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504章 打上门去!

  五品宝器对张文仲来说算不得什么,甚至就连陈曦也不会将它放在眼里,但对九峰镇的居民们来说,五品宝器的威力,却是相当可怕并致命的。

  毫无疑问,一旦这件五品宝器启动,整条街道将会在瞬间变成一个鲜血淋漓的炼狱!这样的事情,自然不是张文仲和陈曦所期望看到的。

  所以,就在护矿队队长将狼头铜牌拿出来之时,陈曦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冲上去阻拦。可是在他和护矿队队长之间,却是阻挡着太多的九峰镇居民,让他的速度难以发挥,费了很大的一番力气,却仍旧距离护矿队队长有着一段不短的距离。

  而在这个时候,狼头铜牌中已经散发出了一股浓烈刺鼻的腥臭味,并向着四周快速扩散,很快就让整条街上的九峰镇居民,都被熏得头昏眼花、恶心欲呕了。

  “完了,这件五品宝器就要启动了……”陈曦的脸色发白,他的脑海中已经涌现出了这条街道血流成河的景象。在这个时候,有心无力的他,只能是期望着能够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在狼头铜牌启动之际,多救一些九峰镇的居民了。

  就在陈曦绝望之际,一道不为普通人所察的凌厉剑气突然出现,并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准确无误的穿过了人群里那一闪而逝的缝隙,在‘叮’的一声劲响中,射中了狼头铜牌。

  那只被护矿队队长寄予了厚望的狼头铜牌,突然出现了数道裂痕,在一片‘咔咔’的脆响声中,在护矿队队长不敢相信的目光中,轰然碎裂,碎片四散而落。

  陈曦先是一愣,随后大喜,连忙回头向着张文仲的方向望去。毫无疑问,刚才那道凌厉剑气,正是由张文仲释放出来的。

  在狼头铜牌碎裂之后,浓烈刺鼻的腥臭味也就随之消散。在这个时候,护矿队队长仍旧是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到的这一幕。

  自……自爆了?

  法宝竟然自爆了?这……这怎么可能啊?!

  难道说,这个法宝,竟然也是一个劣质的山寨货不成?

  “坑爹啊……山寨货害死人呀……”感觉是遭受了莫大委屈的护矿队队长,竟是嚎啕大哭了起来。

  就在这只狼头铜牌碎裂之时,正在冰川山符宝宗三清殿里面打坐的符宝宗宗主蔡顺公,突然是睁开了眼睛,眉头微皱、面色凝重的说道:“我送给樊陆的那只苍狼牙牌,已经被人给摧毁了。看来,樊陆那边应该是出事了。也不知道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竟然敢对我们符宝宗的人动手……”

  在略作沉吟之后,他向身边一位容貌清秀、道貌岸然、乍看之下很有点儿仙风道骨模样的中年道人吩咐道:“柳师弟,就麻烦你率领几个门内弟子走一趟,去樊陆那边看看情况。虽然那里有叶无道师弟镇守,但他的性子太过高傲冲动,我怕他会吃亏。在九峰山中出产的灵材料,是我们炼制法宝和符咒所不可或缺的,不容有失呀!”

  被蔡顺公称作柳师弟的,正是符宝宗‘天公地道’四人中排行第三的柳正地,他原本也是在闭目打坐,此刻听见蔡顺公的吩咐,连忙起身应道:“是,我这就领人前往九峰山。”随即转身走出了三清殿,点了几名门下弟子,命他们带齐法宝符咒,便急匆匆的离开了符宝宗,赶向了九峰山。

  符宝宗内发生的这些事情,身在九峰镇里的张文仲并不知情。在这个时候,那些被揍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护矿队成员,都已经被九峰镇居民用绳索给五花大绑了起来,与鲁馗、马奎等人关押到了一起。

  在将这些人关押妥善之后,张文仲便准备和陈曦一起,驱车前往半山腰处的那个铝矾土矿场。

  在临行之前,张文仲也没有忘记叮嘱九峰镇居民,让他们一定要看好这些被五花大绑了起来的人渣,等到林峰赶来之后,将这些人一并移交给林峰来处置。除了林峰之外,无论是谁来要人,都不要交。

  对于张文仲的吩咐,九峰镇居民是无条件执行的。虽然他们和张文仲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却已经是发自内心的信任他了。

  本来,在听说张文仲和陈曦要在这个时候前往樊陆的铝矾土矿场。不放心的九峰镇居民在劝解无果之后,还曾想要和他们一同去,为他们保驾护航。对此,张文仲自然是予以婉拒,因为他很清楚,铝矾土矿场里面的凶险程度,绝对是比九峰镇内高出许多的。这些九峰镇居民都是普通人,要真是跟着一同去了,只怕是性命不保,甚至还会拖累到他们。

  不仅是婉拒,因为担心九峰镇居民会偷偷尾随,张文仲还不得不施展祝由术,让这些人彻底的打消了前往山腰处铝矾土矿场的念头。

  在驱车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跋涉后,张文仲和陈曦终于是抵达了半山腰处的铝矾土矿场。

  此刻,铝矾土矿场的那扇大铁门紧闭着,门内是一片的寂静,就好像是没有人在一般。

  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陈曦就放慢了车速,问道:“宗主,这矿场的大门紧闭着,我们该怎么办?”

  看了眼那扇厚重的大铁门,张文仲只说了三个字:“撞进去!”

  “是!”陈曦没有丝毫的犹豫,高声应道,舔了舔嘴唇,眼睛里面竟是闪烁着兴奋,他猛地将档位换到最高,同时一脚大力的踩下油门,瞬间就将时速飙到了一百六十码以上。

  这辆银色伊兰特,就像是一颗出膛的炮弹,在刺耳的破空劲响声中,以一往无前的气势,蛮横霸道的冲着铁门撞去。

  ‘砰!’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骤然响起,竟是让地面都变得颤抖了起来。那扇紧闭着的厚重铁门,瞬间就被撞飞,并在‘轰’的一声响中,砸到了停放在矿场空地里的一辆黑色雷克萨斯LX。就在这眨眼的功夫里,这辆百万豪车就彻底的报废了。而陈曦所驾驶的那辆银灰色伊兰特,却是毫发无损,甚至就连车漆都没有被刮花,在一个帅气的漂移甩尾动作后,稳稳的停在了矿区空地里。

  陈曦的伊兰特之所以没事,并不是因为它的质量有多好,而是在它与铁门撞击前一秒,张文仲释放出了一道灵力,覆盖在了车身上,这才起到了切实有效的防护作用,没有在撞击过程中受损。

  接连两道震耳欲聋的撞击声,惊动了正在矿场办公楼里面议事的人,让他们带着满脸惊诧的表情,从办公楼里面走了出来。

  那个四十余岁、身材魁梧的男子就是樊陆,此刻,他正满脸小心的陪在几个冷若冰山的人身旁。

  这几个板着脸,仿佛天下所有人都欠了他们钱似的家伙,正是符宝宗镇守此地的弟子。在这些人中,那个年龄最长,穿着一身中山服的中年人,便是符宝宗‘天公地道’里排行第四的叶无道了。另外的那几个人,则都是他的亲传弟子。

  就在张文仲让陈曦撞门而入之前,他们正在矿场办公楼里面,商议着九峰镇里面这起突发的事件该如何来应对。

  看着自己心爱的雷克萨斯LX居然被铁门给压成了一堆废铁,樊陆的心都在滴血,但因为此刻有符宝宗的人在身边,他也不敢轻易的发言,只能是怒目瞪视着从伊兰特里面走下来的张文仲和陈曦,咬牙切齿的在心中暗骂道:“在九峰镇里面打了我的人还不算,居然还打上了门来。你们……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吧?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呀?”

  叶无道的目光在张文仲和陈曦的身上来回扫过,不屑的冷笑了起来,说道:“我倒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是两个不知好歹的筑基期小辈。好嘛,在九峰镇里面打了我们的人不赶紧跑,竟然还敢这样大摇大摆找上门来……哼,真当我们符宝宗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吗?不知死活!”

  叶无道之所以认为张文仲是筑基期修为,是因为张文仲刚刚释放了一道灵力,此刻身上还有灵力残留所致。要不然,他就会像霞飞观的赤霞道长那样,认定张文仲是一个没有半点灵力的凡夫俗子。

  不过,在叶无道看来,这两个筑基期的小子,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甚至,生性高傲的他,还不屑亲自动手收拾张文仲和陈曦,只是向跟随在他身边的弟子说道:“你们之中,谁去给我教训教训这两个狂妄无知的小子?”

  “弟子愿去!”一个身形纤瘦、目光阴沉的男子站了出来。

  叶无道看了这人一眼,点头说道:“吕岩?好,就由你去收拾这两个狂妄无知的小子,顺便也让我看看,你新近炼制的那件法宝威力如何。不过,有件事你得记着,将这两个人给揍个半死就成了,可千万别伤了他们的性命。我们还得留着他们俩,以便能够从他们的师门中换得一笔赎金呢!就算这赎金的数量不会太多,可也比没有强呀?”言谈之间,他已经是将张文仲和陈曦当成了掌中之物。

  “遵命!”吕岩躬身应道,随即转过身,一脸狞笑的走向了张文仲和陈曦,边走边说:“筑基期吗?还真是弱小呢。不过,我这个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欺负弱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