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513章 张文仲到底是在做什么?

  张文仲很清楚四凶诛仙阵的威力是有多么的强悍可怕,仅凭他们这些人和妖的实力,想要从正面硬破此阵,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也并不代表就没有了破此阵的希望。其实,就在看清楚了符宝宗的镇宗大阵是四凶诛仙阵之时,张文仲的心里,就已经有了破阵之法,只是这个法子,需要一些时间来准备。

  因此,在瞧着饕餮、混沌、穷奇和梼杌四凶气势汹汹的袭来之时,张文仲立刻就让鸣蛇、五毒妖和由万妖图册召唤出来的那些妖怪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张文仲双手一扬,十一枚银针立刻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并以闪电般的速度,刺入了自己的脑户、卤门、上星、前顶等十一个穴位中,并以‘灵龟吐息’之法来行针,以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大限度的激发自己的潜能。

  十一枚银针一入体,张文仲立刻感觉到了一股股的强劲电流在身体中来回流窜,这样的感觉十分难受。不过,从始至终,他也没有哼过一声,只是咬紧了牙关苦苦支撑。而在施展‘灵龟吐息’针法行针之时,张文仲也将自己的元婴给召了出来,并将自己激发的潜能,全部都灌输到了元婴之中,使它仙灵之气越发的浓郁,远远看着,仿佛是天仙下凡一般。

  元婴一出,立刻随着鸣蛇、五毒妖和万妖图册中召唤出来的成百上千只妖怪一起,迎向了饕餮、混沌、穷奇和梼杌四凶。不仅如此,张文仲还将盘龙玉尺给释放了出来,灌输了一股灵力进入其中,使得盘龙玉尺就此化作了一条威武的青色蛟龙,也加入到了抵抗四凶的队伍中去。

  虽然从人数上来看,己方占据着绝对的上风。但张文仲很清楚,仅凭这些力量,想要和四凶抗衡是不可能的。而他的目地,也仅仅只是想要借此来拖延片刻,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破阵的准备!

  就在张文仲召唤出元婴的时候,待在四凶诛仙阵阵眼里的蔡顺公和莫惧天,脸上皆是露出了震惊与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身外化身?我的天啦,这人竟然炼出了身外化身?还有那只翠绿色的玉尺,从灵力来看,只怕是件准仙器吧?我的天啦,这人真的是太可怕了!”蔡顺公倒吸了一口凉气,自从张文仲出现以来,他已经经历了太多次的震撼。但是,每一次的震撼,却都是这么的惊心动魄,让他根本就不可能被震习惯。

  莫惧天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有余悸的说道:“幸亏我们及时的启动了镇宗大阵,要不然……”他摇了摇头,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口。不过,在场的众人心中,都是涌起了一丝寒意和后怕来。

  “有这样一个敌人,真是可怕啊……”望着扑向张文仲的四凶,蔡顺公也长松了一口气,冷笑着说道:“无论他有多厉害,此刻都已经深陷在了四凶诛仙阵里,绝无可能再活着出来了。哼,这就是得罪了我符宝宗的下场!”

  莫惧天点了点头,显然是对蔡顺公的说法非常的赞同。他的一双眼睛,紧盯着化作了青色蛟龙的盘龙玉尺,目光中尽是贪婪之色。

  无论是张文仲一伙,还是符宝宗的这些人,此刻都将全部的心思放到了四凶诛仙阵里,都没能够察觉到,有人已经是悄无声息的潜入了符宝宗所在的这个冰川山山腹里。这些人,正是赶来增援张文仲的修真者们。

  先期抵达此处的修真者,除了特勤组的人之外,就是几个距离冰川山较近的修真门派的弟子。其余的人,都还在赶来的途中。此刻,当他们看见,符宝宗为了对付张文仲,竟然是启动了镇宗大阵四凶诛仙阵后,不禁是齐齐的变了脸色,停步不前,并纷纷是用震惊的语气,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四凶诛仙阵,我的天啦,这是上品三阶的四凶诛仙阵!符宝宗竟然藏有这样凶险的大阵,真不愧是曾经的天字号门派呢!”

  “你们快看那是什么?身外化身么?我的天啦!张先生竟然是修炼出了身外化身?他的修为也太可怕了吧?难怪能够逼的符宝宗启动四凶诛仙阵呢!”

  “四凶诛仙阵一旦启动运转,就算是散仙也得被耗死在里面啊!张先生只怕是凶多吉少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这些赶来增援的修真者,在面面相觑之余,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他们都是听说过四凶诛仙阵威名的,知道若是贸然冲进此阵,别说是救援张文仲了,只怕瞬间就会被那如森的剑林刀丛给绞成碎片。就算是能够侥幸的躲过剑林刀丛的袭击,也绝无可能从四凶的爪牙下逃脱。

  在短暂的震惊与茫然之后,这些修真者连忙掏出了手机、通讯符等联络工具,和自己门派中的师长们取得联络,以期能够获得新的行动命令。

  就在这些修真者们忙着请示的时候,张文仲已经是回到了混沌炉的跟前。他很清楚,此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相当珍贵、不容浪费的。因此,他的动作也是飞快,更兼行云流水,没有半点的阻滞。

  张文仲先是念诵咒语,唤了一片熊熊燃烧的火焰出来,让其将混沌炉给烧成了一片半透明的模样。随即,就将一堆堆的灵材料从乾坤壶里召了出来,像是不要钱似的,一股脑儿的扔进了混沌炉里。同时,更分出神识,控制这混沌炉里的阴阳平衡,以便能够让这灵气,朝着他所需要的方向发展。

  张文仲的这个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的莫名其妙、不解其意。

  赶来增援他的那些修真者,一脸茫然的面面相觑,不解的说道:“张先生这是在做什么?炼丹还是炼器?都已经身陷在了四凶诛仙阵里,炼丹又能有什么用处?”

  蔡顺公也是一愣,随后就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道:“莫师兄,你瞧,这小子居然是在四凶诛仙阵里面炼起了丹来!哈哈,看来,他已经是被四凶诛仙阵,给吓出了失心疯来!这一次,我们是赢定了!”

  然而,和一脸狂喜的蔡顺公不同,莫惧天的脸上则是布满了疑云,他摇头说道:“蔡师弟,先别得意,只怕这事情,并非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蔡顺公则是不以为然,说道:“事已至此,难道这小子还能够翻天不成?莫师兄,你也太过小心谨慎了。”

  莫惧天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他的眉头一直紧皱不展。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张文仲的这个看似荒诞的举动,充满了危险地气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由张文仲的元婴、鸣蛇、五毒妖和万妖图册中召唤出来的妖怪们所构筑出来的防线,在饕餮、混沌、穷奇和梼杌这四凶的凌厉攻势下节节败退。虽然是勉强的维系着没有崩溃,却也支撑不了太久了。

  尤其是由万妖图册召唤出来的那些妖怪,在四凶的面前,竟是难有一合之将。原本成百上千的妖怪,此刻已经是死伤过半。不仅是他们,就连张文仲的元婴、鸣蛇和五毒妖,同样也都是伤痕累累、筋疲力尽。但即便如此,他们却也在拼命的坚持着。因为他们很清楚,只有坚持到张文仲功成的那一刻,他们方才有活命的可能!

  就在这个危急的时刻,一道震耳欲聋的嗡鸣声,突然是从混沌炉里传了出来。

  “到底是炼了个什么东西出来?”在这一刻,所有的人都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张文仲捣鼓了这么久,究竟是弄了个什么东西出来。

  张文仲微眯着双眼,紧盯着混沌炉,他的右手捏出了一个剑诀,在这个时候扬了起来。

  伴随着他扬起右手,一道金黄色的灵液,从混沌炉中翻腾而起,并随着张文仲右手的舞动,在半空中凝聚成形,竟是一个金色的‘道’字。

  在用灵液写下了这个‘道’字后,张文仲并没有停顿,继续舞动着右手,而从混沌炉中翻腾出来的金黄色灵液,也随着他的右手舞动,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字来。仔细一看,他写的竟然是老子《道德经》的第一章中的内容:‘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张文仲舞动右手,以灵液来写字的速度极快,眨眼间的功夫,他就将《道德经》第一章的内容写毕,未作丝毫的停歇,又开始书写起了后面的内容来。他写这《道德经》,用的乃是一手漂亮的行书,若是有书法大家在此,定会吟诵曹植《洛神赋》里的那句‘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来形容他的这手行书。

  不过,在场的众人,却并没有心思去欣赏他的行书好坏,他们的脑袋里面,早已经是被疑问给填满了。

  张文仲到底是在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