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448章 车站里的小乞丐

  夜晚十点二十五分,飞机缓缓的降落在了云台市国际机场。

  就在张文仲提着行李走下飞机的时候,之前坐在他旁边的那位妙龄少女,突然是快步的跑到了他的身边,将一张写有姓名与电话号码的纸条,硬塞到了他的手里,并自来熟的说道:“张哥,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不要忘记打给我哟。”说罢,她不等张文仲反应过来,就又快步的跑远了。

  对于此事,张文仲唯有苦笑着摇头。

  走出机场后,张文仲径直前往了机场大巴的站台,准备搭乘机场大巴前往云台市,随便找一个宾馆住一宿后,明天一早再搭乘客车返回隐酆县。这会儿时间已经太晚,要是搭乘出租车的话,回到隐酆县只怕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张文仲不希望惊扰到家人,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在机场大巴的站台处等了没两分钟,晨关西导演领着马晓莎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在周围人惊诧与八卦的目光中,他们两人也顾不上多喘口气,便说道:“张先生,想来你在赶这班飞机的时候,也没来得及吃晚饭吧?不知道,我们可有荣幸,请你吃顿宵夜呢?”

  这一次,张文仲并没有拒绝他们的示好,笑着答道:“吃宵夜么?也好,我这会儿,还真有些饿了呢。”

  晨关西和马晓莎不由的是大喜过望,连忙指着停泊在不远处的一辆商务车,说道:“车就在那里,张先生,请随我们来吧。”

  张文仲点了点头,随着他们一起登上了商务车。

  晨关西和马晓莎本来是打算在云台市最为高档豪华的酒店里面宴请张文仲的,可张文仲对大酒店里面的菜肴并不感兴趣,更想要去品尝一下云台市的特色小吃。不敢怠慢张文仲的两人,赶紧是从剧组里面找来了一个云台市本地的人,让他领着去了专卖烧烤、小吃的夜市。

  第二天,这个消息就登上了娱乐杂志和云台市本地的报纸。只是这照片上面,晨关西和马晓莎的影像都很清楚,唯独张文仲的面容十分模糊,令人难以辨认。而这也更加的激发了人们的八卦心理,一时之间,诸如‘山西煤矿老板’、‘高官子弟’、‘国际巨星’之类的猜测纷纷涌现,竟是意外的让马晓莎和这部尚未开拍的电视剧人气大涨,起到了一种无心插柳的炒作效果。

  当然,对于这些事情,张文仲并不会在意,也不会关注。

  第二天一大早,张文仲就前往了云台市车站,准备搭乘客车返回隐酆县。本来,晨关西是想要亲自送张文仲回到隐酆县的,但是却被他给婉拒了。因为他只想要静静的回家,并不希望惊扰太多的人。否则,他早就让陈家的人来接机了,也轮不到晨关西来献媚。

  大概是因为临近春节,往返乘客较多的缘故,云台市车站显得很是热闹喧嚣。虽然此刻是大清早,天色尚未大亮,但是在这儿却已经是拥簇了很多的人。除了前来赶车的乘客之外,还有许多的小商贩。当然,还有一群人是少不了的。那就是在车站周遭行乞的乞讨者。

  这些乞讨者,大多是蓬头垢面,甚至还有部分身上都带着骇人的残疾,看起来是相当的凄凉可怜。而他们的这种模样,也的确是换来了众人的同情,时不时的,会有人在他们面前的那些盆盆碗碗里面,扔下几块钱。

  这些乞丐的乔装打扮,虽然是瞒过了大部分好心人,但是却瞒不过张文仲。懂得观气八法的他,一眼就瞧出了这些乞丐中的大多都是相当健康的。他们的这种可怜模样和伤残模样,大多都是装扮出来的。甚至,从他们的脸色和精气神来看,他们的营养程度,远比许多在外打工归来的人都还要好。想来,这些乞丐们平日里的伙食,应该是相当不错的。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六七岁的、枯瘦如柴的小女孩,突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扑通’的一声就跪倒在了张文仲的身前,脏兮兮的左手用力的抱着他的脚,右手则是举起了一只放有几块零钱的搪瓷杯,并抬起那张满是污垢的脸望着张文仲,说道:“叔叔,给几块钱吧。”

  周围的人在见到了这一幕后,都是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显然,类似的事情,没有少在车站附近发生。

  张文仲低头打量着这个行乞的小女孩。

  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这个小女孩的身上只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薄毛衣。而且这件毛衣还并不合身,显得有些短小,不仅是将手腕露出了一大截来,同时还将小肚子也给露了出来。严冬的清晨,那是相当寒冷的。小女孩这会儿就是被寒风给冻得簌簌发抖,小脸蛋儿泛着病态的潮红,甚至就连嘴巴里面哈出来的气,也都是凉的。

  只是一眼,张文仲就看出来了。这位小女孩的实际年龄,应该是有七八岁了。之所以看起来像是六七岁,完全是因为营养不良导致发育不佳所致。不仅如此,通过暴露在外的脖子、手等部位,张文仲还发现了好几个伤痕。这些伤痕,有些是陈旧的,有些则是新近才有的。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人为所致。毫无疑问,隐藏在衣服下的胸背等部位,应该还有更多的伤痕存在!由此看来,这个小女孩在平日里,并没有少受虐待折磨!

  瞧见小女孩的这种情况,就算张文仲的养气功夫再好,心头却也是不由得燃起了一团熊熊的怒火来。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他就做出了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解救这位小女孩及其同伴,惩治那些丧尽天良、泯灭人性,靠着奴役孩童乞讨来牟利的人渣!

  强忍着怒火的张文仲,抬起头来巡视着四周。他知道,像小女孩这样的孩童乞丐在行乞之时,周遭必然是有奴役他们的人在隐藏监视的。一旦发现他们向人求救或作出其它反常的事情,这些人就会冲出来将孩童抓走。而这些孩童在被抓回去后,少不了会遭受一场毒打!更有甚者,甚至还会被致残或毁容!

  就在张文仲打量四周的时候,抱着他脚的小女孩见他半晌没反应,就又开口了,可怜兮兮的哀求道:“叔叔,给点儿钱吧,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饱饭了,求你了,给点儿钱,让我能够吃顿饱饭吧……”

  钱?

  张文仲心念一动,想起了这些孩童乞丐在得到了钱后,都会在第一时间交给奴役他们的人。于是,他从兜里掏出了五十块钱,放进了小女孩举着的破旧搪瓷杯里。

  看到这五十块钱,小女孩先是一愣,随便便是大喜过望,连忙松开了抱着张文仲的左手,死死的捂住了这只破旧的搪瓷杯,生怕会被人给抢走了这五十块钱,转身挤进了人潮,跑向了不远处一个抱着小孩的中年妇女,将这五十块钱,乖乖的上缴给了她。

  与此同时,张文仲也尾随着小女孩,也来到了抱着小孩的中年妇女面前。

  这个中年妇女看着大概是四十来岁的模样,穿着打扮相当的老土破旧,在脑袋上面还裹着一条脏兮兮的红毛巾。但是,透过她穿在外面的那件脏兮兮的衣服,眼尖的张文仲却是发现,她内里穿着的,竟然还是一件档次不低的保暖内衣。

  抱着怀里那个两三岁的小孩,中年妇女盘腿坐在地上。在她的身前,同样也放了一只搪瓷杯。里面装着一些纸币和硬币,看来她今天的生意也是相当不错。除了这些常备的乞讨工具之外,在她的身前还铺着一大张写满了毛笔字的红布。

  张文仲低头看了眼铺在地上的这张红布,上面写着的内容,不外是老公外出打工意外丧命,她一个寡妇辛苦的养着两个孩子。可是这其中一个孩子又患上了怪病,恳求好心人能够慷慨解囊,帮助她凑够药费为孩子治病一类。

  刚刚小女孩抱着张文仲讨钱的那一幕,是被中年妇女给瞧在眼里的。这会儿见到张文仲走了过来,她的眼睛里面尽是戒备之色。

  张文仲没有理她,目光却是落在了她怀抱着的那个小孩的身上。

  此时此刻,这个小孩正闭着眼睛酣睡。在他裸露在外的头面和手脚等部位,竟是有着好几处的脓疮。黄绿色的脓液从中流淌出来,有的都已经凝固了起来,样子看着是既骇人又可怜。

  只是瞧了一眼,张文仲强忍着的怒火,就如火山一般的喷发了起来。因为他看出来了,这个小孩身上的脓疮并不是妆扮出来的,而是真正的脓疮!

  这些家伙,为了能够更好的博得人们的同情,从而骗取到更多的钱财,竟然是不惜残害这些无辜的孩童!

  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泯灭人性!

  这些家伙,简直就是比畜生还不如!

  张文仲的眼睛里面,骤然闪过了一道凌厉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