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444章 阴阳法镜

  当张文仲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的十一点半了。

  三足乌这会儿正领着三个小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津津有味的看着国际新闻。

  生性聒噪的三足乌,喋喋不休的向三个小妖灌输着自己的思想:“作为新时代的妖怪,我们可不能够关上门来闷头苦修,那样的修炼,只会是将自己给修成一个宅妖!我们应该随时的了解国内、国外的大事,要成为一个将天下万事都装在了脑子里的,有知识、有文化、有道德、有修养的四有好妖!”

  “老师说的是。”三个被成功洗脑了的小妖连连点头。

  听见门口传来的响动声,三足乌和三妖齐齐扭头望向了大门。见走进来的是张文仲,它们赶紧是起身上前见礼。

  在三足乌的教导下,三个小妖虽然还不能够变为人形,但却都变的是知书达礼了。

  说实话,三个小妖现在的情况,也是让张文仲倍感惊诧的。因为在他的眼里,三足乌本就是一个疯疯癫癫、说话做事不怎么靠谱的家伙,当初将三个小妖交给它来教导,也是无奈之事。没想到,它教导出来的徒弟,居然是这样的文质彬彬、有板有眼,与它截然不同。看来,三足乌这家伙,天生就有着教书育人的本事呢。

  在询问了三足乌和三个小妖的修为进展,并给它们解答了几个在修炼上遇见的难题之后,张文仲就让它们继续待在客厅里面看电视,自己则走进了灵气眼所在的书房里,将那只从吕梁手中买来的铜镜给取了出来,双手捧着,细细的端详了起来。

  中午在雍城西大街的时候,因为围观的人太多,担心引发铜镜的特殊能力,形成异象吓唬到普通人,所以张文仲仅仅只是将一小缕的灵力送入了铜镜之内略作检测,只是确定了它的确是一件法宝,但却并没能够验看出它的真实品级以及所具备的特殊能力。这会儿,既然已经回到了家里,没有了普通人在身旁瞧热闹,他自然也就打算要好好的验看一下这只铜镜的深浅了。

  张文仲将一道精纯的灵力送进了铜镜里,细细的检测了起来。没过多久,他就已经能够确定,这只铜镜,乃是一件八品的宝器。

  八品的宝器,对于普通的修真者或异能者来说,也算得上是件不可多得的上品法宝了。但是对于已经拥有了上品灵器和准仙器的张文仲来说,八品的宝器,却是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张文仲摇摇头,嘀咕道:“且看看它拥有什么样的特殊能力吧,要是这特殊能力够好的话,不妨是用灵材料将它的品级提升一些。但它拥有的特殊能力要是不怎么样的话,就不妨是将它卖给霞飞观的那些人。想来,八品的宝器,对于霞飞观的人来说,还是挺有价值的……”

  就这样,张文仲又开始研究起了这只铜镜的特殊能力来。

  在经过了一番研究之后,张文仲发现,这只铜镜因该被称作阴阳法镜。因为它所拥有的特殊能力,就是借助日月之光中的灵力,来达到防御、进攻、牵制等多种效果。

  日月之光中的灵力,是相当精纯并澎湃的,这只阴阳法镜虽然仅仅只是八品的宝器,可是在借助了日月之光中的灵力后,却是能够发挥出不弱于一品灵器的威力来!

  如此看来,这只阴阳法镜,还真算得上是一件极品的多功能法宝!

  这只阴阳法镜的品级虽然低,但是它所拥有的能力对于张文仲来说,还真的是能够派上用场的。所以,张文仲没有犹豫,当即就决定要将这只阴阳法镜拿来精炼一番,提升它的品级!

  当然,这次张文仲并没有像之前炼制盘龙玉尺时,奢侈的用灵气来做燃料,而是将三足乌和鸣蛇都给叫进了书房里来,让它们俩一起释放出火焰。打算借助三足乌的太阳精火和鸣蛇的大旱凶火,来精炼阴阳法镜!

  无论是太阳精火还是大旱凶火,都算得上是一流的火焰,用来精炼这只阴阳法镜,可谓是绰绰有余的。

  三足乌还好,体型并不算太大,可是鸣蛇因为尚未彻底的完成进化,无法缩小身形,十余米长的蛇身虽然是紧紧的盘绕在了一起,却仍旧是将这间书房给挤了个满满当当。还好张文仲的身法灵活,再怎么拥挤狭窄,也能够自如的腾挪。要不然,就只能是将这只鸣蛇给送回乾坤壶里了。

  在让三足乌和鸣蛇分别释放出太阳精火与大旱凶火,将混沌炉给烧的通红之后,张文仲这才扬手将阴阳法镜扔进了混沌炉里,同时又找了几件地级七八品的灵材料扔进了混沌炉里,闭上了眼睛,用神识控制起了混沌炉里的灵气,让其能充分的濡养、强化阴阳法镜。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直到第二天的凌晨两点作用,张文仲方才收回了神识,睁开了眼睛。而三足乌和鸣蛇也都在同一时间,收回了各自释放出来的太阳精火和大旱凶火。

  张文仲向三足乌和鸣蛇摆了摆手,说道:“辛苦你们了,各自去休息吧。”

  “是。”三足乌和鸣蛇齐声应道。三足乌是振翅飞出了书房,而鸣蛇则是化作了一道赤芒,射进了乾坤壶里。原本拥挤的书房,顿时就只剩下了张文仲一个人。

  抬手向着混沌炉一招,那炉盖立刻就自动的悬浮了起来,精炼完毕的阴阳法镜,顿时就从炉内飞了出来,落到了张文仲的手里。

  经过一番精炼,阴阳法镜的品级果然是有了飞跃,直接从八品的宝器,跃升成为了三品的灵器。而它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却并不会比五品的灵器弱。

  虽然品级有了飞跃的提升,可是阴阳法镜的体积却是缩小了许多,变的仅有巴掌大,方便了随身的携带。

  “不错,真是不错。”把玩着阴阳法镜的张文仲,口中称赞连连。最后,他将这只阴阳法镜收了起来,走出书房回到卧室。在洗漱之后,盘膝坐在床上,修炼起了医鉴心经来。

  第二天一大早,张文仲就来到了校内医院。虽然昨天下午在和亭县人民医院坐诊,耗费了他不少的精力与体力,但是在经过了小半夜的灵气滋润濡养之后,张文仲这会儿却又是精神抖擞的了。

  就在他刚刚走进校内医院的大厅之时,两个早已经在此等候多时的人就迎了上来。这两个人,正是霞飞观的卓青莲和她的师傅赤霞道长。

  赤霞道长这会儿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全然没有了道士的模样,看着就像是一个民营企业家似的。远远的瞧见了张文仲,他的脸上就洋溢起了热情的笑容来:“张先生,你可算是来了,我已经在这儿恭候多时了。”

  昨天在接到了卓青莲的电话之后,大感震惊的赤霞道长便立刻驱车赶来了雍城市。不过,当他与卓青莲汇合,赶到了校内医院的时候,张文仲却并没有在。虽然很想给张文仲打个电话,却又害怕张文仲会因此而不耐烦,所以赤霞道长只能是在雍城大学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下。可昨儿晚上,躺在床上的他,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脑袋里面所想的,尽是玄妙丹、如意丹、十全丸之类的丹药,根本就是难以入眠。最后,他干脆就不睡了,天还没有亮,便跑到了校内医院来等着张文仲了。

  对赤霞道长的到来,张文仲是一点儿也不惊讶,他微笑着说道:“赤霞道长来的可真早呀。”

  “来得早,才能够表达出我的诚意嘛。”赤霞道长陪着笑说道。而在他的心里面,却是在这样嘀咕着:“这可是关系到玄妙丹、如意丹、十全丸之类丹药的大事情,我能不来早点儿吗?要是来得晚,被别人给抢走了这买卖,那我岂不是得哭死呀?”

  张文仲笑了笑,对他的这番话不置可否,只是说道:“好了,我们也别站在这里说话,还是进我的诊室去说吧。”

  赤霞道长这会儿自然是不敢有什么异议的,跟着张文仲走进了诊室。

  和往常一样,苏晓玫早就已经待在诊室里了,张文仲和她打过招呼之后,就吩咐道:“小妹,去找个纸杯,给赤霞道长也泡杯茶。”

  “好的。”苏晓玫应道,立刻就遵从张文仲的吩咐,去为赤霞道长泡茶。

  赤霞道长一眼就瞧出了苏晓玫的修为深浅,不过,在此之前他已经从卓青莲那儿获知了苏晓玫的存在,所以脸上并没有出现惊讶的表情,只是和卓青莲一样,认定了张文仲虽然是个凡夫俗子,但却在那个神秘的丹鼎大派里面拥有着一个不低的地位。

  张文仲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指了指一旁的凳子,说道:“赤霞道长,请坐吧。”

  赤霞道长这会儿心情焦急的很,屁股都还没有坐到凳子上,就迫不及待的询问道:“张先生,我听青莲说,你们有玄妙丹、如意丹和十全丸之类的丹药?这……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