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625章 合道中期又怎样?

  张文仲并没有急着将信封撕开,而是微眯着眼睛打量起了写在信封上面的‘灵居主人台启’这六个字来。

  这六个字是用行书一气呵成的,字体遒劲而又不失飘逸,优雅而又不乏大气,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行书中的佳品,比起当今那些成名已久的书法家有过之而无不及。精通书画一道的张文仲,自然是一眼就瞧出了这六个字的精妙所在,不由是颔首赞叹了一声:“好字!”

  栖息在他肩头的三足乌,对字迹的好坏并不在意,它所好奇的,是这封信里面记录着的内容。见张文仲光顾着赞叹这信封上面的字体好坏而不拆信,它不由是有些着急,连声催促道:“主人,别管这信封上面的字写的是好是坏,咱们还是赶紧将它撕开,看看这信上到底是写了些什么吧。这封信来的诡异,怕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也说不一定呢。”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张文仲点头应道,扬手‘兹’的一声撕开了信封。

  然而,就在信封被撕开的瞬间,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道凌厉的剑气,如同是一道凄厉的闪电,突然从撕开的信封里激射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刺向了张文仲的眉心。

  这道剑气中蕴含着的灵力极为强大并凌厉,刚刚一出现,就让周围的气温下降了好几十度。一杯放在茶几上面、热气腾腾的香茗,更是瞬间就被冻结成了冰块。

  在这道凌厉剑气的面前,不仅是张泽瑞等修为较低的人难以承受,甚至就连拥有着化神期修为的鸣蛇和炼虚期修为的椒图,也同样是感觉到了呼吸不畅。毫无疑问,张文仲一旦是被这道剑气给刺中,就算是不死,也会落得一个重伤的下场!

  栖息在张文仲肩头的三足乌,被这道凌厉剑气散发出来的威压给刺的全身生疼。可既便如此,它还是没有私自逃离,而是鼓起了体内残存的全部力量,冲着张文仲尖声提醒道:“主人,小心呀,快闪开!”

  此刻的三足乌,当真是恨死了自己,它满心后悔的在心头嘀咕道:“都怪我,我怎么能够在没有确定这封信里是否藏有陷阱的情况下,就催促主人打开它呢?要是主人因此而受伤,那我可就成为了祸主的罪鸟了啊……”

  相比起三足乌的惊慌失措,张文仲的表情则是要冷静许多。仿佛眼前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

  “来得好!”瞧着激射而来的这道凌厉剑气,张文仲轻喝了一声,旋即不闪不避,双瞳中猛然释放出了一道如烈日般灼目的剑气,迎着那道凌厉剑气射了过去。

  ‘轰——!’

  两道剑气瞬间撞击到了一起。

  巨响声中,两道同样凌厉的剑气,齐齐化为了乌有。

  与此同时,张文仲手里的那封信,也自动的化成了一片纷飞的碎渣和齑粉,向着四面八方飘散。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群纷飞嬉戏的蝴蝶。

  一个略显苍老但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别墅里面响彻了起来:“阁下果然是有几分实力的,难怪能够欺负我那几个不成材的徒弟。三天后的午夜,我将会来替他们找回公道,还请阁下能够提前做好准备……”

  “示威么?”张文仲淡然一笑,早在凌厉剑气出现的时候,他的神识就已经发现了对方附着在信封里的神识。此刻,他更是发现,对方正在将他的神识给收回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给阁下送去一分薄礼吧。”张文仲轻声说道,一道无形的剑意,被他悄无声息的附着在了对方正在收回的那缕神识上面。

  张文仲现在的神识,可是大罗金仙级别的,就算对方的修为再怎么高深,却也没能够察觉他的这缕神识已经是被张文仲给动了手脚。

  就在剑气化为乌有的时候,众人身上的压力也是陡然一消。修为较低的张泽瑞等人,全身都已经被冷汗给湿透了,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以此来恢复自己刚刚消耗的精力。

  椒图和鸣蛇的修为最高,恢复的也最快。不过,在它们俩的脸上并无轻松之意,而是眉头紧锁的走到了张文仲的身前,不无担忧的说道:“主人,这个家伙的实力,只怕是在炼虚期以上……”

  张文仲抬手打断了它们俩没有说完的话,淡淡的一笑后,说道:“说的没错,这个人的修为,已经是到了合道中期的水准。”

  “合道中期?!”虽然早有猜测,但从张文仲的嘴巴里面得到了肯定后,椒图和鸣蛇还是给吓了一大跳,面带忧色的说道:“那么,三天之后,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了……”张文仲的脸上非但没有一丝忧色,反而还挂着一抹微笑,他用平淡的语气,说出了一句令椒图和鸣蛇震惊不已的话来:“如果这人是来赔礼道歉的,我们自然是应该以礼相待。但如果这人是来找茬的,那我们也不用客气,将他一并给抓起来就是。想来,为了能够赎回一个合道中期的修真者,一元道宗肯定是不会吝啬赎金的!”

  椒图和鸣蛇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说道:“将这人给抓起来?他可是有着合道中期的修为啊……”

  “合道中期又怎样?”张文仲哈哈一笑,相比起满脸忧色的椒图和鸣蛇,他则显得信心十足。

  络山,一元道宗的宗门所在。

  望霞峰,络山八峰之一,落霞观所在地。

  在落霞观的静心阁内,两个人正相对而坐,寂静无言。

  年轻的那个光头,正是被张文仲给封住了灵力,被三足乌一把火给烧光了衣衫和毛发的徐闻。此刻的他,正襟危坐在一张蒲团上,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一双饱含着紧张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闭目盘膝,坐在他对面的那位身着道袍、须发皆白的老者。

  这位老者,正是他们的师傅,落霞观观主,一元道宗的护法长老,道号太虚散人的王玄处。

  在徐闻的焦急等待中,王玄处终于是睁开了眼睛。

  “师尊……”徐闻正待问问情况,一道凌厉的剑意却是突然出现在了静心阁里,向着王玄处的咽喉直刺而去。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是将徐闻给吓了一跳,同样也是出乎了王玄处的预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的神识竟然是如此的强大,居然能够在不被他发现的情况下,将一道剑意附着在他的神识上面。

  不过,王玄处毕竟是有着合道中期的修为,而且是身经百战、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面对着突发情况,他丝毫没有慌乱,反而还一挑眉头,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还是一个不肯吃亏的家伙呢。”他右手一抬,口中猛然爆喝出了一个‘破’字。一柄如同大海般湛蓝的飞剑,骤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迎着飞射而来的那道剑意斩去。

  飞剑和剑意瞬间撞击到了一起,强劲的能量冲击波随之出现,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徐闻体内的灵力被张文仲以秘法封印,此刻的他就是一个普通人,虽然有王玄处的照料,但在这股强劲的能量冲击波面前,却还是变成了一只短线的风筝,惨叫着被撞飞了出去,‘砰’的一声,就将静心阁上好的红木门窗给撞碎了,人也飞落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了数圈。

  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变,让落霞观里的修真者们还以为是有敌人来袭呢,纷纷是将自己的法宝飞剑给召唤了出来,警惕的环顾着四周。

  几个核心嫡系弟子,则是快步的跑向静心阁,看也不看躺在地上,生死未知的徐闻,只是焦急的询问道:“师尊,您没事吧?”

  “没事。”没等他们跑进静心阁,黑沉着脸的王玄处,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向众人吩咐道:“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没必要摆出这种如临大敌的架势。你们几个,将徐闻给我扔到黑崖里面去关起来,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将他给放出来!”

  徐闻恰巧是在这个时候醒过神来,听见王玄处的这番话,顿时就给吓得脸色发青,顾不得身上传来的阵痛,哭丧着一张脸恳求道:“师尊,您大人大量,就饶过我这一次吧,我不要被关进暗无天日的黑崖啊……”

  王玄处冷哼道:“你这个蠢货,将我们落霞观、将我们一元道宗的颜面都给丢光了。我没有取你性命,就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几个核心嫡系弟子根本就不理会徐闻的哀嚎,架起他大步就走。

  等到所有人走了之后,王玄处方才从怀中摸出了一只青花瓷的小药瓶,从中取出了一枚丹药扔进口中,用只有他自己方才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没想到,这小子的剑意居然是如此的凌厉浩瀚,比我也不遑多让。一时的轻敌,居然是着了他的道……不过,等到三日之后,我也就能够将那只仙器给驯服了。有了它,就算这个小子再怎么奸诈狡猾,也得授首伏诛。灵居……我必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