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469章 聪慧的小怜南

  在和赤霞道长聊了几句和举办拍卖会相关的事情之后,张文仲就挂断了电话。

  此刻,五毒妖也将他们炼制出来的低品丹药、符咒和法宝,分发到了每一个陈家子弟的手里。

  要不是知道丹药和符咒只能够用一次,要不是怕贸然使用法宝会伤及周遭的家人,只怕这些过度兴奋的陈家子弟,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要迫不及待的试试这些宝贝的威力了。虽然暂时无法使用,他们却将这些宝贝捧在手中翻来覆去的打量个不停。

  “这就是法宝吗?真棒,一看就知道是非同寻常的!”

  “我的这柄碧云剑,可是八品的法器,配合我所修炼的心法,能够释放出寒水剑气来!”

  “你的碧云剑的确很厉害,可是我的烈焰刀更强!我这可是一品的宝器,一旦施展出来,就是滔天的火海!”

  “我的这张寒光符也是非同小可的……”

  初获宝贝的陈家子弟,忍不住开始炫耀攀比了起来。还好,他们炫耀归炫耀、攀比归攀比,却不会因此而产生怨气。毕竟,他们都是感情深厚的一家人嘛。

  张文仲抬手将陈淑恩给叫到了身前,说道:“我刚才和霞飞观的赤霞道长商量了一下,准备从初二开始,在云台市举办一场拍卖会……”

  陈淑恩拍着胸脯,一口应道:“举办拍卖会?没问题,我们以前也曾举办过几场拍卖会,有的是经验。不知道,宗主这次举办的拍卖会,是和艺术品有关的呢,还是和古玩有关?需要我们通过媒体做广告以吸引来更多的人吗?”她虽然已经成为了修真者,可是这思想一时半会儿还没能够彻底的调整过来,还以为张文仲要举办的,只是一场普通的拍卖会呢。

  “都不是。”张文仲哑然失笑,摇头说道:“这次的拍卖会,是由修真者参加的。拍卖的东西,也都是修真者所用的灵材料、丹药、法宝以及妖宠等物。这样的拍卖会,不适合让普通人知道。所以保密工作必须得做好,做广告什么的,是绝对不行的。你们虽然是举办过好几场拍卖会,但是这种修真拍卖会,只怕还是闻所未闻的吧?所以,你们要和霞飞观的道士们好生配合,从他们的身上吸取经验。”

  “修真拍卖会?!”陈淑恩在惊讶之余,也回过了神来,一脸激动的点头应道:“放心吧,宗主,我们不仅能够配合霞飞观搞好这次的修真拍卖会,还可以将他们的经验全部吸收过来。以后,我们就有经验自己的举办这修真拍卖会了。”

  见陈淑恩懂了自己的意思,张文仲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你可知道,我为何要费这么大的功夫,消耗这么多的灵材料和丹药,将你们陈家这几百号人,全部都给炼化成为修真者吗?”

  在沉吟了片刻后,陈淑恩小心翼翼的问道:“宗主这样做,可是为了家人?”

  “没错。”张文仲说道:“我的家人,都不愿意离开隐酆县随我前往雍城市,而我又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够在隐酆县久待,所以需要你们陈家在这儿替我守护家人的安全。你们若是做得好,我大大有赏,说不定还能够让你们陈家出一两个度劫后的仙人。但如果你们做的不好,让我家人出了意外,可就别怪我会心狠手辣,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灵魂永受痛苦折磨!”

  陈淑恩立刻说道:“请宗主放心,只有我们陈家在,就绝对会保护您家人的安全,哪怕是为此搭上所有陈家子弟的性命,也是在所不惜的。毕竟,宗主对我们陈家的大恩,等同是再造!”

  周围的那些陈家子弟也是赶紧表态,齐声说道:“保护宗主家人安全,纵然是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很好,希望你们能够永远记得今日所说的这番话!”张文仲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说道:“你们虽然已经成了修真者,并有丹药、符咒和法宝傍身,可是自身的修为还是太低。所以,你们在保护我家人安全的同时,也得加紧修炼。此后,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抽查你们的修为。修炼速度快的人有赏,修炼速度慢的人则有罚……”

  正说着,却听见一阵警笛声传来,张文仲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说道:“去个人,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身为牧马场经理的陈道森立刻领命出去打探情况,片刻后他回到了游泳馆里,一脸苦笑着向张文仲解释道:“宗主,刚才我们灵力冲天而起的时候,震碎了这座游泳馆的屋顶,牧马场周围的人,以为是发生了爆炸事件,所以就报了警。现在,警察和消防都已经到了牧马场的门外……您看这件事情,应该怎么来处理?”

  张文仲说道:“你看着处理就成了,但是有一点得记住,你们身为修真者的事情,必须得对普通人保密。还有,千万不要在普通人面前卖弄自己的法术,以免引发普通民众的恐慌。另外,也不能够仗着自己一身的修为为非作歹。要是让我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别怪我会心狠手辣!”

  陈淑恩赶紧说道:“放心吧,宗主,如果我们陈家子弟中真的出现了这样的败类,不劳烦您动手,我们自己就清理门户了。”

  张文仲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转身就离开了此处,而陈道森则负责去应付闻讯赶来的警察及消防队,其余的陈家子弟,则将游泳馆内残留的痕迹给消除干净,免得被不相干的人给看出什么端倪来。

  在回到家后,这日子就又变得平淡了起来。陈家子弟也纷纷是通过各种方式手段进入到了这个小区,就近守护起了张文仲的家人来。不过,他们的守护都在暗处,并没有妨碍到张文仲家人的生活,也没有引起他们的察觉和注意。

  对此,张文仲还是挺满意的。

  而最令张文仲惊讶的,是小怜南居然在他离家的这两天里,翻看了他带回家的那些医书。

  因为年幼,小怜南并没能够理解这书里面讲述的医学理论及医案医方,但她的记忆力却是好的惊人,硬是将这些医书里面记载的内容,给记了个七七八八。至于那些没能够记住的内容,也并不是因为她忘记了,而是因为她不认识上面写的那些字,所以才没能够记住。

  小怜南的这份记忆力,就算是拥有‘七窍玲珑心’的苏晓玫都没有。在让张文仲惊叹不已的同时,也让他生出了要好好培养一下小怜南的念头来。于是,趁着这几天平淡的日子,张文仲就开始充当起了小学老师,悉心的教导起了小怜南来。

  有了张文仲这样的好老师教导,小怜南的学习进度可谓是突飞猛进,开始缠着张文仲要学习医学知识了。在她年幼的心灵里面,早已经是给自己立下了目标,要成为像她养父张文仲这样的,医术高超、受人尊敬的一代名医。

  对于这样的事情,张文仲自然是乐见其成,也就开始从最基本的理论基础开始,认真细致的向小怜南教授起来医学知识来。

  转眼间,就到了周六。

  等不急要见孙女的张泽瑞,催促着张文仲一定要在今天就将小怜南给他带到云台市去。

  在这段时间里,张泽瑞没有少听王欣怡在电话里面提说小怜南的可爱与乖巧,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孙女,已经是万分的期待了。甚至,还专门派了一辆车来接她和张文仲。

  无奈之下,张文仲也只能是在周六的一大早,就和小怜南坐着车前往了云台市。

  云台市军分区的大院门口,张泽瑞一大早就站在这里候着了。远远瞧见自己派去接张文仲和小怜南的车驶了过来,连忙是两步迎了上去,车子刚刚才停稳,他就迫不及待的拉开了车门。

  坐在这个位置的张文仲,开口喊道:“爸……”可是,他的声音还未落下,张泽瑞就冲他一摆手,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让开,我要看我的孙女,你在这儿挡着做什么?”

  早在来的路上,张文仲就已经教过小怜南该怎么来称呼张泽瑞。这会儿,瞧见这个和自己爸爸有着七八分相似的老人,聪明懂事的小怜南,立刻是乖巧的喊道:“爷爷。”

  “哎,我的乖孙女。”张泽瑞应道,一张脸笑的就跟开花了似的,伸手就将小怜南从车里面给抱了出来,抱在怀里不愿意撒手。不仅如此,他还用炫耀的口吻,向进出军分区大院的熟人介绍起了自己的这位乖孙女来。

  瞧着张泽瑞对小怜南的喜爱,张文仲忍不住嘀咕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隔代亲吗?”

  这天上午,张泽瑞抱着小怜南前往了云台市的动物园玩。张文仲并没有跟着一起去,在询问了云台市古玩街的位置后,他打车前往了那里。

  自从有了在雍城市淘到法宝的经历后,张文仲也就喜欢抽空去古玩市场瞧瞧。说不定,还真是能够让他再淘到些灵材料或法宝呢?现在,张文仲的家底大多已经耗费在了陈家子弟的身上,可以说是一贫如洗的了,必须得有一批灵材料或法宝做本,这才能够在即将到来的拍卖会上,赚取到更多的灵材料或法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