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天使替我爱你Chapter 4

  冷冷的阳光。

  喷泉飞溅出的水花被折射出晶莹七彩的光,哗啦啦的水声,伴着节奏感很强的音乐。

  因为是正午时分,广场上的人们变得很少。

  尹堂曜坐在广场边的长椅上,他伸开双臂搭着椅背,眼底中有些光芒若隐若现。那露倚着他的胳膊,抬头对小米娇声说:

  “对不起哦,今天是你和曜约会的日子,原本我不该出现的。可是……曜说他好想我……我……我只好……”

  长椅上已没有多余的空间能让小米坐下。她一个人站着,薄纱的浅绿吊带裙在清冷的阳光下显得分外单薄。

  “没关系。”小米打断她,静静凝视尹堂曜,“那我先走了,你们好好玩。”说完,她转身离去,心仿佛被某种冰冷锐利的东西狠狠划过。

  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

  尹堂曜握着她,挑起眉毛,鼻翼钻石闪出邪魅的光:

  “不开心?”

  小米深呼吸,摇摇头:

  “没有。”

  “那么,你很开心?”

  “是。”

  尹堂曜仰头大笑,眼底冰冷不带丝毫笑意:“我带其他女孩子来跟你约会,你居然还说开心?小米同学,世上还有没有比你更虚伪的人?”

  “有。”小米瞅着他说。

  尹堂曜微怔。

  小米的笑容像天使一样可爱:“我不虚伪。跑万米,写论文,都是为了让你开心。约会也是,你喜欢这条裙子,虽然很冷我也穿给你看。你喜欢那露,想要跟她在一起,那就和她在一起好了。只要你开心,我为什么会不开心呢?”

  “好冷。”

  那露搓搓肩膀,打个寒战。哇,杨可薇总是骂她说话肉麻,真该让她看看这儿还有说话更肉麻几百倍的。

  “好!”尹堂曜淡淡点头,“说的真是精彩,让人感动。”手上一使劲,小米跌跌撞撞被他拉进怀里。

  尹堂曜左臂搂住那露,右臂搂住小米,大笑:“那就三个人一起约会吧,多热闹!”

  那天,从广场经过的路人无不惊讶地再三回头去看。一个少年居然光天化日之下亲昵地搂住两个少女!一个少女依偎他怀中如露珠般娇怯,另一个少女背脊挺直如秀竹般清爽。

  现在的孩子们啊,真是放荡不羁。

  “曜,谢谢你哦,午餐吃的好棒,最喜欢那道地中海鲜鱼汤,唔……又精致又美味!”那露对尹堂曜甜甜地笑着。

  “喜欢就下次再去。”

  “啊!”那露高兴地在他面颊吻一下,好喜欢在法国餐厅用餐,店里装饰、气氛、餐具、食物、服务生都是一流品味的。她轻瞟一眼尹堂曜右侧的小米,看到小米的手握成拳紧紧贴住胃部。

  “小米啊,你吃饭了吗?”她装作关切地问。

  “没有。”

  胃部在抽搐,小米的额角沁出点点虚汗。

  “哎呀,那怎么办好呢?可是我们已经吃过了呀。”那露笑眯眯地说,脑袋亲密地偎在尹堂曜胸前。

  小米望住广场远处一家超市,站起来,说:“我去买块面包吃就好。”必须要吃东西了,否则会晕倒的,她不想在他面前丢脸。

  尹堂曜帅帅地坐在长椅里。

  他没有说话,眼底始终有种难以捉摸的暗光。

  “啊,曜,我忽然很想吃冰淇淋哎!”那露咬住手指,对小米娇笑,“可是……我不想走路了嘛,也不想曜替我去买……可是……好想吃哦……小米……”

  小米闭一下眼睛,吸气:

  “好,我帮你买。”

  “谢谢!店子在那边——!”那露手指伸出,冰淇淋店在广场北面,有面包卖的超市在广场南面,“快点回来啊,我好想立刻就吃到。”

  正午的太阳一点也不温暖。

  冰淇淋拿在手中有种刺骨的冰凉。

  当小米用最快的速度将冰淇淋买回来的时候,体内阵阵寒意已经使她的双手有些发抖。而尹堂曜和那露却离开了长椅,两个人站在喷泉旁看水花伴着音乐飞溅。

  “抱歉哦,冰淇淋我不想吃了,”那露扭头对小米眨眨眼睛,“你吃好了,不是很饿吗?”

  “哦。”

  小米低头看看冰淇淋,走过去,将它扔进垃圾桶。

  那露表情僵住,她看一眼尹堂曜,终于忍住心里的火气,爱娇地倚在他身边说:“喷泉是最浪漫的地方呢。”

  尹堂曜挑眉。

  那露接着说:“传说只要把硬币投进喷泉池中,然后许愿,愿望就可以实现。”

  尹堂曜勾一勾嘴角。

  “曜,你不相信吗?”那露跺脚,“很多很多人都相信呢,所以每个喷泉池子里都会有许愿的硬币。”

  “硬币,最高币值是一块钱吧。”

  “是啊。”

  “也就是说,那些许下的心愿只值一块钱。”

  那露张大嘴巴。

  尹堂曜满不在乎地站着,唇边勾出嘲讽的笑:“只值一块钱的心愿,实不实现有什么重要。”

  “不应该那样说。”

  小米望着喷泉池里波光粼粼的水面,阳光明亮地闪耀。

  “当硬币缓缓沉入水底,就像一个美好的心愿被珍藏了起来。当有太阳的时候,硬币在水底也会闪出小小的光芒;当喷泉快乐飞溅的时候,就好像硬币中的心愿也在歌唱。或许,只有硬币是无法让心愿实现的,可是,当你把它投入喷泉就有了希望,为了这个希望,你会去努力去加油,然后,心愿就会真的实现了。”

  尹堂曜凝视她,半晌,冷笑:

  “是吗?那我也许个心愿。”

  他从裤兜掏出钱夹,里面只有钞票和银行卡。那露急忙打开自己的包包:“我有,我给你。”

  尹堂曜挡开那露拿着硬币的手,从自己的鼻翼将钻石取了下来,手指一弹,钻石在空中划出炫目的光芒弧线,在晶莹跳跃的水花中飞入喷泉水池。

  “曜!钻石……”

  那露掩嘴惊呼,自从圣榆见到尹堂曜,他就一直戴着那颗钻石,三年来从来没有取下过。

  “钻石的心愿可以实现吗?”尹堂曜问小米。

  “只要努力,什么心愿都可以实现。”

  “我不相信。”尹堂曜声音低沉。

  “原本,我也是不信的。”小米眼睛清澈,望着他说,“直到——上天硬生生将我的幸福夺去,让我的生命无法呼吸之后,又悄悄还给我一个奇迹。”

  旁边的那露却再也无法容忍尹堂曜和小米这样旁若无人地对话了,她挤回到尹堂曜身边,挽住他的胳膊,甜美地对小米笑:

  “嗯,我相信奇迹会发生在你身上哦,因为真是很少见到像你一样脸皮厚厚的女孩子了。整天缠住曜,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你在努力加油希望能够实现接近曜的心愿吗?”

  尹堂曜搂住她,在她脸上亲一下:“吃醋啊,有女孩子疯狂喜欢我,你应该觉得骄傲才对。”

  那露娇笑:“才没有呢,人家只是觉得小米太疯狂,怕她是精神病就糟了,要是伤害到你可怎么办!”转头,她盯着小米,“是不是啊,小米?”

  小米咬紧嘴唇:“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那露目光冷冷,“那以后还要这么缠着曜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讨厌,你没有自尊吗?不会觉得害臊吗?”

  小米闭上眼睛。

  纤细的睫毛剧烈颤抖。

  她说不出来话,她也知道自己很讨厌,可是,她只想——留在他身边。

  尹堂曜冷冷地打量脸颊潮红的小米,忽然一把将她搂到怀中,贴近她的耳朵,呵气说:“你喜欢我?”

  小米怔住。

  “告诉我,你有多喜欢我?”尹堂曜笑容有些邪恶。

  这句问话……

  小米的泪水顷刻间涌满眼底。

  “我会永远喜欢你。即使你已经不爱我了,即使你已经忘记了我,即使我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依然会爱着你。”

  泪水缓缓漫下面颊。

  她轻声回答他。

  “啪——”

  一记耳光甩到小米脸上。

  那露鄙夷地瞪住她:“说你不要脸,你还真更加不要脸了!”

  尹堂曜也怔了怔,他的手在小米肩头略微一颤,然后,他又恢复漫不经心的笑:“知道我刚才用钻石许了什么愿吗?”

  小米的面颊痛得火辣辣,她开始咳嗽,身上的最后一份力气也在消失中。

  “我许愿,让你再也不要死死缠住我。”他恶意地吻住她滚烫的耳朵,低声说,“女孩子像莫名其妙的牛皮糖,很恐怖很讨厌。”

  小米身子僵住,脸色苍白。

  “不过,现在我有点后悔了——”尹堂曜用手指拭着她脸上的泪水,放进嘴里尝一尝,嗯,凉凉的,咸咸的,“被人这么强烈的喜欢,感觉蛮新奇,要不然,咱们就试着交往一下好了。”

  “曜!”

  那露尖叫,一点淑女的气质都没有了。

  “可是,怎么办,”尹堂曜笑容坏坏,“钻石已经投进喷泉池里,我又不想要那个心愿了。”

  小米身体难受得已经很难听清楚他在讲些什么。

  “帮我把钻石找回来吧,”他吻一下小米苍白干裂的嘴唇,“找回来钻石,我就跟你交往一个月。”

  “曜!你说什么?!”那露又一声尖叫。

  小米慢慢抬头,望着他,嘴唇有些苍白:“不用,不是要做你的女朋友,只要你开心,只要你可以让我守护你,就会觉得很幸福。”

  尹堂曜挑眉:“哦?一听说要去池里找钻石就害怕了啊,不是什么都可以为我做吗,只要我开心。那就去把钻石给我找回来。”

  那露看看尹堂曜,又看看喷泉池,忽然明白了他想做什么,忍不住笑起来:“是呢,小米快去啊,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的话,到水里摸钻石还不是轻轻松松?”

  水池的直径有将近二十米。

  喷泉飞溅湍急的水花。

  水很深。

  出奇清冷的阳光粼粼照耀水面,一股寒意会让每个经过的路人硬生生打寒战。池面被溅入的水花荡起层层涟漪,池底有些什么东西根本看不大清楚。

  尹堂曜高高帅帅的身子,在阳光下居然沁出冷冷的味道。

  他抬起小米的下巴:

  “怎么,怕水太凉,不想去吗?你的喜欢原来只有喷泉池那么浅吗?”

  小米握紧双手,她面色苍白而声音虚弱如丝。

  “找到钻石,你会开心吗?”

  “会,我会很开心很开心。”尹堂曜淡漠地说,眼睛甚至都没有看她。

  ……

  ……

  她拉住他的胳膊用力晃,眼睛贼亮贼亮。

  “我要看雪!”

  “雪?”

  他苦笑,修长的身子被她晃得快要散掉。阳光明媚的四月,忽然间要去哪里看雪呢?

  “我就是要看雪嘛,”她兴奋地说,“让雪花轻轻飞扬,晶晶莹莹飘舞在我身边,漫天都是飞雪,我在雪花里轻轻闭上眼睛张开双臂……会很浪漫对不对?!”

  “小米,你又看了什么电视剧?”

  “冬季恋歌啦!裴勇俊就在雪里……他那样微笑……在雪里旋转微笑……哇,太迷人太浪漫了!”

  他就知道。每次只要她看了韩剧哪个唯美的场面,就非要也模仿不可,说是那样做就可以更深刻地感觉到故事里的爱情。

  “不管嘛,我就是要雪……翌……”她又开始摇晃他,“好不好嘛……求求你啦……”

  “等毕业以后,我带你到瑞士去看雪好吗?听说那里的雪很美。”他温柔地说。

  “不要!”她嘟起嘴,“人家现在就要看!”

  “小米……”

  “翌……”她哀求,“好嘛,求求你啦,小米知道伟大的翌是什么都可以做到的!小米最崇拜翌了!”

  “看到雪,你就会开心吗?”他笑着叹息。

  “是!是!”她拼命点头,“我会很开心很开心!开心得不得了!”她两眼放光,抱紧他的胳膊,“翌,你有办法了对不对?哇,我就知道翌最喜欢小米了!翌什么都会答应小米的!”

  阳光灿烂的清远校园。

  她笑声串串如风铃,他眼底满是宠腻,两人笑着抱在一起,好像所有的阳光都跳跃在他和她身上。

  过往的清远学生们虽然早就知道他和她是学校最著名的校对,但是看到这么缠绵的场面也忍不住一再回头去看。

  她的脸颊红扑扑。

  他凝视她,突然飞快在她唇上轻啄一下。她怔住,脸“腾”地涨得更加通红。她羞涩地看向他,发现他的脸也粉红起来。他微笑,拉住她的手在校园的林荫道大步奔跑。

  林荫道两旁的树叶欢快地哗啦啦响。

  她的心跳得比树叶还要欢快。

  他拉着她跑。

  跑过操场。

  跑过镜明湖。

  跑过人文学术交流馆。

  他停下来,微笑:“看啊,樱花。”

  这是校园里的樱花大道。正是花开的季节,如霞的樱花和着嫩绿的树木,形成浮动的花海。阳光穿破云层,把白皙的樱花映衬得晶莹剔透,淡淡的润色,丰韵的肌肤。当风轻轻吹过,一片片粉红近乎莹白色的花瓣,从树梢缓缓的飘落,缓缓的在空中曼妙的飞舞。

  好美的樱花啊……

  飞舞轻扬的樱花如雪般梦幻地飘落下来……

  小米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微笑。

  她轻轻旋转。

  在落樱如雪中,她旋转微笑像个天使。

  樱花纷纷飞落,花瓣的雨,花瓣的雪,樱花树下的小米快乐地拥抱着四月里最美的花雪。

  “啊!裴翌在树上!”

  几声惊呼从樱花大道响起。

  小米睁开眼睛,呵,她顿时笑得比樱花还要灿烂。原来是翌爬到了那棵樱花树上,他坐在树梢,轻轻摇晃树枝,让花瓣温柔地飞落。

  他对她微笑,眼神无比柔和。

  一阵又一阵樱花的雪将树下的小米装扮成最美丽的樱花公主。

  而裴翌——

  却因为私爬树木被记了一个过。

  “你开心就好。”

  他从保卫处被训出来后,抱住等候在外面有点歉疚的她,微笑着说。

  ……

  ……

  五月底却异常清冷的阳光,空气中涌动着寒流,小米穿着浅绿薄纱吊带裙,她的身子在轻轻发抖,咳嗽压抑着自唇角逸出,脸色苍白如纸,只有颧骨有两抹病态的潮红。

  她深深凝视尹堂曜。

  双手握紧,握成拳头,深深吸气,让这一口气深深深深沉入心底。只要从喷泉池找回钻石,他就会很开心很开心吗?微笑从小米唇边静静绽放,然后,她的呼吸变得很轻。那,就让他开心吧……

  “有人跳进喷泉池了!”

  广场上忽然有路人惊呼!听到的人们惊讶地循声望去——

  只见在一米深的喷泉池里,一个绿裙子的女孩儿在水里艰难地走着,飞溅的喷泉从她头顶灌落,裙子湿透,薄纱湿漉漉地贴在女孩儿身上。她的身子像在发抖,抖得众人觉得她下一刻就会倒下。

  阳光下。

  喷泉里。

  女孩儿被冰冷的水冲打。

  她浅绿的身影忽然很像一株要被暴雨冲走的小草。她弯下腰,像要是在喷泉池底去摸什么东西,一点一点,她摸得很仔细。每当她弯腰入水,就好似水面要将她吞没了一般。

  水……

  好冷好冷……

  小米眼前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白花花的阳光,白花花的水,到处是水,到处是冰冷。她只有靠手指在水底去摸,小小的,小小的钻石啊,你在哪里,出来好不好。呼吸灼热而断续,喷泉溅落的水花带着强大的力量,满头满脸满身都是水,她睁不开眼睛了,身下的水也一波一波剧烈地摇晃。

  小小的,小小的钻石啊,你在哪里……

  小米把身子潜入水底。

  水波轻轻将她的裙子飘起,她短短湿湿的头发也被水波飘起,手指在冰冷的水底摸索……

  小小的,小小的钻石啊,你在哪里……

  当小米跳进喷泉池的时候,溅起一朵水花。

  水花溅湿了尹堂曜的手背。

  他的手松松的漫不经心地垂在腿侧,不知过了多久,手指忽然轻轻一颤,努力将它放松,然而,手指又一颤,手指慢慢收紧。他呼出口气,想要嘲笑,可是,手指已经僵硬成了拳。

  当水花在尹堂曜手背风干很久以后。

  喷泉池里,小米终于站直身子,她挥手,水花自空中透明飞溅而落,白茫茫的水帘中,她喜悦的笑容却仿佛透过空间的距离直透他的心。她对远处的他挥手,喊些什么,可是水声太大,听不清楚。

  尹堂曜向前走了几步。

  他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究竟要做些什么,就已经绕走到喷泉池边,对湿淋淋的小米伸出他的手。

  水声哗哗的响。

  小米湿漉漉站在水中站在他的面前,她狼狈得像一条刚跳出水面的鱼,水滴答滴答在她全身流淌。

  尹堂曜的手在半空。

  望着他的手,她怔住,抬起头,瞅着他,虚弱的笑容静静在唇边绽开。然后,她也伸出手——

  两只手靠近……

  手指接触到手指……

  她的手指冰凉……

  他的手指火热……

  正这时,小米突然直挺挺地后仰栽倒进水面,“砰——”,巨大的水花狂涌出喷泉池!

  医院里满是人,走廊里乱哄哄。医生护士们走来走去,看病的人们走来走去,来慰问病人的人们走来走去,病床推来推去。戚果果和成媛气喘吁吁跑着冲进医院,从一个个挡住路的人身边冲过去,冲上三楼,冲上三楼西头,冲进302病房。

  病房门被她们一下子推开!

  “小米!”

  戚果果冲进来大喊。忽然接到电话说小米在医院,要她们过来,没说清楚为什么住院,也没说清楚情况到底怎么样,电话就断了。赶过来的这一路上她和成媛紧张得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把门关上,成媛看到病房里没有医生,也没有很紧急的抢救设备,一颗心慢慢落下,知道小米的情况可能没有那么危险。

  戚果果扑到病床前,连声喊:

  “小米!小米!你怎么样了?!”

  小米静静躺在病床上。她的短发还有点湿漉漉的,脸色比枕头还要苍白,嘴唇有点发紫,她沉沉地睡着,左手握得很紧。

  吊瓶挂在床边。

  液体滴答滴答顺着软管流进她细瘦的右腕,腕上似乎有一道不知被什么划伤的印痕。

  “小声点,她在睡。”

  成媛轻声说,把焦急的戚果果从病床前拉远些。

  “哦。”

  戚果果看一下小米,轻轻轻轻地踮足走到离床边远远的地方。呼,希望没有吵到她休息。

  病房里顿时安静下来。

  空气里好象只有小米睡梦中虚弱的呼吸。

  戚果果的目光从病床上移开,这才吃惊地发现,原来病房里还有一个人!

  尹堂曜斜倚着墙壁,站在角落,距离小米的病床有大约三四米的距离。他的手松松地插在裤兜,目光很暗,他的脸也在角落的阴暗里,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戚果果冲过去,指住他:“对了,今天小米是去跟你约会对不对?你又做了什么害她进医院?!”

  尹堂曜连影子也被角落的阴暗吞没。

  戚果果继续喊:“喂!小米对你那么好,替你跑万米、帮你写论文,你给她那么薄的裙子她也穿……你不知道她在生病吗?她在发高烧哎!烧到三十九度!我不让她去,可是她偏偏要去,还说怕你等,早早的不到十点就出发了!说啊!你到底又做了什么害她这样!”

  “果果!”

  成媛低喊,告诉她了要小声些怎么还大吼大叫的。尹堂曜是个无可救药的人物,这点全圣榆都知道。希望小米受了这次教训,以后不要再执迷不悟就好。

  戚果果惊得捂住嘴。哎呀,一生气什么都忘了。她又拼命瞪尹堂曜一眼,压抑着怒哼一声。

  尹堂曜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他没有看戚果果,好像也没有听她在说什么。他的眼底很黯,嘴唇抿得很紧。

  忽然——

  他站直了身子,向病床走去。

  “喂!你干什么!”

  戚果果连忙伸出双臂挡在他面前。又想去对小米做什么坏事情吗?尹堂曜挥开她的手臂,走到小米的病床前。

  “醒了?”

  他的声音有点沙哑。

  戚果果也赶过来,低下头一看。呵,小米静静躺着,她微微睁开眼睛,眼睛里仿佛有清晨的露,湿漉漉的。

  小米吃力地想要坐起,眼神看过焦急的戚果果、看过离得虽然远一些但依然关切的成媛,她虚弱地轻声说:

  “谢谢你们,我没有事。”

  戚果果急了,一把将她又按回病床上,喊:“怎么会没有事呢?没有事怎么会进医院?!告诉我们,尹堂曜对你做了什么?!”

  “没有。我很好。”

  小米扯出虚弱的微笑,然后,她的目光停留在尹堂曜身上。

  她瞅着他。

  她对他天使般微笑。

  声音很轻很轻的,她对他说——

  “我找到了。”

  她吃力地举起左臂,紧握的左手张开,一颗钻石,小小的,小小的钻石。或许是因为握得太紧时间太长,钻石鼻钉的尖端在她掌心刺出一点深深的青白色。

  尹堂曜望着那钻石。

  钻石在她掌心忽然迸射闪耀出炫目的光芒!

  暮色渐渐笼罩大地。

  两栋带着花园的白色欧式建筑隔着一条路相互守望。晕红的夕阳下,两个花园里的花草都被染上温柔的色彩,轻轻吐着芬芳。

  当裴优将车泊好,准备回家时,看到邻居家的大门半开着,而里面却阴暗没有灯光。

  裴优敲门而入,边走边问:“尹妈妈?曜?谁在家里?”

  没有人回答。

  客厅里静得好像没有人一样。

  当裴优的眼睛终于逐渐适应了昏暗的环境,他看到尹堂曜正在闭目坐在宽大的法国牛皮沙发里。

  裴优走过去,坐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喂,想什么呢。”很少见到曜这么怔怔出神。

  尹堂曜被惊醒,睁开眼看到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裴优,勾一勾唇角算是打招呼。然后,他又开始恍惚出神,帅气的面容忽然有种孩子气的无助。

  裴优细细打量他:“听任院长说,今天你去医院了?”

  “嗯。”

  “呵呵,希奇啊,”裴优摸着鼻子笑笑,“你不是打死都不进医院的吗?怎么今天自己跑过去了。”

  尹堂曜动动身子,表情有点尴尬。

  “听说,你是抱着一个女孩子进去的,神情很紧张,大喊大叫命令院长亲自为那个女孩子看病。”裴优笑起来,“曜,是不是恋爱了啊,恭喜恭喜。”

  “任院长真多嘴!”尹堂曜低咒,脸色涨红。

  “那女孩是什么人?改天一定要介绍我认识啊,呵呵,能让我们的曜少爷这么紧张。”裴优打趣地说,脸上却都是柔和的笑意。

  “不是。她只不过是个疯子。”

  尹堂曜的声音闷闷的。

  “疯子?”裴优更好奇了。是个什么样的疯子,能让曜这么别扭害羞又紧张。

  尹堂曜又开始沉默。

  他的脸上有种奇异的神采,眼底象是有东西在闪光,可是又混着困惑、挣扎和不知所措。

  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揉着什么。

  裴优看去,只见那是一颗小小的钻石,在尹堂曜指间不断闪光。

  “咦,你的鼻钉怎么拿下来了。”曜戴它好久了,裴优甚至觉得那颗钻石已经成为了曜身体的一部分。

  尹堂曜凝视钻石。

  钻石的光芒在满屋暮色中闪啊闪。

  良久——

  尹堂曜闷声问:“优,如果有人告诉你——她喜欢你,只要你开心,什么都肯去做。而且,她真的什么都肯做,再过分的事情都做……”

  “就是那个女孩子?”

  “嗯。”

  尹堂曜仰头靠在沙发背上,闭住双眼,他将钻石握进掌心:“可是,为什么呢?一直都对她很凶,对她很恶劣,应该没有道理……”

  裴优静静听他说。

  “优,我不知道……”

  “你喜欢她吗?”裴优微笑。

  尹堂曜想一想。

  “不知道。只是每次她对我笑,我就想对她凶。我对她凶,她还是对我笑。然后……我就想对她更凶……”

  “曜你个白痴!”裴优哭笑不得。

  尹堂曜深吸气,睁开眼睛,眼底的光芒轻轻跳:

  “她是个疯子。”

  “嗯,白痴和疯子是天生一对。”裴优很严肃地说。

  “优!”

  尹堂曜的脸涨成通红。

  “去恋爱吧,”裴优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都这么大的男孩子了,也该好好谈一次恋爱。”

  尹堂曜推开他:“说话老气横秋,不过比我大两岁而已。对了,你怎么不恋爱?”

  “我?”裴优摸摸鼻子笑,“我还在等生命中唯一的那个女人。”

  尹堂曜受不了地看他。

  裴优大笑起来。

  两人笑得很开心,房间里顿时充满友情的香气。

  过了一会儿,苦恼又慢慢爬上尹堂曜的脸。

  “优,我担心……”

  “怎么?”

  尹堂曜沉默。

  裴优微笑,看着他:“你现在的身体是健康的,只要小心些,什么都可以。如果她真的是个好女孩儿,就不要再别扭了,好好去恋爱吧。何况……”

  “嗯?”

  “你已经为她动心了。”

  “我没有!”尹堂曜差点跳起来。

  “好,好,你没有,”裴优忍不住轻笑,“那就当给她一个机会吧。”

  真的——

  可以吗?

  冰冷的钻石被掌心的体温熨烫。

  ……

  “一万米,是吗?我替他跑。”

  长长的红色的跑道。

  她的身影融在黑夜里,只有跑到路灯下时才能隐约看清她苍白的脸苍白的唇和雨水般虚弱的汗珠。

  ……

  “论文是尹堂曜的!”

  她“霍”地站起,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充满急切。她剧烈咳嗽,脸颊咳得潮红,身子也颤抖起来。

  他看到那双眼睛——

  清澈如水黑白分明,带着些沮丧、虚弱,和撞上南墙也不回头的倔强!

  ……

  “找到钻石,你会开心吗?”她的身子在轻轻发抖,咳嗽压抑着自唇角逸出,脸色苍白如纸,只有颧骨有两抹病态的潮红。

  ……

  她静静躺在病床上,短发还有点湿漉漉的,脸色比枕头还要苍白,嘴唇有点发紫。她沉沉地睡着,左手握得很紧。

  “我找到了。”

  钻石在她掌心忽然迸射闪耀出炫目的光芒!

  ……

  尹堂曜深呼吸,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砰!砰!砰!砰!……”

  早上。

  第一节课前。

  “喂,你的烧还没有完全退呢,来上什么课啊!万一病加重了怎么办?!”戚果果坐在跟小米相邻的位置,瞪住她。真是搞不懂,缺课就缺课嘛,反正医生都开了病假条,应该不会被记旷课了。

  小米轻咳,打开课本:

  “老师上课的时候会补充很多其他内容,单靠自己看书会漏掉一些知识。”

  “哈,是课重要啊,还是你的病重要?”

  “我没事啊,体温只有38度,马上就好了。”

  戚果果翻个白眼:

  “拜托,学习好不好有什么关系,你肯定可以及格的。”

  小米微笑摇头:

  “只有努力用功、学业出色的人才可以做天使。”

  “天使?”

  什么东西?

  “为什么你要做天使?”

  “人和人在一起,花和花在一起,鸟和鸟在一起,天使也只跟天使在一起。”小米边看书边说。

  越说越听不懂了,戚果果两眼迷茫。

  教室门被踢开!

  同学们惊得望过去——

  一脸冷冷酷酷的尹堂曜,他穿一身黑色紧身衣服,肩上一只大大的nike背包,眼睛里没有表情,门在他身后晃来晃去。

  “又是他啊,真讨厌!怎么最近他天天来上课呢?还不如象以前一样逃课,大家还清静些。”戚果果小声嘀咕。教室门整天被他踹来踹去,后勤处已经来修了四五次了。

  尹堂曜站在那里,冷漠的眼睛在教室里一找,然后直直走过来。戚果果睁大眼睛,惊住。什么?他正朝自己和小米的方向走!

  “小米!”

  戚果果低喊。天哪,尹堂曜又想做什么,他还嫌害的小米不够吗?

  当小米抬起头的时候——

  尹堂曜刚好走到了小米课桌前。清晨的阳光从他身后照射而来,长长的影子将座位上的小米包围住。

  “你来干什么!”

  他的声音又凶又冰冷。

  小米微怔,咳着站起:“咳……我来上课啊……”

  “尹堂曜,干什么对小米呼呼喝喝的!你害她害得还不够啊,今天又想用什么花样来折磨她!告诉你——”戚果果连珠炮一样的说着,班上的同学们全都望过来。

  “医生要你好好休息!”

  尹堂曜没有理会旁边义愤填膺的戚果果,声音还是很凶。

  小米怔住。

  戚果果张大嘴,还没说出来的话卡在喉咙里,表情变得很滑稽。

  同学们也全都惊呆了,一时间搞不清楚发什么了什么状况。那个……那个尹堂曜是在关心小米吗?

  “不要上课了,回宿舍!”尹堂曜从课桌里掏出小米的书包,粗手粗脚将她的课本、笔记本、文具往里塞,错将戚果果的书装进去了也不知道。

  “我……我想上课……”

  小米的手抓住自己的包,轻声说。

  白色的书包上,尹堂曜的手,小米的手,相距不到两公分。他想将书包夺走,她却用力抓着。

  尹堂曜皱眉,不耐烦地低吼:

  “喂!你——”

  小米对他微笑。

  她的眼睛弯弯的,眼睛里好像有月夜的薄露,嘴唇还有些苍白,笑容却很有精神。

  “……我真的不想缺课……”

  尹堂曜瞪她半晌。

  终于——

  他闷声说:“随便你!”一把将她的书包甩开!

  “谢谢。”

  小米的声音好轻好轻,轻得像一声耳语。只有旁边的戚果果听到了,也只有戚果果看到尹堂曜的脸颊突然好像红了一下。

  尹堂曜起步要走。

  忽然,深吸一口气,他的表情好像在挣扎什么。低咒一声,他又站住转身,把肩上的nike背包取下,从里面掏出——

  一瓶药!

  一纸包药!

  一盒药!

  又一纸包药!

  ……

  最后是一只保温杯!

  小米和戚果果错愕地看着桌上魔术般变出来的大大小小瓶瓶包包的药,她们两个傻住了,全班同学也都傻住了。

  “把它们全都吃掉!”

  尹堂曜硬邦邦地说,转身大步走到教室最后面偏远的座位。

  全……全都吃掉?

  尹堂曜是不是把药店所有的感冒药都搬来了,全部都吃掉的话,会出问题啊。

  戚果果趴到桌上大笑。

  小米苦笑着将保温杯拧开。

  热气冒出来。

  戚果果惊奇:“咦,尹堂曜同学居然还会细心一次!”

  小米握住保温杯,忍不住扭头看向坐在教室最后面满脸冷漠望着窗外的尹堂曜,她心里软软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撞了一下。

  这几天的天气真的很不正常。

  按说五月底应该很热了,而这股冷空气却已经足足逗留了三四天,教室里清寒清寒的。

  老师在讲台上讲课。

  小米边认真听边做笔记,她身上有点冷,想要咳嗽又怕打扰了其他听课的同学。

  “你没事吧。”戚果果小声说。

  小米摇头,微笑,硬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既然是自己决定要听课的,就不可以因为一点点病打扰别人。

  强忍着咳嗽。

  强忍着身上的寒意。

  强忍着头晕。

  笔在纸上沙沙做着笔记,小米集中起全身的力气去忘记那些不舒服,努力要听清老师在讲什么。可是,因为拼命不让自己咳嗽,肺里难受得要炸开了,呼吸也变得急促,她的脸涨得潮红潮红。

  “砰!”

  背包扔在课桌上的声音。

  同学们扭头望去,只见尹堂曜板着脸从座位上站起来,把背包背在肩上。他冷冷地从裤兜掏出一只mp3,按下录音键,走到讲台,把它拍到讲桌上,对老师说:

  “下面的内容对着它讲,声音大点!”

  老师错愕,还没来得及说话,尹堂曜留给他的就只有背影了。

  尹堂曜表情阴郁地走到小米面前。

  小米慌忙想说什么,可是他的表情那么冷漠,一时间她想不到要说些什么。

  尹堂曜也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略微弯腰——

  左臂箍住她的膝弯,右臂托住她的背,像一阵风卷过,小米凌空被横抱进他的怀里!

  “做什么——?!”

  小米惊呼,在他怀里使劲挣扎,一急一羞之下,咳嗽再也无法忍住,她呛咳得仿佛喘不过气,身子虚弱的颤抖。

  “去医务室。”尹堂曜勾一勾唇角,抱着她边走边说,“给你录了音,不会耽误你听课!”

  “咳!咳咳!放我下来!快……”小米咳嗽着喊,努力想挣脱出他的怀抱。

  “闭嘴!”

  尹堂曜低吼!

  他右臂使力,她的脑袋“砰”地一声被重重箍进他的胸前!唔……她的脸埋在他的衣服里,死死的,嘴巴被堵住、张不开、喘不过来气、抗议的话更加是说不出来了。

  老师和同学们早已惊得呆若木鸡了。

  就这样——

  尹堂曜面无表情抱着小米大步走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