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681章 丢脸丢大了!

  接完了电话后,专案组组长呆愣了许久也没有回过神来。

  “组长,发生了什么事?”两边脸颊肿得跟猪头一般无二的曹彰,在这个时候凑了上来,好奇的问道。因为他两边脸颊红肿以及牙齿掉了几颗的缘故,所以说起话来,声音有点儿含糊不清,让人只能是连蒙带猜,才能够弄清楚他究竟是在说些什么。

  在专案组组长接电话的时候,曹彰的心里面就涌起了一丝不安的感觉来,所以才会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究竟是谁打来的,又说了些什么。

  曹彰的这句询问,让专案组组长从呆楞的状态中醒过了神来,他猛地想起了杨帆省长在电话里面交代的、有关曹彰的事情。虽然他不清楚,曹彰为什么会被国家安全部的人给盯上。但有一点他却是非常明白的,想要将功赎罪的话,就必须得赶在国家安全部的人到达之前,将曹彰给控制起来!

  所以,回过神来的专案组组长,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抬手一指曹彰,冲着其他的专案组成员喝令道:“将曹彰给我抓起来!”

  抓曹彰?

  在场的这些专案组成员不由的一愣。

  谁也没有想到,在接了一个电话后,专案组组长的态度竟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居然是下令要抓曹彰这个他此前极为信任的人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曹彰,他虽然也搞不清楚专案组组长为什么要抓他,但却不想就此束手就擒、乖乖被捕。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次如果被擒住了,十有八九不会落得好下场。

  一个箭步,曹彰就蹿到了专案组组长的身旁,扬手就是一记凌厉的鹰爪,向着专案组组长的脖子抓去,想要将他挟持为人质,方便自己从警局中逃脱。

  这一连串的、出人意料的变故,让专案组成员们彻底的懵了。

  唯有谭青青,及时的做出了反应。

  就在曹彰扑向专案组组长的同时,她双足在地上猛地一点,施展出了张文仲之前传授给她的那套惊鸿身法,如鬼魅般轻盈快速的扑向了曹彰,并在他的左手即将抓到专案组组长脖子的紧张时刻,抬脚就是一记凌厉的鞭腿,狠狠地抽在了曹彰的小腿上面。

  如果是在平时,谭青青的速度就算再快,也是快不过曹彬的。毕竟曹彬是天级武者,谭青青却连地级武者也算不上。但现在,曹彬是有伤在身,实力大打折扣,非但被谭青青给追上了,这小腿也是躲闪不及,挨了一记狠得。

  ‘砰’的一声劲响后,曹彬连着退了好几步。虽然他的小腿并没有被谭青青的这一记鞭腿给抽断,但那股锥心的剧痛,却仍旧是疼得他呲牙咧嘴,好不难受。

  通过这一次的交锋,曹彬也明白了,靠自己这具受伤之躯,想要在短时间内战胜谭青青,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所以,他立刻就改变了策略,不再和谭青青浪费时间,而是强忍着小腿处传来的锥心剧痛,闪身朝着专案组办公室的大门跑去。想要赶在其他警察回过神来之前,冲出办公室,冲出警察局。

  瞧见这一幕,专案组组长顿时就急了,如果真的让曹彰逃走的话,丢脸事小,丢官可就事大了。所以,他也顾不得自己的生命安危了,拔腿就冲着曹彰追去,同时还不忘朝着办公室里的那些专案组成员喝道:“都他妈的还愣着做什么?拦住他!不能够让他跑了!他若是跑了,我们全都脱不了干系!”

  专案组组长的这番暴喝,总算是让目瞪口呆的专案组成员们回过了神来,一窝蜂的冲着曹彰扑去。然而,他们的反应和速度,与曹彰相比还是慢了一些。没等他们合围,曹彰就如风一般的冲出了办公室。

  就在众人大惊失色,准备尾随其后追出去的时候,曹彰却又缓步的退进了办公室。这倒不是因为他良心发现打算束手就擒,而是因为一只手枪比在了他的脑门上,让他不得不退回到办公室里来。

  三个身着西装的男子,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中间那个持枪比在了曹彰脑门上的人,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印有国徽的红本证件来,打开后说道:“我们是国家安全部的人,曹彰,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现在由我们正式逮捕你!”

  国家安全部?

  涉嫌危害国家安全?

  不仅是曹彰,专案组其他人也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唯有知道张文仲身份的谭青青,猜测到了这件事情应该是与张文仲有关的。

  “要是早知道张哥已经采取了应对的措施,我又何必跑到这里来大闹呢?完了完了,要不了多久,今天我大闹专案组的事情,就会被人加油添醋的四处宣扬了……看来,我这‘女暴龙’的绰号,还真是坐定了呢……”想到这些,谭青青不由是恨得直咬牙,暗道:“不行,我一定要让张哥好生的补偿我。至少,也要请我吃顿好的,以抚慰我这受伤的心灵……”

  这三个国家安全部的人,全部都是武道高手,虽然比不得全盛时期的曹彰,但应付一个有伤在身的曹彰,还是绰绰有余的。很快,他们就用特殊的手铐脚镣,将曹彰给拷了起来。随曹彰一起被带走的,还有专案组组长及另外三个跟着曹彰一起去找张文仲麻烦的警察。这四个被殃及了的人,自然是恨死了曹彰的。

  待到曹彰等人被带走了之后,这个专案组也就正式的宣告解散了。那些由省公安厅派来的专案组成员,纷纷是垂头丧气的收拾起了各自的东西,准备返回省城。这一次的经历,对他们来说,当真是丢脸丢大了。甚至,还有可能成为他们工作履历上的一个污点。

  谭青青对此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在走出了专案组的办公室后,她将手机给掏了出来,准备将这边发生的事情告诉张文仲。然而,当她拨打了张文仲的电话后,这才发现,张文仲的手机居然是关机了。

  “奇怪,张哥怎么关机了?”谭青青皱了皱眉头,旋即将手机揣回了兜里,摇头轻叹道:“罢了,想来这件事情,张哥应该是早就知道的,就算是不通知他,也没什么大碍。”

  张文仲这会儿,正关了手机在书房里面闭关修炼医鉴心经,以恢复自己消耗的灵力。谭青青的电话,要能打得通,那才真是怪事了呢。

  接下来的这几天,日子似乎又恢复到了平静,再也没有人来打扰闭关修炼的张文仲。

  专案组虽然已经解散,但是并不代表着,这起连环失踪案就不再追查了。只不过,因为这起连环失踪案的特殊性,普通的警察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所以就移交给了特勤组来处理。而为了破获这起连环失踪案,消灭从混沌修罗界里溜出来的厉魇,特勤组不仅是从其他地方抽掉了一批人来增援雍城市,还通过总参谋部、武警总部及公安部,向雍城市的军分区、武警部队及警方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听从胖和尚等人的调遣,做好密切的配合工作。

  有了充足的人手,胖和尚等人就在雍城市及周边的几个县市展开了搜索。只是,因为担心会打草惊蛇,他们的搜索行动,都是藏在暗处的。这一番搜索下来,虽然暂时没有发现厉魇的踪迹,却找到了好几个失踪者。

  这些失踪者,无一例外,都被妖灵附体了。所以,特勤组的人,在找到了他们后,就立刻将他们制服,送到了张文仲这里,请张文仲替这些人抽离附体的妖灵。

  而在这今天里面,赤霞道长也按照张文仲的吩咐,向酆山派的盟友及一些关系较好的宗派发出了信函,请求他们前来雍城市助阵。然而,当这些宗派听说,这次要对付的敌人,不是普通的妖魔,而是从混沌修罗界里溜出来的厉魇后,就有很大一部分打了退堂鼓,不愿意派人来趟这潭浑水。当然,这些宗派也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找出了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搪塞推脱。

  唯有从一开始,就与酆山派建立了盟友关系的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与涟山剑宗,是欣然的应邀而来,不仅是派出了各自宗派里的高手,还让与张文仲关系比较好的陆槐、孙庭筠、萧震与霍青带队前来。

  对于这四个宗派的决定,修真界里大部分的人不予看好。虽然他们没有将这些话摆在明面上说,可在私底下,却都是在冷嘲热讽:

  “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简直是疯了,居然想去挑战厉魇,依我看,他们这次多半是要元气大伤!”

  “厉魇,那可是比魔还要强大的存在啊!挑战它,和找死又有什么区别?就算酆山派真的肯拿出七品的丹药来进行悬赏,也得有命得到不是?为了一两枚七品的丹药,将自家的性命乃至是整个宗派都给搭进去,实在是太不智了!”

  对于这些言论,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人,都是有所耳闻的。不过,他们并没有因此动摇给酆山派助阵的念头。尤其是陆槐四人在聊及此事的时候,还不屑的说道:“这些目光短浅的家伙,只知道厉魇不好惹,可他们哪里知道,张先生从来就不会做没有胜算的事情!哼,他们不来助阵也好,方才能够显现出我们四派与酆山派的情谊有多深!只希望,等我们获得了报酬的时候,这些宗派别眼红说怪话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