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379章 变故

  “逆子!逆子!你就是一个逆子!”赵信章怒不可遏,作势就要冲向赵元蒙,将他给就地正法。然而就在他身形始动之际,一直守候在他身边的那个赵家子弟,却是突然扭身挡在了他的面前,并趁着他惊愕不解之机,抬手就是一拳攻向了他的面门。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我动手!你和这个逆子,是一伙的同党吗?哼,就凭你也想要伤到我?当真是痴人说梦!”赵信章毕竟是成名已经的高手,虽然是乍逢惊变,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在恼怒的咆哮了一声后,抬手就挡下了对方攻来的这一拳。

  ‘砰——!’

  拳掌猛烈的撞击到了一起,爆发出了一道惊雷般的震响声。就在赵信章认为自己已经挡下了对方的攻势,并准备趁势反击,一举将这个胆敢对自己动手的家伙给击毙之时,一道炽烈耀眼的火焰,却是突然从这个赵家子弟的拳头中释放了出来,并且是以燎原之势,急速的沿着他的手臂蔓延而上。瞧这架势,大有要将他整个人都给纳入熊熊燃烧的火焰之内,烧成灰烬一般。

  “我们赵家修炼的都是水系道法,又怎么会从拳头中绽放出火焰来呢?该死的,你不是我们赵家的人!”赵信章的眉头一挑,怪叫了一声。一道湛蓝色的光晕出现在了他的手臂上面,迅速的化作了一层波光荡漾的水甲。在和火焰的交集碰撞下绽放出了缕缕刺眼的光芒之时,也死死的抵挡住了蔓延而上的火焰。

  然而,这人的攻势却并没有就此结束。他突然张开了嘴巴,冲着赵信章喷出了一道刺鼻熏人的腥臭黑气。

  一时不查,赵信章被迫吸入了一口黑气,原本正常的脸色瞬间就变的阴黑了起来,他赶紧是屏住了呼吸,并且催动着灵力化解、驱逐侵入体内的毒素。虽然是及时的遏制住了毒气的侵袭,保住了自己体内的脏腑。但是却让他的灵力受损严重,令他忍不住是骇然惊呼道:“竟然能够口喷毒气?该死的,你根本不是人类!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这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在喷出了一道黑色的毒气之后,就势一伸头咬向了他。从这人嘴巴里面冒出来的数根闪烁着寒光、透散着血腥味并且缠绕着紫色火焰的尖利獠牙,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类应该拥有的牙齿。

  在没有化解侵入体内毒气的情况下,赵信章可不敢和这人硬拼,赶紧是念诵了一句咒语,轻声喝道:“操水九诀第六诀,水遁!”

  一道水花陡然出现,随即赵信章的身体便消融在了这道水花之内,使得这人并没能够咬到他的身体,那数根尖利獠牙,仅仅只是咬在了水花之中。

  在这家社区门诊里面的赵家子弟,也都是赵家的精锐之士,反应极为迅捷,在第一时间就拔出了各自的兵刃,冲到了这人的身边,将他给团团的围了起来。

  与此同时,借着水遁,面色黝黑的赵信章出现在了张文仲的身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道红黑混杂的毒血从他左侧的肩头流了出来,并且顺着左手淌到了地上。原来,刚刚赵信章虽然是借着水遁避开了致命一击,但是这肩膀却还是被尖利的毒牙给咬伤了。

  此刻,被八个赵家的精锐之士,以八门金锁阵给困住了的那人,已经现出了他的本来模样。竟然是一头雄壮的、站起来足有一人来高的黑色恶犬。而在它的身边,则是落着一张沾满了鲜血的人皮。显然,之前它就是穿着这张人皮,站立起来冒充的人类。

  “祸斗!果然是恶妖祸斗!”肩头受伤中毒的赵信章,怒视着这条祸斗,厉声喝令道:“杀了它!给我杀了它!”随后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瓷瓶,倒出了一枚碧绿色的药丸,扔进了嘴巴里面,借着药效来阻挡毒气。与此同时,他的目光瞄见了被五花大绑着的赵元蒙,便冲着围在他身边的那些赵家子弟,喝令道:“将这个逆子也给我就地除掉!”

  “是!”围在赵元蒙身边的这些赵家子弟轰然应道,齐齐拔出了各自的兵刃,没有丝毫犹豫的冲着赵元蒙劈砍了下去。此时此刻,他们对赵元蒙是恨之入骨,又怎么会因为他是赵家的大少爷就手下留情呢?

  就在这些兵刃即将劈砍到赵元蒙身上的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女人的声音,从社区门诊外面传了进来:“他可是我的男人呢,又怎么能够让你们杀呢?我的男人,只有我才能够杀。”伴随着这个声音,一片香甜的气味传进了社区门诊。凡是嗅到了这股气味的人,都突然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灵力及力量不受操控,甚至还有了一种全身乏力,就要瘫倒在地的感觉。

  嗅到这样一股气味,赵信章的表情大变,骇然惊呼道:“尸毒软筋香?没错,这是尸毒软筋香的气味!屏住呼吸,赶紧都屏住呼吸!”

  虽然赵信章是在第一时间就发出了提醒,但是却仍旧晚了。

  ‘当啷’的声音很快就响成了一片,所有赵家子弟手中的兵刃全部都掉落在了地上。紧接着,这些全身乏力的赵家子弟也纷纷是横七竖八的瘫倒在了地上,甚至就连赵信章和苏晓玫也不例外。张文仲则是一开始就屏住了呼吸,用内息的方式进行呼吸,所以并没有吸入尸毒软筋香的气味,也就没有中毒。但是在眼珠一转之后,他也学着中毒的样子,瘫倒在了苏晓玫的身边。

  赵元蒙也是瘫倒在了地上,不过他一点儿也不惊慌,反而还是得意的大笑了起来,并且嚷嚷道:“哈哈,佳音,老婆,你可算是来了,快点过来替我松绑!这些用秘法炼制的绳子捆在身上,着实令人难受。”

  一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女人,蹬着高跟鞋走进了社区门诊。她的身形曼妙而又凹凸,穿着打扮性感而又妖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含情脉脉,就像是会说话一般。这样一个妖媚味十足的女人,足以秒杀绝大部分的男人。不被她秒杀的,要么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要么就是别有嗜好的龙阳公。

  这个女人,正是赵元蒙现任妻子佳音。

  佳音并没有理会赵元蒙,望着赵信章嫣然一笑,娇声说道:“公公,真是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一见到佳音,赵信章就是怒不可遏。因为过于愤怒,他的身体猛烈的战抖了起来,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你这个贱人,竟然害的我们赵家骨肉相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

  佳音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还是浪笑了起来,俏目含春的说道:“不知道,公公你是想要怎么杀死奴家呢?说起来,你的儿子骑在我身上的时候,也总是喜欢说‘杀死你、杀死你’这样的话呢。难道,公公你也想要骑骑奴家吗?”

  “无耻!不要脸!”赵信章怒骂道。

  佳音也不生气,依旧是浪笑着说道:“好了,公公,你还是少骂几句吧。喔,对了,差点儿忘了,我这儿有一个礼物要给你呢。”她右手一挥,一个东西从她的手中飞了出来,落到了赵信章的面前。仔细一瞧,赵信章惊骇的发现,这个东西竟然是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而且,正是他二儿子赵元登的首级。

  赵信章气的差点儿昏倒过去:“这是元登?你……你这个贱人竟然杀死了元登?!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祸害我们赵家?”

  佳音在这个时候走到了赵元蒙的身边,一伸手,轻巧的就将赵元蒙从地上给提了起来,但是却并没有解开绑在他身上的绳索,只是一脸冷笑的望着赵信章,说道:“祸害你们赵家?不,不,不。公公,你是错怪我了。我并不想祸害你们赵家,我只是想要你们赵家的一件东西罢了。只要你将那件东西给我,我立马消失。但如果你不肯合作,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要将你们象郡赵家,从这个世界上抹除掉了!首先,就是从你的大儿子开始……”说罢,她将左手放在了赵元蒙的脖颈处。五根尖利的指甲轻松的刺入了他的脖颈,五缕鲜血顿时就从伤口中流淌了出来。

  赵元蒙大惊失色,尖叫道:“佳音,你这是在做什么?我是你的老公,是你的老公啊,你怎么能够伤我呢?”

  佳音厉喝道:“闭嘴!你要是再敢乱嚷嚷的话,我可真的会抓断你的脖颈啊!”

  赵元蒙被吓住了,闭紧了嘴巴,不敢再开口。

  赵信章在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冷静,沉声问道:“你要什么东西?”

  “乾坤壶!只要你将乾坤壶交给我,我就可以绕过你们象郡赵家!”佳音说道:“本来,我是期望赵元蒙替我找到乾坤壶的。但是,这个家伙分明就是一个木讷的白痴。领着我在象郡赵家里面转悠了好几遍,也没能够发现乾坤壶的行踪。所以,我就只能是亲自动手,来找你讨要了!”

  赵信章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惊呼道:“乾坤壶?那只不过是一件九品宝器罢了。为了一件九品宝器,你竟然要祸害我们赵家?!”

  佳音‘咯咯’的笑了起来,满脸讥讽的说道:“九品宝器?你当我是傻子吗?乾坤壶乃是上古传下来的仙器!你竟然说它是九品宝器?天底下竟然还有你这种不识货的人,当真是笑死人了!”

  “什么?仙器?!”赵信章不敢相信的惊呼了起来,下意识的扭头望向了张文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