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393章 化解血咒

  张文仲的眉头一挑,厉声喝道:“好了,都给我闭嘴冷静下来吧,这乱哄哄的像什么样?”

  因为张文仲的这一声厉喝,原本惊慌失措的医生和护士,就像突然遇到了主心骨似的,纷纷是闭上了嘴巴,将目光投向了他。虽然在他们的脸上,都还残留着惊慌失措的表情,但是相比起之前来说,已经是要冷静了许多。

  虽然不是同一所医院的,但是因为张文仲最近在国内医学界里十分的火,这些医生和护士几乎都曾看过他的视频,知道他是一个拥有高超医术的医生。或许,他真的是有办法治好这个全身毛孔不住冒血的怪病呢。

  张文仲没有理会这些医生护士,只是埋头检查着杨三姐的身体状况。

  此时此刻,浑身是血的杨三姐,呼吸早就已经变的极为轻微了,脉象也是微弱难辨、时断时续。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她的体温早已经降到了36℃之下。肢体的远端末节,更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血液供应,变的苍白泛青。如果不能够及时的获得血液供应,就算最终能够救活她的性命,这些肢体的远端末节,也会因为坏死而截肢。

  杨三姐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就算是排除了血咒的威胁,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事态紧急,张文仲立刻就向手术室里面的医生和护士下达起了指令:“立刻给她化验血型并输血。另外,先给她挂上一瓶能量合剂。”

  “是。”有护士立刻应道,赶紧是拿出采血工具给杨三姐采血,并在第一时间送往了检验室。在检验出了杨三姐的血型后,她又赶紧是从血库里面调出了相应的血浆,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了过来,替杨三姐输上了。

  就在护士给杨三姐采血的时候,张文仲又将章虎带来的那只箱子给打开了,看了眼放在里面的药材,暗道:“大部分的药材都有了,只是差了黑柏叶、龙翘须和湖冰沙三样。还好,这三样药材,都可以用其它的药材来替代。虽然效果会差很多,但是以我现在元婴期的灵力,还是能够弥补这段差距的。”

  张文仲从箱子里的这些药材中,各自抓了一定的分量出来,招手叫过了一个护士,吩咐道:“你去中药房取黄柏、黄连、黄芩各十克,与十五克二冬及十克牛角粉,加入到这些药里,以武火急煎,在煮沸后十五分钟,将药倒入瓷碗中端过来。记住,中药材的分量,煎熬的方法及时间,还有盛药的碗,都必须得照我说的做。无论是哪一个环节,都不能够出错!”

  这位护士正是陈家的人,赶紧点头应道:“请放心吧,我定会一丝不苟的按照你所吩咐来做,绝对不会出错的。”

  在做出了安排之后,张文仲又回到了手术台前。

  此刻,在杨三姐周身的毛孔中,仍然是在向着外面冒着鲜血。

  这就是血咒发作后的症状之一。

  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的话,杨三姐的血液和体液,就会通过周身毛孔流淌的干干净净。到了那个时候,根本用不着任何干燥的办法,杨三姐的身体就会变成一具如木乃伊般的干尸。

  在略作思索之后,张文仲最终还是决定,先替杨三姐将周身的毛孔都给闭合住,止住血不让它外流再说。虽然这样做,这些从血脉中渗透出来的血液,很有可能会壅积在皮下肌肉中,形成大面积的血肿,但是也比让血液白白流失要好。现在的杨三姐,可是经不起更多的血液耗损了。更何况,张文仲还是有那么点把握,能够通过自己灵力的引领,让这些离经之血,都回到改回的地方去。

  想到做到,张文仲立刻就从兜里掏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银针盒,从里面取出了二十二枚银针,一并刺入了左右两侧手太阴肺经的二十二个穴位之中,并且是用固本培元针法,对这二十二枚银针进行了行针,将左右两条手太阴肺经都给杨三姐打通了。

  在《黄帝内经》中,有这样一句话:‘肺主皮毛,司肌肤腠理之开合。’

  这句话里面的肌肤腠理,指的就是人周身的毛孔。在中医看来,肺是掌管着毛孔开合的器官,所以张文仲才会选择手太阴肺经的穴位,通过固本培元针法的刺激,从而达到关闭杨三姐周身毛孔的效果。

  一番行针下来,杨三姐全身的毛孔得以闭合,再也没有血液通过毛孔冒出来了。而在张文仲灵力的牵引与疏导下,从血脉中渗透出来的血液,也全部都渗透回了血脉之中,虽然偶尔也会在皮下肌肉中形成血肿,但是面积都不大,而且很快就会消退。

  在这个时候,血浆也已经给杨三姐挂上了。同时散发着幽香的中药,也被那位陈家的护士用瓷碗给端进了手术室来。

  “宗……啊,张医生,药已经照你的吩咐熬好了。”

  “赶紧喂她喝下去。”张文仲这会儿正忙着行针,头也不抬的吩咐道。在没有彻底的化解血咒之前,他必须得保持行针。一旦是停止了行针,杨三姐周身的毛孔中就又会冒出鲜血来。

  陈家的护士问道:“药刚刚才煎好,温度非常的烫,需要稍微的凉一下再喂给她喝吗?”

  张文仲眉头一皱,说道:“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赶紧喂她喝下!现在可没有时间来等药凉!更何况,这碗药就是得趁热喝下,越烫效果越好!”

  “是。”陈家的护士不敢再多言,赶紧是将这碗药喂杨三姐喝了下去。

  张文仲微眯起了眼睛,通过银针将灵力送进了杨三姐的体内,引导着她刚刚喝下的那碗药的药力,在她的身体中搜寻起了血咒的藏身之所。

  很快,张文仲就在杨三姐的心脏及双肾处各发现了一道毫无生机的阴冷能量。显然,就是这三道阴冷能量,构成了祸害杨家数辈的血咒。

  当年那个在杨三姐先祖们身上施展血咒的南洋巫师,真正是十分的阴险狡诈。他不仅是在杨家人的体内留下了三道阴冷能量,同时这三道阴冷能量相互间还是有着密切联络的。一旦是没有将它们三道阴冷能量都给找出来,就贸然想要化解其中某一道阴冷能量的话,那么另外两道阴冷能量就会突然发难,让杨家人瞬间猝死。

  所以,想要化解杨三姐体内的血咒,就必须得同时对这三道阴冷能量发起进攻,而且还必须得是速战速决,无论如何也不能够给它们发难的机会!

  张文仲通过神识将药力分成了三股,并掺杂了自己的灵力在其中,悄悄的移动到了杨三姐的心脏及双肾附近。在深吸了一口气后,他的目光蓦然变的锐利了起来,三股糅杂了药力与灵力的能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三道阴冷能量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三道阴冷能量对此始料不及,还没等到它们发作,就被彻底的摧毁了。

  张文仲又用神识在杨三姐的体内巡视检查了一遍,在确定了血咒的确是被化解了之后,这才吐出了一口浊气,轻叹道:“还好从发作到现在,并没有超出十个小时,否则,我也不可能这样轻易的化解血咒。”随即,他就将银针从杨三姐的穴位中起了出来。

  在将银针收好之后,张文仲对手术室里面的医生和护士们吩咐道:“她全身冒血的怪病,我已经治好了。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给她输血,以补充之前损失的血液。另外,观察她的生命体征,防止因为失血而出现并发症。”

  他的这番话,让手术室里面的医生和护士大吃一惊。

  “什么?这就治好了?”

  “不是吧?从头到尾,仅仅只是给病人扎了几根银针,喂了一碗汤药罢了,这样就能够治好全身毛孔冒血的怪病?”

  “真的不用做其它的检查或处理吗?”

  虽然这些医生和护士都知道张文仲的医术超群,但是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仅仅就是喂了一碗中药,扎了几根银针,就能够将这前所未见的,全身毛孔冒血的怪病给治好。

  然而,就在他们深感怀疑的时候,有人总算是察觉到了杨三姐身体出现的变化。

  “看,你们快看,这个病人周身的毛孔果然是停止了冒血!”

  “天啦!真的是治好了?!仅靠针灸和汤药,竟一下子就将这怪病给治好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你们谁来掐掐我……”

  张文仲刚才所做的,自然不是这些人肉眼所看的那么简单。不过,张文仲也不会向他们解释什么,只是在下达了几个医嘱之后,就要迈步走出手术室。

  然而,就在他刚刚走到了手术室门口的时候,一股略带咸腥味的风,就从身后的手术室里吹了出来。

  “这是海风?隐酆县是内陆县城,怎么会有海风的味道呢?”张文仲的眉头一挑,蓦然转身:“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