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秘葬  第十章 镇陵将军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骸骨的右手上抓着一样东西,是一块金属牌子。尽管看不到牌子上的字,但是他肯定,这块牌子和他口袋里那块锦衣卫的牌子,是一样的。

  莫非镇陵将军是锦衣卫?

  就在李大虎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听得下面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大当家的,是我。”

  是老地耗子。

  还没走出大殿的苗君儒也听出是老地耗子的声音。他冲出大殿,见下面跑上来两个手持火把的人,正是老地耗子和虎子。他心中暗惊,醒来之后不见了他们,还以为他们进殿了,哪知却在后面。

  李大虎骂道:“老地耗子,我他妈崩了你……”

  苗君儒抢上一步,把李大虎持枪的手往上一抬,“砰”的一声枪响,子弹射到屋檐上,击碎了一些瓦片,哗啦啦地落下来。

  李大虎把枪一晃,问道:“苗教授,你这是做什么?”

  苗君儒对李大虎说道:“大当家的,不要这么冲动,问清楚再说。”

  老地耗子吓得往台阶上一趴,连说话都结巴了:“大……大……当家的,你……你这是怎……怎么了?”

  李大虎大声道:“你奶奶的,敢对我下迷香。”

  老地耗子说道:“我……我没……没呢!什……什么迷香?”

  虎子踢了老地耗子一脚,骂起来:“你……你学……学我……”

  老地耗子叫道:“我……我这是吓的……大当家的想崩了我。你瞎起什么哄呀。要不是我,你的小命早就没了!”

  苗君儒走下台阶,扯起老地耗子,说道:“不是叫你们守上半夜的吗?你们跑到哪里去了?”

  老地耗子喘着气说道:“苗教授,麻烦你叫大当家的先把枪放下,他那枪很容易走火。”

  等李大虎把枪收起后,老地耗子才说道:“这地方很……邪门。”

  崔得金冷笑道:“我们大家都知道这地方很邪门,还用得着你说!”

  老地耗子说道:“你们不知道,就在你们睡了之后,我们听到一阵小孩子的哭声,就在那尊镇陵将军的后面,我叫虎子不要走过去看,可他就是不相信,结果差点出事……”

  睡觉的时候,苗君儒就躺在镇陵将军的底座下,他一向都很警觉,一丝异常响动都能使他惊醒,可能是那支迷香令他和别人一样睡得那么死。他看了虎子一眼,见虎子的胸脯剧烈起伏,和老地耗子一样喘着粗气。也难怪,从下面一直跑上来,一百多级台阶,一般人早就累得趴下了。

  虎子说道:“我……我只……只想走过……过去看看……”

  崔得金说道:“虎子,听你说话太吃力,还是让老地耗子说吧。”

  老地耗子走到李大虎面前,说道:“苗教授让我们守上半夜,我就点了一支香,插在镇陵将军的底座边上,一来给镇陵将军上上香,二来我也知道时间,一支香烧完大约是一个小时。打算烧完六支香,就叫醒苗教授……”

  苗君儒说道:“可是我在镇陵将军的底座边才发现了一支香,而且香灰里有迷药成分。”

  李大虎说道:“老地耗子,这是怎么回事?你要是说不清楚,老子崩了你。”

  老地耗子的脸色大变,说道:“不可能,我前后明明点了五支香,不信你们问虎子,我要是有半句假话,就让大当家的崩了我。”

  虎子说道:“是……是五支……第……五支刚……刚点着……就……就听到小……小孩子……的哭声……很……很凄惨的……所以……”

  老地耗子接过话头说道:“所以他就想过去看看,我怕他出事,就跟他一起过去。再说了,哭声就是从镇陵将军身后传出来的,万一有什么情况,大声把大家喊醒就是了……”

  崔得金问道:“你们见到那个孩子没有?”

  苗君儒想不到崔得金会问出这样的弱智问题。有哭声不代表真有孩子,有的妖孽和怪物也能用声音蛊惑人。

  不料老地耗子却说道:“是一个孩子,才几个月大,用破棉袄包着,就放在镇陵将军的后面。我们都觉得很奇怪,虎子还把孩子抱起来。可就在这时,我们看到离孩子不远的地方有一道人影。我转身点了支火把,才看清地上躺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看上去二十多岁,穿的衣服很少,好像很害怕我们。还没等我们问她话,她起身就像疯子一样朝我们扑过来,我还没来得及拔枪,就见她把孩子抢了就跑,我们两个在后面追。谁想到,我们两个大老爷们,连个女人都追不上,追着追着,居然迷了路,到处都是木桩,每一根木桩上,都放着一颗骷髅头。我们吓坏了,转身就跑,兜了很久,总算回到了睡觉的地方。没想到你们都不见了,连篝火都灭了。我们不知道你们去了哪里,正寻思着要不要回去,就听到枪响。所以……”

  剩下的话,不需要他再说了。李大虎问道:“这么说,那支迷香不是你点的?”

  老地耗子说道:“当然不是我点的。大当家的,我对天发誓,如果是我点的,就让我立马死在这里,尸骨无存。”

  迷香肯定是有人点的,老地耗子发毒誓,就是要证明自己的清白。那点迷香的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苗君儒思索了一下,有些想不明白,于是说道:“老地耗子,不管迷香是不是你点的,我看这件事就算了。现在我问你,你们真的看清了,那个女人和孩子是活人?”

  虎子说道:“是……是活的,我……我还……还抱了呢。”

  老地耗子说道:“一大一小绝对是两个活人,错不了。那个女人逃走的时候,屁股还一扭一扭的,僵尸不可能跑得那么利索。小孩子还在虎子的手上尿了,正宗童子尿,避邪的,你们闻闻。”

  苗君儒凑过去,闻到一股婴儿的尿味。小孩子的尿味和大人的尿味不同,一闻就能够闻出来。

  老地耗子说道:“在这种地方,居然还有活人,你们说邪不邪门?”

  李大虎凶道:“邪什么邪?我们不都是活人吗?要说死人,里面躺着一个呢。”

  大家这才想起离奇死掉的游击队员,尸体还在大殿里呢。

  每个人手上的火把又重新燃起,一齐朝大殿内望去。想起刚才那个游击队员死时的样子,谁都不敢先进去。

  见其他人不敢动,苗君儒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持剑,走了进去。他来到游击队员倒地的地方,却没有见到尸体,地板上很干净,连一滴血迹都没有,但是腐臭的空气中却有一丝丝淡淡的血腥味。

  尸体呢?去哪里了?

  其他人陆续进来,找遍了大殿的每一处角落,都没有找到尸体。李大虎用刀在几根柱子上劈了几刀,以为柱子会像谷口小庙里的柱子一样流出血来,可除了飞起的木屑外,并没有异常的情况。

  苗君儒说道:“大家不要分开。”

  所有的人都聚拢起来,连火把都聚在一起。老地耗子抬头看了一眼,惊叫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一具具的尸体在大殿的顶上,像挂葫芦一样悬挂着,无风自动,在空中轻轻地晃来晃去。苗君儒用手电筒照了照,只见那些尸体有的干枯萎缩,有的未完全干枯。那具游击队员的尸体,就悬挂在离他们不远的上方。尸体的身上都穿着衣服,不同时代的尸体,衣服的样式也不同。最早的尸体是明朝的,有穿着铠甲的官兵,也有身着布衣的普通人。

  从这些尸体的服饰上不难看出,这么多年来,不断有人进入皇帝谷,丧身于此。

  其中有几具尸体引起了苗君儒的注意,他的右脚往地板上一跺,身体腾空而起,挥起手中的剑。当他落下来的时候,几具尸体同时落在地上。

  那几具尸体中,有两具身上穿着八路军的服装,而另外的两具穿着日本人的军服。还有一具干尸,则是一身的锦服官袍。干尸落到地板上时,身上的锦服官袍像烂絮一般散开,尸体腰间的一块金属牌子现了出来。

  苗君儒捡起那块牌子,低声道:“是锦衣卫千户,和老地耗子的祖上一样的官。”

  他又在那两具穿着日本人军服的尸体上搜了一下,掏出几样东西来。有香烟洋火,还有大洋和照片。照片有些模糊,但仍可看得清,照片中有一男一女和两个孩子,男的英俊威武,穿着一身国军的军官服,女的温文尔雅,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他低声说道:“他们不是日本人。”

  李大虎问道:“你肯定他们不是鬼子?”

  苗君儒把照片给大家看,说道:“你们看清楚,照片里的人是中国人。如果死者是鬼子,他不可能把中国人的照片带在身上。还有这香烟,日本人是不抽的。”

  李大虎问道:“如果他们是国军,为什么要扮成鬼子?”

  苗君儒说道:“这我可不知道了。”

  他抬头望着上面的尸体。尸体是谁挂上去的,怎么挂上去的?没有人知道答案。一阵突如其来的恐惧,紧紧地攫住了他们的心。

  崔得金朝四周胡乱开了几枪,大声骂道:“不管你们是人是鬼,有本事出来呀,面对面较量……”

  李大虎高举着火把,说道:“管他们是人是鬼,大家退出去,点一把大火,我就不相信烧不死。我就当一回西楚霸王,火烧皇陵。”

  他的话音刚落,苗君儒瞥见一道黑影凌空扑下来,忙叫道:“小心!”

  大殿内响起一阵枪声,开枪的不止一个人。苗君儒看到那道黑影时,李大虎和崔得金他们都看到了,几个人同时举枪,一齐朝黑影射击。

  那黑影身中数枪,往前冲了几步,扑倒在地,大家看清原来是一只长毛大猴子。眨眼间,又有十几道黑影扑下来。苗君儒用电筒一扫,见都是长毛猴子。与一般猴子不同的是,这些猴子眼冒绿光,模样凶狠,动作灵敏,不嘶不叫,有两只猴子手里居然还倒提着枪。先前听到的那声枪响,想必就是猴子玩弄枪支发出的。

  李大虎他们一边开枪,一边退出殿外。苗君儒正要随大家退出去,突然感觉右侧一股劲风袭到,心中暗叫不好,身体本能地伏倒在地。他还没起身,耳中听到一阵关门声,抬头时,见大门已经关上了。

  苗君儒迅速起身,用手电筒往周围照了一下,有两只猴子堵住了他的退路,另外几只猴子包抄过来,将他围在中间,朝他龇牙咧嘴地示威,作势要扑上来。

  外面传来齐桂枝的叫声:“苗教授还在里面呢!”

  苗君儒朝外面喊道:“不要管我,你们先下去。如果过十分钟我还没出去,你们就放火。”

  他的话一说完,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渐渐往下去了。他右手紧紧握着青釭剑,打算奋力一搏。以他的功夫,对付这十几只猴子,应该不在话下。那些猴子似乎看出他不好对付,不急于进攻,而是慢慢往前逼。僵持了半分钟后,他看出了一点门道,当手电筒的光线扫到猴子身上时,猴子会下意识地后退几步,似乎有些畏惧。

  手电筒的光与火把的光不同,而且能聚光,眼睛一旦被照着,瞬间就花了。这些猴子只见过火把,对于手电筒这样的稀罕物,还是第一次见,以为是什么很厉害的武器。

  一只个头稍大、穿着铠甲的猴子从黑暗中走上前来,绿幽幽的眼睛盯着苗君儒。这只大猴子的胸前挂着一块金属牌子,上面刻着“镇陵将军”四个字,字体和雕刻手法,与他口袋中的那块锦衣卫牌子一模一样。

  每一群猴子都有一只猴王,苗君儒面前的这只大猴子,应该就是猴王了。他也盯着猴王,但眼角的余光却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猴子是很聪明的动物,说不定会暗中偷袭。

  盯了片刻,大猴子朝苗君儒伸出手,样子有些友善,好像要与他握手。就在他考虑要不要放下武器,与这只大猴子来一次亲密接触时,就见大猴子的嘴巴张了张,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回去吧,趁你们还有机会。”

  奇怪,猴子居然会说人话。苗君儒定了定神,说道:“我是来找人的,找到了就回去。”

  大猴子说道:“这里没有活人,只有死人,你还是回去吧。”

  苗君儒说道:“如果我们不回去呢?”

  大猴子说道:“那就让你们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

  苗君儒的嘴角微微露出一抹笑意。若是一个普通人,在这样的情形下,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顾得上去分辨说话的到底是猴子还是人呢?但是他不同,他是经历过许多次奇遇的考古学者,不但胆子比一般人大,而且看待某些事情比一般人看得透。所以,他在和猴子说话的时候,已经凭声音分辨出,真正和他说话的不是猴子,而是人。声音就来自大猴子身后的阴影里。

  只要确定说话的是人,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苗君儒冷笑一声,左手的手电筒照过去,右手挽了一个剑花,身形已经掠起,朝大猴子的身后扑了过去。

  他的行动速度很快,但是猴子比他的反应更快,当他身在空中时,已经有四五只猴子跳了起来,堵在他的面前。

  以他手中这把削铁如泥的青釭剑和一身的武功,对付这几只猴子,绝对不在话下。可当他的剑锋距离第一只猴子的脖子不到三寸时,突然往上一转,从猴头上方滑过,削下几缕猴毛来。

  他不是不想杀死这些猴子,而是惊骇地发现,站在大猴子身后说话的人,居然就是离奇失踪了的丑蛋。

  这是怎么回事?

  他避过几只猴子的攻击,轻巧地落在地上。丑蛋就站在他的不远处,在手电筒光线的照射下,显得有些惊慌。那几只猴子分别落在他的身边,却并未对他继续攻击。他已经看出,大猴子虽是猴王,可所有的猴子,都听丑蛋的指挥。

  丑蛋迎着手电筒的光,往前走了两步,说道:“苗教授,你是好人,你还是回去吧。”

  苗君儒轻声问道:“为什么?”

  丑蛋说道:“这种地方,本来就不是你们外人来的。每一个外来的人,都得死。”

  苗君儒问道:“以前进来的那些人,是不是都死了?”

  丑蛋迟疑了一下,说道:“还有两个活的。”

  苗君儒说道:“那你带我去见他们。”

  他希望那两个活着的人,其中一个是他的导师,只要把导师救出去,就等于完成了一桩心愿。丑蛋不让他继续往前走,定然也是想帮他,毕竟这种地方凶险万分,稍不留神就会把命丢了。世界上有很多旷古之谜,并不是每一个都能解开的。他此行考古的目的地是邯郸,不是皇帝谷,更何况,那几个学生还在肖司令那儿等着他呢。

  丑蛋露出很为难的样子,说道:“你见不到他们的,没有人敢去那里。”

  只要有人活着,就是龙潭虎穴,苗君儒也要闯一闯。他说道:“不管见不见得到他们,你带我去吧。”

  就在丑蛋思索了片刻,要说话的时候,大殿外面火光冲天。

  原来苗君儒和这些猴子一折腾,早就过了与李大虎约定的时间。李大虎一看情况不妙,就在下面放起了火。所有的台阶都是木板,火势很快就蔓延上来。

  苗君儒扑到门口,透过门缝朝外面望去,只见火势熊熊,不消多久,整座大殿都会烧成灰烬。他连忙转身问道:“这里有没有后门?快走,再不走,就要被烧成灰了。”

  丑蛋招手道:“跟我来。”

  苗君儒跟丑蛋来到大殿的一个角落里,只见丑蛋用手往柱子上一拍,只听得一声响,面前的地板朝两边分开,露出一个大洞来,大洞内有台阶顺级而下。丑蛋的手脚利索,已经跳了下去,苗君儒紧跟着下去。在他的身后,是那些动作灵敏的猴子。

  顺着台阶一直往下,走了约三四十级,通道往左一拐。顺着通道走了一两百米,眼前一亮,居然来到一个山洞内,山洞的洞壁上插着几支火把,旁边有张石桌,桌子旁有几个石鼓,紧靠着洞壁那边有张床,床上铺着一些羊皮,床边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家什。

  看样子,这个洞是有人住的。

  丑蛋往床上一躺,说道:“先歇一会儿。”

  约莫此刻,大火已经烧到大殿了。这个通道是从大殿下来的,要真的烧毁大殿,也许李大虎他们会发现这个通道……苗君儒关掉手电,收起剑,坐在石鼓上正在想着,却听丑蛋说道:“苗教授,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离开你们?”

  苗君儒看着那只猴王,缓缓说道:“你们抬棺村的人,世代守护着皇帝谷里面的秘密,肯定有不让外人进去的方法。是你告诉我,要进入皇帝谷,还有另外一条通道。从谷口进来的,是一条死路,所以你们都不愿与我们同行,悄悄离开后,从另一条道进来,看着我们一个个死在这里。我没说错吧?”

  丑蛋欠起身,眼中露出一抹得意而又厌戾的神色,恨恨地说道:“你救了我和守根,我救了你,我们互不相欠。”

  她那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像一个小孩子,而像一个老谋深算的成年人。

  苗君儒微微愣了一下。他晕倒在谷口的时候,是老蠢和守根他们几个人救的。从谷口到抬棺村,距离不算太近,他们去那里做什么?难道就是看看有没有外人进去吗?守根被人伤成那样子,却不敢说出是什么人伤的他,而村民们想要置他于死地的做法,可以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一定做了什么对不起村民的事。

  还有比泄露皇帝谷的秘密更令村民愤怒的事情吗?如果杀守根的是老蠢他们,那么,守根究竟向谁泄露了皇帝谷的秘密呢?

  是在收魂亭见过的那个背影,还是别人?

  他问道:“守根他还活着吧?”

  他虽然暂时救了守根,却难保离开后,村民们还是不放过守根。

  丑蛋说道:“你们活着,他就得死,你们死了,他才能活着。”

  不错,要想保住守根的命,就得让泄露出去的秘密成为永久的秘密。

  苗君儒说道:“老蠢派人带我们进谷,就是想让我们都死在里面。只要我们一到谷口,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其实你和齐桂枝没必要跟来的。”

  丑蛋冷笑道:“你以为那个姐姐是个好东西吗?你们离开村子之后,我见她溜到村西头的坟地那边去了,是去见一个人,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没看清长什么样。她发现我跟踪她,就把我抓住,要我和她一起来找你们。”

  照丑蛋这么说,齐桂枝是去见了一个人之后,才决定要和大家一起进谷的。如果丑蛋不答应,她有可能杀丑蛋灭口。那个和她联络的人,会不会就是那晚在收魂亭和崔得金说话的人?如果是,齐桂枝和崔得金到底是什么关系呢?苗君儒想到这里,说道:“崔干事住进你们村里之后,平时都干些什么?”

  丑蛋说道:“经常去山上溜达,还帮着我们种地,偶尔离开村子,一般几天就回来。听老蠢说,外头的村子都住着八路军,每个村都一样。只不过有的村多,有的村少。”

  苗君儒问道:“难道他就没有向你们打听皇帝谷的事?”

  丑蛋说道:“肯定打听了。有一次,他还要我带他们到收魂亭那里住了一个晚上呢。去年他们还在皇帝谷住了一段时间,听说死了不少人。”

  苗君儒问道:“你们住在收魂亭的时候,没有人被收魂?”

  丑蛋笑道:“不是每一次住在那里的人都会被收魂的,得看什么时候。听村里的人说,只有月亮出来,人才会被收魂,有的人命硬,收不走。”

  太阳属阳,月亮属阴,许多异类必须依靠月亮的至阴精华才能不断成长。很多地方的灵异现象,都与月亮有关。

  苗君儒见这些猴子在洞内蹦来蹦去,问道:“猴子是你们养的,专门用来杀人?”

  丑蛋一本正经地说道:“猴子是谷里的,是镇陵将军,听说是皇帝封的。就住在大房子里面,它们吃蛇,所以身上有毒,被它们抓一把或者咬上一口,会七窍流血而死。”

  动物都有自己的地盘意识,最忌外人闯入,那个死状恐怖的游击队员,一定是不小心被猴子抓了一把,才毒发身亡。苗君儒一直认为皇帝谷里的皇帝是曹操,可所见到的皇陵却是明代的。丑蛋说猴子吃蛇,可他进谷到现在,也没有见到一条蛇,倒是见到一只千年大鼍龙和一群吃人的鳄鱼。

  他想起在谷口听到的诡异哭声和笑声,问道:“我们在谷口的时候,你弄出那些声音来,就是想吓我们,对不对?”

  丑蛋没有说话,等于是默认了。

  苗君儒还想问,只见一只小猴子从通道内窜出来,朝猴王嘶叫起来,猴王立即望着苗君儒,眼露凶光。丑蛋忙起身拦到苗君儒面前,朝猴王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或许看在熟人的面子上,猴王并没有对苗君儒发飙,但眼中仍有愤怒之色。

  丑蛋说道:“那些人把大房子烧了,镇陵将军不会放过他们的。那头的洞口塌了,他们进不来。苗教授,我带你出去。”

  苗君儒说道:“带我去见那两个活着的人……”

  他很想知道,为什么其他人死了,就他们两个人活着。既然活着,就肯定有活着的理由。

  丑蛋说道:“苗教授,你不能去那里,你会死的。我还是带你到泉水那里,让你带几壶泉水回去吧。”

  苗君儒说道:“就见他们一面。我答应你,能救就救,如果救不出,我就和你一起离开,好不好?”

  丑蛋思索了片刻,说道:“我和镇陵将军商量一下,如果它能帮你,你就有活着的希望。”

  她转过头去和猴王商量起来。刚开始猴王不答应,可经不住她再三厮磨。她见猴王同意了,就对苗君儒说道:“到时候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能说话,千万要记得。”

  苗君儒点了点头。

  猴王在前面带路,朝另一条通道走去。苗君儒和丑蛋紧跟其后,其余的猴子都跟在他们的后面。

  这条通道与来时的通道不同,要矮许多,得弓着腰走,洞壁是开凿出来的,脚下的地面坑坑洼洼,每隔一段路,洞壁上就有一处凹进去的小洞,洞内有一盏油灯,从油灯的式样上看,为汉末弧形盘龙青铜油灯。这种式样的油灯,一般只有宫廷和豪门贵族中才有。他以前挖掘过一个汉代贵族的墓葬,在里面发现这种式样的油灯。油灯尽管不亮,但可照见脚下的路。

  猴子腾跳起来速度很快,但正儿八经像人一样走路,却像八九十岁的老太太一般,一摇一摆地走得很慢。

  走了约二十分钟,猴王停了下来,在洞壁上一按,洞壁“轰隆”一声,开了一道门,从里面透出亮光来。

  一进去,苗君儒就看出这是皇陵的地宫。在他的正前方有一个石台,台子上放着两口长约五米、高约两米的巨大金丝楠木棺椁,棺椁上盖着七彩金丝绣龙腾锦缎。地宫的角落里堆放着一些金银和陶瓷器皿,其中有不少做工精细的元代宫廷物品。随便拿一件出去,都能卖数千大洋。

  在棺椁的两侧,各有一个屈膝抬臀弯腰的塑像,塑像为菩萨模样,头上梳数根发辫,戴着象牙佛冠,身披珠子串成的璎珞,他们双臂左右张开,手心上各托着一盏油灯,油灯比通道内的油灯要大许多。

  这不是菩萨。菩萨面部的表情是端庄而神圣的,而这两尊塑像的脸部表情却充满了挑逗与妩媚。朱元璋虽是皇帝,但他的胆子再大,也不敢亵渎菩萨。那两尊菩萨模样的灯具,其实是按照元代宫女的形象制造出来的。元朝的皇帝都很荒淫,且崇信佛教和道教,经常命宫女扮成菩萨的模样跳舞,完事后供皇帝和胡僧们淫乐。

  用元朝的宫女来做祖上陵墓内的灯具,也亏朱元璋想得出,他这个诛杀元朝的大人物,心里想着的一定是如何作践被他灭掉的元朝。

  在棺椁的下方有一张供桌,供桌上摆放着两块大灵牌,其中一块上写:熙祖裕皇帝之灵位;另一块上写:恒皇后侯氏之灵位。

  苗君儒看过之后大惊,果然是明朝的皇陵。他以为这里是朱元璋的真身墓,没曾想却是朱元璋的祖父。

  在明史中,朱元璋称帝之后,追封其祖上为帝。这熙祖裕皇帝就是朱元璋的祖父朱初一,江苏句容人,后迁居到盱眙,死后葬在盱眙。朱元璋在盱眙重修祖陵是假,移葬是真。只是苗君儒不明白的是,朱元璋为什么要将其祖父母移葬到这里,这么做有何目的?这处外人都进不来的皇帝谷,朱元璋又是如何派人进来修建皇陵的呢?

  历代的皇陵地宫,都装有防盗措施,普通江湖盗贼是无法进入的。当年孙殿英盗挖清东陵,从看守东陵的太监口中逼出地宫的真正入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死伤好几十人,经过四道石门,才得以见到棺椁。可是现在,苗君儒仅仅跟着猴王,经过一条在山内开凿出来的通道,就直接进入地宫见到棺椁了。

  那条通道是什么人开凿出来的?猴王为什么这么熟悉呢?

  棺椁的右侧有一扇小门,过了小门,又是一间地宫。不过这间地宫比刚才那间要小许多,几口不大的棺椁并排放在一起。没有供桌,几口棺椁的旁边,还有十几具整齐的女性骸骨。这应该就是陪葬的了。朱元璋死后还用了不少宫女和后宫妃嫔殉葬,他建这座皇陵时,一定想过弄几个漂亮的女人在九泉之下服侍祖父,也不枉他的追封谥号。

  过了这间陪葬室,进入一个小空间。与另两处地方不同的是,这个小空间确实很小,约四五平方米。里面既没有棺椁,也没有陪葬品,只有一张靠墙的太师椅。太师椅上坐着一个人,准确地来说,应该是一具骸骨,一具穿着铠甲的骸骨。

  猴王来到骸骨面前,像人一样跪了下去,居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从铠甲的式样上看,是明初的大将。乱世出豪杰,元末明初是武将辈出的年代,朱元璋坐稳江山后,官封国公王侯的就有数十名,而千户以上的将领,不知道有多少。

  坐在太师椅上的这具遗骸究竟是谁,一时间无从考证。依常理判断,能够替朱元璋镇守祖陵的,绝对不是什么小人物。

  丑蛋说猴王是镇陵将军,可苗君儒不那么认为。以朱元璋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让一只畜生当镇陵将军的。真正的镇陵将军,应该就是这具骸骨,而跪在地上的猴王,十有八九是镇陵将军的宠物。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只猴王最起码活了五百年。一只普通的猴子,其寿命不过十几二十年。活了五百年的猴子,真成猴精了。

  苗君儒不由得想到:若猴王是靠喝不死神泉中的泉水才活了这么久,那抬棺村的人呢?岂不是一个个都是不死神仙?

  想到这里,他顿时觉得脑袋大了许多。

  猴王哭了一阵,起身站到一旁,用手抹着眼泪。苗君儒走到骸骨的面前,双手合十,躬身施了一礼。

  他这么做,按江湖上的规矩,其实就是一个礼数。到了人家的地盘,总不能不给人家面子,要是惹怒了人家,跳起来跟他纠缠,那就麻烦了。老地耗子在外面跪拜的是镇陵将军的雕像,而他在这里,是对着真身施礼。镇陵将军泉下有知,也会对他礼让三分。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骸骨的右手上抓着一样东西,是一块金属牌子,尽管看不到牌子上的字,但是他肯定和他口袋里那块锦衣卫的牌子是一样的。

  莫非镇陵将军是锦衣卫?

  朱元璋诛杀大臣们的时候,对那些有功之臣,已经失去了昔日的情分,能够信任和完全控制的,就只有锦衣卫了。派一个贴心的锦衣卫当镇陵将军,不失为上策。

  吊在大殿内的那具锦衣卫干尸,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明朝后面的皇帝又派人来了这里?

  锦衣卫的牌子都是挂在腰间或是藏在衣服内的,这具骸骨为什么要把牌子拿在手里,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丑蛋见苗君儒愣着,忙扯了一下他的衣袖。

  苗君儒醒悟过来,暗叫一声惭愧。在这种地方,是由不得他这个考古学家对任何物件进行考古分析的。他望了猴王一眼,见猴王的眼神没有原先那么怨毒,和善了许多。

  每一只陆续走进来的猴子,都对着骸骨跪拜行礼。从它们动作的整齐和娴熟程度来看,它们绝对不止一次来这里跪拜。

  也许在猴子们的眼中,这具骸骨就是它们的祖宗。

  苗君儒朝四周看了一下,除了进来的那扇小门外,就没有第二扇门了。等所有的猴子都跪拜完,猴王这才上前,将太师椅推到一边,露出后面的一个圆洞来。

  与过来的那条通道一样,圆洞也是直接在岩石中开凿出来的,洞不大,刚好够一个人爬进去。进去之后,甬道呈斜坡一直往上。

  甬道内很黑,没有光线,大约爬了半个多小时,猴王往前一窜,跳了出去。

  苗君儒抬头望去,见洞口透进一些光来。

  爬到洞口,他抬头望去,登时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