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392章 提前发作的血咒

  当张文仲和尤佳在酆山上看够了风景,下山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在尤佳的强烈要求下,张文仲领着她前往了家附近的菜市,买了一批食材。回到了家后,她亲自下厨,烹制了一桌拿手好菜,让张家的人大为赞叹。就连浸淫厨道数十年的钱姨,也对尤佳的厨艺赞不绝口,甚至是将尤佳都给夸赞的不好意思了。

  经此一事之后,张家人对尤佳是越发的喜欢了。老爷子张成贵就不用说了,满脸是笑的望着尤佳,一个劲儿的点头。就连一向古板严肃的张泽瑞,也是悄悄的凑到了张文仲耳边,小声的说道:“尤佳很不错,这样好的女孩子,在当今这个社会上,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已经认定她做我的儿媳妇了,你可不能欺负她,得好生待她。”至于王欣怡,早已经是虚心的向尤佳讨教起了厨艺来。相比起钱姨做的菜,尤佳烹制的这桌佳肴里面,有好几道中西结合的新鲜菜式,这让王欣怡很是想学。

  在吃过晚餐,稍作休息之后,张文仲便催促张家人服用他送的那几瓶丹药。因为之前张文仲赠送给他们的养颜丹、健体丹和益寿丹都发挥出了很好的效果,所以这一次他们就再也没有了疑问,依言将丹药给服下了。

  在服下了丹药之后,王欣怡好奇的询问道:“小弟,你上次给我的那瓶养颜丹还真是不错,服用了之后,我的皮肤的确是水嫩了不少。你这次给我们的丹药,又有什么作用呢?”

  张文仲微微一笑,正准备回答,手机铃声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姐,我先接个电话。”在向王欣怡道歉之后,张文仲从兜里掏出了手机。从来电显示看,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不过,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说道:“我是张文仲,哪位找我?”

  手机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焦急的声音:“张医生,我是章虎,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你是杨三姐的朋友嘛,上次在锦金城的时候,是你全程陪同我的。”张文仲问道:“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焦急,可是出了什么事吗?”

  章虎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三姐的血咒提前发作了,现在她已经昏迷了过去,全身的毛孔更是在往外面不断的冒血!张医生,求求你,救救三姐吧!只要你能够救活三姐,就算是让我给你为奴为婢、做牛做马也成啊!”

  “你说什么?三姐的血咒提前发作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张文仲也为之变了脸色。不过,他很快就又冷静了下来,赶紧是询问道:“你可知道,血咒是什么时候开始发作的?”

  章虎回答道:“我也不知道这血咒究竟是什么时候发作的,我只知道,在十分钟前,三姐她突然昏厥倒地,然后全身的毛孔就开始向外冒血……”

  章虎对血咒不了解,但是并不代表张文仲也不了解。在略作思索之后,他说道:“十分钟前出现的症状吗?这么说来,血咒应该是在一个小时前发作的。一个小时……嗯……章虎,你们现在在哪儿?还是在锦金城吗?”

  “是的。”章虎赶紧回答道。此时此刻,他已经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到了张文仲的身上。

  张文仲说道:“现在还有从锦金城到云台市的班机吗?我在云台市的隐酆县。”

  章虎当即说道:“有没有班机我不知道,我这就打电话去问问,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连夜开车将三姐送到隐酆县来。喔,对了,张医生,上次你让三姐准备的那些材料,虽然已经备齐了大部,但是还差着几样……”

  张文仲说道:“没关系,你先将三姐和那些材料送过来。其它的事情,由我来想办法。另外,不管你是乘坐飞机还是开车,都必须得在十个小时之内,将三姐送到隐酆县来。一旦是超过了十个小时,就算你将三姐给送了过来,我也是无能为力的了。因为在那个时候,血咒已经彻底的毁掉了三姐的身体及生命力。”

  “我知道了,我这就出发!就算是豁出我的这条性命不要,我也要在十个小时之内,将三姐送到隐酆县来。”章虎立刻说道:“张医生,拜托你今天晚上千万别关机,我一旦将三姐送到了隐酆县,就会打电话联络你。”

  张文仲答允道:“放心吧,我的手机是绝对不会关机的。”

  在挂断了电话之后,尤佳立刻就凑了上来,满脸关切的询问道:“仲哥,我刚刚听见你在电话里面提起‘三姐’的名字。难道说,三姐出什么事了吗?”杨三姐性格豪爽,尤佳和她的关系也挺不错。要不然,当初张文仲前往锦金城的时候,尤佳也不会拜托杨三姐帮忙接待照料了。

  “嗯,三姐的血咒提前发作了。”张文仲回答道,并将此事的前因后果讲述给了尤佳听。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呢。”听完之后,尤佳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赶紧询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张文仲回答道:“三姐的朋友兼属下章虎,这会儿已经是在想办法将三姐送到隐酆县来。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在这儿等着他们。”

  尤佳一脸担忧的说道:“希望章虎能够尽快的将三姐送到这儿来……”

  张文仲则是将陈元龙的电话号码找了出来,拨打了过去,吩咐他想办法在隐酆县的这几家医院里面,替他安排一个手术室,他稍后需要用到。

  陈元龙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在动用了陈家在隐酆县的实力之后,为张文仲在隐酆县人民医院里,安排了一个手术室,并驱车前来,将张文仲给接了过去。本来,尤佳也是想要一同前往的。但张文仲最终还是没有答应她同去,让她留在了家中。

  陈家不仅是替张文仲安排好了手术室,同时还将自家两个从事了多年手术室护士工作的子弟派了过去,以协助张文仲。

  在张文仲步入隐酆县人民医院的时候,还碰见了一个熟人——老班长蒲建的女朋友雍琴。她本就是隐酆县人民医院的儿科护士,今天晚上正巧值班,没想到却见到了张文仲。

  “张教授,你怎么到我们医院来了?”雍琴一脸惊讶的问道。

  “嫂子,别叫我教授,你还是像老班长那样,称我为文仲或小张吧。”张文仲并没有对她隐瞒自己的来意,微笑着说道:“有个朋友需要进行手术,所以我就托关系借用了你们医院的手术室。”

  雍琴说道:“成,那我就管你叫小张了。哎,对了,你这次打算在隐酆县待几天呢?这样吧,明天中午来家里吃顿饭吧。蒲建要是知道你回来了,肯定会十分高兴的。”

  “好。”张文仲想了想,最终还是应下了雍琴的邀请。

  凌晨两点,守在隐酆县人民医院手术室里的张文仲,手机总算是再次响了起来。看这电话号码,正是章虎打来的。

  按下了接听键后,章虎焦急并疲惫的声音,就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张医生,我已经到了隐酆县了,你在哪儿呢?”

  “我在隐酆县人民医院的第三手术室,你赶紧将三姐送过来吧。”张文仲回答道,并且将县人民医院的具体地址告诉了他。

  “我这就过去。”章虎挂断了电话,十来分钟之后,就抱着浑身是血的杨三姐及一箱子材料,出现在了张文仲的面前。

  “张医生,我赶在十小时之内,将三姐送过来了。求求你,救救她……”在将昏迷不醒、浑身是血的杨三姐交到了张文仲手里后,章虎身子一歪,‘扑通’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手术室里面的那两个陈家派来的护士,以及县人民医院调来协助张文仲的医生及护士,见状不由的一惊,赶紧是有人快步奔到了章虎身前,查看起了他的情况来。

  张文仲则是一眼就瞧出了章虎的情况,说道:“他是太过紧张和疲倦,所以才昏倒了过去,你们几个,将他抬出手术室,给他输点儿能量合剂,让他好生的休息一会儿,自然就会醒了。”

  “是。”两个护士应道,赶紧是找来担架车,将章虎给送往病房输液。

  张文仲则是将杨三姐给抱上了手术台。

  直到此刻,手术室里面的这些医生和护士,方才发现浑身是血的杨三姐身上的异常情况。

  “天啦……我没有看错吧?这人……这人周身的毛孔都在冒血?!”

  “我的妈呀,这……这到底是什么怪病啊?谁能够告诉我,我们该怎么给她治疗啊?”

  “看她这鲜血淋漓的模样,怕是已经出了不少的血了吧?输血,必须得赶紧给她输血!否则将会有生命危险!”

  一时之间,整个手术室里,惊呼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几乎所有的医生和护士,在看见了杨三姐这恐怖而异常的情况后,都会发出惊呼,并由此而陷入到不知所措的慌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