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708章 阴阳龙虎针

  “诊断?施治?”无音不由的一愣。

  在瞧见张文仲居然真的将食指、中指和无名指,都放到了这名灵枢派高手的手腕上,微眯着眼睛为其把脉的一幕后,无音这才相信张文仲并没有和自己开玩笑。满心疑惑与不解的她,忍不住是蹙着眉头说道:“张施主,这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众位高手,乃是中了五魔联手施展的惑心术‘修罗炼狱’,这才陷入到了幻境之中难以自拔,又不是犯了什么病,你给他们诊断什么,施治什么啊?”

  张文仲一边辨认着这名灵枢派高手的脉象变化,一边回答着无音的问题:“从中医的角度来讲,心主神,脑为精明之府,人的一切思维活动,都是与这两个脏腑密切相关的。幻觉的出现,也正是因为心、脑两个脏腑受到了外邪、内邪的侵袭,导致脏腑受损所致。故此,要让众人摆脱五魔联手施展的惑心术‘修罗炼狱’,只需要查明众人的心、脑两个脏腑是遭受到了怎样的损害,并给予相应的治疗就成。”

  在此过程中,张文仲还掰开了这名灵枢派高手的嘴巴,查看了一下他的舌象与舌苔,并捻起他的上下眼睑,查看了一下他的双侧眼球。

  而无音,在听到张文仲分析的头头是道后,也就打消了心头的疑惑与不解,护卫在他的身旁,满心紧张与期待的,等着张文仲给出检查结果。

  一番娴熟的检查后,张文仲松开了搭在这名灵枢派高手手腕上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

  无音凑了上来问道:“怎么样,这名灵枢派高手的心、脑两个脏腑,遭受到了怎样的损害?”

  张文仲指着这名灵枢派高手,冷静的分析道:“你看他的面色苍白无华,这口唇处也微微有些青紫,更兼四肢发凉,舌淡苔白脉沉弱之相,分明就是心阳虚、心气大损之兆。毫无疑问,由五魔联手施展的惑心术‘修罗炼狱’,就是将这博物馆里面弥漫着的阴气,灌输到了人的体内,伤及了人的心阳与心气。而心与脑之间,关系也是相当的密切。心阳与心气一旦受损,势必影响到脑的机能,从而使人陷入幻境之中难以自拔。想要让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摆脱五魔施展的惑心术‘修罗炼狱’,就必须得扭转这心阳虚、心气大损的情况!”

  无音虽然是方外之人,但因为从小身中诅咒的缘故,她也曾对中西医下过一番苦功研究,想要借助医学的力量来帮助自己和姐姐杨东儿驱散诅咒。只可惜,最终她发现,普通的医术难以对巫术诅咒起到什么效果。不过,这样的一番经历,却也使得她在医术上的造诣,甚至远超了那些所谓的名门医学院毕业的医生。

  所以,张文仲的这番分析,并没有让无音听得云里雾里,反而是让她有了一种拨开乌云见明月的感觉。

  无音不禁有些兴奋,说道:“这么说来,我们只需要采用消阴补阳,兼补元气的方法,就能够让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恢复正常,摆脱这幻境的影响了?”

  张文仲却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消阴补阳,而是培阴生阳!”

  “培阴生阳?”无音不由的一愣,茫然不解的说道:“你刚才不是说,这名灵枢派的高手,因为大量的阴气入体,伤及了他的心阳与心气的吗?既然这阴已经过量,为何还要培阴呢?这样做,岂不是会加重他们的病情?”

  张文仲解释道:“涌入他们体内的这些阴气,乃是妖魔之力与九阴地脉阴气结合而成的外邪。至于他们自身的阴气,也随着阳气的耗损,而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消减。如果只是单纯的采用消阴补阳的方法,虽然能够消除侵入他们体内的这些外邪阴气,却也会让他们本来就已经受损了的自身阴气,出现消亡的情况。而孤阴不长,独阳不生。一旦他们自身的阴气消亡,势必会让阳气跟着一起暴脱!从而出现阴阳双亡,身死当场的结局!”

  说到这里,张文仲停顿了片刻,旋即扬手将缠绕着丝丝电流的紫色雷针从乾坤壶里面召唤了出来,夹在手指缝里,一边给这个被束缚咒给制住的灵枢派高手下针,一边继续向无音解释道:“至于你刚才所说的,采用培阴生阳的方法,会导致他们体内原本就过剩的阴气,越发的强势,从而加重病情的观点,也并没有出错。因为,普通培阴生阳的方法,的确会加重他们的病情,甚至是让他们出现阳气暴脱的情况而丧命。所以,我们必须得采用特殊的培阴生阳法!”

  “特殊的培阴生阳法?”无音再度一愣,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培阴生阳法,还有特殊与普通的区别呢。

  张文仲没有再说话,而是扬起了那一枚枚的雷针,刺入了这名灵枢派高手的关元穴、神阙穴、气海穴与足三里穴等数个穴位。

  如果仅仅只是从针灸的穴位来看,张文仲选择的这几个穴位,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然而他所选用的行针手法,却是无音从来未曾见到过的。

  虽然说,无音是自学的医术。但她在医术上的造诣,却也不低。尤其是对针灸一道,她也曾深入的研究学习过。对于诸多的行针手法,也是广有涉猎。可是现在,任凭她无论看,却都认不出张文仲所用的这个行针手法,是什么名目与来头。

  张文仲所用的行针手法,拆开来的话,也就是提插捻转弹摇之类的行针手法,但在组合到了一起后,不仅是让人的心生出了一种玄妙的感觉,更让这行针手法,有了一种令人咋舌的神奇效果。

  伴随着张文仲行针,侵入那名灵枢派高手体内的外邪阴气,化作缕缕黑雾释放了出来。而他本身耗损的阴阳二气及元气,则是在逐渐的恢复正常。

  再也按捺不住心头震惊的无音,用微微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这……这是什么行针手法?也太神奇了吧?”

  “这是阴阳龙虎针,是晋代医学大家皇甫谧所创。”张文仲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阴阳龙虎针?”无音在口中将这个针灸手法的名字念叨了好几遍,却发现自己对它甚是陌生。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针灸手法。她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这阴阳龙虎针的名字,我还真没有听说过。不过那晋代的医学大家皇甫谧,倒是如雷贯耳。第一部针灸学的专著《针灸甲乙经》,就是由他撰写的。”

  无音在针灸上面的造诣虽然不错,但是对针灸的历史,尤其是那些失传的针灸手法,却是了解不多。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她不是医学世家出生,见到过的医学古籍也没有几本。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要是了解这阴阳龙虎针,那才真是怪事了呢。

  如果说,现在站在张文仲旁边的人,不是无音,而是岳子明或吴守志这些对针灸历史和医学古籍颇有研究与涉猎的人,那么在听到了阴阳龙虎针这个名字的话,必然会满脸震惊与激动的惊呼起来的。因为这个阴阳龙虎针,早在清朝初期的时候,就已经失传了。在那些医学古籍中,仅仅只是记录下了这阴阳龙虎针的名字,以及它那堪称神奇的功效:“活死人、肉白骨!”但是,对于这阴阳龙虎针,到底是怎么活死人、肉白骨的,却鲜有记载。至于这阴阳龙虎针的具体施针、行针手法,更是翻烂了所有的医学古籍,也甭想找到一二来。

  察觉到了无音的惊讶与好奇,张文仲说道:“阴阳龙虎针,主要是由两个行针手法组成:主泄的青龙摇头和主补的白虎探尾。我现在,一边用青龙摇头来泄出这个灵枢派高手体内的外邪阴气,同时再用白虎探尾来补益他本身的、耗损的阴阳元气。如此一来,就能够达到同时补泄的效果。而这,也就是我方才所说的,特殊的培阴生阳法……”

  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之时,那个原本陷入了幻境,迷失了神智的灵枢派高手,一双无神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有些茫然的望了眼张文仲和无音,以及周围那些正在捉对厮杀的同伴,惊讶的说道:“我怎么了?他们……又是怎么了?”

  “好了,你已经没事了。”在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明扼要的讲述了一遍后,张文仲如是说道。同时抬起手来,在这个灵枢派高手的身上轻轻一拍,刺入他体内的那几枚紫色雷针,立刻就离体而出,回到了张文仲的手里。

  见到这一幕,无音先是一喜,旋即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来,皱眉说道:“张施主的这个办法,果然是有效果。不过,在这儿的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足有百人之多。如果照此办法,一一来给他们诊治的话,怕是费时不少……”

  张文仲却是微微一笑,信心十足的说道:“没关系,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能够在同一时间,给这百人诊治!”

第709章 前所未有,同时治百人

  同时给百人诊治?

  张文仲的这句话,让无音愕然一愣。

  因为她还真是没有听过,古往今来有哪个医生,能够同时给百人诊治的呢。

  满心疑惑的无音,一脸好奇的问道:“张施主,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吗?你真的能够在同一时间内,给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这百余名高手进行诊治?这……实在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你打算怎么做?”

  张文仲微微一笑,回答道:“以浩然雷霆为针,以强大神识驾驭,即可为陷入幻境的这百余人施针诊治。”

  无音愣了一愣,眉头微蹙的问道:“浩然雷霆?哪里来的浩然雷霆?”

  张文仲没有回答无音的这个问题,而是扬手将那枚看着和普通铁牌没有什么区别的天雷令,从乾坤壶里取了出来。

  虽然这枚天雷令的卖相不怎么好,但无音并没有被它的表相迷惑,而是敏锐的洞察到了这枚天雷令中蕴含着的强劲灵力,不由得讶然说道:“这是什么法宝?好强大、好精纯的雷霆之力!”

  张文仲倒也没有对无音隐瞒什么,直说道:“这是天雷令,四品的仙器。”随即将右手向上一抛,这枚仅有巴掌大的天雷令,立刻就脱手飞到了半空中,徐徐的旋转了起来。

  伴随着旋转,道道紫色的雷电,从天雷令中释放了出来,如同是一条条出巢的虬龙,张牙舞爪的盘绕在天雷令的四周,向着众人展示着威严与狰狞。

  张文仲右手掐了一个法诀,遥指着旋转在半空中的天雷令,喝道:“北极驱邪院左判官颜真卿!”

  伴随着张文仲的这一声吼,盘绕在天雷令四周的那一道道紫色雷电,瞬时回到了天雷令里。紧接着,一道耀眼夺目的紫色光晕,从这枚黝黑的天雷令中绽放了出来,在半空中凝聚成形,化为了一个体型瘦硕、满身正气、一派仙风道骨模样的老者。正是那唐朝中期杰出的书法家、‘颜体’书法的创造者、‘颜筋柳骨’一词里的‘颜筋’,官至吏部尚书、太子太师、封鲁郡公的颜真卿!

  颜真卿当年,本就钻研道家典籍,并在公务之余,遍访仙山仙师。他留下的诸多墨宝,也是与道家有着关联的,更是达到了‘书道相通’、‘道艺合一’的境界。而他的死,也一度被认为是尸解登仙,在诸多的史料典籍中,都有他显圣通灵的记载。而在《历代真仙体道通鉴》中,白玉蟾更是点出了颜真卿在天庭雷部中担任的官职:北极驱邪院左判官,负责驱恶鬼邪魔。

  而此刻,张文仲之所以会在雷部众神中,将颜真卿的分身给召唤出来,是因为他不仅为北极驱邪院左判官,负责驱恶鬼邪魔一职,更是因为他略通医道,与自己配合起来的话,相比起别的那些不通医术的雷部众神,要更好一些,也能够更好的给那些陷入了幻境的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们诊治。

  就在颜真卿的分身出现之时,张文仲右手掐着的法诀也随之一变,并喝道:“化雷为针!”

  悬浮在半空中的颜真卿,姿态优雅洒脱的一挥衣袖,只见缕缕紫色的电光从他的衣袖中释放了出来,并在他的身前化成了一只狼毫笔来。

  颜真卿右手抓过狼毫笔,就势在这虚空中书写勾画了起来。

  随着颜真卿手中那只狼毫笔的挥斥舞动,一道道的雷霆在这虚空中凝聚成形,化作了一个个气势充沛、劲挺豁达、字里行间洋溢着浩然正气之气、令人不敢平视只能仰望的刚劲文字。

  颜真卿此刻书写的,赫然正是书法史上知名的篇章——争座位帖。

  当一整篇‘争座位帖’都书写完毕了之后,颜真卿再度一扬手,收起了那只由雷电变换而成的狼毫笔,旋即冲着身前的这篇由雷电光芒凝聚而成的‘争座位帖’吐了一口气,轻喝了一声:“雷字化针!”

  伴随着颜真卿的这一声轻喝,这篇‘争座位帖’中的每一笔、每一画,竟是自动的拆解游动了起来,化作了一枚枚绚丽的紫色电针。

  “去!”张文仲右手掐出的法诀一挥,轻声喝道。

  在他强大神识的操控下,那一枚枚的电针,就如同是一道道的雨丝,组成了一波声势惊人的暴雨,倾泻到了陷入幻境、正在捉对厮杀的这百余个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们身上。

  这一波电针的速度极快,百余个陷入幻境的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虽然是察觉到了它们的存在,但还没来得及闪躲避让,就被这一波急射而来的电针,刺入了关元穴、神阙穴、气海穴、足三里穴等数个穴位。

  做完了这一切后,张文仲转过身来,对完全已经看呆了的无音说道:“接下来我需要全力运转神识,以控制这些由雷霆所化的电针,在这些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高手们的体内,以阴阳龙虎阵法来行针。在此过程中,一旦是遭受到了外界的影响,很有可能就会导致治疗失败。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在一旁替我护法。”

  回过神来的无音,点头应道:“没问题,交给我好了。我保证,绝对不会让外界影响到你。”

  刚刚那个被张文仲用雷针施展阴阳龙虎针法救醒了过来的灵枢派高手,也连忙开口说道:“我也来帮忙护法。”

  “有劳你们了。”在抛下了这么一句话后,张文仲也不再多言,就地盘膝而坐,闭上了眼睛,将自己那强大的神识散布了出去。

  一时之间,从张文仲体内散发出去的神识,就如同是一只只无形的手臂,伸展到了陷入幻境、正在捉对厮杀的那百余个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身上,捏着那一枚枚由雷霆所化的电针,以阴阳龙虎针法,替他们行起了针来。

  与此同时,在五号藏品室外,走廊的一处角落里,借着厉魇传授的藏匿之术,躲藏在这儿的程文璐、曹明五魔,也透过被萧震一刀给劈开的那堵墙壁,清楚地将这五号藏品室里面发生的事情,尽收进了眼底。

  程文璐、曹明五魔,是趁着萧震将墙壁劈开的时机逃出来的。而萧震那由长江浪涛领悟而来的‘长江三叠浪’刀法,同样也震得他们五个体内的魔力一阵紊乱。毕竟他们是刚刚才坠入魔道的,获得这强大魔力的时间也较短,所以对这魔力的驾驭并不是很娴熟。不过,在经历了这短时间的调养之后,他们已经让体内紊乱的魔力恢复了正常。并且,还因此加强了对魔力的控制力。

  不过,也正是这调养的缘故,使得他们没能够在第一时间,阻止张文仲用雷霆化针,为陷入幻境的百余个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们行针治病。

  此刻,魔力恢复了的程文璐、曹明五魔,瞧着这五号藏品室里面的情势变化,不禁是齐齐的皱起了眉头。

  瞧着那个本来陷入幻境,现在却恢复了正常的灵枢派高手,程文璐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用微微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没有看错吧?这针灸……竟然也能够破解我们五个联手施展的惑心术‘修罗炼狱’?这……这未免有些太离谱、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个张文仲,居然能够召唤出一个可以操控雷电的人,以雷霆化针给这百余个陷入幻境的修真者行针诊治……”之前那个因为女儿而暴露了魔力的严姓男子,这会儿也是一脸的震惊,由衷的感叹道:“和这样的人为敌,当真是一件令人胆寒的事情啊。”

  程文璐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回头瞪了他一眼:“严文广,你怎么能够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呢?”

  对于这些落井下石的同伴,严文广是一点儿好感也没有,冷哼着回了一句:“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好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居然还有心情斗嘴?”曹明眉头一挑,轻声喝道:“如果我们再这样坐视不管,不采取行动的话,等到张文仲将这百余个修真者从幻境中给救醒后,形势可就会变得对我们极为不利了。到那个时候,不仅我们驱狼吞虎的计策会失败,更有可能会将性命葬送在这里。所以,我们必须得抓紧时间,赶在他为这百余个修真者形针治疗完毕之前,将他给斩杀掉!”

  曹明的这番话,说的其余四魔连连点头。

  曹明又补充道:“这个姓张的家伙想要凭借着一己之力,操控那么多的电针,在同一时间里为百余个修真者行针诊治,就必然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应付我们的袭击。所以,我们只需要将他身边的那个尼姑和中年人给干掉,就能够轻松的杀掉他!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诛杀他的大好机会!”

  其余四魔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程文璐更是扬手从黑雾中抽出了一根布满了尖刺的长鞭,狞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上吧,杀了他!”

  “杀了他!”其余四魔附和道,各自从翻腾的黑雾中取出了一件趁手的兵刃,藏在黑暗中,悄无声息但又动作迅捷的扑向了张文仲。

第710章 厉魇出招,性命危急

  就在张文仲盘膝而坐,闭目催动着神识,以操控那些由雷霆所化的电针,为陷入了幻境的这百余个灵枢派、花间派、巴山萧家和涟山剑宗的高手行针治疗的时候,无音则是从那袭淡灰色的僧袍里面,掏出了一只造型古朴的白玉瓶来。

  她将瓶口微微倾斜,顿时就有一道湛蓝如宝石的液体,从中缓缓的流淌了出来,滴落在了这五号藏品室的地面上,瞬间消失不见。

  在倾倒了几滴这种湛蓝如宝石的液体后,无音收起了这只造型古朴的白玉瓶,盘膝坐在了张文仲的身侧,竟是捻着佛珠,念诵起了经文来。

  相比起无音,站在张文仲另外一侧的那名灵枢派高手,则要显得紧张许多,不仅是将自己的法宝全部都给拿了出来,同时还瞪大了眼睛环视四周。

  瞧着这名灵枢派高手的紧张模样,无音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你也不必这样紧张,我已经用杨枝甘露水,在这个藏品室里面布下了一个法阵。如果那五魔只是藏在远处的角落里面窥探也就罢了,一旦他们敢返回到这个藏品室来,立刻就会被我用杨枝甘露水设下的法阵发现并给予进攻的。”

  灵枢派高手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算是回应,不过他紧张的情绪并没有多少缓解。

  见此情景,无音也没有多说,只是轻轻地宣了一声佛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象陡生!

  五号藏品室里,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地面上,突然是凭空的涌起了一股汹涌的波涛,在半空中化作了五道水箭,以极快的速度,分别席向了五个不同的方位。

  这五个方位,正是刚刚用藏匿之术,潜进了五号藏品室的程文璐、曹明等五魔,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学自厉魇,瞒过了许多修真者的藏匿之术,竟然会在这一刻,被人以这样的方式给破解。

  “该死的,这里居然有埋伏!”

  “行踪已经暴露,偷袭是不可能了。改变策略,采取强攻!”

  水箭袭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程文璐、曹明等五魔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只能是在尖啸怒骂声中,催动起了魔力,用手中的武器迎着那五道水箭击去。

  “你们果然是来了……”

  就在波涛刚刚凭空涌起的时刻,盘膝而坐、捻动佛珠念诵着经文的无音,猛地是一扬手,将手中捻动着的那串佛珠给扔了出去。

  那串佛珠一离开无音的手,立刻就绽放出了道道灼目的金光,如同是一颗颗微型的流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分别席向了程文璐、曹明等五魔。

  那位紧张的灵枢派高手,反应则是要相对慢一些,但他还是在第一时间里,就将手里面的那些法宝,一股脑儿的扔向了程文璐、曹明等五魔,并情绪激动地咆哮道:“魔崽子们,来得好,看道爷我怎么来降伏你们!”

  一时之间,爆炸声连绵不绝的响彻了起来,震得人头昏目眩。

  虽然从偷袭者沦为了被偷袭者,让程文璐、曹明等五魔感觉甚是憋屈,但深知处境不妙的他们,这一次是拿出了全部的实力来,不仅是挡住了无音和那位灵枢派高手的联袂攻势,同时还速度不减的扑向了张文仲,准备将他和无音及那位灵枢派高手,一举铲除歼灭,以此来化解眼前这不利的处境。

  眨眼间的功夫,程文璐、曹明等五魔,就冲到了张文仲的跟前,挥动起了手中的武器,就待一举将张文仲给击毙。

  在这个时候,那名灵枢派高手的法宝,悉数都被程文璐、曹明等五魔给毁掉了,虽然他不停地用灵力施展着道术予以进攻,但收到的效果并不明显。笼罩在程文璐、曹明等五魔身上的阴气黑雾甲,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被攻破的!

  “道爷我跟你们拼了!”

  见到自己的攻势收效甚微,见到程文璐、曹明等五魔已经扑到了身前、威胁到了张文仲,那名已经是杀红了眼的灵枢派高手,猛地咆哮了一声,就待燃烧自己的元婴,使出这同归于尽的招数来。

  不过,还没等到这名灵枢派高手动手,无音就从僧袍里面,将那只看似普通、实则是仙器的木鱼给拿了出来,抛入了空中,随即双手合什,用梵语念诵起了经文来。

  在梵语的经文声中,这只木鱼骤然释放出了道道金色的佛光来,化作了一只半透明的光钟,将张文仲、无音和那名灵枢派高手都给纳入了其中。

  当、当、当、当、当……

  五道震耳欲聋的撞击声接连响起,竟是程文璐、曹明等五魔的攻势,被这只突然出现的半透明光钟给挡了下来。

  在用梵语念诵着经文的间隙,无音用传音入密之术,向那名灵枢派高手说道:“只要这只观音钟没有破碎,那么在钟外的五魔,就无法伤及到我们。现在,我需要念诵经文、催动灵力以维持这只观音钟。而你,则可以在这只观音钟里面,施展道术。就算不能够伤及到五魔,逼得他们分心,不能够全力的进攻这只观音钟也是好的。”

  “明白。”灵枢派高手应了一声,不顾身上袭来的倦意与疲惫,立刻就按照无音所说,念诵起了咒语,施展出了道术以拖延五魔对这只观音钟的破坏。

  观音钟外,程文璐、曹明等五魔,则是一阵火大。

  眼瞅着就要顺利的将张文仲给击杀了,未曾料想,竟是冒出了一件仙器级别的防御型法宝,硬生生的挡住了他们的攻势。遇到这样的情况,别说是程文璐、曹明等五魔了,就算是化作了其他的人,恐怕也都会是相同的反应。

  在冲着淡金色、半透明的观音钟狠狠地抽了一鞭子后,程文璐倒吸了一口凉气,眉头紧锁的说道:“这只光钟的防御力好生强大,我这全力的一击,居然仅仅只是让它的光幕颜色减弱了几分……”

  严文广的目光,则是落在了光钟内的那只木鱼,以及念诵着经文的无音身上:“释放出这只光钟的木鱼,怕是一件仙器级别的佛家法宝。而那个念诵着经文的小尼姑,修为也是不低。以我们的力量,联手攻破这只光钟并不难,但却需要耗费一段较长的时间。如果说,姓张的这小子,赶在我们攻破了这只光钟之前,给这百余个修真者治疗完毕的话,那我们可就是陷入了重围之中,想跑也跑不掉了。”

  曹明脸色铁青的说道:“必须得想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攻破这只观音钟!”

  五魔的心里都明白,必须得尽快的攻破无音撑起来的这只观音钟。但是,以他们目前的能力,想要做到这一点,却是很难,很难……

  就在程文璐、曹明等五魔头疼不已的时候,一个冰冷的、令他们血脉都要为之冻结的声音,突然在他们的耳边响彻了起来:“废物,你们五个真是一群废物,居然是连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妥当!”

  程文璐、曹明等五魔,自然是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个声音并不是别人,正是来自他们的主人——厉魇的。

  五魔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无华,因为他们不知道,盛怒下的厉魇,会怎样来惩罚他们。就在五魔忐忑不安的时候,厉魇的声音,却又是再度传入了他们的耳朵里:“我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现在,我就替你们将这只观音钟给摧毁。但是我要你们,在我摧毁了观音钟后,立刻就扑上去,将张文仲给铲除掉!你们,做得到吗?”

  “做得到!”程文璐、曹明等五魔忙不迭的回答道。

  开玩笑,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还敢回答‘做不到’啊?那样的回答,只能是让他们五个血溅当场,立马毙命!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有千万重困难,也得咬紧了牙关、硬着头皮答‘是’啊!

  “好!”对程文璐、曹明等五魔的回答,厉魇是相当的满意。在‘桀桀’的怪笑了两声后,它猛地将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厉声咆哮道:“现在,我就让你们看看,我是怎么来摧毁这只观音钟的!”

  就在厉魇的声音刚刚落下之际,一道由血光和黑雾缠绕而成的恶蛟,突然是从五号藏品室一侧的角落中呼啸着飞了出去,张牙舞爪的撞到了无音借助仙器和灵力撑起来的那只观音钟上。

  轰——!

  山崩地裂般的轰鸣顿时响彻了起来,整座博物馆都在这一次的撞击中猛烈地颤抖了起来。强劲的冲击波,甚至还沿着地面蔓延扩散到了四周。让雍城市和周边的几个县市,经历了一次明显的震感。

  在这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那只淡金色、半透明的观音钟,轰然崩溃,化作了无数只光片碎渣,散落到了地上。

  那只仙器级别的木鱼,‘扑通’的一声掉落到了地上,并涌现出了道道的裂痕。

  盘膝而坐的无音,则是张口喷出了一道殷红的鲜血,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无华。

  就在观音钟被厉魇给摧毁的瞬间,大喜过望的程文璐、曹明等五魔,在得意的怪笑声中,发动了又一次的猛烈攻势!

  无音,性命危急!

  张文仲,性命危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