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走的那五年  第十三章 我只记得你

  是谁说的,幸福是对重复的渴望。

  她相信自己现在是幸福的。因为她无比渴望未来的每一天都这样度过,不怕无趣,也不需要别的新鲜感。只要两个人这样待在家里慢慢变老就好。

  三个月后。圣诞节。

  Danny在这段时间,逢人便总结他的人生经验。

  “如果你哥们儿跟你抱怨他的前任,千万只能信一半,再仗义也得记住,多微笑,少说话。我就是因为很傻很天真,顺着哥们儿说那个女人的坏话,添油加醋义愤填膺,为友情两肋插刀,横向比较纵向分析,还帮他介绍新女朋友,结果呢?×他妈的,他们俩复!合!了!”

  看着走在他们面前的这对情侣,这就是Danny的内心感受。他正在腹诽,忽然好像被一滴水砸了一下,脸上湿湿的,伸手一摸……“鸟屎!去他妈的,老子真是倒霉到家了!”Danny大叫出声,走在前面的谢宇和何蔓两人连忙转身跑回来。

  何蔓赶紧手忙脚乱地打开手包翻找起来,应该是要拿纸巾帮他擦。Danny看着何蔓热情的样子,心理平衡了些,没想到,她竟然翻出了部手机。

  “你找手机干吗?”Danny毛骨悚然地看着正对准自己的摄像头。

  “太难得一见了,”何蔓兴奋地对焦,“我得赶紧拍张照片发微博。”

  亲人朋友们都很高兴看到他们两个人的复合,远在日本的小环发来了一封只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和几十个感叹号的邮件;何琪则一脸淡定地表示自己早就猜到了,好像压根儿不记得之前在自己妹妹面前连谢宇这个名字都不敢提的人是谁;Danny则一个劲儿表示自己早就投诚了,在他们尚未复合的那次结婚纪念日上,他就已经很识相地开始叫她嫂子了,是亲朋好友中第一个站对了立场的人,所以看在这个分儿上,他没完没了地给谢宇介绍新女朋友的事情应该就此算了……只有公司的同事不太适应。

  不止一名员工表示,以前每天开会的时候感觉像欧美动作大片一样刺激,两人剑拔弩张的场面比高速路追车和限时拆弹还紧张,现在呢,腻得像国产爱情片,没劲儿没劲儿。

  吵不起来还有什么好看的。

  风暴中心的当事者并没觉得哪里值得大家这么夸张。

  “复合的感觉?”面对Danny的问题,谢宇认真地想了想,“大概就像是从来没分开过一样吧,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如果说有的话……”他朝Danny灿烂一笑,“特别开心。”

  我就说,情侣都应该手拉手去死。Danny暗地里咬了咬牙。

  为了庆祝重新在一起,谢宇跟何蔓决定举办一场圣诞Party,邀请大家一起来庆祝一下。

  谢宇一周前就已经把一棵小雪松搬进了客厅靠窗的角落,何蔓在树上缠满了银色缎带,枝头也挂上了可爱的吊饰。

  何蔓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精心布置的圣诞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儿什么。刚才进客厅好像不是为了看圣诞树的,那她进来是要拿什么的?

  “又怎么了?你最近怎么这么容易忘事啊?”谢宇刮了刮何蔓的鼻头。

  “火鸡!”

  何蔓想起自己还没帮火鸡上蜜糖,赶紧又冲入厨房。

  她戴着隔热手套,将火鸡从烤炉中取出来,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进客厅是为了拿蜜糖的,怎么空着手又跑回来了?

  何蔓拍着脑袋懊恼地折返了一趟,总算是在火鸡表皮上喷上了一层均匀的蜜色,转过头去一边检查清单,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忘了准备。

  “蛋糕!蛋糕!”何蔓冒出一头冷汗。客人都快进门了,她现在出门去取蛋糕来回至少要一个半小时。

  “又,怎,么,了?”谢宇看着她慌张的样子,大感头痛。

  “蛋糕。”何蔓已经带着哭腔了。

  谢宇无奈地捂上了自己的眼睛:“在冰箱里。一个小时前你让我带回来的,你自己放到冷藏室的。”

  “哦,哦,”何蔓不好意思地拍了拍脑袋,“第一次准备这种聚会,忙昏头了嘛!”

  谢宇哭笑不得,走到何蔓身后,温柔地搂住何蔓,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

  “老婆,自家人聚会而已,不用太紧张。”

  “你当我心理素质有多差啊!就是越怕忘事越容易乱嘛!”

  何蔓说着就看见了自己在橱柜门玻璃上的倒影,披头散发,连妆都还没化,赶紧推开谢宇的手。

  “我还没化妆!赶紧,赶紧让开,你把火鸡放到烤箱里面去,等我整理一下!”

  “还说不紧张。”看着匆忙跑上楼的何蔓,谢宇皱眉叹了口气。

  他想要拿一罐可乐,转身打开冰箱的冷藏室——里面赫然摆着三只蛋糕盒子。

  “……她这是慌成什么样了?又不是见婆婆。”谢宇嘴角抽搐,嘟哝了几句,关上了冰箱。

  Party进行得很顺利,除了Danny和小环等几个好朋友之外,何蔓的姐姐何琪也来了,还带了她的丈夫跟可爱的女儿,刚上一年级的美琪。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Danny第一次见到何琪的女儿,喜欢得不得了,席间不断逗美琪说话,小环则在一旁紧张地护着。

  “美琪,你觉得大哥哥长得帅不帅?”Danny笑出一脸花。

  “美琪乖,应该叫大叔,他逗你呢。”

  Danny白了小环一眼,丝毫没受影响,继续问她:“美琪,期末考试考完了吗?”

  “没有,”美琪嘟起嘴,“下个月。”

  “有没有好好复习呀?”

  美琪用力点头,玉雪可爱,何蔓在一边看得心都要化了。

  谢宇凑近她耳边,轻声说:“羡慕什么,以后你也会有的。”

  何蔓红着脸瞥他一眼。

  “那叔叔考你一道算术题好不好?有没有信心?”

  美琪继续点头。

  “有点儿难哦,听好。美琪今年六岁,对不对?哥哥现在比你大二十五岁,那五十年后,哥哥比你大几岁?”

  陷阱,欺负小孩儿。小环用手肘狠狠地捣了Danny一下。

  美琪开始扳手指认真算,样子可爱极了。何琪和老公相视一笑,脸上也写满了骄傲。

  “五十年后,我五十六岁,叔叔,叔叔……”美琪算了半天,忽然十分认真地瞪大眼睛看着Danny,说,“叔叔可能已经死了。”

  全场大笑,Danny掩面而泣。

  吃完饭之后,Danny故作神秘地把所有人都引到客厅。

  “各位,今天的重头节目要来了。”

  何蔓皱眉:“搞什么啊神神秘秘的,你可不许做些奇怪的事情,这里有小孩儿,还有别把我家弄乱了,我好不容易收拾得这么干净。”

  Danny完全不理会他,忽然从夹克的口袋里掏出一张DVD高举在半空中:

  “各位,你们还记得六年前谢宇跟嫂子求婚的经典片段吗?”

  话音未落,众人立即欢呼起来。何蔓赶紧站起来,想抢回Danny手中的DVD。

  何蔓大叫:“不要!你给我!别放了!傻死了!”

  何琪的老公从没看过这盘DVD,看到何蔓和Danny的争抢,在一旁疑惑地发问:“求个婚而已,有什么好尴尬的?”

  众人一听姐夫的疑惑,立刻爆笑起来,现场又是一片欢腾﹕“放片!放片!”

  “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Danny说着,立即把影碟放进影碟机,影片开始播放。

  六年前。

  镜头前,谢宇一人站在公园的凉亭前,小环和几名好朋友手上各自大包小裹地提着东西,围在谢宇身旁,而他正在做最后的筹备工作。

  “花和气球有吗?”

  小环举起手上的袋子回应:“就位!”

  谢宇﹕“音乐呢?”

  一个朋友笑道:“在你自己手机里啊,不是说了吗?到时候我们要先藏在远处,放了音乐效果也不会好。你设成来电铃声了,到时候一个手势,我就立刻给你打电话,就当是自动播放啦!”

  “哦,哦。”谢宇不好意思地笑笑,把手机拿出来,试播放了一下,这才暂时安心。

  “那那那,摄像呢?”

  画面外传来Danny的声音:“你他妈瞎啊!你刚才是对着谁说话呢?看不到我一直都在拍!”

  对着镜头,谢宇对Danny比了个中指。画面中众人和此时客厅里的大家一起哄笑出声。

  “那好!阿蔓十分钟后就会来,现在大家换好衣服就各自躲起来,千万不能让她发现你们,都排练好几次了,不用我多说了吧?”

  众人集体大喊:“加油!拿下她!”

  谢宇刚刚对着镜头绽放了半个笑容,忽然伸出手摸了摸口袋,脸刷地一下就白了。

  谢宇﹕“我靠,我把戒指落在茶几上了!”

  Danny的声音再次出现在画面外:“谢宇,你怎么不去死啊!”

  “我我我现在回家拿!你们在这边等我!”

  谢宇一边对镜头比画,一边着急地冲出画面,同时画面外传来Danny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不用回来了,干脆一会儿我娶了她算了!”

  客厅里众人已经笑成一片。何蔓依偎在谢宇怀里,笑得眼睛眯起来,都看不清眼前的画面了。

  屏幕瞬间变黑,再亮起时,何蔓已经出现在公园的凉亭前,一脸等得不耐烦的表情。

  Danny的声音再次贱贱地响起:“这是本台记者从现场发来的报道。今天下午两点,烈日当空,蚊子多多,本市某何姓女青年苦等约她来划船的男友多时,而筹备惊喜求婚的男友却不见踪影。根据现场情况推测,该女子情绪十分不稳定,如果男友此时出现,可能会有血腥场面发生,请十八岁以下青少年在家长的陪同下观看。”

  这时谢宇慌张地冲进了画面,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了何蔓身边。

  “你又要怎样呀?你有一次不迟到吗?为什么不接电话?是睡过头还是忘带钥匙了?”

  何蔓像一挺机关枪,谢宇赶紧不停地赔笑道歉,并试着想转移话题。

  “别生气别生气……”

  “那你说,我生气有没有道理?”

  “有有有。”

  “有道理我为什么不能接着生气?”

  谢宇语塞:“那,没道理。”

  “你让我在大太阳下面等了四十五分钟,你说我生气没道理?!”

  Danny压抑的笑声像背景音乐铺陈在画面外。

  谢宇决定直奔主题:“蔓,你记得我们相识了几年吗?”

  何蔓:“本来早就应该认识了,但是你来晚了,一下子就少了好几年。我现在只知道,我在这边等了你四十五分钟!”

  谢宇跑了一身汗,求婚却因为何蔓而迟迟不能进入正题,火气也被拱上来了:“你能不能别再讽刺我?难得出来一趟,不能消消气嘛!”

  “啊哦,小伙子,你死定了。神仙也救不了你了。”画面外的Danny仍在尽职地直播。

  何蔓当场尖叫起来:“你也知道难得出来吗?那你干吗还要迟到?你这么一个成年人不会连一点点时间观念都没有吧?你说,我哪次不是等你半个小时以上?”

  知道Danny正在偷拍,谢宇拼命冷静了一下,赶紧对何蔓赔礼道歉,希望她尽快冷静下来:“好好好,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迟到了,好不好?”

  “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好几年了!你什么都不会,就只会浪费我的时间!”

  “我今天是给你准备了惊喜的。”

  “你连迟到都跟平时一样,还能怎么给我惊喜?”

  Danny低低地评论道:“……嫂子……好口才……”

  谢宇脸色沉了下来,两人之间一阵沉默。

  这时,躲在远处草丛里搞不清楚状况的小环拿着玫瑰花从何蔓身后跑出来,Danny赶紧猛烈扬手,叫小环躲回去。

  Danny轻声道:“傻啊你!出来干吗!回去呀!”

  这边谢宇的表情已经处在暴怒的边缘:“不要吵了好不好?我今天真的有重要事情要告诉你。”

  “我现在没心情听,我听到你的声音就觉得烦。”

  再也拉不下脸的谢宇终于爆发了,他气得伸出手指着何蔓,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远处的朋友只看到他伸胳膊比了个手势,连忙拨打了谢宇的电话。

  事先挑选好的求婚音乐这时以铃声的形式炸响在谢宇耳边,简直像是一种不合时宜的羞辱。谢宇气得掏出手机,狠狠地朝地上摔了下去。

  “你还敢跟我发火?!”何蔓也爆了,“摔手机算什么本事啊?我也会啊!”

  何蔓刚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忽然停住了,又揣了回去。

  然后小跑几步,弯下腰,把谢宇扔在地上的手机捡起来,然后再次狠狠地,朝着地面摔下去。

  “何蔓,你有种摔你自己的啊!”谢宇已经气得冒烟了。

  “我凭什么摔我自己的!”

  地上的手机还在顽强地播放着音乐,Danny在一旁备受震撼地喃喃道:“诺基亚是真抗摔啊……”

  这边,谢宇和何蔓的战况愈演愈烈。

  “好,好,”谢宇指着何蔓,“有种你接着摔,摔这个!”

  谢宇从兜里掏出放钻戒的小盒子,朝着何蔓扔了过去,转身大步离开。

  何蔓看到地上的钻戒,惊讶地捂住了脸说不出话,她看看地上的钻戒盒子,又抬头看看远去的谢宇,再低头看看地上的钻戒盒子。

  下一秒,她赶紧从地上捡起戒指,从谢宇身后追了上去。

  Danny也跟着跑起来,画面随之颠簸起来。

  “你跑什么啊,求婚不早说,唠唠叨叨只顾惹我生气!”

  “我有什么好说的,我的声音那么烦!”谢宇头也不回。

  “别生气了好不好?求婚不是应该跪下来吗?哪有你这样的,耍无赖嘛!”何蔓追得气喘吁吁。

  “要跪你自己跪!”

  何蔓一愣,马上大步跑起来,一把拉住前方谢宇的手,拽住了他。然后,打开戒指盒,单膝跪在了地上。

  “老婆,别生气了,嫁给我吧。”何蔓仰视着谢宇,笑着说。

  客厅里全场尖叫。

  “谁嫁谁啊!”何琪的老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画面中的何蔓趁着谢宇一脸呆傻时,取出戒指戴在了他的左手小指上。

  “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客厅里的人已笑得东倒西歪。谢宇从背后抱着何蔓,搂得紧紧的。何蔓后背紧贴着他的胸口,那里传来闷闷的跳动。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问起小环:“对了,你们那天到底是安排了什么节目?那些花啊气球啊都没用上,好可惜……”

  小环正要说,被谢宇出言阻止。

  “谁叫你当天发脾气,那就一辈子都不要知道好了。”

  人都走光了,客厅有些冷清。

  何蔓一边洗碗一边看着不远处客厅里暗下来的圣诞树和茶几上吃光的零食,不知怎么,忽然觉得有些心慌。

  好时光总是会结束。

  或者说不会结束的,不配叫作好时光。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就是突然很想哭。像是幸福到了一个极致,必然害怕失去。

  是谁说的,幸福是对重复的渴望。

  她相信自己现在是幸福的。因为她无比渴望未来的每一天都这样度过,不怕无趣,也不需要别的新鲜感。只要两个人这样待在家里慢慢变老就好。

  眼睛不觉有些湿润。

  “哭什么?”谢宇端着杯子走过来时,吓了一跳。

  “没什么,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快来‘大姨妈’了?”

  “滚!”何蔓瞪了他一眼,继续低头洗碗。

  谢宇静静地看着,开口唤她:“蔓。”

  “嗯?”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是怎么喜欢上你的?”

  何蔓笑了:“记得。”

  负责迎新生的学长,帮学妹们扛东西走进女生宿舍楼,无意中往洗漱间扫了一眼,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姑娘正背对着他刷杯子。

  学长不知怎么就胡思乱想起来,如果哪天自己有老婆了,饭后刷碗的背影,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

  他愣在那里,安静地看着这个连长相都不知道的姑娘,直到有别的女生从洗漱间旁的女厕所走出来,看到这个站在门口的痴汉,吓得尖叫起来。

  “变态啊啊啊啊啊!!!”

  学妹这时候才转过身来,阳光洒在她的长发上,随着转头,带过一道动人的弧光。

  ……后来,学长就和这个喊“变态啊”的姑娘结婚了。

  “除了会尖叫,我也会刷碗啊!”何蔓气得把百洁布扔进水槽,“我的背影没她好看吗?!”

  “我早就不记得她的背影是什么样子了。我只记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