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秘葬  第十八章 不死神泉

  走近了一些,他看清了石碑上刻着四个斗大的小篆:不死神泉。

  终于到了传说中的不死神泉。只是神泉并不像老地耗子先前说的,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池子。想必世人对谷内的情况知之甚少,都是以讹传讹,传来传去,便与事实相去甚远了。

  那黑影下来的速度极快,苗君儒一惊,下意识地后退几步,拔出那把日本刀横在胸前,预防有什么不测。

  黑影落在洞口,发出“呜呜”的叫声,朝他扑了过来。他看清面前的黑影正是先前见过的猴王,可是已经迟了。

  畜生就是畜生,见到熟人就兴奋得忘乎所以,扑上来拥抱的时候,居然忘记了苗君儒手上那寒光闪闪的日本刀。

  猴王的速度之快,令苗君儒根本来不及收刀,眼睁睁地看着刀尖刺入猴王的腹部。

  猴王的两只爪子紧紧地抓在苗君儒的肩膀上,原本充满喜悦的眼中涌出惊骇和愤怒。当它看到苗君儒那一脸歉意而无比自责的神色时,似乎明白了什么,身体往后倒了下去。

  猴王腹部的刀口血如泉涌,苗君儒丢掉刀,从身上撕下一块布,尽力替猴王将伤口包扎住。

  洞口的上方垂下来一根藤索,接着传来一阵叽里咕噜的喊声。苗君儒听出是丑蛋的声音,是在同猴王说话呢。

  猴王吃力地朝上面吼叫了几声,用爪子捂着受伤的腹部。尽管伤口已经包扎了,可鲜血还是不断地溢出来。

  得赶快想办法,否则猴王会流血而死。

  苗君儒抓起猴王的两只爪子,背起猴王,转身朝林淼申鞠了一躬,说道:“我一定会替老师报仇的。”

  何大瞎子笑道:“祝你好运。”

  苗君儒抓住藤索爬上沟沿,见沟沿上站着一大群人,除了他认识的丑蛋和那个老女人,其余的他都不认识。这些人身上的装束与守金花一样,不少男人手持长矛和弓箭,露出暗黑色遒劲的肌肉,而女人的皮肤则要白皙得多。

  李大虎倒在燃尽的篝火堆旁,腹部中了枪,地上都积了血,人已经昏迷过去,其他人则不见踪影。

  丑蛋的脸上找不到原来的幼稚和天真,取而代之的是冷漠与敌视。

  苗君儒看了一眼李大虎,问道:“他怎么了?”

  丑蛋说道:“放心,他死不了。”

  苗君儒问道:“其他的人呢?”

  丑蛋说道:“我们是听到枪响才赶过来的,只有他一个人躺在这里,其他人都不见了。”

  除了崔干事外,别人不可能对李大虎下毒手。即使崔干事勾结上老地耗子,可虎子是八路军的人,怎么也和他们一起逃了呢?奇怪。苗君儒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并没有往深处思索。他放下背上的猴王,歉意地说道:“我不是有意伤害它的,对不起。”

  猴王的伤口还在流血,两只眼紧闭着。两个男人上前,从苗君儒的背上抬下了猴王。

  苗君儒说道:“要尽快让它的伤口止血,否则它会死的。”

  “它的伤不用你操心。”丑蛋说道,“我告诉过你,下面关着两个人,你见到他们了?”

  苗君儒说道:“是的,其中一个正是我的老师,我想救他出来,可是……”

  丑蛋说道:“是他自己不愿意离开这里。我……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所以几次帮你,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命人带你出谷,也不枉我们认识一场。但是你得保证,永远不得泄露谷内的秘密。”

  听她说话的口气,完全不是一个小孩子,而是这群人的头目。

  “谢谢。”苗君儒说道,“可是我不能就这么离开。”

  丑蛋问道:“为什么?”

  苗君儒说道:“你对我说过,他们都不是好人。”

  丑蛋说道:“放心吧,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够离开皇帝谷。”

  苗君儒说道:“等我和他们解决完私人之间的恩怨,任凭你们处置。”

  一个男人从远处箭步飞跑而来,用手对丑蛋比划了一下。

  丑蛋说道:“在你们的后面,还跟着一大队外族人,走吧。”

  千尸屋的背后,有一堵深褐色的岩壁,岩壁上有一块小平台,正好居高临下地看着千尸屋前面的那块平地。

  远处的路上隐约出现不少身影,那些人走得很慢,也很谨慎。待那些人走近了一些,苗君儒惊异地发现,那些人都穿着八路军的军装。

  八路军是深晓民族大义的抗日部队,派人紧跟着进来的原因,一定也是像上次那样,想得到那种神奇的药水。

  八路军连续几年派人进驻抬棺村,都无法做通村民们的工作,这其中的原因,并非一两句话能解释得清的。在不影响军民关系的情况下,或许这是唯一一种可行的方法。

  有人已经在地上铺了一大块木刻的八卦图,老女人端坐在中间的阴阳图上,羊头拐杖放在旁边,却将那个骷髅头摆在面前,又从脖子上取下一串七彩贝壳,放在骷髅头的头顶上。

  八个胸口刻着阴阳八卦纹身的男人自觉地站在八个方位,围着老女人坐成一圈。

  老女人开始念念有词的时候,从骷髅头的两个眼眶中射出两道白光,罩住了千尸屋。

  苗君儒不忍心这支八路军的小股部队白白地丧命在这里,正要向丑蛋求情,却听丑蛋说道:“婆婆施法时,是不让外人在旁边看的,我们走吧。”

  四个男人举着长矛走过来,朝苗君儒低吼了几声,示意跟着他们走。

  只需大叫一声,就可起到示警的作用。但苗君儒并没有叫喊,因为他已经看清,为首那个人腰间挎着一把指挥刀。

  只有日本军官才会挎那样的指挥刀。原来这是一群伪装过的日军。

  太行山是抗日根据地,八路军与当地老百姓的关系非常融洽。除了大批军队扫荡外,小股日军是不敢进入根据地的,以免被八路军“吃”掉。

  只有换上八路军的军装,才可在根据地内大摇大摆地走。小鬼子这一招,确实够精明。

  苗君儒在那四个男人的监视下跟着大家一起走下平台。另外几个男人抬着李大虎和猴王,疾步走在最前面。李大虎和猴王躺在藤条编织成的担架上,已经昏迷了过去。

  下了平台,往前走了约一里地,听到身后传来爆豆般的枪声。除了三八大盖之外,还有歪把子机枪,夹杂着掷弹筒的爆炸声。苗君儒对这些声音很熟悉,他想着这伙日军被一群行尸围攻的慌乱样子,心中不免觉得畅快。

  自“九一八事变”开始,日本人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霸道,从关外到关内,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恶事做多了,是要遭报应的。

  这是一支日军的精干部队,其武器装备和士兵的作战力肯定也是一流的。在这些手持现代武器的军人面前,阴阳行尸大阵还有效吗?

  苗君儒不免替那个老女人担心起来。阴阳行尸大阵一破,老女人命将不保,或许她在用自己的命与日军拼搏。

  前行约三四里地,道路两边的树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人多高的芦苇。一行人顺着一条小道在芦苇丛中转了半个多小时,眼前突然一亮,看到了一个大湖泊。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按阴阳五行推算,北面就是黑色的水。但是湖泊里的水并不黑,反而很清澈。走在湖边的堤岸上,一眼可以看到几米深的水底。许多大大小小的鱼,逍遥自在地在水草间游来游去,相互追逐嬉戏。它们就像生活在谷内的人们一样,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空间,一点都不受外界的影响。

  堤岸的下面有两条独木舟,还有几条用干芦苇编织成的小船。一行人并没有下堤岸,而是继续往前走。走到一处山脚下,见山坡上有一个大土堆,苗君儒朝左右看了一下,眼中露出惊异之色。

  土堆的正前方是一座笔架形状的小山,从风水上解释,是案山。在案山和土堆之间是,一块广阔的平地。如果土堆是一座坟墓的话,广阔的平地就是坟墓的明堂。在土堆的两侧,各有一条延伸过来的山脉,左青龙右白虎,气势磅礴。更奇特的是,在青龙这边的山脚下,正好有一条溪流,溪水由侧面的山谷中流出,汇入大湖中。

  湖泊对面的大山峰就像一只巨鸟的头,鸟头微微回首,望向湖泊,两边的山脉就像鸟的翅膀,特别是那鸟尾的山峰,高高翘起。

  好一处凤凰点头的龙穴宝地,葬在那个大土堆的人,后代子孙当出天子。

  可是那个大土堆的旁边孤零零的,连座墓碑都没有,更别说石翁仲了。按理说,皇帝谷中葬着的都是皇帝,坟墓不可能连个普通人都不如的。

  或许没有人发现这处龙穴宝地,那里仅仅是座天然的土堆而已。

  容不得苗君儒多看,他就被人推着往前面走。又拐进了芦苇荡中,但是路面不再是沙石路,而是整块的青石板,每块宽约一米,长约三米,石板路一直伸向芦苇深处。苗君儒朝两边看,见山崖陡峭,似乎转入一个山谷中了。

  原来皇帝谷内山谷沟壑相互交错,谷中有谷,山势险要。若外人贸然进入,绝无走出去的可能。

  走了一会儿,芦苇消失了,两边成了陡峭的岩壁,头顶一线天。道路是从崖壁上开凿出来的,一边是崖壁,一边是深不见底的山谷,最宽处不过一米,最窄的地方,不过二十公分。

  脚下的石板路上长满了青苔,又湿又滑,大家都走得很小心,稍微不注意,就有粉身碎骨之虞。

  道路突然一转,首先听到了流水声。苗君儒抬头一看,流水从高高的崖壁上洒落,在光线的映射下,变成一颗颗五彩斑斓的珍珠,煞是好看。崖壁上长了许多不知名的奇花异草,有的结了红色的野果,令人垂涎欲滴。几只颜色绚丽的蝴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

  过了一线天,来到一处漏斗形的峡谷中。在峡谷的左前方,有一个石砌的圆形台子,台子的下面有一块三四人高的大石碑,而台子上则站了两个手持长矛的男人。

  空气中有一股奇特的香气,有点像新鲜的牛奶,又有点像苗君儒在法国吃过的巧克力。闻着这股味道,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苗君儒疑心这股味道会对自己不利,急忙用内功控制呼吸。可是这股异香弥漫着整个小峡谷,想躲也躲不过。呼吸了一阵,他并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异常。

  走近了一些,他看清了石碑上阴刻着四个斗大的小篆:不死神泉。

  终于到了传说中的不死神泉。只是并不像老地耗子先前说的,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池子。想必世人对谷内的情况知之甚少,都是以讹传讹,传来传去,便与事实相去甚远了。

  如果喝了神泉中的泉水就能长生不老,那么,谷内年纪最大的人,最少也应该有一千五百岁以上,岂不比千年僵尸还要老得多?

  石台并不大,上去不了那么多人。那些男人把猴王和李大虎放在石台下,一齐跪了下来,双手高高举起,仰头朝天。

  站着的人只有两个,苗君儒和丑蛋。只见丑蛋走到石碑前,庄严地跪了下去,用手抚摸着驮碑的神兽赑屃那颗巨大的龙头。

  赑屃的龙头奇迹般的动了起来,伸出舌头,亲切地舔了舔丑蛋的手。

  苗君儒怎么都没有想到,驮碑的赑屃居然是活的。这种远古的神兽只存在于山海经的描述中,而现实生活中,就只有寺院和陵墓前的石刻。

  赑屃的口中吐出一颗鸡蛋大的珠子,那珠子圆润且光芒四射。丑蛋起了身,手托着珠子一步步走上石台。

  苗君儒疾步跟了上去,见石台中间有一块闪着点点金光的大石头,颜色为红褐色,色泽温润古朴,居然是一块质地上乘的金香玉。此石未经雕琢,外形像极了一个坐在荷叶上的大青蛙,在青蛙的背上,有一个圆形的凹坑。

  有人将李大虎和猴王都抬了上来,放在金香玉的边上。

  丑蛋手托着珠子,一脸的虔诚与祥和,一步步朝金香玉走过去,近前后,缓缓将珠子放入青蛙背部的凹坑中。

  凹坑中渐渐溢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空气中的那股异香更浓了。

  两个男人将缠在李大虎和猴王伤口上的布除去,露出伤口来。布一解开,伤口处立即流出大量的鲜血。丑蛋从凹坑中捧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轻轻洒在他们两人的伤口上。

  那液体一沾上血,立即起了反应,冒出许许多多的小气泡,泡沫堆积在伤口上,止住了流血。旁边一个男人解下随身带的水皮囊,用水冲去那些泡沫。

  苗君儒亲眼见到了人世间的奇迹。泡沫被冲干净后,猴王身上那处几乎致命的刀伤,居然连疤都看不到。

  一个男人用小刀配合着撬开猴王和李大虎的嘴,让丑蛋将几滴液体滴到他们的嘴里。几分钟后,李大虎和猴王的腹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人一兽同时睁开了眼睛。

  李大虎惊讶地看着身边的人,过了片刻,才问苗君儒:“苗教授,我这是在哪里?”

  苗君儒说道:“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是他们用不死神泉中的水救了你。”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丑蛋用那个水皮囊装了一些神泉水,从凹坑中取出了珠子。珠子一取出,凹坑中的乳白色神泉水立即消失不见了。

  丑蛋托着那珠子下了石台,猴王一个跟斗翻起身,亲热地跟在她的身后。

  苗君儒问道:“大当家的,是谁朝你开的枪?”

  李大虎起身恨恨地骂道:“我看在肖司令的面子上,一直没有朝他下手,想不到这小子倒先朝我下手了。”

  听完李大虎的话,苗君儒才明白当时的情形。

  原来就在苗君儒下到深沟内之后,虎子一看藤索不够长,就要老地耗子和李大虎去树林中寻找藤条。老地耗子经过崔得金身边时,突然扑上前,去抢崔得金手里的枪。崔得金早有防备,避开老地耗子,一把抓住站在一旁的齐桂枝当挡箭牌。李大虎本能地抬起枪口,哪知崔得金抢先一步开枪了。李大虎中枪倒在地上的时候,手里的枪却被虎子抢走。昏迷之前,李大虎看到他们都往石牌坊的方向去了。

  苗君儒没有说话,依当时的情形,就算崔得金朝李大虎开枪,虎子没有理由不顾深沟下面的苗君儒。最起码,虎子应该以最快的速度将藤索缠在树干上,然后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从离开石牌坊开始,老地耗子有很多次机会扑向崔得金去抢枪,他早不干,晚不干,为什么偏偏在苗君儒身处最危险的时候,做出那样的举动呢?

  老地耗子和崔得金的关系一直很微妙,这样的举动似乎是一次预谋。可是,预谋的目的在哪里呢?

  崔得金用齐桂枝当挡箭牌,首先向具有威胁的李大虎开枪。按正常情况,开了第一枪之后,会继续向威胁他的人开枪。

  可是自始至终,苗君儒只听到一声枪响。

  难道枪里只有一颗子弹?

  不可能的。

  逃离千尸屋的时候,他亲眼见到崔得金朝枪里压满了子弹。

  如果齐桂枝是日本女间谍,配合崔得金演好这出戏,三个人再一齐去迎接跟在后面的日军部队,可是虎子呢?他没有理由抛下苗君儒于不顾,跟着他们三个人一齐走。

  除非崔得金觉得虎子还有利用价值,胁迫虎子跟着他们走。

  假使他们四个人接到了日军,那么,日军就绝对不会冒失地来到千尸屋,陷入阴阳行尸大阵。

  苗君儒看到的那队日军里面并没有崔得金等人的身影,难道他们没有接到日军,而是从别的路走了?

  李大虎所说的话里,似乎有一些漏洞,可究竟是哪里不对,苗君儒也想不明白。

  两人走下石台,见丑蛋站在赑屃的旁边,手上已经没有了珠子,想必已经还给了赑屃。

  苗君儒走上前,惊讶地看到不久前还是活生生的远古神兽,此时居然是石头刻成的。赑屃的龙头高高扬起,嘴巴微微张开着,眼睛眯成一条缝,就像一只很讨人喜欢的大乌龟。猴王站在丑蛋的身后,像一个忠实的仆人。

  丑蛋转过身,面无表情地望着苗君儒,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苗君儒说道:“本来我想解决完个人的恩怨再走,现在我改变主意了。皇帝谷里的一切,是属于你们的,绝对不能让外人抢走。”

  丑蛋的眼中闪过一抹光彩,说道:“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放心吧,他们抢不走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里有一点神水,你带出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如果只是用来疗伤,可用女人的奶水掺和后使用。”

  苗君儒接过水皮囊系在腰间,微笑道:“如果我把这里面的水全部喝下去,是不是可以像你一样长生不老?”

  丑蛋的脸色微微一变:“你怎么知道?”

  她转身走向石碑的后面,苗君儒随之跟过去。在石碑后面低声说话,不用担心被别人听到。

  丑蛋望着对面的山崖,说道:“只要把一滴神水混在一大碗马尿里,就能变成毒药,让人喝下去,六个时辰后,那个人就会迷失本性,严重的会毒发身亡。”

  苗君儒想起以前那些在抬棺村的八路军工作队,或许他们就是在不经意间,喝下了这种水,才会有的丧命,有的疯掉。

  苗君儒低声说道:“其实在抬棺村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察出来,你和一般的山里小孩不同,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是一个深谙世事的人。你和我说过的那些话,其实都是在试探我,对不对?”

  丑蛋说道:“你被我们的人发现晕倒在谷口,当时我们怀疑你不止一个人,我以为你和那些人一样,都是冲着皇帝谷来的,后来才知道你是阴差阳错走到那里去的。我在和你谈话的时候,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和其他的人果然不一样。我改变对你的看法,是在你救了守根之后。一个不顾一切去救别人的人,一定是好人。”

  苗君儒问道:“我现在还不知道,守根到底犯了什么错,村里的人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他身上的伤痕,明明是刀伤,为什么要骗人说是野兽伤的呢?”

  丑蛋问道:“你真想知道?”

  苗君儒点了点头,却说道:“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

  尽管他想解开心中的疑惑,可涉及抬棺村秘密的事情,他认为还是少知道为好。很多少数民族的部落都有自己的禁忌,一旦触犯别人的禁忌,后果是很严重的。

  “我相信你,告诉你也无妨。”丑蛋说道,“守根他……进了皇帝谷。”

  前面的一句话说得很流利,而后面的一句话,中间却停顿了一下,很显然,她把真相告诉苗君儒,似乎还有些顾忌。

  苗君儒说道:“难道谷内和谷外的人不来往么?”

  丑蛋说道:“只有我才有资格进入皇帝谷。”

  苗君儒问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守根为什么进谷,他又是从哪里进去的呢?”

  丑蛋说道:“守根被姓崔的收买了,他跟踪我,要不是他跑得快,已经被谷里的人杀死了。”

  苗君儒明白过来,八路军的工作队一直想与村民拉好关系,得到皇帝谷内的秘密,可是连续几年都没有达到目的。崔得金又是如何收买守根为他办事的呢?丑蛋每次进皇帝谷,走的都是一条捷径,守根跟踪丑蛋,肯定知道了那条捷径所在。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把得到的情报交给崔得金,就差点没了命。

  苗君儒想起守根在他的手心画的那个图案,一撇一捺,下面是个圆圈,实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苗君儒说道:“守根是什么时候被崔得金收买的,他为什么到现在才跟踪你呢?”

  丑蛋说道:“他什么时候被崔干事收买的,我不清楚。我一年难得进谷几次,每次都很注意。之前我看到他跟踪我,但是跟我走到半路就去别的地方了。因为他是自己人,我就没有怀疑他,以为他是上山打柴,后来才发觉不对。”

  苗君儒问道:“就算我当时救活了他,你们也不会让他活的,是不是?”

  丑蛋点了点头。

  苗君儒问道:“千百年来,走进皇帝谷的外人,真的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出去?”

  丑蛋肯定地说道:“真的没有,但也许你是第一个。”

  苗君儒说道:“你叫我不要去石塔那边,可我还是去了。我在大石塔下面的一个地方见到几具尸体,从现场的痕迹看,有一个人从那里出来了,那个人也许是你们村参加了八路的守金,也许是别人。”

  丑蛋说道:“皇帝谷的秘密保守了千百年,外面的人虽然知道有这么一个神秘的地方,可没有人知道在什么地方。太行山那么大,有的人找了一辈子都找不到,只有通晓风水的高人,才能根据山川的走向找得到那里。几年前,守金守银兄弟俩和老蠢闹了起来,两人一气之下离开了村子。那一次,守金带回来一个受重伤的人,求我们救他。我一时心软,就救了他,没想到却惹来了麻烦。后来我们才知道,被救的那个人是个大官,就是救了你的那个肖司令。没多久,就有人进了我们的村子。我们知道他们的来意,是冲着神水来的。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村子里没有人敢违反。所以他们什么都没捞到,直到来了这个姓崔的。”

  丑蛋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姓崔的和以前来的那些人不一样,他懂风水,一天到晚拿着罗盘在山上转,后来被他发现了收魂亭,还被他套出老半仙有一本书的事。那次鬼子来扫荡,我听人说,当时大家都急着往山上走,只有崔干事和老半仙在后边,大家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见老半仙急匆匆地往回走,想不到就遭了毒手。”

  苗君儒问道:“当时你在哪里?”

  丑蛋说道:“有外人进谷了,我必须进来。”

  苗君儒说道:“你跟我说过,老半仙是为了一本书才把命给丢掉的,那本书是不是《太平要术》?”

  丑蛋微微一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苗君儒说道:“别忘了我是考古专家。”

  他不愿说出何大瞎子对他说的那些话。

  见丑蛋没有否认,苗君儒知道自己猜对了。

  “我知道是谁告诉你的。”丑蛋有些伤感地说道,“可惜现在那本书已经被人抢走了。”

  苗君儒明白丑蛋有那个特异功能,只要站在身边,别人的心里想什么,她马上就知道。

  苗君儒说道:“抢走那本书的人,无非是想知道皇帝谷的下落,他……”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丑蛋就说道:“我知道,这个日本人也是非常厉害的角色,要不然,你的老师就不会那么对你说。”

  正说着,谷口那边飞一样地跑来一个男人。男人的手里拿着那老女人的羊头拐杖,近前冲到丑蛋的面前,哭道:“启禀公主,婆婆她死了,外族人已经快到湖边了。”

  苗君儒大惊。虽然他怀疑丑蛋的真实身份,可怎么都没有想到,丑蛋居然是公主,却不知是哪一朝的公主。

  老女人的阴阳行尸大阵,可以困住一般的人,但在拥有现代强悍武器的日军面前,估计没有什么作用,结果也在预料之中。更何况,还有一个精通玄学的高手——藤野一郎。

  丑蛋的脸色大变,眼中闪现泪光,说道:“立刻派人通知外面的人,火速进谷支援。传令下去,所有族人死守各路隘口,与外族人决一死战!”

  苗君儒听丑蛋那么安排,方知她虽然活了那么多岁,可一直生活在封闭中,思维受到限制。在冷兵器时代,不管外面来多少人,有那老女人的阴阳行尸大阵,加上谷内天险与重重机关,便可应付自如。

  然而,这么多年来,不断进谷的人已经破去了谷内不少机关。这伙日军不但拥有杀伤力超强的现代武器,而且熟悉谷内的情况,是有备而来的。丑蛋得知对手的强大后,顿时吓得六神无主,慌忙之下发布了那样的命令。

  如果按丑蛋的防御策略,即便派人死守在各路隘口,对方只需发射几颗炮弹,就能轻易攻破。

  当那个男人得令转身的时候,苗君儒突然说道:“且慢。”

  丑蛋已经读懂了苗君儒的心思,说道:“我确实想不到用什么办法对付他们,你能帮我吗?”

  苗君儒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村子里还有一个像守根那样被别人收买了的人,岂不是让外人知道了你进出的那条通道?如果有另外一股外族人跟着他们进来,你怎么办?”

  丑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苗君儒问道:“一年前进来的那伙外族人,最远处到了哪里?”

  丑蛋说道:“就是你们被婆婆困住的千尸屋。”

  他们两个人从石碑的后面转出来,苗君儒大声说道:“那些外族人是跟着记号进来的,过了千尸屋,他们就没有记号了。湖边芦苇荡里面岔路很多,足够他们摸索一阵子的。我们先不要动,只需派人多设机关陷阱,暗中观察他们就行。八路军有一套专门对付日本人的法子,叫游击战。就是不跟他们硬碰硬,而是想尽一切办法迷惑他们,骚扰他们,到了晚上,再寻机下手。当务之急,还需尽快找到和我一起进来的那四个人。也许他们,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

  他看了一眼丑蛋身边的猴王,继续说道:“这个时候,也许它们能够派上用场。”

  从来没有指挥作战过的苗君儒,此时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军事才能来。丑蛋按他的意思,将谷内所有的人重新进行了安排。

  苗君儒转身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李大虎的眼中有一抹怨毒之色。

  苗君儒心中微微一惊,暗道:他凭什么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