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571章 八桩噬头命案

  张文仲掏出手机一瞧,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本省特勤组的负责人林峰。

  林峰会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倒也实属正常。毕竟他是本省特勤组的负责人,隐酆县里出现了这等惊世骇俗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视若无睹呢?

  果然,当张文仲按下了接听键后,林峰连寒暄之类的客套都省了,直接就是开门见山的问道:“张先生,隐酆县今日降下的那场声势浩大的火陨星劫,是你们酆山派的人引来的吧?”

  “没错,是我们的人引来的,还得麻烦你们特勤组替我们善后。当然,我们也不会让林队长你们白做,答谢肯定是少不了的。”张文仲不仅没有否认,反而还向林峰提出了一个要求。

  林峰苦笑着说道:“张先生,你们这次震慑众人的声势,搞得未免也太大了些吧?你或许还不知道吧?就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火陨星劫,惹得整个隐酆县、乃至是整个云台市境内,都弥漫着一种恐慌的情绪。很多老百姓都觉得,前日里的怪异闪电和今天的黑云压城、陨石坠地,是地震之类的自然灾害即将降临的先兆。有好些人,甚至是趁着这年假的机会,举家前往外地了……”

  张文仲还真是没有想到,前后两次劫数竟然会让云台市老百姓产生恐慌,以至于影响到他们的正常生活,这让他感觉有些尴尬。

  林峰的话锋,却是在这个时候陡然一转,笑着说道:“不过呢,我也得感谢你们。根据我们特勤组的监控,有几个前来云台市参加修真拍卖会的宗派,因为相互之间有着一些积怨,正在暗中谋划着火拼对方。然而,因为你们今天搞得这一出戏,让他们彻底的打消了在本省境内火拼厮杀的念头。为此,我还得给你说声谢谢呢。好了,安抚民心、消除恐慌的工作,你就不必操心了,我们特勤组一定会办的妥妥当当。至于答谢嘛,就算了。毕竟,你张先生和酆山派,对我们特勤组可谓是帮助多多。为你们做点儿事情,也是应该的。”

  林峰并非是在说大话。他们特勤组的本职工作,除了监视、铲除可能会危害到普通老百姓的邪教修士及妖魔鬼怪之外,就是消除老百姓因为目睹了灵异事件而引发的恐慌。对于如何消除民众的恐慌情绪,他们早就已经总结、制定出了一套切实有效的方法。

  张文仲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并没有提出什么质疑,而是含笑感谢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林峰也笑了起来:“麻烦什么?这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说着,他就准备挂电话。

  张文仲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问道:“哎,林队长,今天在修真拍卖会,怎么没有见到你呢?”

  一听张文仲问起这事,林峰就叹息着说道:“甭提了,我从今天凌晨三点开始,就一直忙到现在,忙的整个人都快要疯掉了,又哪里来的时间参加修真拍卖会?就是这会儿给你打电话,也是挤出来的时间。”

  “喔?”张文仲眉头微皱,问道:“出了什么事情吗?”

  林峰回答道:“哎,的确是出了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你知道,我除了本省特勤组负责人这个秘密的身份之外,还担任着云台市刑警队的队长。今儿凌晨三点,我们刑警队就连续的接到了八起命案的报警电话!虽然这八起命案的事发地,是在八个不同的地方。而且受害者的年龄、性别、身份都各自不同。但是有一点却是相通的——他们的脑袋,都被咬掉了……”

  因为这件事情太过血腥残忍,而且还没有查出凶手是谁,所以暂时还处在保密阶段,并没有对外界及媒体透露。但是林峰并没有向张文仲隐瞒什么,而是实情相告。因为他相信张文仲,是绝对不会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的。而且,他也期望着能够从张文仲这里获得一些帮助。

  张文仲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动词,连忙问道:“等等,你说这八个人的脑袋,都是被咬掉的?”

  林峰回答道:“没错,从脖子上的伤口来看,他们八个人的脑袋,都是被某种凶兽给咬掉了的。而且,除了脑袋之外,他们身上的其它部位,都是完好无损的。所以我怀疑,这件事情既不是人做的,也不是普通猛兽犯下的。有极大的可能,是某只凶残的妖怪所为!所以,我不仅是出动了刑警队的人展开调查,同时还出动了特勤组的成员,在云台市及周边县市,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只可惜,从凌晨三点一直调查到现在,都还没有半点线索与头绪……”

  一听林峰提起‘妖怪’二字,张文仲就猛然想起了从阴炁派掌门秦天龙口中问出的,绰号‘傲大人’和‘山大人’的两个妖怪来。这八起噬头命案,与他们两个,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

  想到这里,张文仲连忙将此事告知给了林峰。

  在听了张文仲的这番话后,林峰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顿时就变的振奋了起来:“将秦天龙给杀死的,绰号‘傲大人’和‘山大人’的妖怪吗?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两个,还真是这八起命案最大的嫌疑者呢!哎,张先生,你刚才说,你从秦天龙那里,得到了这两个妖怪的画像?能够将它传真一份给我吗?”

  张文仲说道:“没问题,你留个传真号码,我这就让人给你传真过去!”

  林峰连忙是将刑警队的传真号码给了张文仲,并满怀感激的说道:“张先生,这一次又是多亏了有你帮忙。要不是你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线索,我们现在都还跟无头苍蝇似的,在四处乱撞呢。那个啥,张先生,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张文仲微微一笑,抢先一步说道:“想要让我们酆山派的弟子,协助你们抓捕这两个妖怪是吧?”

  “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张先生呀。”林峰笑着说道:“你也知道,我们特勤组最近有些人手不足。所以,就希望你们酆山派能够多多协助了。”

  “没问题,我会让酆山派弟子全力协助你们的。”对于林峰的这个请求,张文仲并没有拒绝。因为他也想要尽快的将‘傲大人’和‘山大人’给抓捕,并从他们的口中,问出一些有用的情报来。

  林峰闻言大喜,一个劲儿的说道:“那就多谢张先生,多谢酆山派了。”

  在挂断了电话之后,张文仲立刻给留守在云台市的陈曦打去了一个电话,让他将‘傲大人’与‘山大人’的画像传真给林峰,并让他和酆山派在云台市的弟子,全力协助林峰追捕‘傲大人’和‘山大人’。与此同时,他也叮嘱道,一旦是发现这两个妖怪的行踪,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在第一时间向他汇报。

  对于张文仲的吩咐,陈曦自然是不敢违背,恭敬领命,并立刻就展开了行动。

  这个突发的事件,让张文仲的好心情荡然无存。他微眯着眼睛,仰头通过已经彻底毁掉了的游泳馆屋顶,望着头顶上方逐渐放晴的天空,在心头嘀咕道:“这两个实力不凡、凶残嗜杀的妖怪,究竟会藏在哪儿呢?他们躲藏在暗处,是有苦衷呢,还是有什么阴谋?”

  就在张文仲猜测着傲、山两个妖怪的时候,这两个妖怪,却也是在谈论着他。

  在连续吃了八颗人头之后,傲、山两妖知道暂时不能够在云台市的市区里待下去了,便潜入到了云台市境内的一处山林之内。方才发生在隐酆县上空的异象,自然也是被他们给收入眼底的。

  “真是没有想到,姓张的这小子,居然有胆量利用劫数来修炼!而且,这样离谱的事情,居然还真是被他给办成了……难以置信,当真是难以置信啊!”满脸络腮胡、绰号为老山的妖怪,遥望着隐酆县上空逐渐恢复晴朗的一幕,啧啧的称奇。半晌之后,他扭过头来,对盘膝坐在草丛中的同伴说道:“老傲,最近这人类的修真界里都在传着一件事情。说这姓张的小子,是仙人的亲传弟子。这酆山派的背后,有仙人在给他们撑腰。你觉得,这事儿有谱吗?”

  “老山,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样没有水准的谣言,你居然也会相信?”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老傲,闻言睁开了眼睛,冷笑着说道:“你应该知道,所有留在人间的仙人,都被半年前那个雨夜里的、覆盖了整个地球的九九无归灭魂大天劫给轰的身魂俱灭了!而且,仙凡两界的通道,也被这场前所未有的浩大天劫给封住了。至少,在这百年之内,是不可能会有仙人出现在人间的!”

  老山被这番话给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他脸上多毛,就算是不好意思也瞧不出来。他微皱着眉头,嘟囔着说道:“可是……会不会有漏网之鱼,侥幸的存活了下来呢?”

  老傲冷哼了一声,说道:“漏网之鱼?怎么可能!在我们苦苦准备了上万年的九九无归灭魂大天劫下,就不可能有仙人能够躲得过!”说罢,他站起身来,向着山林深处走去。“老山,瞧你这模样,在吃了几颗人头后,身体怕是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吧?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赶紧去抓到这山里面的鱼妖、虾妖,让这场瘟疫,能够尽早的降临呢!”

  老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口中的话给咽了下去,摇了摇头,跟随在老傲的身后,走向了山林深处的那条山涧。

第572章 贺礼上门,收还是不收?

  看着满脸欢喜之色的家人和尤佳,张文仲收拾了一下心情,并没有将林峰告诉他的事情说出来。这件事情,由他自己来操心就成了,没有必要让家人和尤佳担忧、扰了他们的好心情。

  在用道基丹将家人和尤佳都变成了修真者之后,张文仲并没有急着和他们离开这里,返回家中。而是与他们一起,就在这牧马场高级会所中住了下来。

  因为对外停业的原因,此刻的牧马场高级会所,空旷寂静。除了穿梭在其中的酆山派弟子之外,就没有外人存在了。对于刚刚才成为修真者,需要一个寂静场所来修心的张家人和尤佳来说,牧马场高级会所无疑是最为合适的场所。

  在将家人和尤佳安顿好,并为他们解答了一些修炼上的问题之后,张文仲就让他们分别去修心了。所谓的修心,并不是为了增长灵力,而是为了巩固修为、凝炼道心,以防出现走火入魔的一种清修方式。

  不仅是他们,就连苏晓玫,也被张文仲打发去修心了。这个小妮子,虽然是借助了九品三莲丹和九转培婴丹的药效,直接就从金丹初期跃升到了元婴初期。但是她的那颗道心并不稳固,如果不抓紧时间来凝练的话,很可能就会走火入魔。

  虽然说,张文仲有着数十种方法应付这走火入魔。但是,这毕竟对苏晓玫的身体和灵力有损。所以,防患于未然,还是相当重要的。

  清修,对于生性跳脱的苏晓玫来说,实在是有些烦闷。但是,这件事情是张文仲交待下来的,她虽然是心有不爽,却也只能是点头答允,并乖乖的前往为她准备好的僻静小屋,开始闭关清修,凝炼起了道心来。

  在将众人安排妥当了之后,张文仲又派了一个酆山派弟子,去将刘丰徽给接到了牧马场高级会所里面来。

  说起来,刘丰徽比张文仲更早回到隐酆县,刚才那场声势惊人的火陨星劫,他也是瞧在了眼中的。因为离得较近,所以是清楚的感觉到了火陨星劫带给他的强大压迫力。在震惊的同时,却也暗自有些兴奋。

  “这场火陨星劫,一定是酆山派内的某位师兄引来的!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轻松的就渡过了……”望着恢复晴朗的天空,刘丰徽拽紧了拳头,对自己说:“只要我在恩师的教导下,勤奋刻苦、好生修炼,相信很快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就在刘丰徽准备开始修炼的时候,那名奉了张文仲命令的酆山派弟子,前来找到了他,领着他走进了牧马场高级会所,前往了张文仲临时下榻的房间。

  途中,刘丰徽瞧见了那个被火陨星劫给毁去了屋顶的游泳馆,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却暗暗的握紧了拳头,在心中给自己加油鼓劲。

  在见到了张文仲后,刘丰徽恭恭敬敬的行弟子礼,询问道:“师尊,不知道你召我前来,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不要拘束,随便坐吧。”张文仲指了指屋里的椅子。

  “多谢师尊。”刘丰徽依旧是毕恭毕敬,虽说是坐在了椅子上,可是屁股仅仅只挨了一小块。

  刘丰徽颠簸流离、四处碰壁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成为了酆山派弟子,并被张文仲给收入了门下。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各位的珍惜。不愿意失去的他,对每一个酆山派弟子都是恭敬有加,对身为自己师尊的张文仲,就更是如此了。

  见他如此谨慎,张文仲也没有多劝,直接将自己的目地给说了出来:“我叫你过来,就是想要向你了解一些制造赝品法宝的信息。”

  对刘丰徽制作的赝品法宝,张文仲虽然是能够瞧出端倪破绽,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能够依法炮制。今日,他将刘丰徽给叫了过来,就是想要获知制造赝品法宝的方法及原理。以便他能够将此和自己所掌握的炼器方法相融合,从而炼制出一批高品质的赝品法宝来!

  对张文仲,刘丰徽现在是极为敬仰、感激的。所以,在听了张文仲的垂问后,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就将自己制作赝品法宝的方法及原理,向张文仲全盘托出。

  听完了刘丰徽的讲述之后,张文仲满心感慨的赞叹道:“天才,你真的是一个天才,居然连这样的方法都能够想的出来!”

  听到自己师尊的称赞,刘丰徽的脸上涌现出了一抹激动的红光,他连忙拱手谦虚道:“师尊谬赞了,谬赞了……”

  刘丰徽制作赝品法宝的原理,说出来比较简单,就是用妖灵、鬼灵来冒充器灵,同时将丹药中蕴含着的灵气灌入赝品法宝内,使之能够在短时间内,保持极为澎湃强劲的灵力。除此之外,还在法宝内藏下了符咒或法阵。

  持着赝品法宝的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尚能借助丹药所化的灵气,驱使冒充器灵的妖灵、鬼灵,以及藏在法宝内部的符咒或法阵,来释放出这件法宝应有的力量。但是,随着灵气的减弱,这赝品法宝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也就会急速下降,最终沦为一件极其普通的下品法宝。

  当然,这些原理说起来虽然简单,可是想要真正的做到这一切,却是相当困难的。而刘丰徽这个家伙,愣是凭借着自学及独自钻研,摸索出了制作赝品法宝的方法。虽然说,这个方法目前还存在着一些瑕疵,而且成功率也并不是很高。但是,对刘丰徽这样一个半路出家、又没有经过名师指点的散修来说,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了,完全当得上这‘天才’之名!

  又问了几句有关制作赝品法宝的方法后,张文仲将最为关键的问题,问了出来:“将丹药中蕴含着的灵气灌入赝品法宝内是一次性的?没有办法反复将丹药中蕴含着的灵气灌入赝品法宝内,让它一直发挥功效吗?”

  “暂时还是一次性的。”刘丰徽摇了摇头,不无遗憾的说道:“我也一直在研究让丹药反复给赝品法宝补充灵气的方法,只是因为我资质驽钝,再加上没有学习过高深的炼器方法,所以没能够找出解决之道……”

  张文仲在沉吟了片刻后,说道:“这样吧,我再传你一套炼器的方法。你在不影响自身修炼的同时,挤出点儿时间来钻研这个难题。只要你能够将这个难题给攻克了,那么我就给你记一个大功,并会给你丰厚的奖赏。另外,我再派一个在炼器方面,有着丰富经验的人来协助你!”

  刘丰徽大喜过望,连忙跪地叩谢道:“弟子一定不会让师尊失望,定当竭尽所能,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攻克这个难题!”

  张文仲笑着将他从地上搀扶了起来,并立刻就传授给了他一套名为‘九玄炼器法’的精妙炼器方法。这套炼器法,乃是当年他从一位靠着炼器成仙的仙人那儿学来的。其中的精妙,自然是无需置疑的。刘丰徽虽然修为低微,也没有接触过高级的炼器术,但是他天资聪明,眼光极高,一眼就瞧出了这套九玄炼器法,乃是不可多得的极品炼器法。

  在兴奋与感激的双重情绪下,热泪盈眶的刘丰徽又要向张文仲下跪叩谢大恩。不过,这一次却是被张文仲给挡了下来。

  “好了,好了,你也别再跪了。”张文仲笑着说道,同时将五毒妖中擅长炼器的蜘蛛精从壶里乾坤的世界中给召唤了出来,吩咐道:“从即日起,你就负责协助刘丰徽的研究。”

  “遵命!”蜘蛛精恭敬的应道,旋即又向刘丰徽行了一礼。

  等到刘丰徽和蜘蛛精认识了之后,张文仲又说道:“丰徽,这几日,你就住在这牧马场高级会所里吧,我也会在这里逗留几日。无论你在修炼上面或炼器上面,有什么疑问的话,尽管来问我吧。”

  “是!”刘丰徽点头应道。能够待在张文仲的左近,时刻听闻他的教诲,可是刘丰徽梦寐以求的事情。

  在让酆山派弟子将刘丰徽和蜘蛛精领出去后,张文仲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也准备开始修炼医鉴心经。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娴却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向他汇报道:“宗主,在云台市参加修真拍卖会的各大宗派,这会儿竟是齐齐送来了贺礼,说是恭贺我们宗派弟子成功渡劫……您说,这些礼品,咱们是收呢,还是不收?”

  张文仲笑了起来,说道:“贺礼都已经送上了门来,又怎么能不收呢?只是没想到,这些宗派的行动还是挺快的嘛……”

  陈娴也笑了起来,说道:“这些人,还不都是想要讨好我们酆山派,以便能够从我们这儿买到一些高品丹药?为了高品丹药,他们以前的行动就算是再怎么迟缓,这会儿都得快起来。”

  张文仲摇头笑道:“这些话,私底下说说也就罢了,可千万不要让别人听见。好了,你去将这些贺礼都收下来吧。另外,再告诉他们,我们酆山派承下了他们这个人情!”

  “好叻,我这就去办。”陈娴转身走出了房屋,按照张文仲吩咐的去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