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717章 媚娘再现

  就在厉魇的身形消散之际,离着博物馆几条街的一家酒吧里,那位在诸多上古妖魔残破的灵魂记忆中都曾出现过的神秘白衣女子,正穿着一袭高贵典雅的素白色长裙,端着一杯暗红色的杰克玫瑰在轻轻地摇晃着。在她的身边,还坐着一女四男五个人,他们各自的手中,都端着一杯鸡尾酒。

  “这些番邦的酒,我怎么也喝不惯。”其中一个光头男子在呡了口手中的鸡尾酒后,不由的是皱起了眉头,摇头嘀咕道:“我觉得,还是那黄酒的滋味,更对我的胃口。”说到这里,他将目光投向了表情波澜不惊的神秘白衣女子,小声的说道:“厉魇的气息彻底消失了……媚娘,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被称作媚娘的神秘白衣女子,仍旧是轻轻地摇晃着手中那杯杰克玫瑰,一点儿要喝的意思都没有。在听到了光头男子的询问后,她淡淡的说道:“厉魇本来就是我们用来分散修真者注意力的一枚弃子罢了,它的死,本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所没有想到的是,它竟然死的这么快,我原本以为,它还能够再坚持那么四五天的……现在看来,当初在张文仲修为低微的时候,没能够及时的除掉他,根本就是最大的一着错棋啊!”

  光头男子双眉一挑,冷哼道:“说起来,那个叫做张文仲的人类,还真是坏了我们许多的好事呢。要不,就让我出马,将他给除了吧。”

  “不行。”媚娘摇了摇头,看了光头男子一眼,说道:“延维,我并非是不相信你的实力,只是不希望你去打草惊蛇罢了。随着厉魇的死,张文仲及赶来雍城市的这些人类修真者,必然会暂时的放松警惕。而我们也就能够趁此良机,执行我们事先制定的那个计划了。别忘了,我们的目地,不是单纯的要杀某人,而是要打开那条通往混沌修罗界的空间裂缝,让妖魔重返人间。”

  被称作延维的光头男子皱眉想了想,方才回答道:“媚娘说的是,我的确太过冲动了些。”

  媚娘没有再理会这人,而是转头对着另外一边那个穿着打扮极具朋克风格、耳朵上面挂着两个大大的铜环,脸上还有几道妖异纹身的男子问道:“奢比尸,那个计划的准备工作,做的如何了?”

  奢比尸将杯中的野莓龙舌兰一饮而尽,方才回答道:“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做多再给我五天的时间,就能够全部搞定了。”

  “五天的时间吗……”媚娘沉吟了一下,说道:“好,我就再给你五天的时间。不管你遇到了什么困难,都必须得在这五天的时间里,将一应准备工作完成!现在的情况有变,我们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来浪费了。”

  奢比尸桀桀的笑了起来,信心十足的回答道:“五天之后,如果我不能够将准备工作完成,我就提着这颗头来见你。”

  “好。”媚娘点了点头,旋即又对其余四人吩咐道:“你们几个,在这五天的时间里,都给我收敛一下,千万别惹出了什么乱子,打草惊蛇。要是谁敢不听招呼,甭怪我心狠手辣、翻脸不认人!”

  媚娘那双含春俏目里面射出的冰冷目光,让这四个心狠手辣、杀人无数的上古妖魔,心头齐齐的涌起了一丝寒意。不敢怠慢的他们,齐声回答道:“放心吧,最多在这五天的时间里,我们只吃素不吃荤。”

  媚娘将手中那杯一口也没有喝过的杰克玫瑰放到了吧台上,起身就要向着酒吧外走去:“厉魇死了,我们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走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媚娘发了话,这一女四男五个人也不敢提出异议,或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或是就这么放在了吧台上,紧随在了媚娘的身后。

  与此同时,在博物馆里,成功的诛杀了厉魇之后,张文仲并没有急着与修真者们一起离开此处。而是再度将混沌炉给召了出来,用其炼化了一大堆的灵材料,在这博物馆里面设下了一座不易为人察觉的法阵。

  对于张文仲的这番举动,大部分的修真者都表示不理解。有的人选择了沉默旁观,有的人则干脆将自己的困惑直说了出来:“张先生,厉魇已经被你给诛杀了,何必还要浪费灵材料,在这博物馆里面设下一座法阵呢?”

  布完了法阵的张文仲,在收起了混沌炉的同时,微笑着解释道:“厉魇虽然已经被诛杀,可是这座博物馆下面的九阴地脉却还存在着。我设下这座法阵,不为别的,只为封印这九阴地脉。要不然的话,长久以往,这博物馆里面就会被邪魅占据,危害世人。”

  众位修真者这才恍然大悟,虽然还是有部分人对张文仲的这番举动不以为然,但更多的人却是在交口称赞:“原来如此,张先生还真是慈悲心肠呢。从这一点来看,张先生就颇具古风。”

  面对着众人的夸赞,张文仲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多做言语。

  在这个时候,颜真卿也用雷电,将附着在林子蔓和马晓莎体内的妖灵给消灭了。因为被妖灵附着的时间尚短,所以林子蔓和马晓莎的魂魄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仅仅只是身体上略微有些不适罢了。

  “我们这是在哪儿?头好晕……”刚刚摆脱了妖灵的林子蔓和马晓莎,神智显然还有些不太清楚,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打量着四周。但是很快的,她们就想起了被妖灵附体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俏脸儿上面顿时布满了惊惶与恐惧。林子蔓还好,只是用警惕的目光瞪视着周遭这些修真者,而马晓莎则干脆是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妖怪……有妖怪……不要吃我们,不要吃我们……”

  马晓莎高分贝的尖叫,让这些身经百战的修真者们,也忍不住伸手塞住了耳朵。然而,马晓莎的尖叫声居然还具备着一种穿透性,就算他们用手塞住了耳朵,依旧是被吵的耳膜生疼。

  张文仲在这个时候,走向了林子蔓和马晓莎,脸上洋溢着令人安心的微笑,用温柔的声音说道:“子蔓,马小姐,你们别紧张,这儿并没有什么可怕地妖魔。”

  见到张文仲,林子蔓的眼眸里面顿时闪烁起了惊喜。可马晓莎却犹自在张着嘴巴尖叫,那声音非但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还越发地变的尖锐刺耳了。

  “闭嘴!”

  在这样的情况下,陆槐终于是忍不住了,抬手就冲着马晓莎施展了一个静音咒。

  刺耳的高分贝的尖叫声,顿时就消失不再了。嘴巴一张一合的马晓莎,看着就像是在演着哑剧一般的滑稽。马晓莎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闭上了嘴巴,满脸惊骇的看着张文仲与周遭的修真者。

  “文仲,你怎么来了?”说到这里,林子蔓的脸色骤然变得紧张了起来,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四周,一边连声催促道:“啊……快跑,你快跑,这儿有只可怕地妖魔,它想要对你不利。”

  见林子蔓在这个时候,都还惦记着自己的安危,张文仲不禁很是感动。

  “子蔓,别紧张,这儿没有什么妖魔。你们是因为太过疲倦,所以才会产生幻觉。来,听我说,你们闭上眼睛,好好地休息一会儿,对,闭上眼睛,就是这样……”张文仲的声音里面,透着一丝丝催眠的意味,让林子蔓和马晓莎不由自主就按照着他说的话,闭上了眼睛。

  没错,张文仲正是在对林子蔓和马晓莎施展祝由术。

  张文仲准备用祝由术,将林子蔓和马晓莎的这一段记忆,尤其是与厉魇有关的记忆给深深地封印起来。他可不希望,因为这一段记忆,对林子蔓和马晓莎造成什么损害。

  在祝由术的作用下,林子蔓和马晓莎很快就陷入到了熟睡之中。而等到她们醒转过来后,有关厉魇的这段经历,就会彻底的遗忘。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在林子蔓和马晓莎被祝由术给催眠之后,张文仲一手扛着一个,大步的向着博物馆外走去。陆槐四人则领着这数百个修真者,紧随在他的身后。

  博物馆外,胖和尚等人正在焦急的等待着结果。虽然他们能够听见博物馆里面传出来的响动,但是却无法看见里面的具体情况,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厉魇现在已经被张文仲给诛杀了。

  当张文仲与修真者们从博物馆里走了出来之时,胖和尚等人先是一愣,随后是齐声欢呼了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张文仲等人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就说明,厉魇已经被成功的诛杀了。

  “这两个人的善后工作,就交给你们来做了。”

  张文仲将熟睡中的林子蔓和马晓莎,交到了迎上来的宇文珂手中。旋即又将陈娴给叫了过来,对周围这些满怀期待的修真者们说道:“这一次诛杀厉魇的行动,全靠有各位的襄助方才能够完成。你们在此次行动中的功劳,我全权交托给陈娴来统计确认。等到功劳统计确认完毕之后,我就会按照你们功劳的高低,予以你们回报。”

  “多谢张先生了。”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复后,每一个修真者的脸上都洋溢起了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