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414章 蜂拥而至

  刚开始的时候,总理和英国驻华大使出现在这场慈善晚宴里的消息,是通过在场这些人的手机给散发出去的。他们除了兴奋的打电话给熟人通报此事之外,还通过手机上网,将这个消息发布在了微薄和几个较大的论坛上面。

  不过,他们在网络上面所发布的消息,大多都是文字类的,缺乏说服力,自然也就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偶尔有人留言,也大多都是在质疑。但是没过多久,就有人将用手机拍摄下来的照片给上传到了微薄和论坛上面,这才引起了大家伙的注意。不过,仍旧有许多人怀疑,这些照片是PS出来的。毕竟,在这个全民炒作的时代,类似的事情可是屡见不鲜的。

  直到片刻之后,各大门户网站都在首页登载了总理和英国驻华大使联袂出现在这场慈善晚宴里的新闻后,人们方才是相信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同时,他们也都对这场慈善晚宴充满了好奇心,开始积极的在网络上面搜索起了有关这场慈善晚宴的消息来。

  和普通人对这件事情充满了好奇心不同,那些曾经收到过邀请函但是却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没有来参加的富豪名流们,这会儿却是悔的肠子都变青了。因为此时他们已经通过各自的关系网获知,这场慈善晚宴,不仅是受到了总理的关注,就连总书记也是十分关注并赞誉有加的。除此之外,许多中央的领导,也都对此事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及关注。

  毫无疑问,要是能够出现在这场慈善晚宴中,再稍微的表现好点儿,那么就很容易在中央领导们的心里面留下一个好印象。这对他们事业的发展,将会起到很大的助推作用。可惜的是,如此一个大好的机会,他们居然都没有珍惜,就这样白白的任其从自己的手指缝里溜走了……

  所以,在获知了此事后,这些收到了邀请函但是却并没有出现在慈善晚宴现场的富豪名流们,纷纷是心有不满的在嘟囔着:“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儿说明总理将会亲临这场慈善晚宴啊?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儿透露中央领导都在关注着这场慈善晚宴啊?就算你们想要低调,可是也不能够低调到这样的地步啊……你们这样低调,可是会让我们显得很被动的啊!”当然,这些个不满,他们也就是在私底下抱怨几句罢了,绝对不敢当着张文仲的面说。

  在抱怨之余,这些富豪名流也纷纷是行动了起来。

  那些刚巧就在雍城市的,以及离着雍城市比较近的富豪名流们,赶紧是将被他们给扔进了垃圾筐里的邀请函给翻找了出来,珍而重之的将其给擦拭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然后揣着这些邀请函,急匆匆的就赶往了玉桥酒店。

  而那些没能够将邀请函给翻找出来的人,在一番焦急与懊恼之后,也是顾不得许多了,直接就朝着玉桥酒店赶。除了这些曾经收到过邀请函的人之外,还有许多没有收到过邀请函的人,也在争先恐后的赶往玉桥酒店。他们已经打定了主意,若是因为没有邀请函而被挡在了门外,那他们就嚷嚷着‘自己是来捐钱行善的,凭什么不给进?’之类的话,硬着脸皮往里冲。反正,这场慈善晚宴,他们是参加定了!谁要是不许他们参加,谁要是不准他们捐钱,谁要是不让他们多捐,那他们就冲谁急!

  就在赶往玉桥酒店的路上,他们也开始绞尽脑汁的为自己想起了迟到的理由来。这样的事情,自打从学校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过了。以至于,他们中的不少人,干脆就打电话给了自己的子女,不耻下问的向他们的子女讨教起了这应付迟到的理由来。

  这些就近的富豪名流们能够及时赶来,但是那些在外省市的、同样收到了邀请函的富豪名流们,却实在是没有办法亲自往这场慈善晚宴赶了。他们在后悔懊恼之余,也纷纷是给驻雍城办事处的负责人打去了电话,勒令他们无论如何,都必须得代表公司、集团,出现在这场慈善晚宴中!要是能够压过其它公司、集团的风头,那就是大功劳一件,升职加薪之类的事情,都是不在话下的!

  一时之间,在这个寒冷刺骨的冬夜里,大批的车辆开始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向着玉桥酒店涌来。不仅是将玉桥酒店的停车场给挤了个满满当当,同时还将玉桥酒店所处的这条街道以及附近的几条街道,都给堵了个水泄不通。许多后面才赶来的人,在瞧见了前方拥堵的车流后,干脆是从车上下来,顶着凛冽刺骨的寒风,排着队的朝玉桥酒店走去。

  许多不明真相的路人在看见了这样的场景后,不由的很是惊诧,相互凑到一起嘀咕了起来:“怎么这附近新开了一个火车票的售票点吗?要不然的话,又怎么会有如此多的人,顶着凛冽刺骨的寒风,在这儿排队呢?”

  就在总理和英国驻华大使刚来没多久,尤佳的手机就被打爆了。刚开始打过来的,是之前那几个找了诸多理由推脱,不愿前来参加这场慈善晚宴的家伙。这会儿,他们不仅是在电话里面向着尤佳连连道歉,同时还保证马上就会出现在慈善晚宴的现场,并恳请尤佳能够给他们留个座位。最好,这座位还是能够靠近总理的。

  尤佳并没有急着答应他们,而是冷笑着问道:“你们刚刚不是说有公务忙着要处理,来不了的吗?怎么这会儿,却又突然能来了呢?”

  这些人都是脸皮极厚,说起谎来也都是脸不红气不喘的:“喔,这会儿,公务都已经处理完了,而且我们对慈善事业也是有着相当大的兴趣,所以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赶来参加。还希望你不要生气,同时,在张先生和总理的面前,替我们多多美言几句,不要让他们因为我们迟到了一小会儿,就生我们的气呀……”

  尤佳自然是知道,这些人都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但她也并没有点破,只是说道:“现在过来,可是没有了座位的喔。”

  这些人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纷纷是说道:“没关系,没关系,没有座位的话,有个站位也成呀。反正我们这次来,也是为了捐款做善事、献爱心的嘛……”

  尤佳也懒得和这些人多说,只是说了句:“那你们就过来吧。不过,我奉劝你们一句,想来的话,最好是赶快。否则,你们连站的位子也没有了。”便挂断了电话。随后,当她看着越来越多的电话打来时,干脆就直接的关了机,懒得去理会这些人了。

  就在尤佳接电话的时候,黎少那伙人也纷纷是接到了他们父辈们打来的电话。

  黎少在按下了接听键,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父亲的声音就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你这会儿可是在张文仲举办的慈善晚宴上吗?”

  “是……是的。怎么了?”黎少小心翼翼的回答道,他暂时还没有搞懂自己父亲在这会儿打来电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所以也就不敢多说。

  黎少的父亲说道:“好,好,好。你这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臭小子,今儿可算是做对了一件事情!听着,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是我们矿业公司的代表了。无论如何,你也要讨好张文仲和总理。另外,待会儿是不是要捐钱?那好,到时候,你千万别给我省钱!一定要让张文仲和总理、还有那些没来的中央领导们知道,我,以及我们矿业公司,都是富有爱心,乐于慈善事业的……你明白了吗?”

  黎少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因此而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但是他也不敢忤逆自己父亲的意思,只能是连连点头应道:“是,是,我明白了。”与此同时,他也忍不住在心头才想着,如果是让父亲知道自己这次前来参加慈善晚宴的目地,是想要看张文仲的笑话,并且落井下石的讥讽嘲笑的话,不知道,他老人家又会有怎样的反应呢?会不会一怒之下,就将自己给踢出家门呢?

  他身边的那几个家伙,表情都和他差不多,黎少一看,就知道他们父辈多半也是对他们说了同样的话。

  之前曾经出言讥讽过张文仲的那个家伙,这会儿是吓的脸都青灰了,哆哆嗦嗦的说道:“黎……黎少,你说,我们现在该怎办?”

  黎少抬头望了眼张文仲,以及拉着他手说着话的总理,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还能怎么办?想方设法的讨好张文仲呗!”

  这家伙又问道:“要是……要是他不肯原谅我们咋办?”

  “咋办?凉拌!”黎少瞪了他一眼,然后是喟然长叹道:“现在,咱们也就只能是期望,张文仲能够大人大量了……哎,你们说,同样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为什么我们和他之间的差别,就是这么的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