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702章 高级鬼王

  和张文仲同在一组的,是陆槐、孙庭筠、萧震和霍青率领的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与涟山剑宗的高手。之所以会选择这四个宗派与自己一组,不仅是因为这四个宗派与自己关系密切,更因为他们肯听从自己的命令,不会做出阳奉阴违的事情来。

  张文仲他们这组负责的搜查区域,包括了三号、五号藏品室,以及一个地志资料陈列室。这三个地方所处的位置相近,搜查起来也不会东奔西走、徒增麻烦。其余四组负责的搜查区域,也大抵都挨得比较近。如此安排,也是为了省时省力,方便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藏身在这博物馆里面的厉魇和九魔。

  无论是张文仲还是其他的修真者,都很清楚一件事情:如果不能够在短时间内,将厉魇给找出来诛灭的话,后果将会变得相当严重!

  双脚刚刚踏进博物馆的大门,张文仲等人就感觉自己周边的环境,在眨眼之间出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原本晴朗的、一碧如洗的天空,在这一刻变成了压抑的暗红色。那一朵朵压得极低、翻腾不休的乌云,就如同是一只只呲牙咧嘴的恶魔,冲着闯入博物馆的众人,发出了一声声尖锐刺耳的奸笑。

  一道道的黑雾,翻滚着出现在了张文仲等人身侧。顷刻之间,就让整座博物馆,都陷入了这滚滚黑雾的笼罩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对于博物馆里可能会出现的变化,经验丰富的特勤组成员早有预料。就在这异变始动之际,胖和尚、三痴就不约而同的一挑眉头,齐声喝道:“结阵!”

  早有准备的特勤组成员,立刻就从各自兜里掏出了一只只类似镜子的法器,将水晶般的镜面对准了博物馆,快速的念诵起了咒语来。

  一道道肉眼难及的光芒,从这些类似镜子的法器中释放了出来,立刻就在博物馆的外围形成了一道幻象,遮蔽住了博物馆里面正在发生的惊人变化。让这座博物馆在四周普通围观者的眼里,静悄悄的与先前一般无二,没有丝毫的变化。

  特勤组这样做,也是无奈之举。总不能够让这博物馆变成幽冥鬼蜮的一幕,被周围这些看热闹的人瞧见吧?那样的话,不引发全民恐慌才怪呢!说不定,在这恐慌逃亡的时候,还会出现不必要的伤亡呢。

  为了避免这些人为灾难发生,特勤组采用一些欺瞒手段,也是无可厚非的。

  在用类似镜子的法器,组成了一个大型的幻象阵后,胖和尚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微眯着眼睛,透过了这片幻象注视着已经变成了幽冥鬼蜮的博物馆,不无担心的说道:“这座博物馆化作的幽冥鬼蜮,比起我们上一次在废弃厂区中闯过的幽冥鬼蜮,范围更大、级别更大……真不知道,张副组长他们能否顺利的找到厉魇,并将其诛灭!”

  三痴接过话题说道:“放心吧,张副组长这一次,可是和数百个修真高手一起出马的。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就算是那些天字号的修真宗派遇到了,也要退避三舍,不敢与之争锋的。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够成功的诛灭厉魇。只可惜,我的修为实在是太低。要不然的话,我就能够跟随在张副组长的身边,与他一同降妖除魔了……”

  就在胖和尚与三痴感慨的时候,张文仲与陆槐四人,以及四个宗派的高手,已经被那滚滚的黑雾给彻底的包围住了。在他们的眼前,除了翻滚不休的黑雾之外,别的什么也瞧不见。

  不等张文仲发话,跟随在他身后的陆槐,就不屑的冷笑了起来:“阴气迷雾?哼,只不过是些不入流的雕虫小技罢了,居然也好意思拿出来,不嫌丢人么?这厉魇,还真把我们当普通人对待啊?”

  陆槐右手一抬,一朵熊熊燃烧的火莲花,就出现在了他的手心里。紧接着,这朵火莲花盘旋飞起,漂浮在了众人的头顶处。从这朵火莲花里面释放出来的强光与高温,很快就驱散了笼罩在这四周的黑雾,让众人的视野恢复了正常。

  在看清楚了博物馆里的情形后,众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只见这博物馆的地面、墙壁以及天花板上,到处都流淌着散发有腥臭气息的污血。这些污血所处的位置,看似杂乱无章,实际都暗含着某种特殊的规律,使得这座原本充满了文化气息的博物馆,变成了一个阴森可怖、令人胆寒心惊的炼狱!

  张文仲在扫了周围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并将神识散布了出去,使之在瞬间遍布博物馆。他一边迈步走向己方负责的搜索区域,一边沉声说道:“这座博物馆,已经在厉魇的妖力下,沦为了幽冥鬼蜮。冤魂厉鬼,随时都可能会出现。所以大伙儿一定要提高警惕,千万不能够掉以轻心!”

  陆槐四人齐齐点头,都觉得张文仲说的有道理,在这阴森可怖的幽冥鬼蜮里,任何一个松懈都是致命的。在经过了一番简短的商议后,他们自行调整了阵型,让修炼火系功法的陆槐领着灵枢派弟子走在最前方开道索敌,萧震与霍青,分别率领着巴山萧家与涟山剑宗的弟子,护卫在左右两侧,孙庭筠则是与花间派弟子一起,走在队伍的最后方,负责断后及机动支援事宜。

  对于陆槐四人做出的这番布置,张文仲忍不住点头赞许,暗道:“不愧是修真界里成名已久的人物,这样的布置看似简单,却充分考虑到了每一个宗派的特点,可谓是面面俱到。而且,不管是哪个方向遭遇了敌袭,其余三个方向,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不会出现反应不及时或混乱的情况……”

  在走进博物馆之前,张文仲等人本以为,将会在这里面遭遇到成群冤魂厉鬼如潮水般汹涌的攻势。然而,在他们走进了博物馆之后,方才发现自己之前的猜测是错误的。这座博物馆里面,虽然黑雾翻滚,虽然污血四布,但却没有一只冤魂厉鬼出现。整个博物馆里一片死寂,除了众人走动时的脚步声外,竟是没有其它的声音。

  这种异样的寂静,非但没有让人紧绷着的神经放松,反而还绷得更紧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种寂静只是表面的假象而已。一旦他们表现出了疏忽大意,就可能会转变成为一场暴戾的、夺人性命的狂风暴雨!

  很快,张文仲一伙人就到达了他们负责搜索的三号藏品室。

  就在充当前锋的陆槐等灵枢派高手刚刚走进三号藏品室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从旁边的高架上落了下来,惊得其中一名神经高度紧绷的灵枢派弟子,立刻就将自己的飞剑给释放了出去。那缠绕着熊熊火焰的飞剑,瞬间就将落下来的黑影给斩成了碎片。

  原来,这落下来的黑影,不过是一只存放在高架上的藏品罢了。或许是因为众人进来的时候动静太大,这才被震得落了下来。

  见此情景,陆槐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经验丰富的他,自然是知道,这神经高度紧绷,固然是能够提升警惕性,可同样也会让人疑神疑鬼,使得心魔能够趁虚而入。就算没有心魔,厉魇和它手下的九魔,趁机施展点儿伎俩,也有可能会让神经紧绷的众人陷入混乱,从而出现不必要的伤亡。

  故此,陆槐连忙对身边的灵枢派高手说道:“保持必要的警惕就成,不必太过紧张。”

  有了陆槐的这句话,灵枢派众位高手紧绷着的神经,多少是放松了一点儿。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件斑驳的青铜器,咕噜噜的从高架上滚落了下来。

  因为有了前面那次的经历,这一次灵枢派的众位高手也就并没有将这只从高架上滚落下来的青铜器放在心上。甚至还有那么几个人,抬手指着这件滚落的青铜器,打趣着刚才那个紧张拔剑的同门:“辛师弟,既然你刚才都已经拔剑斩过了一只瓷器,不如也将这只青铜器给斩了吧,好歹也要凑个双嘛……”

  “小心!”

  就在被取笑的辛师弟尴尬不已的时候,陆槐的眉头却是猛地一条,双瞳中闪过一道厉芒,抬手就将自己的飞剑释放了出去,令其化作了一条狰狞的火龙,咆哮着射向了那只青铜器。

  灵枢派的众位高位不由的一愣:“陆长老不是说不必太过紧张的吗,怎么他表现的比我们都还要紧张?”

  很快的,灵枢派的众位高手就明白了陆槐为何会做出这种反应——就在那条飞剑化作的火龙,即将吞噬青铜器的时候,一团黑雾突然翻滚着出现在了青铜器的四周,并在瞬间凝固成型,化作了一个头戴王冠的狰狞厉鬼。而那只看似普通的青铜器,则在黑雾的作用下,化作了一柄妖异的青铜剑。

  这只突然出现的厉鬼,赫然是高级鬼王!

第703章 迦楼罗现,鬼王灭

  高级鬼王,实力堪比渡劫期修真者的存在!

  毫无疑问,如果不是陆槐及时出手,拼着全身的灵力释放出了飞剑的话,距离着高级鬼王最近的这几个灵枢派高手,只怕已经是惨遭杀害,倒在了血泊之中。

  ‘当’的撞击声中,陆槐飞剑化作的火龙,与高级鬼王手中那柄缠绕着缕缕黑雾的青铜剑重重的撞击到了一起,大片的火星向着四周飞溅。

  声势浩大的火龙,愣是被高级鬼王手中那柄斑驳的、残破不全的青铜剑给挡住了。不仅如此,缠绕在青铜剑上的缕缕黑雾,如同是一条条狰狞可怖的小蛇,蔓延到了飞剑所化的火龙身上,竟是争先恐后的吞噬起了飞剑上笼罩着的那片熊熊火焰,并在眨眼间的功夫里,就让这片火焰锐减了好几分,露出了赤红色的剑身。

  早在发现敌人是高级鬼王的时候,陆槐的那道剑眉就皱了起来。这会儿,见自己附着在飞剑上的灵焰,竟是被对方用黑雾吞噬,剑眉不由是皱的更紧了,并暗道了一声‘不好’,连忙是催动起了体内灵力,想要将那柄飞剑给召回来。

  然而,那一缕缕缠绕在飞剑上的黑雾并不简单,显然是蕴含着极强力量的,竟是死死的拉拽住了这柄赤红色的飞剑,让陆槐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其收回。

  陆槐身边的那群灵枢派高手,在这个时侯总算是回过了神来,连忙是拔出了自己的武器法宝,想要仗着人多的优势,协助陆槐诛杀这只高级鬼王。

  高级鬼王的血色双瞳骤然闪烁了起来,它猛地张开了满是枯牙的嘴巴,用沙哑刺耳的声音,嘶吼道:“鬼军……进攻……”

  一片片汹涌翻滚着的黑雾,立刻出现在了三号藏品室里。

  数以百计的鬼卒、鬼将、鬼候,手持着斑驳破败的武器,排列着整齐的冲锋阵型,如同是潮水一般,从这一片片黑雾中咆哮着冲了出来,向着灵枢派高手发起了猛烈地攻势。

  一时之间,人数上的优劣逆转,灵枢派的高手被潮水般的鬼军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见情况不妙,陆槐先是冲着灵枢派高手下令道:“你们甭管这只高级鬼王,全力击退这些涌上来的鬼军!”旋即又深吸了一口气,向三号藏品室外的人求援:“老孙、老萧、老霍,你们要是再不领着人冲进来的话,可就只能是为我收尸了!”

  陆槐的声音刚刚落下,三道速度极快的身影,就从三号藏品室外飞射了进来,一起朝着高级鬼王发动了凌厉的攻势。

  这三道身影,正是孙庭筠、萧震和霍青。

  在这三人的帮助下,陆槐总算是将自己的飞剑给收了回来,就这么握在手中,与高级鬼王缠斗在了一起。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陆槐四人也不敢让法宝离手了,只能是握在手中施为,以避免被高级鬼王用黑雾给抢夺了去。

  就在陆槐四人与高级鬼王缠斗的时候,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也相继涌进了三号藏品室,与灵枢派的高手一起,挡住了如潮水般从黑雾中冲出来的鬼军,重新将优劣之势逆转!

  高级鬼王毕竟是堪比渡劫期修真者的存在,身处在陆槐四人的围攻下,依旧是显得游刃有余。甚至,仗着鬼影迷踪步、幽冥阴魂盾、血噬毒雾这几个顶级的天赋能力,还将陆槐四人给压制住了,让他们只有招架之功,难有还手之力。

  张文仲本来还想要保存实力,留着对付厉魇和九魔。但是眼前的局面,却让他无法再旁观下去了。否则,就算陆槐四人领着四个宗派的高手,最终能够诛灭这些鬼卒、鬼将、鬼候以及这只高级鬼王,所付出的伤亡,也必然会是极大的。

  张文仲的右手一招,八部天龙伞立刻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在将灵力灌输进这把八部天龙伞的时候,张文仲也将其打开来了。

  一道夺目的金光,立刻就从八部天龙伞中绽放了出来,驱散了三号藏品室里翻滚着的黑雾。尤其是让那几片不断有鬼卒、鬼将、鬼候涌出的黑雾,在这道金光的作用下,逐渐地变淡变小,最终消弭无形,从而阻断了鬼军援军的出现。

  金光乍现的同时,一股沁人心脾的檀香,也从这把八部天龙伞中释放了出来。

  这股檀香,对交战双方的作用,却是截然不同。

  对陆槐四人及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们来说,这股突然出现的檀香,不仅是让他么那颗焦躁不安的心,在瞬间冷静了下来。更让他们体内的灵力,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增幅及恢复。让他们的战斗力,在这短短的一瞬间里,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然而,对那只高级鬼王,以及鬼候、鬼将、鬼卒来说,这股檀香却是蕴含着剧毒,不仅是让它们体内的阴气、鬼气开始急速的消减,甚至还让它们的动作变的僵硬缓慢了起来。这份战斗力,瞬间就降低了不少。

  在这种此消彼长的情况下,陆槐四人的情况也就要好了许多。虽然说,仍旧还处在一种劣势,但相比起之前,至少是有了还手的余力。

  “增强己方削弱敌人……这就是八部天龙伞的威力吗?”激烈缠斗中的陆槐四人,用眼角余光瞄着悬浮在张文仲身前的八部天龙伞,半是激动半是好奇的猜测道。

  他们很快就知道,八部天龙伞的威力,并不仅是如此!

  “迦楼罗!”

  伴随着张文仲的一声清啸,描绘在八部天龙伞上的迦楼罗图案,骤然爆发出了刺眼的金光。在这片金光中,一道悲苦的鸟鸣响彻了起来。紧接着,一只通体金黄、头生如意珠的大鸟,出现在了三号藏品室里。

  除了陆槐四人之外,其余的人,都还不知道张文仲手里的这只八部天龙伞是什么级别的法宝,能有些什么作用。此刻,见到这只通体金黄、宝相庄严的神鸟,无论是灵枢派的高手,还是花间派、巴山萧家及涟山剑宗的高手,全都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我没看错吧?这是佛家护法神之一,八部天龙众里的迦楼罗?”

  “是大鹏金翅鸟!哈哈,这下子,有的这些冤魂厉鬼好受了!”

  “张先生手里面的这把伞,难道还是佛家的法宝不成?能够将八部天龙众里的迦楼罗给召唤出来,这得是什么品级的法宝啊?”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这只刚刚被八部天龙伞给召唤出来的迦楼罗,猛地振翅一挥,一股凌厉如刀锋般的劲风立刻出现,席卷着一片难以计数的、如刀似箭的金色羽毛,铺天盖地的射向了高级鬼王。

  乍眼看去,这片金灿灿的羽毛,就如同是一片金色的暴风雪,晃得人眼花缭乱。

  这一招,正是迦楼罗的拿手招数——迦楼罗雨吹雪!

  在这片难以计数的金色羽毛面前,高级鬼王就算是想要躲闪,也没有地方可以躲闪。

  瞬间,它就被这片金色羽毛击中。

  一片‘叮叮当当’的炸响声,就此响彻了起来。如同是夏日雨夜里的一片惊雷,连绵不绝、震耳欲聋。

  饶是高级鬼王的实力,堪比渡劫期的修真者,却也被这一片蜂群般的金色羽毛,给折腾的手忙脚乱,苦不堪言。

  即便它将那把青铜剑挥舞的再好再严密,即便笼罩在它身上的幽冥阴魂盾再坚固再周全。在这么一波无论是声势还是威势,都格外惊人的羽毛攻势面前,却也是露出了些许的破绽,被好几只金色羽毛穿透了防线,刺在了它被滚滚黑雾笼罩着的身躯上。

  这几只金色羽毛一入高级鬼王的身体,立刻就爆炸开来。

  虽然这样的爆炸,并没有让高级鬼王受什么重伤,却也震得它阴气、鬼气紊乱,被陆槐四人抓住机会,趁机发动了一波猛烈地攻势,就此扳回了劣势局面,占据了上风。

  而在发动了一波羽毛攻势后,迦楼罗也并没有就此罢休,它猛地一扇翅膀,急速的飞向了高级鬼王,正式的加入到了这个战团之中,协助着陆槐四人,全力的围剿这只高级鬼王。

  有了八部天龙伞,有了迦楼罗,陆槐四人彻底的占据了上风。

  没过多久,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与涟山剑宗的高手,也齐心协力将三号藏品室里残余的鬼卒、鬼将、鬼候给诛杀一空。他们并没有喘息休息,而是在第一时间里,就组成了四个法阵,将高级鬼王给团团的包围了起来。

  在这样一边倒的局面下,饶是高级鬼王拥有着堪比渡劫期修真者的强悍实力,却也只能是无计可施。

  最终,这只高级鬼王被陆槐用手中那柄燃烧着熊熊火焰的飞剑,给一剑刺穿了头颅。旋即又被赶上前来的迦楼罗,张开尖利的鸟嘴,将其囫囵的吞进了肚子里。

  三号藏品室里的战斗,就此结束。

  虽然整个战斗过程看似繁杂漫长,但实际上,却是在短短数分钟里完成的。

第704章 佛莲路,九魔出

  在迦楼罗将高级鬼王一口吞下之后,张文仲就将它给收回到了八部天龙伞里,同时将八部天龙伞收好放回了乾坤壶内,这才取出了四只琉璃色的药瓶,扔到了陆槐四人的手中并吩咐道:“将这些丹药,发放给大伙儿服下吧,顺便再清点一下伤亡人数。”

  陆槐四人也不和张文仲客气,接过了药瓶后,先拔开自个儿服用了一粒,这才将剩下的,发送到了各自宗派的高手手里,并依照张文仲的吩咐,清点起了伤亡人数。

  在此过程中,张文仲也取了一枚丹药服下,并运转起了医鉴心经,来炼化、吸收这枚丹药中蕴含着的灵气。

  很快,陆槐四人就将丹药发放到了每一个人的手里,并将伤亡人数清点了出来:“托张先生那把八部天龙伞的福,在刚才的战斗中,并没有人员丧命,只有三个人受了较重的伤,余者皆是一些不起眼的轻伤,要不了多久就能够自行康复。”

  张文仲点了点头,迈步走到那三个受伤较重的人身侧,检查了一下他们的伤势。

  “他们三个的伤,都是因为那只高级鬼王的血噬黑雾所致。”张文仲说着,扬手招出了闪烁着紫色光芒的雷针,将其刺入了这三个人的膻中穴、中脘穴等几个穴位,并用固本培元针法,替他们快速的行了一遍针。

  起针后,张文仲对站在身侧的陆槐四人说道:“我已经用针灸之术,替他们驱散了侵入体内的血噬黑雾,稍后让人将他们送出博物馆,再给他们喂一枚太乙清心丸,就没有大碍了。”

  “是。”陆槐四人点头应道。

  对张文仲那身精湛到足以令鬼神惊的医术,他们是相当信服的。

  而那三个身负重伤的人,则是勉力的撑起了身子,向张文仲拱手行礼道:“多谢张先生医治。”

  张文仲连忙摆手说道:“你们是为了协助我诛杀厉魇而受伤的,要说谢,也应该是我对你们说。”

  就在这个时候,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也完成了对三号藏品室的搜查工作,面色凝重的来到了张文仲和陆槐四人的身前,汇报道:“三号藏品室已经搜查完毕,并没有发现厉魇和九魔的身影。”

  对于这样的结果,张文仲早有心理准备,所以他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失望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并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前往第五号藏品室看看。”

  “好。”陆槐四人点头表示明白,旋即将目光投向了躺在地上的三个重伤者。

  眉头紧锁的陆槐,在轻叹了一声后说道:“这三个人,该怎么送出博物馆呢?如果安排送行的人少了,只怕厉魇和九魔会趁机偷袭他们。可安排送行的人要是多了,我们这边的力量就会减弱……这还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啊。”

  孙庭筠也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们这组还好,因为有张先生在,所以伤亡情况还算小。其余四组如果遭遇到了相同实力的鬼军,只怕这伤亡情况要比我们高上许多。而且,随着搜索的深入,这伤亡人数必会增加。若是每一次都安排大量人手,将重伤员送出博物馆的话,我们的搜索工作,将会难以展开,这搜索进度,也会大打折扣。可是,若不安排大量人手护送的话,这些重伤员的性命也难有保障……”

  陆槐和孙庭筠的话,都说得在理,张文仲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想要琢磨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三号藏品室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闷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咚咚咚’的清脆撞击声,突然响彻了起来,让三号藏品室里的众人愕然一愣,脸上不约而同的闪过了一抹惊诧。

  “这是……”陆槐微眯着眼睛,倾听了片刻后,惊讶的说道:“这是木鱼的声音?谁在这博物馆里面敲木鱼?”

  孙庭筠也说道:“这木鱼声中,透着一股纯正浑厚的佛力,竟然是将这座博物馆里面的死气与阴气压低了好几分……由此看来,这只木鱼,怕是一件品级不低的法宝。”

  相比起众人脸上的惊讶与猜测,张文仲在经过了短暂的思索后,猛然想起了一个人来,忙含了一口灵力在嘴巴里面,高声呼喝道:“来的可是无音?”

  张文仲的声音刚刚落下,一个如黄莺般清脆悦耳、带着某种特殊韵律的女声,就在这座阴森可怖的博物馆里面响了起来:“尔时无尽意菩萨,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观世音菩萨以何因缘名观世音?’……”一段《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经过这个女声的念诵后,传入了博物馆内众人的耳朵里。

  三号藏品室里的众人惊讶发现,这个女声念诵的《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竟然对他们体内的灵力,有着一种增幅的作用。虽然说,这个增幅效果,比起刚才八部天龙伞的增幅效果要小了许多,但是它所覆盖的面积,却又要广了许多,竟是让博物馆内的所有人,灵力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增益。

  从这种角度来看,这个女声念诵的《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效果竟是不比仙器四品的八部天龙伞弱!

  伴随着这个女声念诵着《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九只金色的莲瓣,缓缓的从博物馆外飘飞了进来。其中五只莲瓣,分别飘向了进入到博物馆内五组人马的位置。另外的四只莲瓣,则是徐徐的盘旋在博物馆门口,挥洒出一道道金色的光尘。

  眼尖的张文仲发现,那五只分别飘向五组人马所在地的莲瓣,途中不停地洒落着金色光尘,竟是在那遍布着污血的地面上,铺设出了五条金灿灿的道路来。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陆槐四人惊讶不已:“这五条金色光尘路……是怎么回事?”

  不仅是他们,此刻博物馆里很多的人,都对这五条金光璀璨的光尘路,惊讶不已。

  唯有一些佛家的弟子,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五条金色光尘路上散发出来的醇厚佛力,不由得是目露震惊与难以置信之色。

  “这是佛莲路。”张文仲也认出了这五条金色光尘路的来历,脸上闪过了一抹喜色,说道:“这佛莲路,用的是佛家仙器九品佛莲化成的,具有辟邪的作用。如果我们沿着佛莲路,将重伤员转移出去的话,不需要太多的人手就能够顺利完成。因为它不仅对妖邪有着震慑、驱散作用,同时还自带着极佳的防御力。”

  听到张文仲的解释,陆槐四人激动了起来:“真的吗?这太好了!我们刚刚还在绞尽脑汁的思索,到底该用怎样的办法,将这些重伤员转移出去。现在就来了这么一个佛莲路,还真算得上是雪中送炭呢!”

  孙庭筠更是扬手拿出了五只通讯符来,一边向里面灌输着信息,一边说道:“我这就用通讯符,将这个消息传递给其余四组的人,让他们能够利用这佛莲路,将重伤员转移出去。”

  就在孙庭筠传递着通讯符的时候,一个穿着僧袍、捧着木鱼的俏尼姑,踏着金灿灿的佛莲路走进了三号藏品室。

  来的这个俏尼姑,正是先前返回普陀山妙心庵求取仙器的无音。

  径直走到了张文仲的身前,无音淡然一笑,双手合什宣了一声佛号后,方才说道:“张施主,我们又见面了,希望我还没有来迟。”

  张文仲哈哈一笑,说道:“不迟,不迟,你来的恰到好处。”

  就在两人这说话的功夫里,陆槐已经安排好了人手,沿着那条金光璀璨的佛莲路,将三个重伤员送出这个危机四伏的博物馆。其余的四组人马,也是如此。一时之间,五条佛莲路上,竟是往来的修真者。

  这一幕,自然被藏在暗处的厉魇和九魔,通过那只特殊的笔记本电脑上的监控画面,给瞧了个一清二楚。

  愤怒的厉魇,气的赤色双瞳不停地收放着,狞声骂道:“这个该死的尼姑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本来我还打算,趁着他们派人护送重伤员出去的时候,伺机偷袭以消耗他们人手的。可是现在,这个可恶的小尼姑搞出了这么几条佛莲路来,让我原本的计划,也就全盘落空了……”

  见厉魇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九魔连忙是屏息静气,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厉魇将满腔的怒火发泄到他们的头上来。

  在骂骂咧咧了好一会儿后,厉魇心头的怒意总算是消减了几分,它扫了九魔一眼,暗骂了一声‘废物’,旋即下达命令:“之前的计划已经被打乱了,现在我命令,你们九个立刻分成五组,与幽冥鬼蜮中的冤魂厉鬼们一起,向进入到了博物馆里的这些修真者发动进攻!”

  “遵命!”九魔齐声应道,旋即身影一闪,纷纷从厉魇的面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