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436章 是误诊还是骗子?

  吕梁和他老婆之间的对话,声音并不大。再加上病房里面又有小孩在哭闹,所以除了他们两人和张文仲之外,病房里面其他的人也都不知道他们俩口子究竟是凑在一起嘀咕些什么,还以为他们是在为筹措孩子治疗费的事情而头疼商议呢。

  而就在吕梁和他老婆窃窃私语之时,张文仲却已经是走到了病床旁,准备开始查看小吕林的病情了。

  就在张文仲看着小吕林的时候,小吕林也眨巴着眼睛在打量着他。

  小吕林大概是六七岁的年龄,长的很是乖巧英俊,那张小脸儿圆嘟嘟、粉嫩嫩的,甚是可爱。套用一句当今流行的话来说,这孩子就是一个超萌版的粉嫩小正太。任何人见了,都会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捏捏他的那张柔嫩娇弹的小脸蛋儿。

  虽然双腿都已经萎瘫,只能躺在床上无法自主的行动;虽然大小便都已经失禁,小小年纪就已经是插上了导尿管,可是在小吕林的脸上却并没有流露出痛苦或悲伤的表情。在瞧见了对他来说相当陌生的张文仲后,他居然是甜甜的一笑,很有礼貌的打起了招呼来:“叔叔你好。”

  小吕林的表现,实在是有点儿出乎张文仲的预料。要是换做了其他的孩子,只怕早就已经嚎啕大哭了起来吧?

  在微微一愣之后,张文仲感慨的赞叹道:“你还真是一个坚强、乖巧的孩子啊……”

  “谢谢叔叔夸奖。”小吕林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

  吕梁的老婆在见到了这样的一幕后,再也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大滴大滴的眼泪,就如同是决堤的洪水一般,顿时就从她的眼眶里面狂涌而出。

  见到自己的母亲突然哭了起来,躺在病床上面的小吕林顿时就急了,慌忙是想要用双手撑着坐起来,嘴巴里面还一个劲儿的在安慰着自己的母亲:“妈妈不哭,我很好,我哪儿也不痛,妈妈不要伤心,不要哭……”

  看来,他之所以会表现的这样开朗、坚强,有很大的原因,就是不想让自己的父母为自己伤心掉泪。小小年纪,居然就是如此的懂事乖巧,当真是难得啊。

  听到自己儿子的安慰,吕梁的老婆赶紧是抬手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强颜欢笑的说道:“好的,好的,妈妈听小吕林的话,不伤心、不哭。小吕林乖,不要坐起来,就这样躺在床上,让这位张叔叔替你看看,好吗?”

  小吕林睁大了那双可爱的、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自己母亲的脸看了半晌,在确定了她的确是没有再哭后,这才点了点头,乖巧的应道:“嗯,好的。”

  “小吕林可真听话。”张文仲先是称赞了小吕林一声,然后才将手放在了他的手腕上面,微眯起了眼睛,仔细的替他诊辨起了脉象的变化来。

  在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将小吕林左右手的脉象都给诊辨了一遍之后,张文仲方才松开了手,说道:“脉象细涩,这是气虚血瘀之兆啊……”

  吕梁两口子也听不懂什么是脉象细涩、什么是气虚血瘀,只能是忐忑不安的望着张文仲,期望着能够从他的口中吐出‘能治’、‘没问题’之类的话来。

  张文仲又查看了小吕林的舌象,随后方才对吕梁说道:“吕先生,麻烦你过来搭把手,和我一起将小吕林给翻个面,让他趴在病床上面,我要检查一下他的脊柱……”

  “好的。”吕梁点头应道,赶紧是走到了病床的另外一侧,配合着张文仲,将小吕林给翻了个面。随后,张文仲将双手放在了小吕林的脊柱上,以一种特殊的手法,从上到下的触诊起了小吕林的脊柱来。

  张文仲此刻所用的这种触诊手法,是中医外科学中赫赫有名的‘溯源触法’。所谓的溯源,就是出自溯本求源这个成语,意思就是这种触诊的手法能够检查出病源的所在。中医的触诊手法,是归在四诊的切诊之中,能够掌握其精髓的人,就算是不借助X线检查、CT检查之类现代医学检查技术,也能够准确的检查并诊断出病人的情况。但可惜的是,在当今的医学界里,掌握了其精髓的医生,真的是少之又少了。

  在用‘溯源触法’检查小吕林的脊柱时,一片清脆的‘啪啪’声从脊柱从传了出来,顿时就吸引了病房里其他人的注意力。大伙儿都将目光投向了张文仲,但都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他来,只是在窃窃私语的猜测着,他这究竟是在做些什么。

  “这人是在做什么呢?怎么将小孩的后背给按的‘啪啪’作响呢?”

  “是在按摩吗?瞧这架势,好像是在按摩呢。”

  “按摩?不想呀。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按摩会按出这样的声响来。这……这简直就是将骨头给按断了的声响嘛。”

  “要是将骨头给按断了的话,这个小孩又怎么没哭呢?”

  “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之前曾经听医生说起过他们孩子的病情。据说,这小孩患的是脊髓炎,那炎症已经是损伤了神经系统,估计他现在都已经麻木、没有感觉了吧?”

  吕梁两口子这会儿全部的心思都已经放在了小吕林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听见周围人的窃窃私语,自然也就没有替张文仲做解释。而周围的人因为担心吕梁两口子找来的是江湖骗子,非但治不好小吕林的病,还会伤害到他,便有人赶紧是跑向了医生办公室,将此事告诉给了和亭县人民医院儿科的医生们。

  就在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声中,张文仲已经从上到下,将小吕林的整个脊柱都给检查了一遍。至此,他对小吕林的病情,已经有了一个详细的、直观的了解。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在这个时候发表自己的意见,而是将双手下移,继续检查起了小吕林萎瘫的双腿来。

  几分钟之后,在将小吕林双腿的情况也给检查清楚之后,张文仲这才收回了双手。

  见到张文仲总算是检查完了,一直站在旁边忐忑不安的吕梁赶紧是一脸焦急的,将心中的这些问题,一股脑儿的全部都给问了出来:“怎么样,张医生,我孩子的病情怎么样?他患的这个脊髓炎好治吗?能治好吗?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呀?”

  张文仲摇了摇头,说道:“小吕林所患的,并不是脊髓炎。”

  吕梁两口子闻言一惊,在相视了一眼之后,异口同声的说道:“什么?吕林患的不是脊髓炎?那……那又是什么病呢?”

  “是髓内肿瘤!”张文仲说道:“髓内肿瘤是脊髓瘤的一种,它的症状和脊髓炎有些相似,都会导致下肢萎瘫、大小便失禁等症状,有部分髓内肿瘤的CT和核磁共振成像也和脊髓炎非常相似,所以稍有不慎就会出现误诊。临床上,这样的误诊例子并不少见……看来,这次是小吕林的主治医师就是将髓内肿瘤误诊为了脊髓炎,所以才会出现治疗效果不佳,甚至是病情加重的情况……”

  就在张文仲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小吕林的主治医师就闻讯赶了过来。他并没有听见张文仲前面说的那番话,只听见了张文仲说自己误诊,导致小吕林的病情未见好转、反而还加重的这句话。

  这让他顿时就有些恼了,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张文仲,却并没有认出张文仲来,质问道:“你是什么人?也是一个医生么?是哪个医院、哪个科的?有医师资格证吗?小吕林的脊髓炎,可是我们儿科和神经科的医生、专家们会诊后得出的结论。你就这么看了小吕林一眼,连任何的影像学检查资料都没有看,就断定他患的是髓内肿瘤,是我们出现了误诊?你这也太武断了点儿吧?!”

  小吕林的主治医师没有认出张文仲来,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虽然他在前段时间,也曾见诸过报纸、电视。可是这年头,就连天天见诸报纸、电视的明星,也有许多人不记得、不认识,就更不消说是一个偶尔才登上报纸、电视的医生了。

  身为一个医生,张文仲自然是知道被人给指责出现误诊时的那种心情,所以在面对着小吕林的主治医师质问的时候,他也并没有生气,反而还是面带微笑的说道:“我是一个中医,在雍城大学校内医院供职……”

  “中医?”小吕林的主治医师顿时就冷笑了起来,说道:“什么时候中医还对脊髓方面的病症有研究了?再说了,瞧你这年龄怕是只有二十来岁吧,而且还是一个校医,你在中医上面能有什么造诣?别说这些,你怕是连医师资格证都还没有获得吧?凭什么就说我们是误诊了?啊……我知道了,你是想要通过污蔑我们、歪曲患者病情的招数,来吓唬患者家属,并博得他们信任,让他们上当受骗,然后乖乖的将钱交给你,是吧?哼,像你这样的骗子,我可是见过不少的。你等着,我这就报警并叫保安来!”

  张文仲苦笑着摇头,知道光靠说是很难让这位主治医师相信自己的,便提议道:“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那不妨是再给小吕林做一个CT脊腔造影、核磁共振及脊髓造影看看吧。”

第437章 天啦,他是张文仲!

  小吕林的主治医师冷哼了一声,说道:“哎哟,没想到你居然也知道CT脊腔造影、核磁共振和脊髓造影这些个专业术语。也是,你们这些做骗子的,不搞点儿专业术语出来将病人和病人家属给糊弄的昏头昏脑,又怎么能够骗得到钱呢?不过,这些检查项目并不是你说做就能够说的,都得花钱。而现在,小吕林欠医院的治疗费用已经有好几千了,在没有补齐欠款之前,非必要的检查项目都是没办法做的。”

  吕梁两口子虽然很想要再给小吕林做次检查,以确定他患的究竟是个什么病。但是他们也都清楚,自己的确是欠了医院很多的钱,院方没有给小吕林停药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又怎么能够奢望院方还会再给小吕林做次检查呢?毕竟这几个检查做下来,也得上千块钱了。

  张文仲毫不犹豫的说道:“小吕林欠的治疗费用由我来出,我这就去缴费。”

  小吕林的主治医师闻言不由的一愣,他原本还以为张文仲是一个江湖骗子,来骗吕梁两口子的钱。可是这会儿看来,张文仲并不像是骗子,因为没有哪个骗子会傻的替吕梁两口子出几千块的治疗费。

  “你……是他们的亲戚?”小吕林的主治医师问道,态度比起之前要稍微好了一些。

  张文仲回答道:“我虽然不是他们的亲戚,但我却是他们的朋友。”

  小吕林的主治医师说道:“如果你能够替小吕林补齐欠款,并且是将那几个检查项目的钱都给出了的话,我倒是可以安排他再去做次检查。既然你喜欢浪费钱,我又何必拦着你呢。”最后这句话说的很是小声,虽然病房里面其他的人并没有听见,但张文仲却是听见了。他淡然一笑,知道这位医生对自己说他们误诊有些耿耿于怀。

  张文仲说道:“那就麻烦你替小吕林安排一下吧。”随后又对吕梁说:“走吧,领我去缴费处,我们先把欠医院的治疗费用给补上。”说罢,他就不再理会小吕林的主治医师,和吕梁一起走出了病房。

  缴费处在综合病房的一楼。就在前往缴费处的途中,性格憨厚的吕梁再度向张文仲致谢:“张医生,谢谢你,这笔钱我们不会让你白出的,就算是我们借你的,日后定然会加倍的还给你……”

  张文仲不由的笑了起来,说道:“你先别忙着谢我,你难道忘记了,我还欠着你二十万的么?”

  吕梁挠了挠头,方才是想起这件事情来,尴尬的笑着解释道:“刚才光顾着担心孩子的病情,居然是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那么,这笔钱就从那二十万里面扣除吧。”

  在吕梁的引领下,张文仲很快就到了缴费处。等待缴费的人,早已经是在这儿排出了一条长龙。在废了些时间和精力排队之后,总算是将小吕林拖欠的那笔治疗费用给补齐了,并且还将稍后要做的那几个检查项目的钱也给一并缴纳了。

  在缴纳了费用,重新回到小吕林所住的病房之时,在这个病房里面,除了之前那位小吕林的主治医师之外,还多了另外一位头发花白、长的慈眉善目的女医生,看她的年龄,应该是有五十来岁了。这会儿,小吕林的主治医师正站在她的面前,忿忿不平的向她讲述着这里发生的事情:“王主任,小吕林父母的一位朋友,好像是雍城大学校内医院的一个校医,就在这儿给小吕林按触了那么几下,就一口咬定是我们误诊了,非说小吕林患的是髓内肿瘤而不是脊髓炎……”

  被称作王主任的这位女医生,正是和亭县人民医院儿科的主任王梅康。在听了小吕林主治医师的这番话后,她并没有出现忿忿然的表情,依然是表现的很平静,问道:“喔?他说小吕林患的是髓内肿瘤?他可有说过诊断为髓内肿瘤的依据吗?”

  “他什么理由、依据都没说,只是让我们给小吕林再做一次CT脊腔造影、核磁共振和脊髓造影的检查。这会儿,他和小吕林的父亲去缴费了。”小吕林的主治医师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依我看呀,这个家伙多半就是瞎蒙的。毕竟,小吕林患的脊髓炎,可是由王主任你和咱们儿科另外的几位主任以及神经科的那些个专家们一起会诊得出来的结论。他只不过是一个校内医院的校医而已,说不定连髓内肿瘤和脊髓炎都只是在书上见过呢……”

  看得出来,小吕林的主治医师对张文仲说他们误诊一事怨念颇深,直到此刻仍旧是耿耿于怀。

  王梅康却是摇头说道:“其实话也不能够这样说,或许这个人真是对小吕林的病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呢?说实话,我现在也有些怀疑,小吕林脊髓炎的诊断结论,是不是误诊了。毕竟,我们以脊髓炎的治疗方法治了他这么久,非但没有收到应有的疗效,反而还让他的病情越发加重了……”

  小吕林的主治医师闻言不由的一愣,脸上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说道:“误诊?这……这怎么可能呢?”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是瞧见了回到病房的张文仲和吕梁,赶紧是抬手一指,对王梅康说道:“王主任,你瞧,就是这个家伙说我们误诊的。”

  王梅康转过身,目光落在了张文仲的身上。和小吕林的主治医师没有认出张文仲不同,她依稀觉得这个走进病房的年轻人有些眼熟。在略作思索和辨认之后,她惊讶的说道:“你……你是张文仲张教授吧?”

  张文仲点头答道:“没错,我就是张文仲。”

  “王主任,你认识这家伙?”小吕林的主治医师惊疑的问道。“张教授?哪个张教授?”

  “还能是哪个张教授?”王梅康笑了起来,说道:“他就是雍城大学医学院的教授,雍城大学校内医院的副院长,新晋成立的那个医学基金会的创始人张文仲呀。前段时间雍城大学爆发鼠疫,就是他率领着众人成功抗击,方才是一例死亡都没有出现的啊。”

  “啊?他是张……张文仲?!”听到王梅康的这番话,小吕林的主治医师很是震惊,在仔细的盯着张文仲的脸看了一番之后,他终于是认出了张文仲来,震惊的说道:“没错,是他,果然是他……”

  他也曾听说过张文仲的种种传闻,虽然不尽全信,但是也知道张文仲的医术非同凡响,乃是深得吴守志、岳子敏等几位全国知名的医学专家交口称赞与敬仰的。说实话,他对张文仲的医术和医德也是相当敬佩的。回想起自己刚才居然怀疑他是一个江湖骗子,还对他冷嘲热讽,脸上顿时就泛起了一阵火烧火燎的热辣感来。尴尬的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心里面,早已经是后悔死了。

  在这个时候,王梅康已经是和张文仲就小吕林的病情交流了起来,见小吕林的主治医师待在一旁,脸上尽是尴尬之色,她便说道:“你还愣在这儿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安排小吕林做检查的事情。”

  小吕林的主治医师这才回过神来,连连点头说道:“喔,对,对的,我这就去安排,这就去安排……”转身就走出了病房,去为小吕林安排检查的事情了。

  看着他慌慌张张离去的背影,王梅康无奈的摇了摇头,替他求情道:“张教授,我们的这位医生,刚才怕是说了些冒犯你的话吧?还希望你大人大量,不要放在心上呀。”

  张文仲淡然笑道:“无论是谁,在听了别人指责自己误诊的话后,恐怕情绪都不会太好,我又怎么会将这事儿放在心上呢?”

  小吕林的主治医师办事效率还是挺快的,没多久,就将给小吕林检查的事情安排妥当了,并亲自与几个护士一起,将小吕林推去做检查了。

  而在这个时候,和亭县人民医院的院长赵庆顺在闻讯后,也是领着几位副院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虽然只是和亭县人民医院的院长,可是赵庆顺在雍城市的关系网还是挺广的,也曾从卫生局的几位头头脑脑、以及县里面的几位领导那里,听说过不少有关张文仲的事迹。前段时间总理亲临张文仲举办的慈善晚宴的事情,他也是从报纸电视中见到过的,更从一些渠道获知了总理盛赞张文仲的所作所为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所以,此刻见到张文仲,赵庆顺就将自己的态度放的很低。隔着很远的距离,他就已经伸出了手来,快步走向张文仲的同时,还满脸堆笑的说道:“张教授,果然是张教授呀。哎呀呀,没想到,像张教授你这样闻名国内外的医学专家,居然也会屈尊出现在我们和亭县人民医院里,这可真是让我们医院蓬荜生辉呀……”

  赵庆顺的这番话,引起了儿科病房里面的一片议论:

  “张教授?哪个张教授?”

  “哎哟,这人是张文仲张教授呀,没错,就是他,我在电视上面见到过他!”

  “天啦,张教授居然是出现在了这儿?难道是被和亭县人民医院给特聘来了?”

  “我要挂张教授的号,谁知道怎么才能够挂到张教授的号啊?”

  而另外几个曾怀疑张文仲是骗子的人,则是纷纷自责道:

  “原来他是张教授呀?可笑我刚才居然还说他是骗子,真是丢死人了……”

  “哎,我和你一样,也都是有眼无珠呀!”

  “张教授也太低调了,难怪我们都会认错呢……听说张教授经常都会免费给病人义诊,不知道,我们能否有那样的运气,能让他为我们的孩子看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