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77章 给钱!

  听见张文仲突然说出的这句话,五个小伙下意识的想要加快步伐离开。但是当他们看见拦在小饭馆门口的那群情绪逐渐激动起来的围观者,再想想身后还有一个虎视眈眈、应该是练过几天功夫的张文仲,不禁心生怯意。在经过了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后,他们最终还是乖乖的站在原地,心惊胆战的问道:“还……还有什么事儿吗?”

  “给钱。”张文仲回答道。

  “给……给钱?”五个小伙顿时愣住了,惊讶的问道:“给什么钱?”他们不禁苦着一张脸猜测道:难道哥几个趁机讹诈不成,反而还要被这个自称是医生的家伙给反讹诈一笔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哥几个的脸可就丢大了……

  “汪伯的饭钱,卖水果阿姨的西瓜钱,还有陈叔的甘草钱,以及我的诊费。”张文仲掰着手指,一笔笔的说给他们听。“放心,我们都是讲诚信的,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绝对不会多收你们的。汪伯、卖水果的阿姨还有陈叔,你们说是吧?”

  “没错,小张说的很对。”汪伯、卖水果的阿姨和陈叔齐齐点头,这会儿他们已经不再惧怕这五个小伙了,纷纷是将手给伸了出来,异口同声的说道:“给钱!”

  “给钱!”小饭馆门口的围观者们也是十分的配合,齐声嚷道。

  眼看着是犯了众怒,五个小伙的脸色也都变了,这会儿他们也不敢再嚣张了,哭丧着一张脸,弱弱的问道:“多……多少钱?”

  汪伯、卖水果的阿姨和陈叔也不和他们客气,先后报出了三个数字来。他们也都是诚信之人,虽然是很厌恶这五个小伙,但是也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就多敲他们一笔。张文仲也不和他们客气,报出了一个出诊时应该收取的诊费数额。

  在当前这种情况下,五个小伙纵然是有千般不甘万般不愿,也只能是认栽服软,乖乖的将钱掏出来放在餐桌上,然后在围观者们热烈的胜利欢呼声中,夹着尾巴,头也不回的跑了。而就在他们仓皇逃走的时候,汪伯还挥舞着数张零钞在冲他们嚷嚷:“喂喂,我还要找你们钱呢,怎么就都跑了?”

  “汪伯,这多出来的钱,就当是他们给你修理餐桌的钱吧。”张文仲含笑说道,俯身帮助汪伯将那张被踹翻在地的餐桌给扶了起来。

  汪伯则是俯身捡着散落一地的筷子。一边捡,一边还不忘感激道:“小张,今天还真是要多谢你呢,要不是因为你,我不仅收不回这笔饭钱,反而还会被他们给讹诈一大笔钱呢。”

  “是呀,小张,今儿都是全靠了你,要不然我们这口恶气可就只能是憋在心里了。”卖水果的阿姨抱着一个西瓜走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就将这个西瓜塞进了张文仲的怀里,“来,阿姨送个西瓜给你吃,算是感谢你的帮忙。”

  张文仲连忙推辞:“大家都是街坊邻居,相互帮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感谢就不必了吧?更何况,我也就是帮你讨回了一个西瓜的钱,你如果再送一个西瓜给我,岂不是就等于没有讨回钱吗?”

  “这可不一样。”卖水果的阿姨根本就不管张文仲的推辞,强行的将这个西瓜塞到了他的怀中,随后转身就走,一点儿机会都不给张文仲,边走她还边说:“钱不钱的,都无所谓,关键是这口气!你替我们出了这口恶气,别说是一个西瓜,就是要我那一车西瓜,我都可以拉来送给你。”

  张文仲听见这话被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别,千万别,就这么一个就够了。”

  既然五个小伙都已经跑了,围观者们聚在一起闲聊了片刻,也就各自散了。张文仲这会儿也已经是吃好了,他怀抱着西瓜问道:“汪伯,多少钱?”

  “不要钱。”蹲在地上捡筷子的汪伯,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张文仲愣了:“怎么能够不要钱呢?”

  汪伯这才抬起头来,答道:“你今天不仅是替我避免了损失,同时还替我出了口气,试问,我又怎么能够收你的钱呢?”

  张文仲苦笑着摇头:“不行,汪伯,今儿这钱,你必须得收,而且必须得收够。你要是不收,或者是少收,那么我以后可就不再来你这儿吃饭了。”

  “哎,你这孩子……”汪伯先是一愣,随后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起来。不得已,他也只能是照实收了张文仲的饭钱。不过在张文仲离开之际,他愣是将张文仲一路给送到了小区门口。

  看着满脸感激之情的汪伯,张文仲忍不住摇头苦笑,说道:“汪伯,你也别送我了,你也知道,我就住在这个小区里面,没什么好送的。再说了,你这一走,你的饭馆岂不是没人照料?万一是遭贼了怎么办?”

  “放心吧。”汪伯回头望了眼小饭馆的方向,方才回过头来,笑着说道:“我的女儿这会儿已经过来帮我的忙了,喏,就是那个穿着淡黄色衬衣的。”

  张文仲抬头望了眼汪伯的小饭馆,果然是看见了一个身穿淡黄色衬衣的女子,正站在小饭馆的门口,焦急的向着四周张望,分明是在寻找着汪伯。

  张文仲隐约觉的,这个女子看着好像是有点儿眼熟,不过他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而是随口说道:“咦,你还有个女儿呀?怎么以前一直都没有听你说起过?好像也没有见到过吧?”

  “我的这个女儿,就在雍城大学里面读书,每天放学都会来我这儿帮忙。你这小子跑到我那儿来吃饭,一般都是晚上七八点,而在这个时间点里,她已经到了学校去上夜自习了。我告诉你,我的女儿,学习成绩可是很棒的,我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供她将这个大学读完。读完大学之后,再读那个什么硕士、博士……”一提起自己的女儿,汪伯就是一脸的自豪和骄傲,看得出来,在他的心中,自家的女儿是最棒的。“哎,小张,我记得你曾经说起过,你是在雍城大学的校内医院里面工作的吧?”

  “是呀。”张文仲点了点头。

  汪伯笑着说道:“那可真是太好了,以后有机会,介绍你和我女儿认识,那么你就可以替我在学校里面照顾她了。”

  “没问题。”张文仲微笑着点头,随后抬手一指小饭馆的方向,说道:“你现在还是赶紧回去吧,你女儿好像挺焦急的,恐怕是见你不在,开始担心你了。”

  汪伯回头看了眼,见自己的女儿果然是如张文仲所言,满脸的焦急站在小饭馆的门口张望,于是他也不再坚持送张文仲回家了,笑着点头说道:“那行,那我就回去了,小张,这次的事情,真的是很谢谢你呀。”

  “别客气,咱们都是街坊邻居,这些忙都是应该帮的。”张文仲微笑着答道。

  汪伯笑着说道:“小张,你可真是个好孩子。哎,你还是单身吧?赶明儿,汪伯给你介绍个对象。”

  张文仲苦笑着说道:“不是吧汪伯,你不准备当厨师,想要该行做媒婆了?还是算了吧,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厨师比较好。”

  “你这孩子……”汪伯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说:“好了,我也不和你扯了,我这就过去了,再见啦。”

  “再见。”张文仲说道。

  看着汪伯迎着自己的女儿走去,张文仲淡然一笑,转身走进了小区,抱着西瓜走向自己租住的房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体内,竟然是产生了一个异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