了药,所以才害死了三弟和这十六个赵家子弟!这些草菅人命的庸医,我一定要斩下他们的头颅,来祭祀三弟和这十六个赵家子弟!”

  看来,这个赵元蒙虽然离开了输液室,但是却并没有走远,就待在门口偷听呢。这会儿,情绪激动的他,更是要冲进输液室来抓那个已经被吓傻了的护士。不过,他的这个举动,却是被赵信章给喝止了。

  “元登害了元奎吗……?”赵信章皱紧了眉头,小声的嘀咕道。

  如果赵元蒙没有提说此事的话,他还不会有所怀疑。可是,在赵元蒙说起了此事之后,他却越想,越觉得此事很有可能。对自己的这三个儿子之间的关系,赵信章自问还是很了解的。其中,老大赵元蒙和老二赵元登以及老三赵元奎的关系都挺好。但是老二赵元登和老三赵元奎却是关系恶劣,经常是明争暗斗。可是,若要说赵元登会害死自己的亲弟弟,赵信章却又有些怀疑。

  “本来,我是命令元登待在家中留守的,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雍城呢?为什么他一出现,元登等人就死了呢……难道这些仅仅只是巧合吗?还是说,元奎等人的死,真的是与他有关吗?”赵信章不由的陷入了沉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张文仲突然开口说道:“虽然我没有见过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个赵元登,但是我可以肯定,这件事情,并不是赵元登所为!”

  赵信章本来已经黯淡了的眼睛骤然一亮,赶紧询问道:“张先生,你可是有什么发现吗?”

  “是呀,张先生,你有发现就赶紧说呀。”赵元蒙这会儿也改变了对张文仲的态度,恭敬的询问道。

  张文仲抬手一指赵元蒙,冷笑着说道:“害死赵元奎及另外十六个赵家子弟的,不是别人,就是你,赵元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