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407章 乳房里面有个包块

  在将岳磊给抓捕并查封了他的那几家药厂和医药公司后,执法人员发现,他不仅是涉嫌偷税漏税,同时还涉嫌生产假冒伪劣药品及走私贩卖国外那些未经临床验证的药品以牟取暴利。这下子,就算不计较他对付张文仲的事情,他也得将这牢底坐穿。

  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南苑市的卫生部门、药监部门以及工商部门的多个官员遭受牵连,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被纪委和国家安全部的人给带走调查。

  张文仲也没有料到,这件事情居然是闹得这么大,不仅是惊动了孙老爷子等人,还将总书记也给惊动了。本来,他还想替岳磊求情的,可是在知晓了岳磊犯下的这些罪过之后,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人在做,天在看……这人呀,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够昧了良心!”他也不再理会这些事情,任由纪委和国家安全部的人去折腾,自个儿则和王赟回到了南苑酒店,继续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张文仲和王赟就离开了南苑市,驱车向着雍城市的方向走去。

  而在前往雍城市的途中,张文仲惊讶的感觉到了一股澎湃的感激念力涌入自己的体内,让他被万妖图册给榨干的灵力瞬间就恢复了不少。

  张文仲不由的很是惊诧:“这是怎么回事?这些感激念力是从哪儿来的?”

  原来,就在天色彻底亮堂了之后,南苑市的老百姓们,也纷纷获知了岳磊被捕,岳磊的药厂被查封,以及多个官员被纪委带走的消息。

  南苑市的老百姓们,对岳磊的那几家药厂,早就已经是怨声载道了。因为这几家药厂不仅是污染了附近的水源,同时从药厂里面散发出来的气味,还让附近的居民苦不堪言。甚至有好些人,因此而患病。虽然老百姓们数次就此事向有关部门投诉过,但是因为岳磊的关系广、能量大,所以这些神奇的‘有关部门’就施展了‘推’、‘拖’等招数,从来没有处理过。

  一时之间,老百姓们是欢欣鼓舞,甚至还有人燃放起了鞭炮。一些年纪较大的老人,更是烧香礼佛,感谢老天爷替南苑市除掉了这个毒瘤。这些老百姓们的感激念力汇总到了一起,就涌向了张文仲。虽然没有让他的灵力完全恢复,但至少也是让他恢复了有两三成之多。

  在这天傍晚时分,两人总算是抵达了雍城市。在将张文仲给送回到了海韵别墅小区后,王赟就告辞离开了。

  因为在回家的路上就曾打过电话,所以当张文仲回到家的时候,尤佳早已经做好了一桌他最喜欢吃的丰盛菜肴,坐在餐桌旁等着他了。而这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张文仲家里的苏晓玫,却是很理智的选择了回避,将时间和空间,都留给了张文仲和尤佳。

  在吃过了这顿爱心晚餐之后,张文仲和尤佳相拥坐在了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尤佳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赶紧说道:“喔,对了,仲哥,医学基金会,已经以你的名义成立了。我准备在这几天举办一个晚会,邀请天南省、乃至是全国的富豪、名流们前来参加。让他们慷慨解囊,为这个医学基金会做点儿贡献。虽说你拿出了一亿美金来办这个基金会,可是这钱嘛,谁也不会嫌少,多多益善的不是?”

  “你怎么说就怎么做吧,不必问我。在这方面,你比我要在行。”张文仲笑着说道,随即他又想起了一件事来,连忙问道:“哎,对了,之前那个叫做朴具化的韩国佬,不是说要出我十倍的钱吗,还给立下了字据的。怎么样,你找他要到钱了吗?”

  一听张文仲问起此事,尤佳立刻就笑了起来,说道:“当然是要到钱了。虽然说不是十亿美金,但是却榨干了朴具化的全部家当。你可是没有看见,他当时的那种肉疼、懊恼的表情。我到现在,回想起他当时的那种表情,都觉得很是好笑。”

  “这都是他自找的。”张文仲也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韩国首尔,窝在租住的小房间里面,吃着泡面簌簌发抖的朴具化,突然是感觉背上一凉,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随后,他看着自己现在租住的这个狭窄的小房间,看着自己手里面捧着的这碗泡面,再回想起自己以前住高档别墅,吹着空调吃美味大餐的日子,不由的是悲从心来,抱着手中的那碗泡面,‘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我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呀……”痛哭流涕的朴具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吃起了泡面。

  小别胜新婚的张文仲和尤佳,少不得要一番缠绵。在激情之后,尤佳甜甜的睡熟了,而张文仲也因为这双修之法,恢复了部分的灵力。在尤佳熟睡之际,他则盘膝坐在了床上,借着灵居中浩瀚的灵气,运转起了医鉴心经,以恢复消耗的灵力。至于那本万妖图册,则是被他给放在了书房中聚灵阵的阵眼上面,让它自行吸纳灵气。反正现在这万妖图册已经任他为主了,他也不用担心,这万妖图册在吸纳了灵气之后,会生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来。

  第二天一大早,在将尤佳给送到了尤氏集团后,张文仲也踏入了雍城大学的校内医院。

  刚一走进诊室,苏晓玫就是一脸笑容的迎了上来,递给了张文仲一杯芳香四溢的热茶,并趁着那几个研究生还没有来,满心好奇的询问起了张文仲在东南亚对付巫法联盟的事情来。随后,她又掏出了手机,翻找出了那段在网络上面都已经传疯了的视频放给张文仲看,并一脸八卦的问道:“老师,这个人是你吧?”

  “咦,怎么还有这视频?”张文仲不由的一愣,问道:“小妹,这视频,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果然是老师你呢。”苏晓玫笑吟吟的说道:“虽然这视频里看不清楚容貌,但是我一看这身形和气度,就知道肯定是老师你了。怎么,老师,你还不知道呢?现在你救人的这段视频,在网络上面已经红透了。不知是有多少的女人,在打探你的资料和联系方式呢。我相信,要是现在将你的手机号码公布上网,只怕立刻就会被打爆的吧。”

  张文仲被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小妹,你可别乱来呀。”

  “放心吧,老师,我是不会乱来的。”苏晓玫笑着回答道。末了,却又在心头补充了一句:“现在我这对手已经够多了,我又怎么会傻到让更多的蜂蝶来围着你转呢?”

  两人正聊着,一个少女却怯生生的从诊室门外探出头来,朝着诊室里面张望了一下。

  张文仲发现了她的这个举动,放下了捧在手中的茶杯,微笑着问道:“同学,你是要看病吗?进来吧。”

  苏晓玫盯着这个少女看了几眼,说道:“哎……你不是那谁……萱萱的室友吗?对了,你……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她口中说的萱萱,就是她中学时代的同学,也是王晓的那个在雍城大学舞蹈学院读书的女朋友。她在萱萱的寝室里面玩的时候,曾经见到过这个少女。

  “苏……苏姐。”不知怎的,在看见了熟人之后,这个少女的脸上居然是泛起了一片红晕,犹豫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走进了诊室,怯生生的说道:“我叫方婉仪。”

  “喔,对,对,婉仪,我想起来了……”苏晓玫尴尬的挠了挠头,显然是对忘记了别人的名字感到很不好意思。“那个,婉仪,你是哪儿不舒服呢?放心,有我老师在这儿,保证是能够药到病除。”

  方婉仪瞄了张文仲一眼,脸上的红晕却是更浓了,小声的说道:“那个……苏姐,我能不能让你给我看啊?”

  “我?”苏晓玫愣了下,笑着说道:“婉仪呀,还是让我老师给你看吧,他看更好。要知道,现在有许多的人想要找我老师看,还不一定有机会呢。”她也看出了方婉仪似乎有那么点儿难言之隐,微笑着说道:“怎么,婉仪,难道说,你患的是妇科方面的疾病,所以就不好意思让我老师给你看?”

  “嗯。”方婉仪点了点头,小声的回答道。

  苏晓玫笑着说道:“对我们医生来说,男女都是一样的。婉仪,听我的,为了你好,还是让我老师给你看吧。你应该也知道,我老师他可是世界闻名的医学专家呀。”

  在迟疑了片刻之后,方婉仪这才红着脸,点头说道:“那……那好吧。”

  苏晓玫将她摁在了诊桌旁的凳子上,随后问道:“来,坐这儿吧,说说看,你究竟是哪里不舒服?”

  “我……”方婉仪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一脸绯红的将病情说了出来:“我前几天洗澡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左侧乳房里面,好像是长了个肿块,硬硬的,还能够推得动……张医生,苏姐,我这到底是什么病啊?这肿块会不会是癌肿啊?我还年轻啊,可不希望就这样患上癌症死去啊……”情绪激动的她,眼眶里面竟然是荡漾起了泪光来。看得出来,她这几日没有少担心自己的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