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天使替我爱你Chapter 15

  清晨,第一缕曙光斜斜照进病房。

  空气里的灰尘颗粒在金色阳光中飞舞。

  当成媛从睡梦中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到的依然是小米守在病床旁的背影。

  小米在这里有三天了。

  整整三天,她没有离开过姑姑的病房,不去上课,不回宿舍,甚至也没有去看过隔壁重症加护病房里的尹堂曜。

  成媛搞不懂发生了什么,自从生日那天尹堂曜心脏病发,由于要照顾姑姑所以她没有跟过去,之后所有的事情就都变得让人看不懂了。戚果果说尹堂曜病得很厉害,差点死去,那么,小米最紧张的应该是他才对啊。

  为什么整日整夜,小米却象石雕一样守在姑姑病床前。从白天到黑夜,她长时间呆呆地望着姑姑出神,肩膀单薄得就像一张薄薄的纸。

  成媛走过去,见到姑姑仍在昏睡中,于是她轻轻问小米:“情况还好吗?”

  小米点头:“成阿姨整晚都没有醒来过。”

  成媛沉默。

  姑姑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一天里清醒的时间渐渐不超过五、六个小时。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眼睁睁看着姑姑的病情恶化却束手无策的心痛,使她即使睡着做的也全都是恶梦。

  “为什么不做手术?”

  小米咬住嘴唇问。

  成媛看看她,淡淡地说:“医生说没有用。”

  小米身子一震,脸色顿时苍白:“为什么?我们换一家医院,说不定……”

  成媛望着病床上姑姑昏睡的面容,眉心紧紧皱起来,她转身走到窗边。小米也走过来,眼底有惊人的固执。

  “我们可以找更好的医院……”

  “你怎么会知道姑姑曾经换心的事情?”当初医院方面免费为姑姑做心脏移植手术,唯一要求她们答应的条件就是不可以将换心的事情告诉任何其他人。但三天前,小米竟然知道了,而且裴优也知道了,任院长似乎也默认了从此姑姑换心手术的事情可以公开。

  “……”

  小米沉默,曙光里,她的嘴唇苍白透明。

  成媛淡淡望着窗外蓝天:“我们没有钱,一直都过得很穷,幸好我们遇到很多好心的人,所以姑姑才可以做宿舍的管理员,我也可以到圣榆上学。姑姑有心脏病,身体非常差,如果不是那次换心手术,她当时也许马上就会离世。心脏移植手术哪里是我们能够做得起的,所以姑姑多活在人世间的这段日子,就像是天使送给我们的礼物……”

  成媛静静地说:

  “可是,礼物的期限已经到了。医生说,由于姑姑身体以前太过虚弱,再加上心脏移植的排斥反应,引发了全身器官的严重衰竭。”

  小米惊栗。

  “如果医治还有作用的话,就算我们很穷,我也会带着姑姑走遍所有的医院。”成媛沉默地远远望着病床上的成阿姨,良久,继续说,“但是……姑姑很累很累了……你知道为了给你酿米酒,姑姑累得整整昏迷了两天没有睁开过眼睛……”

  睫毛怔怔地僵住。

  晶莹的泪水从小米苍白的脸颊滚落。

  成媛淡淡地笑,对她说:“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因为姑姑为你酿米酒的时候很开心,她是微笑着的,那种微笑甚至让我有点嫉妒,好像只是为你酿米酒她就可以那么幸福。小米……姑姑真的很喜欢你……”

  清晨的阳光。

  病床上,成阿姨静静地睡着,她睡得很安详,眼角有细细的皱纹,唇边有宁静的笑容。

  灰尘的颗粒在金色光芒里旋舞。

  小米怔怔地站在窗边。窗外是蔚蓝的天空,白云一丝一丝轻轻飘着。她耳边一片宁静,血液在体内缓慢地流淌,仿佛有回声,在曙光里寂寞地层层荡开。

  “所以,不想再让她受太多的痛苦。”成媛打开窗户,让微凉的风吹进来些,低声说,“我们就这样陪在她身边,或许会更好。”

  小米说不出话。

  风轻轻吹乱她的短发,她的眼睛里失去了神采,幽黑空洞,怔怔地站立着许久回不过神。

  病房门无声地推开。

  裴优走了进来,他走到病床边低头看成阿姨,轻按她腕部的脉搏,调整输液的速度。然后,他抬头,看到了窗边的成媛和小米。

  成媛对他点头。

  他微笑点头,目光轻轻落在她旁边的小米身上。小米失神地望着他,目光中有一种不知所措的痛,嘴唇微微颤抖,于是他的目光里也渐渐出现同样的痛。

  默默的。

  他和她的眼神在空中交汇。

  成媛低下头,不想再看到裴优和小米互相凝视的模样,那种感觉就好像她是被隔离出去的。她拿起暖瓶,准备去打开水,才走到门口,门突然“砰”地一声被推开了!

  苍白的脸孔。

  淡紫的嘴唇。

  鼻翼闪动着小小的银色天使。

  尹堂曜虚弱地倚在门边,他抿紧嘴唇,瞳孔幽暗紧缩,死死地盯着病房里的那个人,胸口紊乱地起伏,双腿有些无力虚软,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医生说你不能走动!”

  “你不能下床啊!”

  “医生~~!医生~~!”

  护士们在尹堂曜身后焦急地喊着劝阻着,一个护士手上举着吊瓶,输液管的针头处有触目的鲜血,仿佛是被人硬生生拔掉的,一个护士慌乱地推着空的轮椅赶过来,一个护士惊慌地扶住他。

  “滚开!”

  尹堂曜低喝,纵使在病中却仍然骇人的气势吓得那个护士颤抖着赶忙缩手。

  裴优大惊,赶忙走过来:

  “曜!你在干什么!你还不能下床!”

  尹堂曜望着她。

  清晨的阳光自窗户烂漫地洒进来,她背窗而立,光芒跳跃闪烁在她的周身。她好像一个美丽的天使,短短的头发,白色的裙子,金色的阳光,而在耀眼的光芒里,她的脸却看不清楚。

  他心中一痛。

  淡紫的嘴唇勾出寂寞的笑容。

  “是不是……最近有考试……所以你没有时间来看我……”

  成媛别过脸。

  裴优走过来的脚步僵住,他不由自主地轻轻转头向小米看去。

  小米背光而立。

  她的面容比尹堂曜还要苍白,苍白得惊人,似乎下一秒钟就会晕厥过去。她望着尹堂曜,嘴唇苍白地颤抖着,眼底仿佛有乌溜溜的空洞,淌着即将凝固的血。

  她动了动。

  然而又站住,呆呆地望着尹堂曜。

  尹堂曜吃力地望着她,想要走近些将她看得更清楚,而胸口一阵剧痛让他开始咳嗽。

  淡紫的嘴唇痛楚地轻咳。

  他的身子晃了晃。

  裴优扶住他,撑起他全身的重量才使得他没有倒下。

  尹堂曜轻咳着勉强勾起唇角,对她微笑:“你……能走近些吗……我很想你……”

  重症加护病房。

  任院长无奈地让特护们出去,他告诉小米说绝对不能刺激尹堂曜,万一他又出现心脏病发的征兆就必须要马上喊人。小米怔怔地点头。任院长皱眉离开了病房,心知留下这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是不妥的,但是,如果不答应尹堂曜的要求又很可能使得他的病情马上就恶化。

  病房里静悄悄的。

  尹堂曜半躺在病床上,他静静望着床边的小米,淡紫的嘴唇染出微笑:“那天是不是吓到了你……”

  她咬住嘴唇,脸色苍白。

  他把身子坐起些来,吃力地握住她的手,她的手指轻颤,两人的手都冰凉冰凉。他把她的手指握进掌心,望着在她指间闪耀的细钻,唇角的笑容很安静:

  “都是我不好……不应该在订婚的日子生病……”

  突然——

  她的手指受惊般抽走。

  尹堂曜怔住。

  他的掌心顿时空落落的。

  他怔怔地看着小米:“真的生气了吗?所以,你才一直都不来看我?”

  小米的心撕裂般的痛。

  她站起身,轻轻颤抖着说:“对不起,我有些事情,要先走了。”

  她起步要走。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

  他用力地抓紧她的手,抓得很紧,可以感觉到她手指的冰冷和僵硬,于是,他的手指渐渐也开始冰冷和僵硬。

  她背对着他。

  上午的阳光从窗户洒进来,烂漫地闪耀,她背对他而立,短发的光芒柔和而冰冷,就像她的手指一样冰冷。尹堂曜看不见她的脸,看不见她的表情,他不懂,那一夜她才答应了跟他订婚,为什么她忽然好像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了。

  手掌用力!

  他想要握痛她!

  她的身子有些颤抖,却还是背对着他。

  病房里诡异的寂静。

  病床上。

  尹堂曜痛苦地闭上眼睛:

  “那么,他们说的应该是真的了……”

  他的嘴唇是浅紫色。

  面容苍白。

  “我并没有做过换心手术……”

  鼻翼的天使闪出冷凛的寒光。

  “……所以我其实没有那颗心,所以你其实找错了人,所以你连看都不愿意再看我,因为你不想再在我身上多浪费哪怕是一分钟!”

  小米惊颤!

  她霍然扭头,眼中有种脆弱绝望的光芒,她颤抖着,牙齿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出声,她不允许自己出声。

  尹堂曜没有看见,他喉咙抽紧,浑身僵硬,极度的痛苦让他终于失去了控制。他用力甩开小米的手,一股巨大的力量使她摔倒在病床上!没有一丝的怜惜,他双手箍住她的肩膀,怒瞪着她,眼底带着无比的恨意,象受伤的野兽般低吼:

  “我是什么?!我究竟是什么?!”

  小米的身子被他摇晃,如同破碎的布娃娃一样。

  “没有那颗心脏,我就什么都不是了对不对?!心脏,一切都是为了那颗心脏!答应跟我订婚,也是为了那颗心脏对不对?!所以,知道我并没有那颗心脏了,你就可以头也不回地就走了!我死了也无所谓!我有多么喜欢你也无所谓!我每天躺在病床上,期待着你来看我,哪怕只是看一眼就走,每天眼巴巴地期待着你来看我,想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安慰自己是你没有时间,不是你忘记了我,我可怜得就像一个白痴,这些全都无所谓是不是?!”

  泪水从她脸上流淌。

  她哭了。

  尹堂曜侧头看她,淡紫的嘴唇扯出嘲讽的表情:“为什么哭?既然那颗心脏不在我这里,为我白白流这么多眼泪不觉得浪费吗?”

  小米死死咬住嘴唇,泪水星芒般滑落,身子剧烈地颤抖。

  “你很喜欢哭。”

  他冰冷地说,指尖染上她晶莹的泪珠。

  “因为你觉得,哭了就不用说话了,对不对?你只要一哭,我就会心软就会放过你,对不对?以前,你也是用眼泪来对付那个男孩子吗?!”

  更多的泪水滑下她的面颊。

  尹堂曜瞳孔一黯。

  胸口翻绞撕裂般地剧痛,他却苍白着面孔抓紧她的肩膀,低喊:“说话!不许哭!我让你说话!听到没有,我让你说话!”

  小米崩溃般地哭着。

  她哭得喘不过气,大声地哭着,浑身颤抖地哭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会哭,她什么都做错了,她是个傻瓜,是个白痴,是个笨蛋,自从他离开,她所有的事情统统全都做错了!她只会哭,除了哭,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了不许哭!”

  尹堂曜沙哑着声音咆哮!

  他拼命摇晃她的肩膀,把她摇得剧烈晃动,可是她越哭越崩溃,好像陷入了一个他无法介入的世界,她的灵魂仿佛抽离了,在他双手中哭泣着的只是一只破碎的布娃娃。

  忽然,他安静下来。

  他望着她哭。

  俯过身。

  他吻上她哭泣的双唇。

  她呆呆地怔住。

  泪水在他和她的唇间流淌,冰凉,咸涩,他吻着她,声音轻如耳语,却带着痛苦的脆弱。

  “小米……”

  被他吻着,惊恐让她的眼睛渐渐睁大,她开始挣扎,用力地挣扎。

  “放开我!”

  她闪躲他的唇,喊叫着:

  “放开我!放——开——我——!”

  尹堂曜的瞳孔收紧,心脏剧烈的疼痛令他的手指僵硬,嘴唇也从淡紫转为深深的紫色。他不敢置信地瞪着她,却更加用力去吻她!

  “放开我……”

  她哭着喊,拼命地挣扎。

  一股腥气从他和她的唇间涌出,鲜血,不知是他的,还是她的,一滴一滴,滴在雪白的被子上。

  绝望地箍住她。

  绝望地吻住她躲闪的唇。

  尹堂曜的声音沉痛得恍若没有一丝光亮的漆黑的夜:“没有他的心脏……就连亲吻……也不可以了吗?”

  他的声音那么痛!

  就像一根针,穿透空气,深深刺入她的心。她忽然呆滞不能动,怔怔地望着他,空洞的眼珠渐渐动了动,一层薄薄的雾气涌上来。

  尹堂曜放开她。

  胸口的剧痛让他弯腰轻咳起来。

  嘴唇深紫深紫,他眼中充满痛苦,轻轻抚摸她苍白流泪的面颊,他的手指颤抖地抚摸她的脸:

  “怎么办……该拿你怎么办……”

  小米望着他,泪珠怔怔从湿黑的睫毛滚落。

  他的唇片被她咬破,深紫的嘴唇,猩红的血,恍若尖锐的针疯狂地在她心上扎刺!她呆呆举起手,指尖呆呆地碰触他的唇,柔软,冰凉。突然,如同被电击般,她惊慌地缩回手,手指上的细钻在空中刺眼地闪了闪。

  她颤抖着低下头。

  握住自己的手,手指间那颗细钻刺痛她的掌心。

  上午的阳光很安静。

  窗户的玻璃被照得有些反光,闪啊闪,明亮得令人眩晕。

  风很轻。

  他紫色嘴唇上的鲜血渐渐凝固。

  尹堂曜的手掌从她的面颊滑落到她的脖颈,细细的脖颈,仿佛柔嫩的花枝,手指抚着她温热的肌肤,他轻声说:

  “我恨你。”

  小米颤抖着闭上眼睛。

  他低沉地说,眼底闪过痛苦的恨意:“自从知道你接近我只是为了那颗心脏起,我就开始恨你。我恨你让我变得像孩子一样无助,象孩子一样脆弱,恨你摧毁了我所有的自尊和骄傲。于是,我想要报复你。”

  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手指在她的脖颈上收紧,他淡淡地笑:“我要你留在我的身边,我做你所有喜欢的事情,用尽我的每一分力气来让你开心,甚至,我也去模仿他……我做所有的事情,我想要……让你爱上我……”

  她的手指在病床上僵硬,指间小小的钻石颤抖着闪光。

  尹堂曜抿紧嘴唇。

  嘴唇煞紫。

  “让你爱上我,然后,我再离开你。”

  上午的阳光里。

  小米的身子已完全僵硬。

  “我要让你尝过我所有的痛苦,每一分痛苦,每一分脆弱,都要你亲自尝一遍……”他的手指在她的脖颈掐出淡淡的印痕,“我会永远地离开你,即使你哭,我也不会再回来。”

  她僵硬得就像一个木偶。

  尹堂曜淡淡笑:

  “我死了,你或许也会像怀念他那样怀念我吧……就是这样期待着,期待着我死的那一刻,你会痛哭着对我说,你爱我,你不要我离开,可是,我会永远地离开你……知道吗?这就是对你的报复。”

  她的面孔雪白,睫毛剧烈颤抖着,脸上有湿湿的泪痕,她的力气仿佛已经虚脱,空荡荡地游离。

  心脏的痛楚使尹堂曜的嘴唇愈来愈紫。

  他淡淡地说:

  “可是……还是不可以啊……所谓的心脏移植原来只是一个谎言……没有了那颗心脏,你又怎么会在意我的死去……”

  心脏一阵剧痛。

  他忍不住轻声呻吟。

  手指无意识地收紧在她脖颈。

  小米听到了。

  她颤抖着睁开眼睛,看着他,惊慌地连声问:“你在痛吗?很痛吗?要不要叫医生?”

  他望着她。

  眼神幽黑而痛苦。

  “怎么办……我恨你……为什么你不爱我,我却这么这么喜欢你……”

  手指轻轻掐住她的脖子。

  “我恨你……”

  手指在她的脖颈掐出淡淡的指痕。

  “我想杀了你……”

  她的脑中一片空白,无法呼吸,喉咙在痛,轻飘飘满世界都是白雾,“咯咯”,她听见自己的骨头在轻轻地响。

  上午的阳光。

  明亮的玻璃静静反光。

  风很轻柔。

  天空蔚蓝蔚蓝。

  灰尘的颗粒在光束里轻轻旋舞。

  尹堂曜苍白着面孔,嘴唇惊人地紫,他手指颤抖着在她的喉咙上,目光里有脆弱的痛苦和孩子般的固执。

  小米的头向后仰起。

  她迷茫地望着他,没有挣扎,没有叫喊,只是怔怔地望着他。她的面容苍白得透明,眼中却流露出一股温柔,短发在阳光里细细绒绒,她的全身都在发光。望着他,她苍白透明的唇角轻轻晕染开一抹微笑。

  手腕轻轻颤了颤。

  腕上那道印痕似乎也轻轻地闪着光。

  ……

  ……

  快要死了吧……

  应该就快要死了吧……

  病床上,她静静地躺着。

  深夜的房间里如此寂静,可以听到鲜血轻快地从手腕动脉流淌出来的声音。

  血,象一条小溪……

  轻快地,活泼泼地从她的手腕流淌下来,染红雪白的床单,滴答、滴答,从床单滴落到地面,鲜红的小溪在地上轻快地流淌……

  死……

  原来,一点也不痛啊……

  雪白的枕头上,她静静微笑着,眼睛静静望着天花板,泪水无声地从眼角滑下。

  真的不痛……

  一点也不痛呢……

  意志渐渐涣散,她痴痴地笑着,血自手腕蜿蜒而下。病房里满是淡淡的白雾,她的视线渐渐模糊,手指间跌落染血的刀片,输液管的针头悬晃在半空,时间静静地流淌,地面的血渐渐成河……

  白雾如烟。

  那飘散的白雾淡淡凝聚成一道白光。

  白光刺得她睁不开眼。

  她眯起眼睛,唇边的笑容快乐极了。她知道那是什么,许多许多的电影里都是这样的,是天使,是天使来接她了……

  翌……

  我来了……

  白光渐渐变得柔和。

  柔和的白光里,一双纯白透明的翅膀,光芒流转,晶莹剔透,无数光芒轻轻旋转,天使的笑容温柔得如同从树荫轻轻洒落的阳光。

  翌……

  她惊喜地呼唤着,向白光里的他伸出手……

  翌啊……

  手腕处的鲜血殷红地流淌……

  纯白透明的光芒里。

  翌望着她。

  他忧伤地望着她,身体内光华万丈,背后的双翅轻柔地拍动,却带着忧伤,就像他唇边的笑容一样忧伤。

  为什么要这样……

  他轻轻问,忧伤地望着她……

  你变成天使了啊……

  真好看……

  她笑着,吃力地想要滚下床,去接近他。

  你……

  是来接我的吧……

  他在淡淡的白光里,眼神忧伤,奋力拍打着翅膀想要走出来,但是,他仿佛被锁在了那道光里,动不了。他动不了,于是,他的眼神越来越忧伤。

  你忘了吗……

  小米……

  什么……

  她吃力地滚下床,向他爬去,膝盖跪在血泊里,她挣扎着一步一步爬向他所在的白光。

  天使只能和天使在一起……

  她怔住,手腕忽然开始剧烈地疼痛,跪在血泊里,她怔怔抬头望着他。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她听不懂。

  自杀是不可能变成天使的啊……

  小米……

  天使只能跟天使在一起……

  你骗我……

  她怔怔地摇头。

  我知道你在骗我,你不想让我死,所以你在骗我……可是,没有了你……活着真的很辛苦……

  就让我跟你在一起……

  好不好……

  翌……

  淡淡白光里,他的面容苍白透明,背后的翅膀透明而痛苦地拍动,望着她,心痛如绞。

  小米……

  你还记得吗……

  什么……

  我喜欢你……

  他柔和地微笑,白光轻柔地照在他的翅膀上,透明晶莹,光芒万丈。

  小米……

  即使你已经不爱我了,即使你已经忘记了我,即使我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依然会爱着你……

  我会去找一个天使……

  让它替我来爱你……

  我也喜欢你……

  她哭着说,膝盖跪在血泊里,鲜血从她的手腕源源地流淌着。

  可是我不要天使……

  翌……

  我只要你……

  我要跟你在一起……

  白光突然转强。

  刺眼得令人眩晕。

  他悲伤的身影却渐渐散去,纵然竭力拍动翅膀,那强烈的光芒依旧穿透他的身体,刺眼地悲伤地闪耀着,然后,泡沫般,一点一点散去。

  只有天使才能跟天使在一起……

  她痛哭着爬向白光,血泊中,她的手腕剧痛,她的膝盖剧痛,哭着,放声地哭着,她一步一步爬向那道白光。

  但是……

  消散了……

  什么都没有了……

  她恨天使!

  她发誓她恨天使!

  哭泣地喊着。

  她重重摔在地面上晕死了过去。

  寂静的深夜。

  只有手腕的鲜血仍在静静地轻快地流淌着。

  ……

  ……

  病房的窗外有明亮的阳光。

  蔚蓝的天空。

  玻璃反出的光芒在天花板一闪一闪。

  手掌在小米的脖颈收紧。

  她的意识渐渐涣散,面容雪白发紫,双手无力地垂下,喉咙轻轻作响,轻轻的,就像她唇边苍白透明的笑容。

  快要死了吗……

  多好……

  不是自杀,就可以变成天使了吧……

  尹堂曜痛苦地低吼,忽然手掌松开,将她紧紧拥进怀中。她苍白着面容,颤抖地呛咳,在他怀里就像一只快要死掉的白鸟。他紧紧地抱着她,嘴唇抿得紧紧的,深紫深紫,心脏的剧痛也让他剧烈地呛咳。

  那么恨她啊,恨得想要杀死她啊,可是,为什么看到她苍白痛苦的脸,却又想紧紧地抱住她,想要用所有的生命来让她快乐地活着。

  他拼命地抱紧她!

  她颤抖着在他的怀里呛咳:“杀了我吧,求求你,请你继续,杀了我吧……”

  尹堂曜僵住。

  他慢慢松开她,僵硬地,低头看着她:“为什么……”

  “请你杀了我吧。”

  泪水从她苍白的面容滑落。

  “求求你,杀了我吧!”

  剧痛缓慢地划过心脏,他轻轻吸气:“宁肯死,你也再不要看见我吗?”

  “是!”

  小米哭着说。

  尹堂曜轻咳着,不敢咳得太用力,胸口有血的腥气在翻腾,他空洞地说:“为什么你会这么残忍……”

  “是!所以请你杀了我吧……”她颤抖地哭着,仿佛已经彻底崩溃了,什么都不想再掩饰,就让她死了吧,就让她这么死了吧!

  他胸口一阵一阵的剧痛。

  缓慢的、冰冷的、空洞的、硬生生撕裂般的剧痛,仿佛心已经被挖了出来,身子里空荡荡的,只有黑漆漆的黑洞,隐隐有着回声。病床上,他静静地坐着,望着她,渐渐平静。

  “好。”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深紫的唇角隐隐涌出鲜血,空洞地望着她,鼻翼的天使发出空洞洞的光芒。

  “那就让我死吧。”

  他慢慢地说。

  “我死了,你就不用再看到我,我也不会再打扰你。”

  鲜血,一股一股的鲜血,自深紫的唇角涌出,苍白的肌肤,刺眼的殷红,他空洞地淡淡笑着。鲜红的血滴落在倨傲的下巴,滴落在雪白的被子,他望着她,眼神里仿佛有漆黑不见五指的黑洞。

  小米惊骇地叫起来。

  病房外的医生和特护们冲了进来,慌张地冲到病床边,听诊、急救仪器设备、针剂、电击板……

  “滚开……”

  尹堂曜轻咳着,鲜血源源不断从唇角涌出。

  众人惊慌地在病房里忙碌,特护们试图将各种仪器放到他身上,小米掩住嘴,呆呆站在床边,泪水呆呆地流淌下。

  “滚开!”

  尹堂曜颤抖着将所有的仪器针剂设备统统扫在地上,他苍白着脸咳嗽,唇角鲜血就如流淌的河。

  医生和特护们手足无措。

  一个特护拿来镇静剂,众人试图按倒他,他低吼着反抗,剧烈地咳着,鲜血狂涌,苍白的脸色,深紫的嘴唇,触目惊人得让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不敢再接近。如果他再剧烈活动,那么,可能所有的抢救和电击也都会是徒劳的了。

  “该怎么办!”

  病床边的小米忽然哭着大喊。

  “那么,该怎么办!”

  她哭着对尹堂曜喊,惊慌的泪水疯狂地流下她的面颊。

  上午的阳光明晃晃得刺眼。

  风带着秋日的寒意。

  病房里的医生和护士们被她哭泣的喊声怔住了。

  小米在泪水里喊着,她的视线一片模糊,白茫茫的雾,轰轰作响的耳膜,她大声地哭着:

  “我不可以喜欢你啊……我怎么可以喜欢你……”

  尹堂曜痛苦地轻咳。

  唇角鲜红的血。

  医生和护士们惊呆了。

  “一开始是为了翌的心脏……可是……”她哭着,“……慢慢地,我开始分不清楚,到底是翌还是你……分不清楚,我也不想再去分清楚,有着翌的心脏的你究竟是他还是你……是的,我喜欢上了你,不知道究竟是因为心脏还是因为你……可是,那都没有关系……我喜欢你……我喜欢上了你……”

  尹堂曜僵住。

  染血的深紫色嘴唇颤抖了下。

  小米绝望地哭着:“但是全都错了啊!你没有那颗心脏,你不是翌,你根本不是翌……我怎么可以喜欢上你!……不可以喜欢你!我只可以喜欢翌!绝对不可以喜欢你!……我永远只会喜欢翌,只喜欢他一个人,即使他死了,即使他不在了,即使永远再也见不到他,我也只可以喜欢翌!……所以……我怎么可以喜欢上你!……”

  尹堂曜怔怔地颤抖着。

  他的眼底忽然闪出湿润的光芒。

  她哭着后退,低喊着说:“可是……我对不起翌,我居然喜欢上你……我也对不起你,因为我永远也不可能忘记翌……我变不成天使……永远也变不成天使……就算变成天使,我又该怎么去见翌!……该怎么办……求求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他对她伸出手。

  阳光中,他的手指苍白而屏息。

  她哭着后退。

  拼命地摇头哭着,她就如濒死的动物般哭泣,浑身颤抖着,边哭边退,她绝望地喊着——

  “我绝不可以再喜欢你!”

  小米哭泣着夺门而出。

  病房门重重摔上!

  “砰——!”

  医生和护士们惊怔地僵住,半晌无法回过神来。

  窗户玻璃明亮晃眼。

  千缕万缕阳光。

  灰尘颗粒在阳光中静静飞舞。

  尹堂曜的面孔苍白苍白,嘴唇紫得惊心动魄,轻咳着,鲜血流淌下唇角。

  良久。

  他闭上眼睛。

  身子轻轻颤抖。

  泪水淌落在天使银色的翅膀上,窗外绚烂的阳光,那泪珠,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从那一天以后都是晴朗的日子。

  洁白的云。

  蔚蓝高远的天空。

  当有风吹来,金黄的树叶轻盈飘舞着落下。

  每天,小米守在成阿姨的病床前。

  轻声为她读报纸。

  讲一些有趣的故事。

  把苹果削好皮,切成小小的一块一块,放到小碗里送到她的手里。轻轻地望着成阿姨,小米总是轻轻地望着她,问她想吃什么,想听什么故事,有什么需要自己去做,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成媛劝过她。

  但小米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她不去上课,不回宿舍,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在病房里。她迅速地消瘦下去,脸色苍白如纸,下巴也尖尖的,但是她整天都笑着,眼睛明亮得好像即将燃烧完的蜡烛。

  在成阿姨面前。

  小米总是笑得很快乐。

  仿佛是无忧无虑的十四岁女孩子,她的笑声轻轻洒在病房里,于是成阿姨也每天都微笑着。

  金黄的树叶从窗外飘过。

  旋转着。

  飞舞着。

  飘飞到另一个病房的窗外。

  透明的液体在输液管里静静流淌。

  苍白的手。

  针头深深扎进肌肤。

  尹堂曜半躺着,眼神淡淡望向窗外,心电监护仪的线路接在胸口,“嘀、嘀、嘀”,在寂静的病房里是唯一的声音。

  他望着窗外。

  门不时地被推开。

  医生和护士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他静静半躺在病床上,鼻翼天使有银色的光芒,一双小小的翅膀仿佛是透明的,映着他苍白寂寞的面容。

  窗外。

  树叶全都金黄了。

  医院的草坪上,落叶金黄金黄,小米推着轮椅走在上面,有“沙沙”的轻响。她轻笑着讲着些有趣的事情,轻轻推着成阿姨,不时弯下腰低头看她,看傍晚的霞光有没有刺痛成阿姨的眼睛。

  成阿姨笑着拍拍她的手。

  于是小米开心地笑起来,继续讲好玩有趣的事情。而不知不觉,草坪上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

  她蹲下来。

  怔怔地发现成阿姨已经在轮椅中昏睡了,满天晚霞,她虚弱得仿佛再也无法醒来。

  小米蹲在轮椅前怔怔地望着成阿姨,静静地,油画般美丽的晚霞笼罩住她的周身,短发柔柔的晕红,就像她怔怔的眼眶。

  万千道绚烂的霞光。

  透过窗户的玻璃洒进病房。

  裴优推门进来时,尹堂曜正静静地站在窗户旁边。

  如画的晚霞。

  霞光将鼻翼的天使映出温柔的光芒。

  他出神地望着窗外。

  没有听见有人走近的声音。

  裴优走到窗边。

  远远的,楼下的草坪中,一个白裙子的女孩正蹲在轮椅前,她的背影有些怔怔的失神,恍若迷路的天使。

  天边的彩霞洒照着她。

  也洒照在窗边苍白寂寞的尹堂曜身上。

  晚霞渐渐散去。

  天黑了。

  病房里亮着一盏小小的灯。

  成阿姨昏睡在病床上,呼吸轻得仿佛随时都会消失。巡房的医生们都叹息着摇头,然后离开了。

  病房里寂静无声。

  小米静静地坐在病床前,她静静握住成阿姨的手,长时间地,怔怔地望着她出神。

  夜越来越深。

  尹赵曼望着病床上的尹堂曜。

  他安静地躺在那里。

  没有声音,仿佛已然睡去,他的眼睛轻轻地闭着。呼吸很轻,天使在鼻翼随着他的呼吸轻轻闪光。病房里光线昏暗,他静静地睡着,面容有些苍白,嘴唇淡淡的紫色,出奇的俊美。

  尹赵曼静静离开。

  他睁开眼睛,失神地望着天花板,呼吸很轻,好像只有很轻的呼吸才能等到某个人轻轻推开他病房的门。

  可是。

  没有人……

  那人一直都没有来过。

  门外,尹赵曼掩住嘴,她无声地流泪。她知道他没有睡,她知道他好久好久都没有睡了。

  天,又渐渐亮了。

  小米拿着晨报坐在病床边,她在等成阿姨醒来。洗脸的温水已经准备好,早餐已经准备好,报纸上有趣新鲜的故事已经准备好,她的笑容也已经准备好。

  只要成阿姨睁开眼睛。

  她就会立刻变成开心快乐的小米。

  从清晨等到上午,从上午等到中午,从中午等到下午,从下午等到傍晚。

  她静静等在病床边。

  那一天,成阿姨却只醒来了一个小时。

  清晨的阳光照进尹堂曜的瞳孔。

  病床上。

  他轻轻眯起眼睛。

  忽然。

  耳边听到某种声音。

  他屏息,轻轻转过头向门口看去。

  是护士送药来了。

  他又转回头。

  轻轻闭上眼睛。

  天气越来越凉。

  深秋了。

  空中漫天飞舞金黄的落叶。

  一片片的树叶。

  金灿灿地,蝴蝶般飞舞着,旋转着,大地静悄悄地铺满了落叶。遍地金黄的落叶,满世界仿佛都是金灿灿的光芒。

  医生将白色床单轻轻盖在成阿姨的脸上。

  小米抓住医生的手。

  不让他盖,不能让他盖住成阿姨的脸,那样,成阿姨会无法呼吸,会无法睁开眼睛,会再也不能醒来。

  病房的角落里。

  泪水缓缓从成媛脸上流淌下来。

  那是她长大以来第一次哭。

  小米却没有哭。

  她固执地抓住医生的手,不让他把白色的床单盖在成阿姨的脸上。医生将床单盖上去,她就将床单揭开,医生再盖上去,她就再揭开。

  她瞪着那个医生。

  医生叹息着无奈离开。

  空荡荡的病房。

  成媛靠在角落的墙上静静地哭着。

  小米怔怔坐在床边。

  雪白的病床上,成阿姨安详地睡着,睡着,呼吸轻得再也听不到,寂静的病房里,只能听到窗外金灿灿的落叶轻轻飘舞的声音。

  午后的阳光金灿灿。

  金灿灿的落叶在玻璃窗外飘落。

  风是金灿灿的。

  寂静的世界是金灿灿的。

  阳光洒进病房。

  小米怔怔地坐着,她怔怔地望着睡着的成阿姨,金灿灿的阳光将她拥抱,细绒绒的短发柔柔闪出金灿灿的光芒。

  她望着成阿姨。

  怔怔微笑。

  笑容在她唇边,握住成阿姨冰冷的手,她温柔地笑着,怔怔地温柔地笑着。

  病房的窗外静静飘来一首歌。

  呢喃地唱着——

  “如果云是天空的呼吸

  风是我慌张的叹息

  回忆是爱的延续

  只因为你和我已经不在一起

  ……

  当我们同在一起

  在一起在一起

  ……

  空气里有午后的暖意

  我听着沙沙收音机

  突然间下起了雨

  雨让我好想好想你想抱着你

  当我们同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在一起在一起

  其快乐无比

  ……

  你是我曾经的甜蜜

  我是你爱情的过去

  那一段美好的记忆

  我们都不能够忘记

  因为我很爱很爱你

  所以能微笑着离去

  虽然我不会再见你

  幸福是我们曾经在一起

  ……”

  那个下午,阳光温暖地洒照进来,金灿灿的阳光,轻柔地,温暖地,烂漫地洒照进病房。

  明亮的世界。

  金灿灿明亮美好的世界。

  雪白病床上,成阿姨静静睡着。

  小米轻轻抬头,她望向窗外明亮的阳光,洁白的云朵被太阳照得透明,玻璃刺眼地反射,一缕一缕金灿灿的阳光。

  她握着那只冰凉的手。

  遥远的蓝天,树叶沙沙地响,吹来的风,轻轻飘舞的落叶。

  歌声在窗外轻轻地唱。

  “……

  空气里有午后的暖意

  我听着沙沙收音机

  唱什么听不清晰

  因为我傻傻的笑着

  想起了你

  ……

  当我们同在一起

  在一起在一起

  在一起在一起

  其快乐无比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