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550章 劫后真仙

  这紫薇阴煞诛仙卷轴,据说是三百年前,由阴炁派一位差点儿飞升成仙的前辈高人,结合法宝、符咒、法阵的原理,耗费了大量的灵材料与时间,研制出来的一种威力极其恐怖的一次性法宝。

  当时那位阴炁派的前辈,总共是研制出了两只紫薇阴煞诛仙卷轴来。其中一只,已经在三百年前用过了,不仅是一举歼灭了上千个修为精深的修真者,成就了阴炁派地字号三十强的地位,同时也让整个修真界知道了阴炁派拥有一种威力极其恐怖的、大面积杀伤性的法宝!

  只可惜,那位天资纵横的阴炁派前辈,也死在了紫薇阴煞诛仙卷轴的恐怖威力之下,没能够将它的制作方法流传下来。所以,此刻出现在秦天龙手中的,就是阴炁派唯一仅剩下的那只紫薇阴煞诛仙卷轴了。

  在秦天龙看来,反正自己这次也是必死无疑的了。与其让紫薇阴煞诛仙卷轴被张文仲当做战利品给缴获了去,还不如将它给用了,和在场的众人来个同归于尽!

  陆槐等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都对这桩修真界旧闻很是了解,所以在看到了秦天龙手里面的那只暗红色卷轴时,才会猝然色变,大惊欲逃。

  然而,陆槐等人的飞行法宝、遁符速度再快,只怕也快不过秦天龙解开紫薇阴煞诛仙卷轴封印的速度。更何况,紫薇阴煞诛仙卷轴一旦启动,其有效的杀伤面积足有数公里之广!就算陆槐等人能够逃出温泉度假村,也绝然逃不出这杀伤面积!

  而张文仲的脸色,也在秦天龙将紫薇阴煞诛仙卷轴取出来的时候,为之一变。

  他虽然没有听说过紫薇阴煞诛仙卷轴的威名,但却清晰的感觉到了从这只卷轴中散发出来的那股暴戾、强横、大有要将天地间一切事物都给轰成齑粉的恐怖灵力!

  这还是紫薇阴煞诛仙卷轴在被封印时的情况,真不知道,在它的封印被解开之时,从中喷涌出来的暴戾灵力又将会是多么的恐怖!

  虽然张文仲对此很是好奇,但他却绝对不愿意让秦天龙解开封印,启动紫薇阴煞诛仙卷轴。

  但就算是张文仲,只怕也无法赶在秦天龙解开封印之前,将他诛杀或夺过那只紫薇阴煞诛仙卷轴!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只有以悲剧告终了吗?!”张文仲虽然心忧,但却并没有丧失冷静与理智,脑筋动的飞快,思索着应对之策。

  就在秦天龙将要解开紫薇阴煞诛仙卷轴封印的这千钧一发之际,张文仲的脑海里突然是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来,他不由的为之一喜,暗道:“我怎么将她给忘了?以她的特殊本领,一定能够赶在秦天龙解开封印之前,将紫薇阴煞诛仙卷轴给夺过来!”

  此刻已经没有时间给张文仲浪费了,他连忙用神识与那人建立起了联系,直接下达了命令:“将那只卷轴给我抢过来!”

  令人震惊的一幕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被秦天龙给紧握在右手中、即将被开启封印的紫薇阴煞诛仙卷轴,竟是突然从他的手里脱离飞出。而在下一秒,一个全身上下洋溢着古典气息的美女,就凭空出现在了紫薇阴煞诛仙卷轴的旁边,将这只暗红色的卷轴握在了她的那只看似柔弱、洁白无瑕的柔荑中。

  如此的峰回路转,竟是让温泉度假村里所有的人,无论是陆槐等人还是秦天龙四人,又或者是酆山派、霞飞观的弟子,都陷入了短暂的惊愕失神状态。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就如同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

  温泉度假村里的气氛,立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数秒钟之后,醒过神来的陆槐,仍然是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呆呆愣愣的望着那位手握着紫薇阴煞诛仙卷轴的古典美女,呢喃的说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女人是谁?她是怎么将紫薇阴煞诛仙卷轴从秦天龙的手里给夺走的?难道说,她竟是懂得隐身法不成?”

  困扰着陆槐的这些疑问,同样也是困扰着目睹了刚才那一幕的所有人。

  在这些人中,对此事最感难以接受的,无疑就是秦天龙了。原本他已经是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却没料到,在封印即将被解开的最后一刻,被他视作最后法宝的紫薇阴煞诛仙卷轴,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人给夺走了。

  “将紫薇阴煞诛仙卷轴还给我!”回过神来的秦天龙,怒吼着冲向了这个古典美人,想要拼着自己生命中最后的一口气,将紫薇阴煞诛仙卷轴给夺回来。

  阴炁十二煞中仅剩的三个人也和他做出了同样的反应,一并冲向了古典美人,摆出了一副不夺回紫薇阴煞诛仙卷轴誓不罢休的姿态。

  “小心啊!”陆槐等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见状大惊,纷纷是在出言提醒的同时,冲向了秦天龙和阴炁十二煞中仅存的三人。他们很清楚,一旦紫薇阴煞诛仙卷轴落入了秦天龙四人的手中,他们将会必死无疑。刚刚才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的他们,可不想真正的踏入鬼门关里去啊。

  “快退!”椒图、鸣蛇也在厉声提醒的同时,分别扑向了秦天龙四人和古典美人,想要在阻挡、格杀秦天龙四人的同时,将古典美人给救走。

  在场的这些人里,唯有张文仲处变不惊,嘴角处还挂着一抹饱含讥讽意味的冷笑,暗道:“如果是在没有受伤的全盛时期,你们或许是能够成功的击杀她。但现在,身负重伤的你们,休想能够近她的身!”

  仿佛是在印证张文仲所言不虚,就在这个时候,那位手持紫薇阴煞诛仙卷轴的古典美人,突然是将修眉一挑,厉声喝道:“大胆,都给我跪下!”

  一道汹涌的气势瞬间就从这位古典美人的身体中释放了出来,竟然是让天地都为之而色变,周遭猎猎的寒风也停歇了下来,仿佛整个世界都被这位古典美女身体中释放出来的气势给凝固了。

  躲在远处旁观的修真者、异能者们,也都察觉到了从古典美人身体中释放出来的这股强大到令人绝望的气势。短短一瞬间的功夫,大片大片的冷汗就涌了出来,将他们身上的衣衫都给打湿了。他们竭力的运转起了灵力,这才勉强抵挡住了这股惊人气势带给他们的那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在长长吐出了一口浊气之后,这些修真者、异能者们,忍不住是失声惊呼了起来:

  “天啦,好可怕的气势啊!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啊?!”

  “这股气势,竟是让天地都为之而色变……这得是多高的修为才能够释放出来啊?我曾经有幸见到过一位合道期的高手,可他释放出来的气势,也是远远比不上这个女人的啊!”

  相比起这些离得远的修真者、异能者,待在温泉度假村里的众人,更加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个女人释放出来的那股气势的强悍与可怕。

  “仙……仙……仙人?!”和其他人一样,陆槐的脸上也布满了震惊,他用颤抖着的声音惊呼道:“这样强悍的气势,只有仙人才能够释放的出来。难道说,这个女人,竟然是一个仙人不成?!”

  仙人?!

  陆槐的这番惊呼,将众人给吓了一跳。他们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这位古典美人的身上。

  能够成为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也都是有实力、有眼力、有渊博知识的。在经过了一番观察之后,他们越发的震惊了,忍不住是惊呼了起来:

  “劫后金身!她竟然拥有劫后金身!”

  “仙人!她真的是一位仙人!”

  “天啦,真是没有想到,在当今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是有仙人存在!”

  ‘噗通’、‘噗通’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彻了起来,不仅是秦天龙四人失神的跪倒在了地上,就连一些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也神情激动的跪倒在了地上。至于霞飞观的人,上至赤霞道长,下至普通弟子,早就已经是集体跪倒在了地上,磕头膜拜不已。

  虽说都知道修真者能够飞升成仙,可是在这几百年里,还从来没有哪个修真者能够渡过天劫,飞升成仙的呢!此刻,当他们看见了一个货真价实的仙人站在自己身前,又如何能够不震惊、如何能够不激动、如何能够不失态呢?

  温泉度假村里,也就只有酆山派的人,在这个时候还能够保持冷静,并快步的跑到了秦天龙四人的身边,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

  酆山派的人之所以这么冷静,是因为他们都认识这位拥有劫后金身的‘女仙’。

  她,就是张文仲那幅仕女图里的画妖!

  画妖虽然是拥有着劫后金身,但她的真实修为并不高。不过,在这个时候,用来唬人却是绰绰有余的。她之所以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从秦天龙的手中夺过紫薇阴煞诛仙卷轴,就是因为她拥有着能够在纸张中随意穿行的特殊能力。

  紫薇阴煞诛仙卷轴虽然是一件威力恐怖的法宝,但其最为基础的构成,也是一张纸。所以,画妖能够用那种近乎诡异的方法,从秦天龙的手中将其夺走,也就不足为奇了。

  画妖不理跪在地上的这些人,盈盈转身,捧着那只紫薇阴煞诛仙卷轴,走到了张文仲的身前,恭恭敬敬的将其交到了张文仲的手里。

  这样的一幕,让酆山派以外的人大为意外,他们纷纷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这一幕,目光中竟是震惊和疑惑。

第551章 惊呆了,吓傻了

  画妖并没有理会周围人的惊诧目光,在将紫薇阴煞诛仙卷轴交到了张文仲的手里后,她又向着张文仲盈盈的施了一礼。

  礼毕之后,缕缕炫目的五彩光华出现在了她的身上,将她给缠绕在了其中。待到这片光华散尽之时,她也从众人的面前消失不见,回到了那幅花蕊夫人画中。

  当然,除了酆山派的弟子之外,别的修真者都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与来历,还以为她这是回到了仙界呢。令他们倍感震惊与不解的,是这位‘仙人’对张文仲的那种毕恭毕敬的态度。

  这种恭敬的态度,如果是出现在身为凡人的张文仲身上,倒是理所当然,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可现在这两人却是反了过来,众人就算是想不震惊、想不猜疑,也是断无可能的!

  一时之间,有关张文仲身份的猜测,以及他和那位仙人之间怪异关系的猜测,难以遏制的涌现在了这些修真者的心头。

  张文仲并没有理会这些人的惊诧,也不知道他们的心中在猜测些什么,见椒图和鸣蛇两妖在将阴炁十二煞中仅剩的三人给劈杀了之后,又准备向秦天龙动手,心头猛然一动,连忙出言喝止道:“别杀他,暂且留他一条活命。”

  “是!”椒图和鸣蛇齐声应道,虽然是听从张文仲的命令没有杀死秦天龙,但却动手废掉了他的一身修为,让他从一个凶名赫赫的修真高手,沦落成为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秦天龙猜出了张文仲的意图,他张开了满是鲜血的嘴巴,气喘吁吁的狞笑道:“你是想要留我一条性命,用严刑来拷打审问我吗?哼,休想如愿!我虽然是杀不了你,但却可以杀掉我自己!”话音未落,他便抓起了掉落在地上的一柄半截断剑,作势就要插入自己的胸膛,亲手了结自己的性命。

  然而,秦天龙显然是忘记了,现在的他,已经是被废除了修为,再也不是修真者了。他抓起断剑刺向自己胸膛的速度虽然看似很快,但在张文仲等人的眼里,却是慢的不能够再慢得了。

  张文仲甚至没有其它多余的动作,仅仅只是抬起右手,朝着秦天龙摇摇一招,一道无形的灵力立刻激射而出,赶在半截断剑插入秦天龙胸膛之前,将它给飞夺了过来。

  紧接着,其余的人也回过了神来。陈曦领着五名酆山派弟子更是一拥而上,用一根三指粗的尼龙绳,将秦天龙给五花大绑了起来。同时,还在他的嘴巴里面塞了一张不知道是从哪儿搞来的,又黑又脏的毛巾,以防止他会趁人不备,咬舌自尽。

  陈曦一边用力的将尼龙绳紧绑在秦天龙的身上,一边还咬牙切齿的哼哼道:“想要自杀是吗?哼,我这就将你给绑成个大粽子,看你怎么自杀!”

  张文仲将夺过来的那柄半截断剑扔在了一旁,向陈曦吩咐道:“将这个人带下去,严加看管,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他。”

  “是!”陈曦应道,在五名酆山派弟子的拥簇下,押解着五花大绑的秦天龙离开了此地。

  张文仲又招手将陈娴给叫了过来,纷纷她领着一应酆山派弟子,开始打扫、清理起了温泉度假村来。

  在经历了一场厮杀之后,温泉度假村里遍布尸体,如果不赶紧妥善处置的话,无论是被普通人给发现,还是引发传染性疾病,无疑都将会造成极坏的后果。而这些,都不是张文仲乐意见到的。

  吩咐完毕之后,张文仲又客气的向温泉度假村里的那些非酆山派的修真者们拱手致谢道:“这次的事情,有劳诸位朋友出手相助。稍后,我们酆山派会备上谢礼,以答谢诸位此次的仗义援手!”

  直到酆山派弟子开始打扫、清理起了这满地血污、宛如是修罗炼狱一般的温泉度假村时,那些被画妖‘劫后金身’给惊呆了的修真者们,方才是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

  而在他们望向张文仲与酆山派弟子的目光里面,除了原本就有的惊疑和不解之外,更是增添了一分浓浓的敬畏。

  虽然这些修真者,直到此刻都没能够想明白,为什么那位仙人会对张文仲毕恭毕敬,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那位仙人就算不是酆山派、不是张文仲的前辈师长,也必然是和他们有着莫大关联的。甚至,十有八九,那位仙人就是酆山派幕后的强力靠山!

  要不然,那位仙人也算然不可能在那千钧一发的危险时刻现身,夺走了秦天龙手里的紫薇阴煞诛仙卷轴,挽救在场众人的性命。

  “难怪这酆山派虽然是个新近成立的宗派,却是藏龙卧虎,能人辈出;难怪这酆山派能够将高品的法宝、丹药不当回事,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般。原来,在他们的背后,竟是有着一位仙人在撑腰啊!”

  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暗地里用眼神、密语相互交流了起来,皆是对酆山派的这番际遇羡慕不已。

  在当今这个修真界里,能够拥有一位仙人做后台的宗派可不多。而这些宗派,无一不是实力雄厚、地位崇高的强势宗派。

  虽然酆山派现在还只是一个新近成立的宗派,门下弟子也就只有数百人而已。论声望、论规模,根本就比不上地字号百强内的任何一个宗派。但是在场的修真者却都认为,酆山派必然会在短时间内发展壮大。别说是冲进地字号前十,就算是一举冲进天字号里,也并不是什么奢望。

  因为,在酆山派的背后,站着一位仙人!

  此时此刻,留在温泉度假村里的这些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都在心底里暗喜不已。

  不仅是因为他们瞧见了‘货真价实’的仙人,更是因为他们借此机会和酆山派、和张文仲拉近了感情。能够在酆山派尚未发迹之前,与其建立起良好的关系、甚至是成为盟友,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啊!万一以后酆山派真的是成为了天字号的宗派,那他们这些盟友的身份地位,自然也会跟着一起水涨船高!而他们这些人,也会因为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决定,获得各自宗派的大力奖赏!

  其实,对他们来说,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真正最为重要的,是他们通过此次协助酆山派剿灭阴炁派,甚至差点儿将性命都给搭进去了的经历,获得了张文仲的私交!

  张文仲是谁?那可是一位连仙人见了,都得恭敬行礼的人物啊!千百年来,能够拥有这种待遇的人,又能有几个?恐怕是一个都没有吧?能够成为他的朋友,那可真是脸上有光的事情啊!

  一想到这些,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的脸上,不禁是洋溢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来。

  就在这个时候,酆山派弟子也将谢礼送到了这些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的手中。

  这是一只只漂亮的堪称艺术品的小瓷瓶,虽然还没有拔开瓶塞,但这些个大宗派的长老、管事却都能够猜测出,在这瓷瓶里面装着的,必然是品级不低的丹药。一时之间,他们不仅变得有些犹豫。一方面,是很想要这些丹药;另外一方面,则又想要装作大方,推辞这些谢礼以博取张文仲更多的好感。

  “张先生,我们灵枢派本就是酆山派的盟友,帮助你们酆山派,本来就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又怎么好意思拿这谢礼呢?还请您将其收回去吧!”陆槐虽然也很想要这瓶丹药,但他却并没有多做犹豫,立刻就拱手推辞了起来。而且,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在称呼张文仲的时候,竟是不由自主的用上了敬语。

  孙庭筠、霍青和萧震连忙附和道:“襄助盟友乃分内之事,这份谢礼,我们也是不能收的,还请张先生将它们收回去吧!”

  其余的那些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在相互看了一眼后,也都不再犹豫、拿定了主意,齐齐说道:“张先生的恩义,令我们相当佩服。但是这份谢礼,我们却是万万不能收的!能够帮助到酆山派,乃是我们的荣幸,而且我们所出的力也并不多。要是就此收了这份谢礼,岂不是要惹人耻笑?”

  这些人的反应,却是在张文仲的预料之中,他微笑着说道:“诸位的恩义,我们酆山派都已经铭记于心,永不敢忘。不过,这次的谢礼,还请你们一定要收下,这也是我们酆山派的一份心意。好了,你们也就不要推辞了。再推辞的话,可就是不拿我们酆山派、不拿我张文仲当朋友了!”

  见张文仲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众人也就不敢再推辞,只能是将这些丹药给收了起来。要是真的因为过度推辞而得罪了酆山派、得罪了张文仲,那岂不就成为了一个天大的悲剧和笑话了吗?

  有人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悄悄的打开了瓶塞,瞧了眼瓷瓶里面装着的丹药,顿时就失声惊呼了起来:“这……这是……九转培婴丹?!天啦,竟然是九转培婴丹?这种丹药竟然真的存在?我还以为,这只是前人杜撰出来的呢。”

第552章 大施恩惠,广结盟友

  九转培婴丹?!

  一听到这个名字,大部分的人都顾不上矜持了,连忙是拔开了小瓷瓶的瓶塞,打量起了存放在里面的,如同天空一般湛蓝的丹药来。

  有本身也懂得一些丹鼎之术的人,当即就叫了起来:“没错,这形状,这香味,还有这灵气的波动,完全符合古籍中有关九转培婴丹的记载!没想到,在当今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懂得炼制这种失传多年的丹药!”

  有人则是倍感震惊与难以置信,望着张文仲,结结巴巴的问道:“这九转培婴丹可是六品的丹药啊!真就这么白白的送给了我们?”

  对于这样的疑问,张文仲用微笑点头来做了回答。

  当初张文仲在说服赤霞道长将修真拍卖会的举办地址由栖霞山改为云台市的时候,曾经向他许诺,要赠送给他一枚有助元婴结成的九转培婴丹。此刻,张文仲拿出来做谢礼的这些九转培婴丹,正是之前一炉炼制出来的。

  每个人分得的九转培婴丹的数量其实并不多,也就只有两枚而已,唯有赤霞道长是分到了四枚。可即便如此,却依然是让不少人的脸上都笑开了花。

  虽然这些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修为都是在元婴期之上,已经是用不上这九转培婴丹的了。可他们门下的那些亲信弟子,尚未结成元婴的大有人在。这九转培婴丹,不仅是可以帮助金丹巅峰期的修真者一跃结成元婴、成功的迈进元婴期,更能够让这元婴比普通的元婴要略微的强上一些!

  瞧着身边这些捧着九转培婴丹,笑得跟傻子似的人,陆槐四人的脸上就流露出了一丝鄙夷。虽然没有出言讥讽,可他们却都在心头暗道:“瞧你们那点儿德行,只不过是两枚六品的九转培婴丹,就让你们彻底的没有了仪态。要知道,张先生和酆山派的背后,可是有着仙人撑腰的。别说是拿出了什么六品的丹药来,就算是大规模的量产七八九品丹药,也是理所当然,没什么好震惊的……”

  虽然是有着这样的想法,但却并不代表陆槐四人就对九转培婴丹不感兴趣。

  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后,陆槐满脸恭敬的询问道:“张先生,这九转培婴丹,不知道贵派还有多少的存货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灵枢派想要购买一批!价钱什么的,随您开,我们绝对不会和您讨价还价!”

  陆槐的这番话,立刻就让还沉浸在兴奋与喜悦状态里的众人回过了神来,纷纷是争先恐后的嚷嚷了起来:“我们也要,张先生,请您也卖给我们一批吧!”

  要知道,在当今这个世界里,因为灵气匮乏等多种因素,许多天资还算是不错的修真者,都会卡在金丹巅峰期的瓶颈上面。运气好的卡个几十年,运气不好的则是一辈子都休想迈入元婴期。而这九转培婴丹,正是帮助修真者突破这瓶颈的最佳之物!若是真的能够从张文仲的手里买到一批九转培婴丹回去,立马就能够让宗派里面多出一堆元婴期修为的弟子来!这对宗派的势力发展,可谓是极其有利的!

  正是因为如此,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才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从张文仲的手里买上一批九转培婴丹!

  张文仲抬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面带微笑的说道:“诸位,实在是抱歉的很,这九转培婴丹因为所需的灵材料较为特殊难觅,所以也仅炼制出了这么一些来……”

  大部分的人都对此深感失望,但也有人从中听出了一些端倪来,连忙说道:“张先生,这么说来,贵派是掌握了这九转培婴丹的炼制方法了?不知道,炼制这九转培婴丹需要些什么灵材料?如果可以的话,不妨是给我们列个单子出来,集合我们这十几家宗派之力,不信凑不齐这些灵材料!”

  张文仲想了想,点头答道:“也好。”当即就命人找来了纸笔,将炼制九转培婴丹所需要的灵材料,一一罗列了出来,交到了陆槐的手中,说道:“这些灵材料,就是炼制九转培婴丹所需的了。只要你们能够凑齐,我们酆山派就可以帮你们炼制!当然了,必要的加工费,我们还是会收取的。”

  张文仲并不担心将炼制九转培婴丹所需的灵材料泄露出去,因为这炼丹,不仅是需要知道要用哪些灵材料,还得知道这些灵材料相互之间的分量搭配、炼制时的火候强弱、以及灵气的调和方式。要是仅仅只知道需要哪些灵材料,就贸然的尝试炼制,那成功率,绝对是为零的!

  众人连忙点头附和道:“应该的,收取加工费是应该的。请张先生方向,到时候这加工费,我们是绝对不会少给的!”与此同时,他们也围到了陆槐的身边,努力的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这张单子上面罗列出来的,究竟是哪些灵材料。

  身处在人群中的陆槐,努力的保护着手里的单子,不住的嚷嚷着:“别挤别挤,要是搞坏了这张单子,有你们后悔的!该死,你踩到我的脚了!我说你们别着急成不?待会儿我们就去找复印店,将这张单子复印个十几份,让你们人手一份。到了那个时候,你们想怎么看都成!”

  这样乱糟糟的场面,甚至就连忙着打扫、清理温泉度假村的酆山派弟子们也看不过去了。当即就有熟悉这个温泉度假村的酆山派弟子走到了这些人的身前,说道:“在这温泉度假村的办公室里面,就有复印机,你们不妨是随我过去复印吧。”

  众人闻言大喜,连忙说道:“好,好,好,多谢这位先生了,还请你带我们过去。”十几个各大宗派的长老、管事,就这么一脸恭敬的拥簇着这位酆山派的普通弟子,走向了温泉度假村里的办公室。

  这些身份崇高的长老、管事,之所以会对这位酆山派的普通弟子恭敬有加,不仅是因为他的好意提醒,更因为他是酆山派的弟子。在这些堪称人精的长老、管事看来,只要是酆山派的人,哪怕修为再低,也有出人头地、扬名立万的那一天!别的不说,一堆高品丹药砸下来,想不成为高手都难!所以,对酆山派的弟子,还是客气点儿为好。指不定对方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享誉天下的高手呢!

  霞飞观的赤霞道长,并没有跟着这些人去凑热闹。他很清楚自己的霞飞观有几斤几两,与这些排在地字号百强内的宗派,那是没得比的。而且,他们霞飞观的弟子中,修炼到了金丹期的也没几个,张文仲送给他的那四枚九转培婴丹,已经是足够使用的了。

  在众人走了之后,赤霞道长方才来到了张文仲的面前,一脸恭敬与惶恐的说道:“真没想到,屹立在张先生您背后的,并不是什么丹鼎大派,而是一位仙人……”

  瞧着赤霞道长的神情,张文仲不由的哑然失笑,摇头说道:“赤霞道长,不必这么拘束,我们之间既是盟友又是朋友,你这样拘束,岂不是太过见外了吗?”

  赤霞道长一脸惊喜的问道:“张先生还当我们霞飞观是盟友?”

  张文仲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们盟约都已经递交了,不是盟友是什么?怎么,赤霞道长,难不成你是瞧不上我们酆山派,不想再做我们的盟友了?”

  赤霞道长连忙说道:“那怎么可能?能够成为酆山派的盟友,是我们求之不得的荣幸。只是,我们霞飞观实力低微、名声不显……”

  “实力低微、名声不显?”张文仲摇头说道:“放心吧,只要有我们酆山派在,就绝对不会亏待了你们霞飞观!毕竟,你们霞飞观是我们酆山派的第一个盟友嘛!”

  赤霞道长感动不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了,只能是热泪盈眶,一个劲儿的道谢:“谢谢张先生,谢谢酆山派……”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情绪恢复了平静,赤霞道长连忙是问起了正事来:“张先生,您看,这场修真拍卖会要不要暂时停止或提前结束呢?”

  张文仲摇头说道:“暂时停止或提前结束?没那个必要!一切,都照事先安排的来进行吧。不过,这举办修真拍卖会的场所,可是得换个地方了。至于换去哪里,你和陈娴等人商议一下,尽管的做出决定并通知其他的修真者,不要耽误了明天的拍卖。”

  “好的。”赤霞道长连忙点头,说道:“请张先生放心,我们今天连夜也要将这件事情办妥,绝对不会耽误到明天的拍卖!”

  “那就好。”张文仲满意的颔首。

  就在这会儿功夫里,陆槐等人各自捏着一张单子,回到了张文仲的身前,也听到了张文仲和赤霞道长的对话,纷纷说道:“张先生请放心,我们也会协助你们,让这场堪称是修真界百年来难得一遇的盛会,顺利的开展、进行下去!”

  张文仲笑吟吟的拱手道谢:“多谢诸位朋友了。”

  在客套了几句后,陆槐突然是鼓起了勇气,问出了一个众人都很想知道的问题来:“张先生,刚才显灵的仙人,不知道是哪位上仙呢?可是你们酆山派的前辈师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