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93章 生死符

  将汪伯的小饭馆给砸了的那十几个混混,这会儿正在一家歌厅的包厢里面划拳拼酒。虽然包厢里面的光线很阴暗,但是却并不妨碍他们划拳的热情。而那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竟然也是掩不住他们在划拳时的叫骂声和喝彩声。

  他们今天不仅是将汪伯的小饭馆给砸了,同时还从汪伯的身上搜刮了几百块钱。拿着这笔钱,他们自然是要出来找些乐子的。在吃喝之后,他们就来这里玩乐。当然,他们不仅是为了喝酒和唱歌。只是那个被他们给派去买货的家伙,此刻都还没有把货给买回来罢了。

  一个混混的药瘾上来了,有些按捺不住心头的躁动,对那个手臂上纹有黑蛇的混混说道:“蛇哥,二胖那小子怎么还没有回来?别是出什么意外了吧?要不,我出去看看?”

  这个混混口中提到的二胖,就是那个因为同时吃了羊肉和西瓜后,腹痛腹泻的家伙。

  “急什么急?难道你还怕二胖他会卷了钱跑路不成?”蛇哥笑骂了几句,端起手中的啤酒说道:“喝酒,待会儿二胖将货买回来后,肯定是少不了你的!哎,对了,你们叫的女人呢?怎么还没到?”

  有混混回答道:“那些个骚娘们正在赶来的路上,想必很快就会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开了,一个人大步的走了进来,反手就将门给关上了。因为这个人背对着光线,所以包厢里面的人并没有看清楚他的面貌,都还以为进来的这个人,就是他们派去买货的同伴呢。

  药瘾上来的那个混混,连忙是站起了身来,尖声叫嚷道:“二胖,你怎么才回来?你买的货呢?赶紧的拿来,老子都快要憋不住了!”包厢里面的声音太嘈杂了,如果不尖声叫嚷的话,别人根本就听不见他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里面的灯光,突然全亮了起来。

  习惯了阴暗光线的混混们,被这突然亮起的灯光给吓了一跳,他们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并且破口大骂了起来。等到他们的眼睛适应了亮光之后,他们方才是惊讶的发现,进入到包厢里面来的,并不是只有二胖一人。在二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看似瘦弱的年轻人。

  别的混混,或许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蛇哥和他的手下,却是对这个人记忆犹新。这个人,就是前几天坏了他们好事,让他们丢尽了颜面的罪魁祸首之一——张文仲!

  张文仲扫了眼包厢里面的这些混混,淡然一笑,说道:“哟呵,都在这里呢,又喝又唱,你们还玩的挺滋润嘛。”

  就在发现张文仲的时候,蛇哥就向着他的三个手下使眼色,四个人分别是抓了一只啤酒瓶在手里。这会儿,听见张文仲这冷嘲热讽的话,蛇哥立刻就是咆哮着吼了起来:“操他!”蓦然将手中的那只啤酒瓶,向着张文仲扔了出去。他的三个手下,也是有样学样,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将手中的啤酒瓶,扔向了张文仲。

  张文仲不闪不避,只是将二胖给提了起来,那四只啤酒瓶,全部都砸在了二胖的身上,痛的他哇哇乱叫,破碎的玻璃渣,更是在他的身上割出了一道道的伤口来。

  “这家伙是来找碴的,揍死他!”蛇哥在扔出了手中的啤酒瓶后,又从桌上操起了一只啤酒瓶,和自己的三个手下一起,大步的冲向了张文仲。而在听见了他的话后,其余的七个混混也总算是反应过来,纷纷是在破口大骂的同时,或是操起桌上的啤酒瓶,或是赤手空拳的就扑向了张文仲。

  在这些混混看来,张文仲只是孤身一人,而他们这边,在扣除了二胖这个废物之后,都还有十一个人。如果这样都不能够将张文仲给揍的半死,那才真的是怪事了呢!

  可惜的是,事情的进展,却并没有按照这些混混所预料的进行。

  十分钟都还没有到,包厢里面,就只有张文仲一个人还是站着的了。其余的人,全部都已经瘫在了地上。张文仲下手很有分寸,这些人虽然都瘫倒在地,但是在他们身上,却是见不到半点儿伤痕,甚至是连淤青、红斑都没有。

  在整个打斗的过程中,并没有人闯入到包厢中来。这其中,一方面是因为包厢里面的音乐声太过响亮,让外面的人很难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谭青青守在门外,任何想要进入包厢的人,都会被她以‘警察在执行公务’的理由给阻止。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了。”张文仲关掉了音乐,原本是喧嚣嘈杂的包厢,瞬间就静了下来。“我想,你们应该是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找你们吧?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一、你们去向汪伯道歉,恳求他的原谅;二、赔偿汪伯的医药费、营养费及一切损失;三、从今往后好生做人,别再干这些横行乡里的事情了。”

  十二个混混哼哼唧唧,都不答话。

  张文仲淡然一笑,左手提起了一瓶尚未被打坏的啤酒,右手轻轻一劈,就将啤酒颈部直接劈断。冒着气泡的啤酒,立刻就从瓶子里面喷了出来,流的他满手都是。

  “我想,我得说明一件事情。我这并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而是在命令你们。当然,你们也可以不听从我的命令。只要你们能够忍受得了,这生死符在发作之时,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苦楚!”说话之间,张文仲已经催运起了自己的真元,将流淌在他手中的啤酒,给凝结成为了冰霜状,随后他一抬手,这些冰霜就射入到了十二个混混的穴位之中。

  一种奇痒剧痛,突然在十二个混混的身上涌现,令他们顿时就体会到了张文仲所说的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他们下意识的想要张口呼痛,然而等他们张开嘴巴后,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了。原来,就在张文仲释放出生死符的同时,也是用真元暂时封住了这些人的嘴巴,让他们出现短暂的失声。

  张文仲所说的生死符,原理和金老小说中的一样。但是就威力上来说,却并没有小说中的那么变态。

  张文仲的这种生死符,乃是将真元送入到人的体内,附着在人的经脉之中。如果这个人是一个修真者,又或者是一个武术高手的话,自然是可以通过真元或内力,驱散这丝真元的。而就算是普通人,在中了这生死符后,也并不会像金老小说中所描述的那样,难受的至死方休。这种又痒又痛的感觉,每次只会维持三分钟,而每个月只会发作一次。就算是没有解药,三个月后,也会自愈的。因为附着在经脉中的那丝真元,在三个月后,就会自然消散。

  但是,张文仲虽然知道这样的事情,可是这些混混们却并不知道,他们还真的以为,张文仲施展的生死符,就是像小说和电视中描述的那样恐怖。

  刹那间,一种绝望、惊恐的情绪,笼罩在了十二个痛不欲生的混混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