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82章 神秘的祝由术

  张文仲和谭青青,以及刑警队队长一起,上到了四楼的楼梯口处。

  在上楼的过程中,张文仲已经从谭青青那里获知了这个刑警队队长的名字——李朝阳。这是一个拥有丰富刑侦经验,破获过许多大案、要案的超级刑警。甚至就连谭青青,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所以是对他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

  此时在四楼的走廊中,除了采妮和被她劫持的那位女生之外,就只有谈判专家、精神病学专家和两员特警了。其他的那些警察,都是藏在了采妮看不见的楼梯口处,以防止刺激到她,从而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当这些藏在楼梯处的警察,在看见李朝阳和谭青青后,都连忙是轻声的招呼道:“李队、谭副队,你们上来了。哎,不是说新来了一个谈判专家吗?怎么没见着人?他在哪儿呢?”

  “就是他。”李朝阳伸手一指站在他身边的张文仲。

  警察们不禁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新来的这个谈判专家,居然是如此的年轻。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也都看见了那只别在张文仲白大褂上面的身份牌。

  “雍城大学校内医院张文仲?校……校医?”

  “李队,你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不是说来的人是谈判专家的吗?怎么是一个校医?”

  “谈判专家和精神病学专家都束手无策,这个校医年纪轻轻的,能有什么本事劝服这个精神失常的疑犯?李队,你们该不会是搞错了人吧?”

  警察们在惊讶之余,七嘴八舌的轻声发表起了各自的意见。不出预料,果然是没有一个人相信张文仲能够劝服采妮。

  “好了,你们就别废话了,能不能行,让他上去试试不就知道了么?你们只管做好解救人质的准备,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操心。”李朝阳闷哼一声,喝止了警察们的讨论。

  “是。”警察们神色一凛,齐齐轻声应道。他们对这位不苟言笑的李朝阳,都是又敬又怕的。

  “现在就看你的了,希望你不会让我们失望。”李朝阳向张文仲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可以前去尝试劝说采妮了。

  张文仲微笑着点头,算是回答。他并没有急着走出楼梯口,而是飞快的将白大褂给脱了下来,露出了穿在里面的衬衣,方才走出了楼梯口,进入了走廊。此时他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青涩的大学生。他这样做是有原因的,为的就是能够削弱采妮的警惕心理,更容易博取到她的信任。

  张文仲的出现,不仅是引起了采妮的注意,同时还引起了谈判专家和精神病学专家的注意。

  “你是谁?跑来做什么?赶紧离开!”谈判专家和精神病学专家不约而同的轻声质问道。

  张文仲的年龄,让他们误以为是雍城大学的学生,此刻他们都在惊诧着呢,不解那些守在楼梯口的警察,怎么就将这个年轻人给放进来了。

  “我是来接替你们劝说采妮的,你们现在可以去歇会儿了。”张文仲回答道,同时他还对那两员特警说道:“你们俩也走吧,留在这儿的人多了,反而是容易加强采妮的警惕性。”

  “你……让我们都走?”谈判专家和精神病学专家都用看着白痴的表情看着张文仲,他们甚至是忍不住怀疑,这个人会不会和采妮一样,也是一个精神失常者呢?要不然的话,他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口出狂言呢?

  藏在楼梯口的李朝阳,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转头瞪着谭青青,轻哼道:“让特警也撤走?他这分明就是在胡闹!依我看,还是让他回来吧!”

  谭青青却说道:“既然我们已经选择了相信他,不妨就信到底吧。而且,他也是一个练家子,功夫还在我之上,如果是有什么突发情况的话,他应该是能够应付的。就算他不能够应付,不是还有你这个神枪手殿后的么。”

  “他……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李朝阳对张文仲是一个武术高手的事情,很有些怀疑,他可是很清楚谭青青的拳脚功夫有多厉害。

  “有的,我曾经和他交过手,我不如他。”谭青青实话实说。

  “那好,我们就信他一次。”在沉吟了数秒之后,李朝阳选择相信张文仲,同时他也拔出了自己的那只警用手枪,以便在意外发生之时,能够及时的击伤或击毙疑犯,以起到解救人质的作用。

  从这个动作就可以看出,他还是不太相信张文仲。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任何一个不了解张文仲的人,在这个时候恐怕都不会相信他。毕竟他太年轻了,而且毫无名气。

  谭青青拿起了对讲机,说道:“照他说的办,你们暂时先撤出走廊。”

  虽然是有诸多的疑惑和不满,但是谈判专家和两位特警却只能是服从命令,暂时撤离走廊。至于那位精神病学的专家,虽然是雍城大学的教授,不属于警方管辖,只是协助他们处理此事而已。但是当他看见两个特警都已经撤走了,再看了眼手持着菜刀、满身血污的采妮,最后又看了眼张文仲,不由的摇了摇头,轻叹道:“都他妈的疯了……”随后连忙跟随在两员特警的身后,撤出了走廊。

  四楼的走廊上面,就只剩下了张文仲和采妮,以及那个被采妮给挟持,已经吓呆了的女生。

  突然之间,在张文仲的脸上出现出了一丝微笑。

  这丝微笑非常的平和柔美,让人不由自主的就会觉的,张文仲是一个很亲切、很值得信耐的人,仿佛就是邻家那位陪着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哥哥或弟弟。

  张文仲就带着这丝微笑,缓步的走向采妮。

  采妮偏着脑袋,一双眼眸子紧盯着张文仲,渐渐的,在她的眼睛里面,少了几分戒备,多了几分亲近和疑惑。

  “这是……催眠术?”那位精神病学专家虽然撤离了走廊,但是藏在楼梯口处,借着角度的问题,他还是能够看见走廊里面发生的事情。虽然他看不见张文仲脸上的微笑,但是从采妮的神情变化,以及张文仲在举手投足间表现出来的那种特殊的规律,还是让他一下子就猜出了张文仲正在对采妮施展着催眠术。

  精神病学专家猜的没错,张文仲此刻的确是在施展催眠术。

  通过从苏晓玫和她的室长那里获知的有关采妮的情报,张文仲敏锐的判断出,想要说服这个略带内向和自闭的采妮,就必须得获取她的信任与好感。在短时间内,能够取得这个效果的方法,就只剩下了催眠术!

  所谓的催眠,就是采用特殊的行为技术,并结合言语的暗示,让人进入一种暂时的,类似睡眠的状态。而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下,催眠术能够消减采妮的紧张、暴躁,让她不由自主的信任张文仲。

  其实在很早以前,催眠术就已经被用在了临床治疗上面。甚至在《内经》中就有着关于催眠术的记载。只是在当时,催眠术是被称为祝由,是一种不需用针灸或药物,仅靠语言和动作暗示来达到治疗效果的心理疗法。

  可惜的是,因为祝由这种心理疗法比较难掌握,而且还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外衣,所以也就逐渐的衍变成为了以符咒治病的迷信巫术。

  张文仲现在施展的,正是货真价实的祝由术!也就是中国古代的催眠术!

  渐渐的,张文仲和采妮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五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