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454章 要比人多是吗?

  老头领着张文仲一伙人在这附近七拐八拐,边走边套问着张文仲和陈阿姨的情况,最后方才是领着他们走进了一个小区,敲开了一家房门紧闭的民居。

  走进一看,这家民居赫然已经被改造成了小诊所,并不算宽的客厅就是候诊室,或坐或站的挤了十来个人。看他们的模样架势,好似都是来找‘神医’看病的。不过,他们能够瞒得过普通人,却是瞒不过张文仲。他一眼就瞧出来了,这十来个人里面,真正患病了的就只有那么一两个,其余的人则全部都是托。

  见到客厅里面挤了这么多的人,陈阿姨顿时就皱起了眉头,说道:“哎哟,这么多的人啊?那得排到什么时候才能够轮到我们看呀?我这还约了人下午打牌的……”

  老头赶紧解释道:“人多,方才更能够说明张神医的医术超卓嘛。”他凑到陈阿姨耳边,压低声音,故作神秘的说道:“大妹子,你们要是想早点儿让张神医给看病,也不是没办法的,只是得多给一点儿诊金。”

  “多给多少?”陈阿姨问。

  老头竖起了一根手指,说道:“一百块!”

  陈阿姨惊呼道:“一百块?这么快?”

  老头顿时不乐意了,哼哼着说道:“一百块也能算贵?现在去大医院挂个专家号都得好几十块呢,张神医可是享誉国内外的医学专家呢,平日里那些达官显贵、社会名流找他看病,那诊金都是上万的!现在只要一百块钱,就能够让他提前给你们看病,这简直就是提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大好事呀。你居然也好意思嫌贵?那你可就只有像他们这样,坐在这儿等喽。”

  陈阿姨还是有些犹豫,张文仲却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了老头,说道:“一百块的确不算贵,就麻烦你替我们安排一下吧。”

  “瞧瞧,还是这位小伙子更懂事理。你们在这儿等着,我这就去给张神医说,让他提前给你们看病。”在收下了一百块钱后,老头顿时是喜笑颜开,转身走向了旁边充着诊室的卧室,并将房门给关上了。几分钟后,他方才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对张文仲一伙人说道:“张神医同意提前给你们瞧病了,赶紧进来,别耽误时间。张神医的时间,可是相当金贵的。”

  走进卧室,就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正襟危坐的坐在一张充做诊桌的写字桌旁。让张文仲略感意外的是,这人的相貌居然和他有着两三分的相似,难怪是敢冒充他了。

  一走进卧室,陈阿姨就急不可耐的说道:“你就是张神医吧?我……”

  “你不必说,你的病情,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人一摆手,打断了陈阿姨的话,说道:“你最近经常感觉腰酸背痛,稍微的多爬两级楼梯就有点儿吃不消。除此之外,你还有失眠多梦、潮热盗汗的症状。怎么样,我可有说错吗?”

  陈阿姨惊呼道:“没有说错,全部都说对了,哎呀呀,你还真是神医呢,仅仅只是用眼一瞧,就瞧出了我的问题。神医,我这些病,应该怎么治呀?”

  他自然是不会说错的。

  因为刚才那个老头在领着张文仲等人来这儿的路上,就一直在旁敲侧击的套问着陈阿姨和张文仲的病情。陈阿姨当时未作怀疑,在不知不觉间就将自己的病情全盘托出。她的这些情况,自然也就通过老头传进了这个‘张神医’的耳朵里。

  ‘张神医’并没有急着给陈阿姨治疗,而是笑眯眯的望向了张文仲,说道:“先不急,我先给这位年轻人瞧瞧……嗯,年轻人,从你的面相来看,你是肾虚之相呀。最近经常起夜尿吧?而且在那方面的能耐,也比过去差了许多。如何,我说的可对?”

  “放屁!”说着两个字的人,却不是张文仲,而是一脸怒容的王欣怡。忍了这么久,她总算是忍不住了。

  ‘张神医’脸上得意的表情顿时就凝固了起来,张大了嘴巴望着王欣怡,似乎有点儿不相信自己耳朵所听见的:“你……你刚才说什么?”

  王欣怡抬手指着‘张神医’的鼻梁,说道:“我说你在放屁!”

  ‘张神医’仍旧有点儿发懵,只是瞠目结舌的问:“你为什么骂我?”

  “我为什么骂你?”王欣怡冷笑着说道:“你冒充我弟弟在这儿行骗,不仅是败坏了我弟弟的名声,同时还祸害了他人的身体。你说,我该不该骂你!”

  ‘张神医’一脸的迷茫:“我冒充你弟弟?你弟弟是谁?”

  王欣怡抬手一指张文仲,说道:“我弟弟就是他!睁大了你的狗眼瞧着,他才是雍城大学的教授,享誉国内外的医学专家张文仲!”

  “什……什么?!”

  ‘张神医’一伙人顿时就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一时之间,都是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却说不出话来。身为山寨货的他们,居然是将正主儿给引进了窝子里,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这更悲催的?

  “我这就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将你们这些骗子给抓走!”说着,王欣怡就从手提包里面掏出了手机,作势就要打电话报警。

  “报警?!”

  ‘张神医’一伙人的身子顿时为之一振,他们很清楚自己所做的这些事情都是违法的,一旦是引来了警察,那可就只能是吃牢狱饭了。而且,他们不仅是在隐酆县冒充过张文仲,还在其它的县镇冒充过。不仅是骗取了大笔的金额,还曾让一个病人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而丧命。所以,他们是绝对不愿让警察逮住的。

  此刻,瞧见王欣怡竟然要报警,‘张神医’立刻就从写字桌的柜子里面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砍刀来,直至着王欣怡,凶神恶煞,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是敢报警的话,我就一刀劈了你!”

  就在这说话之间,他的几个同伙也都手持着利器冲了进来,将张文仲四人给团团的围了起来。见到自己的人都来了,‘张神医’也就有了底气,很是嚣张的说道:“本来,我还打算给你们赔礼道歉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了主意,你们四个想要完完整整的离开这里,就得给我将兜里的现金和银行卡还有密码都留下来!否则,我不介意卸下你们的一只胳膊或一条腿!既然你是真的张文仲,那么你一定很有钱。抢了你之后,哥几个就跑路,然后隐名埋姓,过上潇洒富裕的生活……”

  王欣怡喝道:“你敢!”

  ‘张神医’冷笑着说道:“我们有什么不敢的?诈骗是犯法,伤人也是犯法。这虱子多了,也就不咬人。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是不是想要让哥几个亲自动手啊?”

  张文仲在这个时候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你就这么确信是吃定我们了?”

  “那是自然!”‘张神医’并没有从张文仲的话里面品出异样,犹自在得意洋洋,哼哼着说道:“我们这里可是六个壮汉,外面还守着好几个人呢。而你们就只有四个人,其中三个还是老幼妇孺,又能够翻出什么花样来?好了,小子,你也别在这里充英雄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虽然表面上装作很镇定,可这心里面却是怕的要死。”

  张文仲‘喔’了一声,随后问道:“照你这么说,谁人多谁就厉害?”

  “那是自然的!”‘张神医’回答道,见张文仲四人都没有按照他吩咐的行事,顿时就将脸给拉了下来,狞声说道:“我让你们自己动手将钱和银行卡给交出来,你们却将我的话给当成是耳边风,就在这里和我说废话,真当我们是不敢动你们的吗?哼,兄弟们,上,将这几个家伙的钱财全部都给抢了,一分钱也别留给他们!另外,那个女人是我的!我就喜欢这种脾气的女人,够火辣……”

  “好!”他的五个同样提着砍刀的同伙,齐声应道,迈步就要走向张文仲等人。

  王欣怡顿时慌了,紧紧拽着张文仲的手臂,问道:“老弟,怎么办?”

  张文仲抬手轻拍了王欣怡两下,用并不响亮、很是平淡的声音说道:“他们不是想要比人多吗?那我就和他们比人多——来呀,将这些骗子都给我抓起来。”

  ‘张神医’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道:“这个张文仲,看来是被我们给吓疯了呢。就他这点儿胆量,居然还是享誉国内外的医学专家?我呸……”他的话音尚未完全落下,突然是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房门竟是被人用暴力的手段给强行撞开了。还没等他和他的同伙们反应过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一队身手矫健的特警就已经冲进了房间里来,一支支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他们。

  ‘张神医’一伙人顿时就傻掉了。

  张文仲这会儿却在微笑:“你们刚才说,谁人多谁就厉害。现在看来,应该是我的人比较多吧?”

  听见他的这番话,‘张神医’一伙人连死的心都有了,纷纷是痛哭流涕道:“我们只不过是六个人而已,我们的手里面提着的武器也只不过是砍刀而已。可是你们现在冲来的,却是一队手持微冲的特警!这……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嘛?用不用做的这么狠呀?”

  自从回到了隐酆县后,张文仲就发现了陈家的人,的确是在暗中替他保护着家人。就在刚刚随着那个老头来这儿的时候,他就给藏在暗处负责保护的陈家人留下了一个暗号,让他领着人埋伏在这附近,听候他的差遣。所以,才会出现此刻这一幕。

  一个领队的警官快步的走到了张文仲身前,向他敬了一个礼,用只有他才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宗主,陈家子弟陈志,奉命前来向您报道,请指示。”

  张文仲正待说话,神色却是微微一变,他感觉到有两道怪异的灵力在这附近一闪而没,显然是有修真者或妖物潜伏到了此处。但他的神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不动声色的说道:“将这些骗子都给我抓回去,好好的审讯。另外,替我将这两个人给送回家。”他指了指王欣怡和小怜南。

  “是。”陈志沉声应道,随后冲王欣怡和小怜南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位,请。”

  “小弟,你不回家?”王欣怡从突如其来的惊变中回过了神来,问道。

  张文仲回答道:“你们先回去,我还有点儿事。”

  很快,王欣怡和小怜南就在陈志的护送下离开了此处。而冒充张文仲的那群骗子以及受害者,则是被特警给带回了警察局做调查。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此处之后,张文仲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说道:“别藏了,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