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470章 汝窑青瓷瓶

  当张文仲搭乘出租车抵达云台市的古玩一条街时,惊讶的发现这儿居然是一片人潮如织、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往来的人潮不仅是将古玩一条街给挤了个满满当当,还将周边的几个也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没办法再向前开,只能停在这里了。”出租车司机靠边停车,一脸无奈的说道:“这几天,古玩一条街里面好像是在举办什么民间鉴宝大会,人多的都快要赶上过年时的庙会了。小兄弟,你只能从这儿下车步行过去了。”

  张文仲付了车费,大步的走向古玩一条街。瞧着这热闹喧嚣的景象,他嘴角微微一勾,暗道:“瞧这民间鉴宝大会的规模,搞得还是蛮大嘛,想必,由全国各地而来的藏品应该也不会少,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呢。毕竟,这里古玩藏品越多,我发现灵材料或法宝的几率也就越高。”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张文仲对这次淘宝之行的收益,也就是倍加期待。

  然而,当他在古玩一条街里面转了一圈之后,结果却是令他深感失望。

  在这古玩一条街里面,的确是有着不少的古董、字画和玉器,其中也不乏值钱的真品和珍品。但可惜的是,这些东西里面,没有一样是和灵材料、法宝沾边的。让抱着掏宝心态而来的张文仲,大失所望。

  “看来,灵材料和法宝的确不是那么容易遇见的。今天还想要捡漏,是不太可能的了。”摇了摇头,张文仲转身向着古玩一条街的入口处走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是从旁边响起,穿过了拥挤的人潮,传入了他的耳朵里:“张先生?哈哈,果然是你。没想到,居然能够在这儿遇见你。怎么,你也对古玩感兴趣?”

  张文仲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立刻就在拥挤的人潮中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是霞飞观在凡俗间的代理人吴恺,另外一个则是霞飞观观主赤霞道长的爱徒卓青莲。

  分开挡在身前的人群,三人走到了一起,张文仲好奇的问道:“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吴恺虽然知道张文仲在霞飞观的这些活神仙们心中是一个重要人物,可是也不知道该不该将自己在这儿的原因告诉他,一时之间显得有些犹豫。

  卓青莲则没有这样的顾虑,回答道:“因为是首次和酆山派合作,所以我们特地借这次民间鉴宝会练练手,也算是培养一下相互间的默契度。”

  “原来这次的民间鉴宝会,是你们和酆山派联合搞的呀。”张文仲恍然大悟的说道。这些日子里,他将举办修真拍卖会的事情,全权交给了陈家来负责。所有与霞飞观的沟通交流,也是由陈家来做的,因此他并不清楚陈家和霞飞观搞了这么一次‘彩排’。

  既然卓青莲都已经将实情告知了张文仲,吴恺也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同时他也知道了,张文仲在霞飞观这群活神仙的心目中,地位那是相当高的。在调整了心态后,他谦恭的笑着说道:“张先生,既然你喜欢古玩,那么稍后的拍卖会,你应该会有兴趣参加吧?”

  “拍卖会?”张文仲本来是想要就此离去的,在听见了吴恺的这番话后,却是暂且打消了这个念头,问道:“拍卖的东西如何?”

  “肯定都是好东西啦!”吴恺笑着回答道:“这一次,所有的好东西,都在拍卖会里。别看古玩一条街中展览出售的宝贝很多,可是和拍卖会里的宝贝比起来,那就都成垃圾了。”

  “喔?真是这样?那可就得去看看了,反正我人都已经来了嘛。”

  在吴恺和卓青莲的引领下,张文仲向着这次拍卖会的所在地走去。

  走了没几步,却又停了下来,在吴恺和卓青莲不解的目光中,抬手一指从路旁一家古玩店里走出来的那人,说道:“吴先生,你看那是尤文吧?”

  顺着张文仲手指的方向一望,吴恺顿时就笑了出来:“嘿,还真是这小子呢,他怎么也跑到云台市来了?”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冲着没有发现己方三人的尤文喊道:“尤文,你小子朝哪儿走呢?看看谁在这里!”

  “哟,光头佬!啊呀,还有张哥和卓仙子。”尤文先是看见了吴恺,随后又看见了张文仲和卓青莲,赶紧是快步的跑到了他们身前。直到此刻,张文仲三人方才发现,尤文并不是一个人,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跟班,正是那位名导晨关西。

  等尤文走到身前,张文仲问道:“你怎么到云台市来了?”

  尤文笑着回答道:“晨导和晓莎他们在云台市拍戏,身为老板的我,自然也就要过来瞧瞧了,恰巧是听说这儿再举办鉴宝大会,我就顺道过来给老爷子挑选一件新年礼物喽。”

  晨关西这会儿也走了过来,他虽然不认识吴恺和卓青莲,但却认识张文仲,赶紧是恭敬的上前问候。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面,他已经从尤文的口中问出了有关张文仲的消息来。知道他不仅是尤文的准姐夫,同时还是一位被国家领导赞誉有加的名医。所以,他现在对张文仲,远比以前来的更加恭维和巴结。

  在客套了一番后,晨关西将目光投向了卓青莲,眼睛顿时一亮,感慨的说道:“哎哟,这位小姐可真是漂亮啊!这清醒脱俗的气质,这冰山美人的感觉……小姐,不知道你贵姓啊?有没有兴趣拍电影做明星啊?”

  卓青莲的脸色顿时一暗,要不是张文仲在这儿,只怕她当场就要发飙,给这个晨关西一些颜色看看。尤文则是给吓得脸色发白,冷汗刷刷的往下淌,生怕卓仙女一发怒,不仅会让晨关西迟不了兜着走,还会连累到自己。赶紧是踹了晨关西一脚,骂道:“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人家卓……卓小姐,哪里会是想做明星的人?好了,你也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了,赶紧给我滚蛋!”

  晨关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说错了话,虽然是心有不愿,却也不得不乖乖的离开。就在走远之际,他还回头望了眼张文仲和卓青莲,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骂骂咧咧的道:“哎,我怎么就这么蠢呀?早就应该看出来,这个女人是和张先生有莫大关系的,她又怎么会愿意去做明星呢?难怪尤总会生气了。不行,以后得找个机会向张先生道歉才成,可不能够让他对我生出误会啊。”

  张文仲对他倒是没有什么误会,他对张文仲却是误会深了。

  在晨关西灰溜溜的走了之后,张文仲抬手一指尤文提在手中的那只箱子,问道:“你这是买了个什么宝贝送给尤老爷子呢?”

  “嘿嘿,我这次可是淘到好宝贝了呢。”说着,尤文将箱子端在了手里打开,展示给了张文仲看,并用炫耀的语气说道:“张哥,你瞧,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汝窑青瓷瓶,这儿还有一张鉴定证书呢。”

  张文仲也没将这只汝窑青瓷瓶取出来,就这样打量了一眼,问道:“你买成多少钱?”

  尤文笑嘻嘻的回答道:“四十五万,怎么样,我这是捡到便宜了吧?虽然我不太懂古玩,可我还是知道,这汝窑的瓷器,价格都是在百万左右的呢。这次要不是熟人在卖,我也不可能用这么便宜的价钱将它买到手。我想,用这个汝窑青瓷瓶作为新年礼物,老爷子肯定会喜欢的。”

  张文仲摇头失笑,说道:“你要是真将它送给尤老爷子,只怕会被骂死。”

  尤文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愕然道:“张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文仲说道:“这只青瓷瓶,不是汝窑真品,而是现代仿制的。”

  尤文惊讶的说道:“仿品?不会吧?这怎么可能?张哥,你不会是看错了吧?这可是有鉴定证书的啊!”

  “现在这世道,鉴定证书也不能够太当真。你看这只汝窑青瓷瓶瓶底的支烧痕迹,真品应该是细小的芝麻酱色支钉痕,而它的支钉痕较为粗大并且颜色也不对,再看这里……”张文仲将这只仿汝窑青瓷瓶的破绽一一道出。

  对张文仲说的话,尤文还是很相信的。毕竟,张文仲在古玩字画这方面显露出来的才能,是他拍马也赶不上的,甚至就连他的爷爷也是赞不绝口。而此刻,在听了张文仲的这番讲解后,他顿时就怒了:“该死的马老三,口口声声的说大家都是兄弟,结果却弄了这么一个假货来骗我。要不是遇到了张哥,只怕我真会屁颠屁颠的将这个假货送给老爷子,那样的话,我可不仅会挨老爷子的骂,还会在亲戚朋友面前丢尽颜面……不行,我得找马老三算账去!”说罢,他提着这只仿品,转身就朝着刚才出来的那家古玩店走去。

  生怕尤文会吃亏的吴恺,赶紧说道:“张先生,我们也去瞧瞧吧?”

  “走。”张文仲点了点头,和吴恺、卓青莲一起,尾随在尤文的身后,走进了这家古玩店。

  一进这家古玩店,张文仲的目光就被摆放在一旁的几块石头给吸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