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476章 经典而又诡异的战例

  陈娴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是按照张文仲所吩咐的,先是向着四点钟的方向后退了两步,随后又突然跨步,朝着九点钟方向横迈了一步。在此过程中,她感觉到了两股凌厉的劲风从身边一刮而过,吹得她肌肤生疼。饶是如此,她也没有停顿自己的动作,而是严格遵照张文仲所吩咐的,同时扬起双手扔出了蔚蓝色的寒冰符和淡金色的电蛇符。

  就在陈娴等待着张文仲接下来的指令之时,一声惨绝人寰的凄厉惨叫,却是突然响彻了起来:“啊——!”

  “怎么了?”陈娴被这声音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头发冲天竖起,脑袋上面还冒着腾腾白烟的家伙。仔细一看,这个如被雷劈的家伙,赫然就是拥有着金丹期修为的阴炁派弟子罗文森。

  “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陈娴惊讶不已。她刚才一直都紧闭着双眼,所以并不清楚罗文森变的如此狼狈的原因。

  陈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卓青莲和陈曦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刚刚从罗文森体内激射出来的两道青光,并非是陈娴所猜测的劲风,而是两柄锋利无比、寒光四射的飞剑。这阴炁派,本来就是剑修中的一支,身为其核心弟子的罗文森,对这御剑杀敌之术,自然也是极为精通的。这两柄飞剑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势,不仅是让陈曦的脸色瞬间惨白,也让卓青莲倒吸了一口凉气。

  卓青莲虽然修为不及罗文森,可她的眼力还是不错,一下子就看出了罗文森所修炼的‘子母阴阳剑法’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就算是她的师傅赤霞道长来了,猝不及防间也会被折腾的手忙脚乱。即便最终能够获胜,只怕也会费上好一番的功夫,甚至是拼的个两败俱伤,也并非不可能。

  所以,在她看来,陈娴这次是死定了,她甚至已经将向赤霞道长求救的仙纸鹤给扣在了手中,只待注入灵力将其激活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陈娴竟然在绝对不可能的情况下,以及其笨拙的身法,险险的避开了子母阴阳剑的雷霆一击!

  卓青莲扪心自问,要是自己身处在陈娴的位置,是绝对避不开这两柄飞剑的。而最让她震惊的是,从始至终,这个陈娴竟然都是闭着眼睛的!

  “她到底是靠着什么方法避开子母阴阳剑的?仅仅只是运气?还是她的灵识已经强大到了能够窥破子母阴阳剑破绽的地步?”在卓青莲的心目中,还是更倾向于前一个可能。毕竟陈娴只有筑基巅峰期的修为,就算这灵识再怎么强,也是强的有限。

  就在这个时候,陈娴扬手扔出了两张符咒。

  蔚蓝色的寒冰符是直奔着罗文森射去的,可淡金色的电蛇符却射出了方向,竟是朝着与罗文森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射了去。

  “符咒竟然扔偏了,看来刚刚果然是运气。”瞧见这一幕,卓青莲在心头嘀咕道。

  虽然是被陈娴给躲过了子母阴阳剑的袭击,可是罗文森并没将此事太放在心上,他和卓青莲一眼,都认为陈娴能够避过子母阴阳剑,只是一时的侥幸而已,他只需要操控着飞剑发动第二波的攻势,就能够轻松的将陈娴斩杀,夺走她身上的这些符咒和法宝。

  此刻,瞧着陈娴扔出的这两张符咒,罗文森更是不屑的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是要和我做最后的一搏了吗?你勇气可嘉,但实力太差!”说罢,他抬手就释放出了一道凌厉的剑意,瞬间就将射向自己的寒冰符给绞成了一片纷飞的碎渣。

  虽然寒冰符并没能够被成功的启动,可是从它的碎渣中,却仍旧是散发出了森然的寒意和水汽,瞬间就以罗文森为中心,形成了大滩的水迹。

  对此,罗文森并未放在心上。

  他双手一招,就待操控着子母阴阳剑向陈娴发动第二波的攻势。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张看似扔偏了的电蛇符,却准确的击中了堆放在一旁空地上的机器,并沿着地面上的水迹,瞬间传到了罗文森的身上!

  于是,他就变成了陈娴此刻所见的模样。

  虽然是有着护体灵力的庇佑,罗文森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可他的颜面却是丢尽了。毕竟,将他给逼到了这种狼狈地步的,乃是一个筑基期的修真者而已。这样的事情,一旦是传扬出去,他和阴炁派的名声都将会大损!

  “你们都得死在这里!”勃然大怒的罗文森厉吼道,纵身扑向了陈娴,子母阴阳剑瞬间就回到了他的身边,他右手一招,就将母剑给握在了手中。而那柄子剑,则是悬浮在他的身边,与他遥相呼应。

  “人剑合一?罗文森是动了真怒,要将我们全部都给斩杀在此啊!不行,我得赶紧让师傅赶来帮忙!”大惊失色的卓青莲,赶紧释放出了仙纸鹤向赤霞道长求援。

  与此同时,张文仲的声音,再度在陈娴的耳边响了起来。

  而这一次,陈娴也彻底的摒弃了心中的杂念,什么也不管,只是遵照着张文仲给她下达的指令来行事。

  “前进、后退、横闪……”

  “施展术法、释放符咒、启动法宝……”

  张文仲的声音不停的在陈娴耳边响起。在他的指示下,陈娴每一次躲闪,都能够成功的避开罗文森的攻势;每一次进攻,却又能够准确的击中罗文森。

  一时之间,整个空置的厂区里面,尽是罗文森的惨叫。

  这下子,不仅卓青莲和陈曦是看傻了眼,就连闻讯赶来的赤霞道长和另外几位霞飞观的道长,也全部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

  “这不是有着金丹期修为的罗文森吗?他怎么会被一个筑基期的菜鸟给逼成这样?”

  “他们俩该不会是在演戏吧?要不然,这情景又怎么会是如此的诡异呢。你们看,罗文森这几次根本就是自个儿凑上前去挨揍的啊?”

  只有身在局中的罗文森,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痛苦。

  要说刚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将陈娴放在眼中。但是现在,他已经是打起了万分的精力来应对陈娴。纵然如此,这情况却没有丝毫的改善。他甚至感觉,无论自己做什么事情,陈娴好像都是知晓的一清二楚,并能够提前一步做出对策,不仅是让他攻势落空,还能够轻松的让术法、符咒和法宝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无论怎么闪避都闪避不开。

  越打,罗文森就越是心惊。

  虽然陈娴每一次攻势带给他的伤害并不算重,可是架不住数量多呀。这八九个法术、六七张符咒,外加三件宝器级的法宝不停的轰击,让拥有着金丹期修为的罗文森,也有点儿吃不消了。

  “我罗文森可是金丹期的修真者啊,难道就要败给这个筑基期的废物吗?”罗文森有些慌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陈娴有了灵气不继的迹象,顿时大喜过望:“筑基期就是筑基期,就算你再怎么诡异,有再怎么多的符咒和法宝,自身灵力弱的情况也是无法弥补的。好,我就陪你耗下去,等到你灵力衰竭之后,我再一举将你斩杀!”

  可惜的是,罗文森的高兴,并未持续太久。

  因为,就在他打定主意要消耗陈娴灵力的时候,陈娴却是突然掏出了一只瓷瓶,从中倒出了一枚丹药扔进了嘴巴里。她刚刚消耗的灵力,顿时就给补充了不少。

  “凝气丸?!”罗文森整个人都呆住了,差点儿是一口老血喷出。“这酆山派究竟是个什么存在啊?给筑基期的弟子配备这么多的符咒和法宝就已经是很奢侈很败家的了,除此之外,竟然还配备着一瓶的凝气丸……看这瓶子的模样,里面怕是有着数十枚凝气丸吧?有了这些凝气丸,就算我的灵力都耗尽了,这个丫头的灵力也不见得会耗光吧?栽了……这次真的是栽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罗文森也知道再打下去自己是必败无疑的了,所以,他也顾不上丢脸不丢脸了,连忙是转身就跑。

  “想跑?留下来吧!”

  在张文仲的指示下,陈娴扔出了一张‘捆仙符’。

  捆仙符一出手,立刻就化作了一道金光,缠绕在了罗文森的身上。

  此刻的罗文森,灵力也消耗了七七八八,竟是无法挣脱捆仙符所化的这条绳索,顿时就被紧紧的捆绑了起来,掉落在了地上,破口大骂了起来。

  此刻,陈曦和卓青莲,以及赤霞道长和另外几位霞飞观道士,仍旧是一脸呆滞的表情,显然都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转过来。

  张文仲抬手一拍陈曦,说道:“别发呆了,赶紧和你姐一起,将这家伙给押回去关起来!”

  “我的天啦……”陈曦这才回过神来,快步的跑到了陈娴身边,惊讶的问道:“姐,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竟然击败了这个金丹期的修真者?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陈娴偷瞄了张文仲一眼,小声的回答道:“回去再给你说。”

  卓青莲和赤霞道长等人这会儿也都相继的清醒了过来,纷纷是失声惊呼道:

  “天啦,我没有看错吧?她……她竟然真的战胜了罗文森?”

  “她的打法,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丹药符咒法宝流?天啦,这种奢侈败家的打法竟然还有人用,而且威力还是这么大……当真是不可思议啊!”

  “筑基期竟然战胜了金丹期,这可是修真界里前所未有过的事情啊,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我是怎么也不敢相信的。毫无疑问,这个经典而又诡异的战例,很快就会传遍修真界!丹药符咒法宝流的打法,说不定也会再度兴起……”

  “酆山派竟然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弟子来,真的是太可怕了……就是不知道,像她这样的弟子,在酆山派里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