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565章 你愿意成为我的弟子吗?

  张文仲的这番话,就如同是一道晴天霹雳,震得刘丰徽脸色发白。他下意识的就要掏出裤兜里的法宝,将这个知晓了他秘密的普通人给当场格杀。不过,他最终还是强忍下了这个冲动。因为在他看来,一个普通人既然敢跑到自己的面前揭露自己的秘密,那就说明他身后的宗派,早就已经是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一旦自己贸然向此人发动攻势,就算是能够杀掉他,自己多半也得搭上性命。

  对好不容易才成为修真者的刘丰徽来说,这样的结局,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见到的。

  不过,刘丰徽并没有将右手从裤兜里拿出来,而是握紧了藏在裤兜里的法宝,以备不时只需。唯一让他感觉庆幸的是,周遭的这些人都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虎啸剑上,竟然是没有一个人听见张文仲方才所说的话。

  刘丰徽强装镇定,同时努力的挤出了一脸茫然的表情,不解的说道:“你究竟是谁?在胡说些什么呢?这柄虎啸剑,灵力充沛、器灵威武,又怎么可能是赝品呢?就算是赝品的话,我这样一个仅有筑基中期修为的人,又怎么可能制作的出来呢?至于你说的那什么白瓷兽形香炉,我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嘿……我说,你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见到刘丰徽的这番作态,张文仲不由的哑然失笑,摇头说道:“好了,你就别装了。你的眼神,已经将你彻底出卖了。你放心,我并不是来追究你制作赝品骗人一事的。要不然,我就不会和你说这么多的话,直接就将你给拿下了。更加不会,在你我的身边设下禁制,用以防止别人听见你我之间的谈话。另外,你裤兜里的那件法宝,只不过是三品的宝器罢了。想要用来对付我,却是不可能的。”

  张文仲的话音刚刚落下,刘丰徽就感觉自己的右手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灼痛感,他赶紧是一脸惊恐的将手从裤兜里面抽了出来。而当他隔了几秒,再将右手重新揣回到裤兜里之后,更是震惊的发现,自己裤兜里面的那件三品宝器,居然是化作了一堆无用的齑粉。

  刘丰徽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无色,盯着张文仲的眼睛里面,也满是惊恐之色。虽然他没有说话,但却在心中满心悲呛的哀嚎着:“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将三品宝器化为齑粉,这家伙哪里是什么普通人,分明就是一个修为精深的高手嘛!完了,完了,这一次真的是全完了。早知道,我就不该贪图热闹,跑来参加这场修真拍卖会了……”

  在深吸了两口气后,刘丰徽的情绪也恢复了平静,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在刘丰徽看来,既然已经是被对方揭穿了秘密,还不如爽快点儿承认。要是再继续遮掩下去的话,反而是落了下乘,会被人给鄙视耻笑。而他的这番表现,自然是被张文仲给收入了眼中。

  张文仲微微点头,对刘丰徽的这番表现,很是满意。

  虽然是突闻惊变,但却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平静,这份心志,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且随我来。”说罢,张文仲转身就走。

  在犹豫了数秒后,刘丰徽最终还是站起身来,跟随在了张文仲的身后。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逃跑,只是在经过了一番权衡后,自知逃跑的希望不大,反而还会激怒张文仲,说不定就会为自己引来杀身之祸。所以,他放弃了逃跑的念头,转而老老实实的跟随在了张文仲身后。

  张文仲领着刘丰徽走到了众人的面前,向赤霞道长吩咐道:“这球场里面,应该还有无人的房间吧?领我们过去,我有些话想要对刘丰徽说。只是这里的人太多太杂,不是一个好的说话之地。”

  “我这就让人安排。”赤霞道长点头应道,同时狠狠地瞪了刘丰徽一眼。虽然他没有听见张文仲和刘丰徽刚才的那番对话,但是从两人的表情来看,方才张文仲所说的那番话,十有八九是真的。一想到自己花了那么多钱,买来的居然是一个赝品。他的心情,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而赤霞道长对待张文仲的恭敬态度,却也是让刘丰徽震惊不已。虽然他不认识张文仲,但却认识赤霞道长。毕竟,此次修真拍卖会的事情,一直都是赤霞道长在忙前忙后。

  刘丰徽知道,赤霞道长虽然只是小宗派霞飞观的观主,但因为他是张文仲的朋友与盟友,所以他的地位很是超然。甚至就连一些地字号百强宗派的掌门、长老,在见到他的时候,都得是客客气气,不敢摆谱。

  可是此刻,这个地位超然的赤霞道长,竟然会对这个人如此的恭敬……

  他……到底会是谁?

  刘丰徽的脑海里面,猛然是闪过一个人名来。这让他的身体,竟是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而这颤抖中,一半是因为敬畏,另外一半则是因为兴奋。

  赤霞道长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就有一个霞飞观的弟子赶了过来,领着众人从工作人员同道,走向了闲置着的球员休息室。

  在走进了空无一人的球员休息室后,按捺不住内心震惊与激动的刘丰徽,不等张文仲开口向他询问,就抢先一步,用颤抖着的声音问道:“请问一下,你……你该不会就是张文仲吧?”

  张文仲微微一愣,不解刘丰徽为何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点头答道:“没错,我就是张文仲!”

  刘丰徽张大了嘴巴,又追问了一句:“你真的是张文仲?真的是酆山派的那位、绰号叫做‘仙人之徒’、‘灭门专家’的张文仲吗?”

  张文仲不由的笑了起来,说道:“我是酆山派的张文仲没错。不过,我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两个绰号啊。”

  众人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苏晓玫一边笑,一边还说道:“仙人之徒?灭门专家?这样的绰号,实在是太挫、太难听了!这绰号究竟是谁取的呀?真是没有品位!老师,要不让我重新给你取一个威风的绰号吧?”

  刘丰徽对众人的笑声和话语置若罔闻,只是叹息着说道:“真不愧是仙人的亲传弟子呀,难怪能够看出白瓷兽形香炉和虎啸剑都是赝品……”在一番感叹之后,他说出了一句令张文仲及在场众人都没有想到的话来:“张先生,你们酆山派还收弟子吗?你看我怎么样?能不能够成为你们酆山派的弟子?”

  张文仲还没有开口答话,对刘丰徽恨得直咬牙的赤霞道长却是抢先一步说道:“想要成为酆山派的弟子,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哼,你这个小子,竟敢制作赝品来骗人!害我们损失的金钱倒是小事,为了能够让白瓷兽形香炉恢复灵力,可是浪费了我们大量丹药的……”

  张文仲摆了摆手,示意赤霞道长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旋即上下打量起了刘丰徽来。

  从资质来看,刘丰徽的资质并不算好。但是,能够制作出以假乱真的赝品仙器,说明他的脑筋是相当灵活的。这样的人,就算是资质不咋样,只要能够遇到名师给予针对性的教导,再加上自身的勤奋,同样也能够获得极高的修为。

  刘丰徽被张文仲给打量的忐忑不安,忍不住问道:“怎么样,张先生,能不能够将我收做酆山派的弟子啊?”

  张文仲反问道:“怎么,你想要加入我们酆山派?你以前的宗派,难道会允许你转投别派吗?”

  刘丰徽的脸色顿时黯淡了下来,摇头说道:“我是一个散修,并没有宗派。年幼的时候,我从一个旧书摊里淘到了一本讲述修炼的古籍,然后我就照着它修炼了起来。只可惜,它上面记载的修炼方法残破不全,所以我的修为进展极慢。为了能够获得更好的修炼秘籍与丹药,我开始学着炼制法宝。由于我的修为较低,所能够搞到的灵材料品阶也不高,所以炼制出来的法宝,品级都很低。想要用它们来换修炼秘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一个能够用妖灵来冒充器灵的方法,于是,我就尝试着制作赝品。在经历了好几次的失败之后,我最终是炼制出了一个足以以假乱真的、拥有器灵的法宝来,并用这件法宝,换到了一套还算不错的修炼秘籍,这才突破了养气期,迈入了筑基期……”他将自己这些年来的遭遇,向张文仲娓娓道出。

  通过刘丰徽的讲述,张文仲等人也知道了,他之所以会冒着极大的风险来制作高品法宝的赝品,为的就是能够获得更好的修炼秘籍与丹药,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在此之前,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拜入某个宗派学习。只可惜,他前前后后拜了好几个宗派,却都被对方以‘资质太差’为由给拒绝了。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是做一个散修。

  在听完了刘丰徽的讲述之后,张文仲沉默思索了好几分钟,方才是用凌厉的目光直视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愿意成为我的弟子吗?”

第566章 天塌下来,有我给你担着!

  刘丰徽整个人都呆住了,傻傻的望着张文仲,半天都没有吭声。

  对于加入酆山派一事,他仅仅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他被不少的宗派给拒绝过,都已经被拒绝习惯了。在他看来,这一次的结果,多半也是被拒绝。毕竟,人家酆山派乃是仙人传授的宗派,又怎么会看上他这个资质不佳、年龄也略微有些大了的人呢?

  所以,他万万没有料到,张文仲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成为张文仲的亲传弟子?!

  这可是刘丰徽乃至许多散修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张文仲是什么人?

  那可是连续灭了两个地字号百强宗派的猛人,那可是仙人亲传的弟子啊!

  据说,张文仲拥有着极高的修为,并且掌握着不计其数的仙法。如果能够得到他的传授,哪怕只是一招半式,也是受用无穷的啊!

  这个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刘丰徽彻底的懵了。这就如同是一个贫困已久的人,偶尔买了一次彩票,居然就中了头等大奖一样的心情。

  直到一旁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的苏晓玫冲他嘟囔了一句:“喂,你到底愿不愿意成为我老师的弟子呀?爽快点儿成不?别耽误浪费时间呀!”他方才是从惊喜失神的状态中醒转过来,满脸喜色、没口的说道:“愿意,愿意,我当然是愿意的。”

  赤霞道长不由的摇头暗叹了一句:“这家伙命真好,居然能够被张先生给收入门下。他的资质虽然不咋样,但在张先生的教导下,想必日后还是会有一番作为的。哎,只可惜,他成为了张文仲的弟子,我也就不好再向他要赔偿了……”瞧着刘丰徽整个人都已经欢喜的傻了,只知道站在原地傻乐而不知道做其它的事情,便出言提醒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跪下拜师呀!”

  刘丰徽这才从过度的兴奋与激动中冷静下来,当即就冲着张文仲跪倒在地,行了拜师之礼。

  等到他行礼完毕之后,张文仲亲手将他给搀扶了起来,说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张文仲的弟子了。我会传授一套适合你修炼的功法,并传授你一些炼器的法门。不过,制作赝品骗钱的事情,你以后可就不能再做了。”

  刘丰徽连忙是拍着胸脯,郑重的保证道:“请师尊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做出有辱师尊声誉、有辱酆山派门楣的事情!”

  “这就好。”张文仲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回头对赤霞道长说道:“稍后我会让人送几枚三清大道丹给你们,以弥补你们购买白瓷兽形香炉的损失。不过,我也希望,有关刘丰徽制造赝品的事情,不要泄露出去。”

  赤霞道长连忙说道:“放心吧,张先生,今日的事情,我们霞飞观绝对会严守秘密,不会泄露半点出去的!不过,赔偿什么的,就免了吧。毕竟,这也怪我们的眼力不够,才会将赝品当做宝贝买回来……”

  张文仲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那几枚三清大道丹,你们还是收下吧。我张文仲,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朋友吃亏的。”

  赤霞道长没有再继续推辞,笑呵呵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张先生。”

  张文仲之所以会收刘丰徽为徒,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聪慧与坚持,在没有宗派肯收他的情况下,还咬牙坚持着修炼,并且是拥有了筑基中期的修为。这份聪慧与坚持,足以弥补他资质方面的缺陷。另外一个方面,则是他制作赝品法宝的本事。

  在张文仲看来,刘丰徽这制作赝品法宝的本事,与自己所掌握的炼器方法相结合,说不定就能够炼制出一批既具观赏性又有实用性的赝品仙器来!

  就算这些赝品没有真品的威力,至少也能够拥有灵器级别的威力!最为关键的是,经由刘丰徽制作的赝品,爆发出来的气势,竟是不弱于真品仙器。就如同刚才那柄将整个球场都给震撼了的虎啸剑一样!试问,在厮杀之际,己方的人突然是掏出数件爆发出汹涌气势的‘仙器’来,会将对方给吓成什么样?就算不能够将对方吓得屁滚尿流、磕头求饶,也能够让对方心智大乱,从而战斗力骤降吧?

  更何况,张文仲的目地,还不仅仅是赝品仙器呢……

  不过,这些事情,都不适合当着外人的面谈。只能是在这场拍卖会结束后,在私底下与刘丰徽细谈。

  在向刘丰徽交待了几句酆山派的派规之后,张文仲就对众人说道:“好了,我们也别在这儿待着了,还是返回贵宾包间吧,以免惹得别人生疑,并错过了好宝贝。”旋即,又对刘丰徽说道:“你就不必回西侧看台了,随我们一起去贵宾包间吧。”

  “是。”刘丰徽点头应道,脸上尽是激动与兴奋的神色。

  在返回贵宾包间的途中,苏晓玫笑嘻嘻的对刘丰徽说道:“喂,刘师弟,叫声师姐来听听。”

  虽说自己的年龄比苏晓玫要大上不少,可人家毕竟是先自己一步成为张文仲弟子的。而且,人家的修为也是远在自己之上。所以,刘丰徽也就不敢怠慢,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候道:“给师姐见礼了,以后还请师姐多多照顾呀。”

  刘丰徽的态度,让苏晓玫相当的满意,她点头说道:“放心吧,既然你是我的师弟,那我肯定是要罩着你的啦。以后谁要是敢惹你,就给师姐说,师姐替你出头!”看来,从来没有当过师姐的她,已经是将自己完全的融入到了这个新的角色中去。

  等到众人返回贵宾包间的时候,虎啸剑的拍卖已经是结束了。

  这件赝品的仙器,被排在地字号十四位的三清观以四百六十万枚一品丹药的天价收入了囊中。本来,陆槐四人对这柄虎啸剑也是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只可惜,他们既想着虎啸剑又想着稍后的七品丹药,显得有些瞻前顾后。最终一时犹豫,没有继续再跟价。这会儿,瞧着三清观观主那得意洋洋、就差没有蹦起来大唱‘喜刷刷’的模样,都在心头后悔不迭。然而,他们却并不知道,正是因为那一时的犹豫,让他们避免了一次大的损失。

  “四百六十万枚一品丹药?我的天啦!虎啸剑……虎啸剑竟然卖了这么多的钱!”刘丰徽整个人再度给震惊了,他虽然也觉得虎啸剑能够卖出一笔高价,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卖出了这样一个令人几近窒息的天价来。

  苏晓玫用传音入密的方法,打趣的对他说道:“师弟,恭喜你呀,你在修真界里面,可谓是一夜暴富了。”

  刘丰徽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但却没有喜色。本来,他制作赝品仙器,只是想要赚一笔钱来购买修真秘籍、丹药及法宝。然而现在这赝品虎啸剑卖出的价钱,已经是高的有些离谱了。如果这三清观观主看出了虎啸剑是赝品,一路追查起来的话,那他可就真的是全完了!

  以前的他,无门无派,孑然一身,没有什么希望,只能是靠着自身的拼搏奋斗,就算是被三清观追查到,抓去折磨或杀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现在,他好不容易拜入了酆山派,成为了张文仲的弟子,有远大的前程在等着他去取。他自然就不愿意再落得这样一个凄惨的下场了。所以,在思索权衡了一番后,他连忙是凑到了张文仲的身边,说道:“师尊,这四百六十万枚一品丹药,我想要全部献给酆山派……”

  张文仲又怎么会不知道刘丰徽的心头在想些什么呢?他这是想要用这四百六十万枚一品丹药,来换取酆山派对他的庇佑。

  张文仲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刘丰徽顿时就紧张了起来,他以为张文仲是打算将他给放弃了。就在他失望并不知所措的时候,张文仲却是轻笑着说道:“这四百六十万枚一品丹药,是你用自己的本事赚来的。他们会上当,是他们自己的眼力差,怪不得别人。至于这些一品丹药嘛,还是由你自个儿留着用吧。在这修真拍卖会里,但凡是瞧见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不妨就买下来。至于其它的事情,你就不必担心了。现在的你,已经是酆山派的弟子,是我张文仲的弟子。就算是天塌了下来,也有我来替你担着!”

  刘丰徽‘扑通’的一声就跪在了张文仲的身前,将脑袋磕的‘咚咚’直响,泪流满面的说道:“谢谢师尊,谢谢师尊!”

  这一刻,刘丰徽是真正的感动了。

  自从踏入修真之途以来,他还从来没有这样的关怀过。此时此刻,他的整颗心都是暖暖的。也正是因为张文仲的这番话,让他彻底的、真心实意的将张文仲给奉为了恩同父母的老师。从此之后,对张文仲是忠心耿耿,不比苏晓玫等人差。

  贵宾包间里面的其他人,因为隔音禁制的原因,听不见张文仲和刘丰徽之间的对话,因此对刘丰徽突然跪倒在地的原因,很是好奇,不由的是窃窃私语了起来。

第567章 道基丹,炼成!

  等到张文仲将刘丰徽给搀扶了起来后,贵宾包间里面就有按捺不住心中好奇的人,出言询问道:“张先生,发生了什么事?难不成,这家伙竟是得罪了你吗?”说话的同时,这人还用凌厉的目光打量着刘丰徽。

  在经过了张文仲的开解后,刘丰徽的勇气也是高了许多,并未害怕,反而还勇敢的反瞪了回去。让说话那人的眉头一挑,要不是因为张文仲还未发话,只怕他早就已经出手教训刘丰徽了。

  张文仲并未直接回答那人的问题,而是微笑着介绍道:“这是我新收的徒弟:刘丰徽。”

  贵宾包间里面的人们明显的愣了一下,旋即都向刘丰徽投去了羡慕的目光。在他们看来,张文仲乃是仙人亲传弟子,做他的徒弟,那岂不是就成了仙人的徒孙?虽说刘丰徽现在的修为,仅仅只是筑基中期。但是从酆山派能够在一夜之间令人修为狂飙的情况来看,或许要不了多久,这个刘丰徽就能够迈入金丹期仰或是更高的境界!而最让众人羡慕的,还是他成为了张文仲的亲传弟子后,十有八九要从张文仲那里学到一些仙法!

  那可不是一般的道法,而是仙法啊!

  虽然不明白这个资质不算好的刘丰徽,究竟是哪一点被张文仲给瞧上了,竟然是被收为了弟子,但是这并不妨碍众人向他示好。

  在众人看来,在讨好张文仲的同时,还必须得讨好张文仲身边的人。否则,这些人在张文仲的耳边说自己宗派几句坏话,那岂不是坏事了么?虽说他们暂时还不怕酆山派,可是,要在张文仲的心中落下了一个坏印象,只怕他们从酆山派那里采购高品丹药,也就会变的不怎么顺利了。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众人才会对刘丰徽这样一个筑基中期的菜鸟示好。而这样的场面,刘丰徽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不过,他这会儿已经调整好了心态,知道这些人向自己示好的目地,倒也是应对得体,没有像赤霞道长之前那样得意忘形。

  瞧着这一切,张文仲满意的点了点头。

  修真拍卖会继续进行着。

  或许是因为连续经历了两波高潮,人们的激情都已经被消耗七七八八的缘故,拍卖会的气氛和激烈程度,比起之前要弱了许多。到了今日这场拍卖会结束之时,都没有再出现过之前那样的激烈场面。即便如此,参加了此场拍卖会的人们,却都是觉得此行不虚。别的不说,光是那四瓶六品丹药和仙器虎啸剑,就足以让他们在人前吹嘘许久的了。

  在离开球场的时候,他们脸上的兴奋与激动,都还没有褪去。甚至还有熟悉的人,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谈论着今天这场拍卖会。

  张文仲在离开球场的时候,脸上也是洋溢着笑容的。

  他之所以会是这样的高兴,不仅是因为他在此场拍卖会中,为酆山派弟子买到了不少实用的、品级不算低的法宝;也不仅是因为他收下了一个制作赝品法宝的天才为徒。更是因为他顺利买到了炼制筑基丹所需要的、最后的三件灵材料:红花天丁、银苏叶、海啸石。

  心情大好的张文仲,在将这三件灵材料给小心翼翼的收进了乾坤壶后,笑着对尤佳说道:“回去之后,我就立刻开炉炼制道基丹,先给你和我的家人服下。等年后返回雍城市之时,再给你的家人服下。如此一来,你我两家的人,就都能够踏上修真之途。日后,要是你我两家的人一起飞升成仙,说不定还能够成就一桩佳话呢!”

  “嗯。”尤佳用力的点了点头,脸上尽是欢喜与激动。

  在走出了球场之后,张文仲并没有急着前往停车场,而是抬手将陈娴给叫到了身前,指着刘丰徽,向她吩咐道:“你安排一个人,将他先送回隐酆县,并替他在我家附近找一个住处。”

  陈娴回答道:“就由我亲自去吧,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了。”

  张文仲点了点头,说道:“也好,就由你亲自走一趟吧。”随即又将刘丰徽给叫到了身前,向他交待了几句后,又从乾坤壶里将尚未用完的灵气丸取了一瓶出来给他,说道:“你的修为太低,服用高品丹药的话,只能是浪费其中所需要的灵气。这瓶灵气丸,乃是我用天地灵气凝炼而成,对你修为的提升,应该是有着很好功效的。我再传你一套修炼心法,稍后你随着陈娴返回隐酆县,安顿好了之后,就可以开始修炼了。”说罢,他抬起右手,食指点在刘丰徽的眉心处,一缕缕赤色的光芒从他的食指中绽放出来,涌入了刘丰徽的眉心里。

  刘丰徽只觉得有不少的讯息,随着这赤色的光芒一起,涌入了自己的脑海中。他不由的闭上了眼睛,用神识去阅读这段讯息。一番阅读之后,他的身体竟是因为激动而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张文仲送入他脑海的这段讯息,乃是一套修炼心法。虽然刘丰徽还没有修炼这套心法,但从讯息中反映出来的内容来看,这应该是一套火系高品的修炼心法!而且,这套修炼心法,并不像他以前买来的那些修炼心法晦涩难懂,而是深入浅出,讲解的十分清晰透彻,让人一看便懂,省去了琢磨猜测的时间,也避免了会因为理解错误而走火入魔。

  “谢谢师尊。”刘丰徽感激的说道。不知道该怎么来表达自己心中谢意的他,作势又要跪倒在地。

  张文仲连忙阻止了他下跪的举动,笑着说道:“好了,以后可别这样动不动就下跪了。只要你好生修炼,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上去,就是对我最好的感激了。”

  刘丰徽用力的点了点头,神情严肃的说道:“我一定好生修炼,绝对不会辜负师尊对我的期望。”

  等到刘丰徽跟随着陈娴离开之后,张文仲也和尤佳、苏晓玫一起走向了停车场,准备驱车返回隐酆县。

  可就在这个时候,方才挤在贵宾包间里面的那些各大宗派的掌门、长老却是一窝蜂的涌了上来,将张文仲三人乘坐的这辆车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样的一幕,有些出乎张文仲的预料,他降下车窗,探头询问道:“诸位还有什么事吗?”

  最靠近车窗的那位宗派掌门人连忙说道:“张先生,你之前不是答应过的,在这场拍卖会结束之后,就要赴我们宗派的约么?我已经让人在云台市最好的酒店里面订了席位,只等你赏脸莅临了。”

  其他的那些宗派掌门、长老见有人抢了先,纷纷是不甘落后的说道:

  “我已经让人将宗派里珍藏的高品灵材料送了过来,相信很快就能够送达云台市了。还请张先生随我们去一趟,看看有没有你需要的……”

  “你们宗派能珍藏些什么高品灵材料?就不要拿出来丢人了好不?再说了,你们的灵材料还在路上,难不成是想要让张先生去干等吗?张先生可不像你们这样闲,你们呀,就不要再浪费张先生的时间了……张先生,还是跟我们走吧。我们宗派珍藏的高品灵材料,已经是送达了云台市。但凡是你看上了眼的,只管拿去就是。”

  这些宗派掌门、长老都想要让张文仲先跟着自己去,难免会因为竞争而产生矛盾与火气。一时之间,火药味渐浓,如果不及时阻止的话,只怕就会从言语上的争锋相对上升到拳脚上去。

  这些人可不是街头小混混,一旦真的群殴起来,恐怕云台市的普通老百姓就会遭了秧。这样的事情,可不是张文仲乐意看到的。所以,他连忙开口劝众人消消火,并说道:“本来,我也很想要赴众位的约。不过,现在的确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解决,就没有办法再赴约了。这样吧,如果诸位不觉得麻烦,不妨是在明天,将你们的高品灵材料带过来。届时,我必然会给诸位一个满意的价钱……”

  听到张文仲这样说,这些宗派的掌门、长老虽然是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是遵从。

  在解决了这个突发事件后,张文仲总算是能够驱车离开云台市,返回隐酆县了。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将车开往了牧马场高级会所。随后,他就拜托尤佳和苏晓玫,开车去将他的家人都给接到这里来。而他自己,则是前往游泳馆开始炼制道基丹。

  当尤佳和苏晓玫赶到张家的时候,家中竟是空无一人。两人又连忙拨打了王欣怡的电话,这才知道张成贵和张泽瑞去公园喝茶下棋,而她则陪着小怜南在县城里面闲逛。在尤佳和苏晓玫的催促下,张家人这才纷纷回到家中,并由两人领着返回了牧马场高级会所。而这会儿,比起最开始的时候,已经是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当张家人走进牧马场高级会所的时候,一股浓郁的、沁人心脾的幽香,就从游泳馆中弥漫了出来,令人在闻了之后,生出一种飘飘欲仙的舒畅感来。

  王欣怡用力的吸了口气,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香味?真的是好香呀!”

  尤佳和苏晓玫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面,看出了答案:“道基丹,炼制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