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七百三十二章 万里山河图与仓颉剑法

 在叮嘱了陈怀文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后,张文仲也就没有再浪费时间,直接将准仙器级别、如同是金镶玉一般的混沌炉,从乾坤壶里面给召唤了出来,让其凭空悬浮在了自己的面前。如果是从地面上仰头望去的话,或许会看到一个亮点,但也只会是将它给当做是夜幕点点,繁星中的一颗。

在将混沌炉给召唤出来了之后,张文仲又从乾坤壶里面召唤出了各式地级高品的灵材料来。只可惜”他积攒的那些天级灵材料,早在之前炼制八部天龙伞和天雷令的时候,就已经消耗殆尽了。否则,这会儿拿出几件天级灵材料来,不仅可以替下大量的地级高品灵材料,甚至还能够提高这法阵的功效与威力。

虽然张文仲没有了天级灵材料,但是并不代表着陈怀文也没有。

在瞧着张文仲将一件件地级高品灵材料扔进混沌炉的时候,恭敬站立在一旁的陈怀文,突然开口说道:“恩师”我这身上还带了几件天级灵材料”您要不要或许是能够派上用场也说不定。”

“喔?你身上有天级灵材料?”张文仲眉头一挑,面露喜色,也不和他客气,直接吩咐道:“赶紧拿出来给我瞧瞧。”

陈怀文右手一抬,食指在身前虚勾了那么两下,只见缕缕光华从他的食指中释放了出来,形成了一道皎洁的光圈。紧接着,五件洋溢着精纯、澎湃灵气的天级灵材料”就从这道皎洁的光圈中冒了出来,落入了陈怀文的手中,并被他交给了张文仲:“恩师,您看这五件天级灵材料中”可有您用得上的么?”,张文仲扫了这五件天级灵材料一眼,只留下了其中一枚火红色好果子,其余的四件天级灵材料”就待还给陈怀文:“这枚至阳属性的离火龙心果”倒是正合用。其余四件天级灵材料,你就收回去吧。”

陈怀文却是摇头摆手拒绝道:“恩师,这四件天级灵材料还是您收下吧,就算是弟子孝敬您的。而且弟子也相信”它们在恩师您手中发挥出来的作用,要远比在我手中发挥出来的作用要大上许多。”

“既然如此,这四件天级灵材料,我就收起来了。”张文仲也不和他扭捏客套”直接就将这四件天级灵材料给收进了乾坤壶里,旋即将那枚火红色的离火龙心果,扔进了混沌炉里”并对陈怀文说道:“陈二愣子,我现在就要借用你的灵力了,你可做好准备了吗?”,陈怀文回答道:“弟子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恩师您只管将我的灵力拿去用就是。”

“好!”张文仲应了一声”猛地念诵起了咒语来。

伴随着咒语声,张文仲和陈怀文胸口上的咒纹,立刻开始闪烁了起来。紧接着,陈怀文就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如洪水决堤一般,以极快的速度,从胸口的那个咒纹处流失了出去。

要是别人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就算是心里面早已有所准备”也会下意识的加以阻挠。但是,陈怀文对张文仲的信任可是相当之高的,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干脆就闭上了眼睛,全身放松”任由体内的灵力,从胸口的咒纹处快速流失。

与此同时,获得了陈怀文灵力的张文仲”则是双瞳猛然一亮,紧接着挥动起了恰有法诀的右手,口中快速的念诵起了一句咒语来。

一股精纯浩瀚的灵气”突然从地面上喷涌而出,直接飞上了夜空,飞到了张文仲的身前。

这股灵气”正是张文仲从他的那栋灵居中引出来的。

对于这股精纯浩瀚的灵气”普通人是察觉不到的。但是那些留在雍城市里的修真者们”却是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他们不约而同的仰起了头来,用惊疑和猜测的目光打量着突然出现在夜空里的这股精纯浩瀚的灵气,并都在心头揣测起了这件事情的缘由来。

夜空中,张文仲右手掐成的法印轻轻一勾,口中吐出了一个“燃那股从灵居中喷薄出来的浩瀚灵气,立刻就燃烧了起来,化作了一团至纯灵火,将金镶玉一般的混沌炉给包裹煅烧了起来。

在至纯灵火的煅烧下,混沌炉里的那些灵材料,很快就化作了一汪湛蓝色的灵液。

张文仲右手捏成剑诀,竟是以手为笔,在这夜空中勾面了起来。

随着他右手的勾画,一道道湛蓝色的灵液,也就从混沌炉里面升腾了起来”凝聚在了这夜空之中。

仔细张文仲竟然是在以天为纸,以灵液为墨,在挥毫作画。

看他这一笔,初见甚平易,细看则是六法兼备,宛如春蚕吐丝一般,颇得东晋顾恺之画法的真楗!

看那豪迈奔放、变化丰富、错落有致,人称,吴带当风,的画法,可不正是唐代大家吴道子的拿手技艺吗?

瞧这一番描绘,宛如是北宗之祖李思训夏生,看那一番挥毫泼墨,正是北宋画杰张泽瑞在书写辉煌,x这用肇放纵、水墨淋漓、别有风致的佯狂之态,不就是那,青藤画派,的徐渭举杯邀月、一手落笔如飞吗?

在这一刻,张文仲就如同是被历代画家附身,以那令人瞠目结舌的画技”用那湛蓝色的灵液,在这夜空之中,描绘出了一副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画作来。

书画法阵之万里山河图!

要是有书画家在一旁,瞧见了张文仲的这幅画作,定然会如疯似颠的尖叫不已。因为这一幅画”竟是完美的将各种画派的拿手技艺给融汇到了一起,并让它们和谐的共存,没有丝毫的冲突与生硬之感。

可惜的是”这样一幅艺术最高峰的作品”却是注定了无法保存下来。

就在这幅画作即将成型的时候,张文仲猛地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冲着这副用灵液绘出的画”喷出了一口滚烫的鲜血。

在沾染上了张文仲的鲜血后,这幅由灵液绘成的画,骤然绽放出了一团绚丽多彩的光芒来,竟是将那皎洁的月光,都给压了过去。地面上那些尚未入睡的人们也察觉到了夜空中光线的变化。不过,当他们抬起头来的时镂,那光线早就已经黯淡了下来。因为,就在那光芒亮起的时候张文仲就将双手向外推出,让这幅由灵液绘成的画,化作了缕缕斑斓的光芒”射向了下方那座漆黑的雍城市。

这一缕缕斑斓的光芒,就如同是一片倾盆的光雨,瞬间就落在了雍城市的地面上,并引起了一阵轻微的震动。地面上的人,并没有将这阵轻微的震动放在心上。因为自从地震发生后这余震就没有断过。所以这次的轻微震动,也就被人们给当成了一场不起眼的余震,除了少部分精神太过紧张的人爬起来跑了两步之外大部分的人甚至就连身子都没有挪动过。

在这一阵轻微的震动之后”刚刚诞生、弥漫在雍城市里的鬼瘴”立刻就被万里山河图这个书画法阵给镇住并消灭掉了。

雍城市里的普通人,并没有察觉到这些变化。

但是这鬼瘴的缔造者,那名叫做奢比尸的男子,却是皱起了眉头,睁大了怨毒的眼睛仰望向了天空,咬牙切齿道:“这个姓张的人类真是该死,我好不容易才搞出来的鬼瘴,竟然被他用一个莫名其妙的法阵给镇住了!不行,媚娘给我下达的命令,是用鬼瘴引开这些人类修真者的注意力”让他们能够有充分的时间打开通往混沌修罗界的空间裂缝。可如果鬼瘴就这么被张文仲给破解消灭了的话那我必然会被媚娘给处以极刑的……,到那个时候,真就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不行,我得杀了张文仲,让鬼瘴重新弥漫在雍城市里!”

奢比尸的身上骤然冒出了红黑两团雾气来,并在眨眼间的功夫里,就凝聚化作了红黑两条粗大的蟒蛇缠绕在了奢比尸的身上”喷吐着毒雾妖气,让他就此飞到了夜空之中。

眨眼间的功夫奢比尸就飞到了与张文仲相同高度的夜空。

他双手一扬,那一黑一红的粗大蟒蛇就化作了两把妖异的战戟哇哇怒叫的冲向了张文仲:“姓张的小子”纳命来吧!”,“奢比尸?”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奢比尸”可张文仲上辈子毕竟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仙医”对奢比尸这一类的上古妖魔深有了解。故此,一见到奢比尸此刻的模样,就立即认出了他来。

要是在之前遇到了奢比尸”仅凭一己之力,张文仲或许不敢与之硬拼。但是现在,通过灵力共享法阵,获得了陈怀文散仙级别的灵力后,张文仲还真是不惧这个被神佛诅咒给压低了实力的上古妖魔奢比尸呢。

“来得正好!”

张文仲朗声一笑,右手掐成剑诀,将混沌炉里面残余的灵液给引动了出来”在夜空中一撇一捺,书写出了一个人字来。

这个人字,顶天立地!

这个人字”双脚踏踏实实!

这个人字”傲立在天地间”散发出了一股浩然正气!

这,正是仓领剑法之一人!

浩然正气与凌厉剑气,齐齐从这个人字中喷涌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向了奢比尸。

“你的灵力怎么可能达到了散仙水准?这,这不可能!”

惊慌失措的奢比尸转身欲逃,然而他的速度虽快,却比不上这人字的浩然正气与凌厉剑气来的快!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响起,划破了黑夜的寂静,让不少听到了这声惨叫的人,都从内心深处泛起了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来。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