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594章 妖魔想要重返人间?

  傲因和山臊的这几点灵魂残渣中记述着的信息相当凌乱并有限,张文仲根本就没能够从中获得什么有用的情况。

  虽然结合这几点灵魂残渣和之前从秦天龙、邹鹏以及九婴那里获得的讯息来看,那些被封印在混沌修罗界里面的妖魔,应该是在密谋着一场大行动!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妖魔是想要冲破封印,重返人间!

  如果真的让封印在混沌修罗界里面的那些妖魔重返人间,那么,对人间的所有生灵来说,无疑会是一场可怕的浩劫。甚至,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世界末日!

  虽然是猜出了混沌修罗界里那些妖魔的意图,但想要阻拦他们,却也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究其原因,还是目前掌握的相关情报太少了。

  既不知道这些妖魔准备用何种方法,在何时何地冲破封印,也不知道现在已经有多少妖魔像九婴、傲因和山臊这般,悄无声息的溜进了人间潜伏起来,更不知道当今这个世界里,有多少人像阴炁派的秦天龙那样,已经被这些妖魔用威逼利诱的手段给收服成为了卧底暗间……

  在这一切都是未知的情况下,张文仲也只能是有心无力。

  突然之间,张文仲竟然是有些迫切的期待那些从混沌修罗界里面溜出来的妖魔,能够来几个替傲因和山臊报仇的。那样的话,他就有机会问出更多的情报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知半解。

  “如果再让我遇到从混沌修罗界里面溜出来的妖魔,我定然要吸取这次的教训,不会给他们燃烧自己肉体和灵魂的机会!”张文仲在心头对自己说道。

  早在张文仲念诵咒语,让傲因和山臊的灵魂残渣现形的时候,在场这些宗派的长老就已经知道他是想要从这些灵魂残渣中搜索出有用的情报来了。所以,才此过程中,他们不仅是保持了安静,还勒令各自宗派的弟子保持肃静。他们现在,可是想尽了一切办法来讨好张文仲,一切有可能惹他生厌的事情,都是要严格杜绝的。

  知道这一刻,瞧见张文仲睁开了眼睛,应该已经是将傲因和山臊的灵魂残渣给搜索完毕后,他们方才涌了上来,好奇的询问道:“怎么样,张先生,有什么发现吗?这两个妖怪,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何会与你们酆山派作对呢?”

  张文仲摇了摇头,说道:“这两个妖怪的灵魂残渣中蕴含着的信息又少又乱,根本就无法获得有用的情报……”

  张文仲并没有将混沌修罗界里的妖魔企图冲破封印重返人间的消息,告诉这些宗派的长老。因为这件耸人听闻、匪夷所思的事情,目前都还只是他的猜测,并没有切实的证据。就算是他将此事全盘托出,估计也没多少人会相信。故此,在没有获得切实证据证明自己的猜测之前,他都不会轻易的将此事告诉其它宗派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左肩挂了彩的霸剑宗长老,突然是想起了一个细节来,连忙说道:“我记得,当时我们在云台市第五中学里面发现傲因和山臊这两个妖怪的时候,他们好像是在那学校里面寻找着什么东西。张先生,您说,这件事情,与他们的来历和目地,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呢?”

  在此之前,张文仲虽然是从陈娴那里听说了傲因和山臊是在云台市第五中学里面被发现的,但对具体的情况并不太清楚。而且,当时他还忙着对抗云台市突发的新型瘟疫,所以也就没有太过考虑和关心这件事情。此刻,当他听到了霸剑宗长老的话后,连忙是向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询问起了当时的事情经过,以及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

  霸剑宗长老的记忆力相当好,对张文仲提出的问题一一作答。

  在听完了霸剑宗长老的回答之后,张文仲微眯起了眼睛,说道:“嗯……你说的没错,这云台市第五中学里面,只怕还真是有什么东西,是与这两个妖怪的来历和目地有关的呢。”

  霸剑宗长老虽然年龄已高,但这性格脾气,却是一点儿也不比年轻人来的缓。张文仲的话音刚刚才落下,他就已经叫嚷了起来:“那还在等什么?我们赶紧返回云台市,将那第五中学给翻个底朝天,不信找不出这两个妖怪在寻找的东西!”

  其他那些宗派长老也是纷纷点头附和,这百余个宗派数千号人,就待再度祭起飞行类的法宝,赶回云台市去。

  “等等。”瞧见这些人将飞行类法宝都给拿了出来,甚至有几个动作快的家伙,已经是飞身跳上了飞行类法宝,张文仲连忙叫住了他们。

  “怎么了?”这些人纷纷是暂缓了手上的动作,回过头来,一脸诧异的望着张文仲,不解的问道:“张先生难道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张文仲抬手指了指已经开始蒙蒙发亮的天空,苦笑着说道:“天色现在已经开始亮起来了,如果我们这数千人都用飞行法宝飞往云台市的话,就算是想不引起旁人的注意都难。”

  众人这才醒过神来,面露尴尬的说道:“我们还真是没有注意到天已经开始亮了呢……”

  张文仲招手将陈曦给唤到了身前,问道:“有没有办法,找来足够多的车辆,将我们都给送到云台市去?”

  陈曦拍着胸脯说道:“放心吧,宗主,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绝对是妥妥的。”当即就转身去安排此事了。

  陈曦离开没多久,陈文等二十余个酆山派弟子,就拥簇着已经苏醒了过来的张家人和尤佳、苏晓玫来到了张文仲的面前。

  无论是张家人还是尤佳、苏晓玫,这会儿都是面带怒容,显然是对张文仲让他们离开、甚至是让鸣蛇、椒图将他们给打晕一时深感不满。不过,在张文仲一番诚挚的解释与劝说下,他们心中的那么一丁点儿怒气,也就消散无形了,并开始关怀起了张文仲的身体状况来。

  陈曦的办事效率果然很高,不一会儿,就有数十辆大巴车开到了牧马场高级会所来。

  瞧见牧马场高级会所里面那一片狼藉废墟,大巴车的司机们很是惊讶。

  “牧马场高级会所这是怎么了?怎么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废墟?”

  “我的妈呀,这不会是被人给强拆了吧?谁那么大胆,竟然敢强拆牧马场高级会所?”

  这些司机虽然没有开口询问,但却在心里面嘀咕、猜测了起来。而他们的这些猜测,也在稍后的几天时间里,传遍了整个隐酆县。甚至就连它周边的几个县市,也有了这些传闻出现。

  这些大巴车,都是陈曦通过关系,从隐酆县客运公司里面借调过来的。也正是因为一次性借调了数十辆大巴车,导致隐酆县客运公司今天在许多运营线路上,都只能是派遣一些小客车去跑……

  在乘车离开之际,张文仲将陈曦及另外几个酆山派弟子留在了隐酆县,让他们负责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善后。虽然说,牧马场高级会所是在隐酆县的郊外,人口密度相对较稀疏,但也不能够排除,有人听见、瞧见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为此,张文仲将祝由术传授给了陈曦等人,以便他们能够更为妥当的善后。

  数十辆大巴车首尾相连、排成一条直线的场景,当真是有些震撼。沿途中,也不知道是谋杀了多少的眼球。

  因为云台市的突发瘟疫已经是得到了控制,并且即将被扑灭,所以云台市也就解除了封锁隔离的状况。不过,每一个进出云台市的人,依然得接受一番简单的检查才成。故此,当这数十辆载着数千个修真者的大巴车驶进了云台市的入城公路时,也都停了下来接受检查。

  瞧着从大巴车里面下来的数千号人,负责在此检查的云台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们,都有些傻眼了。尤其是在这些修真者里面,还有不少的人穿着道袍、僧袍乃乃至是古装,显得很是诡异离奇。

  幸运的是,他们的佩剑和法宝,皆是藏了起来。要不然,任何人在瞧见了这数千个提着明晃晃宝剑的怪人,只怕第一个反应就是报警了。

  不过,对张文仲,这些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却是认识的。而且,对以身试毒,几乎是凭着一击之力,治好了这场新型瘟疫的张文仲,他们还是相当敬仰并崇拜的。

  于是,这些人一边忙着给修真者们挨个的进行简单检查,一边好奇的向张文仲询问起了这些身着奇装异服者的来历。

  “他们呀……”张文仲自然是不可能说‘这些人都是修真者’,他只能是编造了一个借口,说道:“他们都是一些宗教界的人士,听说了云台市的疫情,就从全国各地赶了过来。你们瞧,穿僧袍的是和尚,穿道袍是道士,穿古装的是在家修行的居士。至于那几个穿着西服和便装的嘛……”

  一个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接口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他们都是天主教的神父吧?”

  “聪明。”张文仲哈哈一笑,问道:“怎么样,检查完了吗?我们可以走了吧?”

  “检查完了,都没问题,可以放行。”随着这一句话,拦在路上的栏杆缓缓升起,数十辆大巴车鱼贯的驶进了云台市的市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