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76章 羊肉和西瓜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管我们哥几个的事情,老子看你就是欠收拾!”四个气焰正盛的小伙,见到有人居然敢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指手画脚,不禁是勃然大怒,觉的这是堕了自己的威风。其中一个小伙,更是大步的冲向了张文仲,扬起右手就是一巴掌扇向了他的脑袋。

  “你们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别对小张动粗。”汪伯见状大急,连忙挣扎着叫道,可惜他的衣领被纹有黑蛇的小伙给抓的紧紧的,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是无济于事。

  “死老头,我们哥几个,本来就是冲着你来的。”紧抓着他衣领的小伙,冷哼道:“说吧,你打算怎样来赔偿我这位兄弟?我可是事先告诉你,如果你的赔偿,不能够让我们满意的话,我们可是会砸了你这家店的。哼,你就算是报警我们也不怕。我们这是在维护自身的权益,就算是警察来了,也得站在我们这一边!”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响起,汪伯以为这是张文仲遭受了毒打,脸色瞬间大变,连忙叫道:“你们不就是想要钱吗?说个数吧,可千万别打我店里的客人!”

  “死老头,你当我们是来讹诈你的吗?我们这可是来维护自身权益的!”抓着他衣领的小伙骂了一句,方才准备将己方早就已经商议好的数额给说出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突然从旁边伸了出来,抓在了他的手腕上。

  “啊……”小伙顿时感觉一股钻心的剧痛从自己的手腕上传来,他的手就好像是被铁钳给狠狠的夹住了,五根手指无力的摊开,汪伯则是趁着这个机会,连忙摆脱了他的抓扯。

  直到此刻,汪伯和小伙方才发现,这只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文仲。

  “小张,你没事吧?”汪伯首先关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张文仲的情况。

  “没事。”张文仲冲着汪伯微微一笑。

  既然小张没事,刚才刚才的那声惨叫又是谁发出来的呢?难道是企图袭击他的那个混混?

  惊讶中的汪伯,连忙扭头望去。果然,那个企图去袭击张文仲的小伙,这会儿正用左手捧着右手,蹲在地上不住的惨叫哀嚎着呢。

  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汪伯在惊讶之余,也很是好奇。

  张文仲瞄了眼另外两个蠢蠢欲动的小伙,冷笑着对面前的这个纹有黑蛇的小伙说道:“如果你不想让这只手废掉的话,你最好是让你的同伴老实点儿。否则,我可不能保证,是否会掰断你的手呢!”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张文仲的手上还猛的一用力,让纹有黑蛇的小伙体会到了什么才叫做刻骨铭心。吃痛的他,在失声惨叫的同时,也连忙是喝止了自己的同伴。此时他完全相信,眼前这个看似瘦弱,实则有力的年轻人,是一个说到就会做到的狠角色。

  “汪伯,你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张文仲就这么握着小伙的手腕,扭头询问汪伯。

  不等汪伯开口说话,被张文仲给抓着手腕的小伙,就忍不住插嘴道:“还能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哥几个刚才这儿吃了饭没多久,我的这个兄弟就上吐下泻,腹痛难忍,这不是食物中毒还能是什么?”

  “闭嘴,我没有问你。”深知‘恶人须有恶人磨’道理的张文仲,也不和他客气,抓着他手腕的力量顿时又加大了几分,痛的他呲牙裂嘴,连声哀求,再不敢随意插话了。

  汪伯整理了一下思绪,就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娓娓道出。

  原来,就在一个小时之前,这五个小伙跑到汪伯的小饭馆里吃喝了一顿,临走的时候非但没有给钱,反而还一掌将汪伯给推倒在地。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舍财免灾、和气生财的汪伯,也没有报警,自认下了这笔损失。但是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其中一个小伙会出现食物中毒的迹象。他可以保证,所有的食材都是他亲自去选购的,都是很新鲜的,绝对不会出现过期变质的情况。

  张文仲略一沉吟,随后问道:“汪伯,你可还记得,他们都吃了些什么菜吗?”

  “记得。”汪伯点了点头,随后背诵起了这五个小伙吃的霸王餐:“鱼香肉丝、辣子鸡块、肉酱茄子……还有一个葱爆羊肉。”十余个菜,皆是汪伯这里的拿手好菜。

  “葱爆羊肉?原来如此。”张文仲在听见这个菜名的时候,嘴角微微一勾,一抹笑容出现在了他的脸上。他松开了抓着纹有黑蛇小伙的手,轻轻的拍了拍,说道:“我已经知道,他为什么会上吐下泻又腹痛难忍了,这事儿,可怪不得汪伯,只能是怪他自己。”

  汪伯连忙问道:“小张,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张文仲抬手指着虚弱小伙的背心领口,在那儿有着一滩汁水的污渍,“汪伯你看,这家伙之前应该是吃西瓜来着。”

  张文仲的话声刚落,围观者中有着卖水果的阿姨就说道:“没错,他们刚才在汪伯这里吃了白食后,就跑到我的水果摊上拿了个西瓜。我看他们五个年轻人,凶神恶煞的,也就不敢说什么,只当是这瓜被五头猪给拱了……”

  卖水果的阿姨说的这番话,顿时引起了围观者们的一阵哄笑。在此之前,这些围观者们被五个小伙的嚣张气焰所摄,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但是现在,当他们看见,张文仲一个人就将这五个小伙给镇住了之后,突然就觉得,这五个小伙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如果说,这五个小伙现在敢动手乱来的话,围观者们定然有勇气一拥而上,将他们给打趴在地。

  这,就是榜样的力量。

  五个小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知道是犯了众怒的他们,终于是有点儿害怕了。

  “就算我们吃了西瓜又怎样?”纹有黑蛇的小伙,应该是这五个小伙中的头头,虽然是害怕张文仲,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发问,要不然,在这几个小弟的面前失了威风,他以后还怎么混得开?

  张文仲哂然一笑,说道:“你们难道不知道,这羊肉和西瓜,最好是不要一起吃的吗?这羊肉性味甘热,而西瓜则是生冷之品,短时间内吃了这两样东西,可是会损害脾胃的。所以,你的这个弟兄,才会出现上吐下泻、腹痛难忍的症状。这事儿,无论是和汪伯,还是和这位卖水果的阿姨,都没有干系,分明就是你们自个儿咎由自取。”

  五个小伙还真是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饮食禁忌,他们不禁一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对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茫然。最后,还是那个纹有黑蛇的小伙,不甘心的说道:“我们都是吃了羊肉又吃西瓜的,为什么我们几个没事儿,就他出问题了呢?”

  张文仲淡然笑道:“他平时胃就不好吧?食欲不佳,稍微吃点儿东西就胃胀……”

  “你……你怎么知道的?”纹有黑蛇的小伙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因为我是一个医生。”张文仲说道:“他是一个脾虚患者,而你们几个人都还算正常,所以同样的吃了羊肉和西瓜后,你们能够承受住对脾胃的损害,而他则承受不住,由此就引发出了上吐下泻、腹痛难忍的症状。”

  “真……真的是这样吗?”五个小伙见张文仲说的信誓旦旦,也不知道是该相信呢,还是该怀疑。

  张文仲也不理会这五个小伙,向围观者中的一个中年男子招了招手,问道:“陈叔,你那儿有生甘草吗?”被称作陈叔的这个人,在小区外面开了一家药店,中药西药都有卖。

  “有。”陈叔点头应道。

  张文仲说道:“麻烦你称一百克生甘草过来吧。”

  “好。”陈叔应道,转身就返回了药店,片刻之后,他提着装有一百克生甘草的食品袋走了过来,交到了张文仲的手里。

  张文仲将这一百克生甘草全部倒入了汪伯小饭馆里用来做砂锅汤的砂锅里,加水煎熬,待到熬好之后,遂将药水倒入了一只瓷碗里,招手将纹有黑蛇的小伙给叫了过来,指着那碗甘草药水,“喂他喝下去。”

  “你……你想要对他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给他治病了!羊肉和西瓜乃是相克之物,同服后当用生甘草煎汤服以解其毒。”

  纹有黑蛇的小伙有些将信将疑,不过转念一想,这生甘草又不是什么毒药,不妨喂腹痛的同伴喝下,如果能好也就罢了,如果不能好,则可趁机讹诈他们。

  虚弱的小伙在喝下了这碗热气腾腾的甘草药水后,缓了一会儿,果然是感觉自己的腹痛减轻了不少。同时,之前存在的那种恶心欲呕、里急后重的感觉,也是有所减缓。他那苍白的脸色,也在这个时候恢复了红润。

  张文仲找了只空的矿泉水瓶子,将剩余的甘草药水灌了进去,拧上瓶塞后扔给纹有黑蛇的小伙,“待会儿再给他喝一次。”

  “喔。”纹有黑蛇的小伙见着自己的同伴情况好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想了想,最终还是招呼自己的几个同伴想要离开。

  “等等。”但就在这个时候,张文仲却又出言叫住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