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警察知道  第十五章 蹊跷的失踪(3)

  薛队看了半天,分析着说:“如果凭这个细节推测开车人不是他的话,那他在哪里?看上去车里就司机一个人啊。而且如果司机脖子上反光的东西是条项链,很有可能是个女性在开车!”

  宋琦说:“从时间上来看,程月从商厦离开在先,石刚的车开走在后。你们看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性:程月和石刚在吃晚饭时,石刚喝了酒,无法开车,于是程月就开着他的车把他送了回去。石刚就躺在车的后座上。”

  “可是程月为什么不和石刚一起从地下车库走?为什么自己先从大厦的地上出口离开?”薛队问。

  苏玉甫摇头晃脑地说:“有很多可能性啊。比如程月先离开,而后接到石刚的电话,找借口带她回家,或者去酒店,所以程月在一段时间之后又返回了大厦,然后带着石刚一起开车走了。”

  不过现在我们手头的监控录像只有这么两段,是无法知道程月是否又折回来的。于是薛队吩咐我们:“你们去大厦保卫处,把程月离开后到石刚的车离开前所有出入口的录像拷回来。然后再查查程月生前是否佩戴项链,还有就是当晚石刚和程月吃饭时,石刚喝没喝酒。”

  13

  我们很快分头行动。调查程月生前的事很方便,只需给她家人打个电话就行了,得到的答案都是肯定的。然后我们又去了那座大厦,廖洁直奔保卫处,我和宋琦则拿着石刚和程月的照片找到他们吃饭的那家餐馆让经理和服务员辨认。那是一家火锅店,按他们的班制推算,至少能确定三名服务员在石刚和程月吃饭那晚当班。可是把照片拿给他们看,他们都摇头,说记不清了。

  那经理也是原话,解释道:“警察同志,你说要是过个三五天的活我们还可能有印象,这都一个多月了,我们的店天天来这么多客人,高峰期时还要排队拿号,怎么可能记住每个顾客的特征啊?”

  我想想也是。宋琦在旁边还侥幸地提示:“这个男的是个导演,女的是个小演员。你看着不面熟?”

  旁边一个服务员突然应道:“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儿印象了。”然后又把我们拽到餐厅的一个角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当天应该坐在这里!”

  “你刚才怎么没记起来?”

  “是这样的。如果你说他们是名人的话,我记起好像当时有邻桌管这个男的要签名,然后别的顾客看见了也都注意到了那对男女。后来还有顾客跟他们合影。”那服务员说着,忽然指着旁边的另外一个服务员说,“对了,你手机不是还偷拍他们来着吗?照片删了吗?”

  那服务员掏出手机,在相册里翻着,然后大叫:“没删没删,在这儿呢。你们看看是不是他们!”

  我们赶紧凑过去,一看,照片上是不远处的一男一女在对坐着用餐。男的是石刚无疑,女的虽然只露了个后脑勺,但从衣着上看,跟监控里的程月别无二致,应该就是他们二人。更令我们兴奋的是,石刚旁边还摆着一瓶白酒!

  那么现在可以按照宋琦的想法大胆推断:当晚程月把石刚约出来——石刚约程月也有可能,反正两人是在这幢大厦里吃的饭,石刚喝了一些白酒,和程月吃饭吃到8点多时吃完,然后程月离开大厦。她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又接到了石刚打来的电话,让她回来,说还有话要跟她说。于是她又回来,带着石刚一起走到地下车库,找到他的车,然后把他搀到后座上,让他躺下,她驾驶着车子离开了车库。

  后面发生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宋琦说:“现在唯一能彻底印证这个猜测的,就是廖洁去调的监控录像。如果录像上能看到程月在不久之后又折回来,那么这个石刚肯定有问题。因为程月就是在那一晚失踪的,石刚肯定是对她做了什么!”

  “嗯,李星芸说过石刚是个不折不扣的虐待狂,再加上他喝醉酒,对程月实施暴力甚至过失把她弄死完全有可能。八成那辆车就是案发现场呢,咱们应该好好查查!”

  我们在车上等了好半天,终于看见廖洁慢慢悠悠地过来。宋琦说:“我的大小姐,都等你这份证据呢。有了这个,咱说不定就能传唤石刚啦。”

  廖洁没好气地说:“别提了,这栋大厦的所有监控录像只能保存一个月。而石刚和程月吃饭那晚是在一个月之前,所以已经被顶没了。要不是之前派出所调取监控比较及时,咱们连手头这两段都拿不到。”

  宋琦说:“没关系,不管后来驾驶石刚车的人是不是程月,这个石刚都有问题。”

  薛队知道我们调查的情况后,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思。因为按道理说,我们现在对石刚的推断都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唯一判定他撒谎的依据只是监控录像里的一丝闪光,说出去哪个领导也不会贸然下命令抓人。所以说,要想彻底掌握石刚是否犯罪的事实,还是要从这个人本身入手。

  我们调取了石刚的通话记录,看上去并没太大的异常。他和程月的联系并不频繁,从内网上登记的他的开房记录来看,也如他所述,他只跟程月开了两次房。在程月失踪那晚,并没有他出入各种场所的登记信息。

  我们开着一辆普通轿车去了石刚的公司,在楼下发现了石刚的座驾,便把车停在他的车后,准备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中午时候他就下了楼,上了自己的汽车。我们跟在他的车后面,见他驶出了市区,直奔他家的方向。正好,我们也想上门拜访一下,就一路跟到了他家门口。

  敲了门,他见到我们很惊讶。我们说只是想再跟他聊聊,获得一些线索,他便把我们迎进去,像上次一样很配合地有问必答。我们这回却没什么可问的,在他屋里转悠着,找寻可疑的线索。这是一幢两层楼的小别墅,户型很好,通透敞亮,欧式装修,虽说房子看上去有年头了,但里面的装潢并不算老旧。宋琦管他借了洗手间,我就坐在沙发上跟他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他还笑着跟我说:“警官同志,您可千万不要把我这个住处说出去。现在有些粉丝可恐怖了,你要让他们知道我住这里,非天天到这儿堵门不可!”

  我哈哈笑着,说:“没问题。不过我刚才看您把车开了进去,车库在哪里?后面还有院子吗?”

  他说:“对啊。院子在后面。”

  我说:“能带我参观一下吗?”

  他便带着我来到了后院。院子虽然不大,但是修葺得比较整洁。有一个车库、一个花房以及一个仓库。车库很大,除了他那辆本田车还有一辆越野车。我拍了拍那车:“这倒挺酷。平常不怎么开?”

  他笑笑:“开不起啊。太费油了。现在都想给处理出去。”

  车库的角落是一些工具。比如打气泵、喷蜡和钳子之类的。我仔细看了一下,还有一根比较细的胶皮管子也扔在地上。我拾起一看,假装不懂地问:“这是什么东西?”

  他赶紧凑过来,勉强地笑笑:“我也不知道。好些东西放在这儿两三年都不见得用上一回。可能是当时买车时送的,就一直扔在这里。”然后就从我手里取了过去。

  那胶皮管子表面有很多油污,看上去绝不像是从没使用过。而且从他的反应来看,好像对此也颇为紧张。

  从他家出来后,我问宋琦有什么发现。宋琦说:“他家卫生间倒是没什么异样。我仔细看了每个角落,没有丝毫血迹,也没有类似的异味,应该不是焚尸现场。我看你们当时不在房间里,又随便翻了翻,倒是没看见和咱们这起案子有关的东西。不过他们这个公司可真够乱的。阿鱼和柳轩辕你知道吗?就是现在古城火得不得了的那对情侣明星,说是古城的金童玉女,原来是炒作。两个人根本不是情侣,是捆绑销售。我翻到一张他们的炒作计划,一步一步策划得可细致了。太坑人了。”

  我惊叹了半天,他又问:“你那儿有什么线索?”

  我把胶皮管子的事儿跟他说了。他琢磨半天,忽然瞪大眼睛问我:“孙小圣,如果你要是用焚烧的方式毁尸灭迹的话,你第一步先干什么?”我说:“先杀人。”

  “废话!我只说焚尸这一环节。”我笑道:“那当然是准备汽油啦。我肯定先去买汽油。”他说:“所以说你不适合干刑警。你要知道,如果是个聪明的犯罪嫌疑人,他在所有细节上都应该是滴水不漏的。你想,如果警方调查到了你买汽油的地方,询问到了卖你汽油的老板,你不就全露馅儿了?何况现在单独购买汽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去加油站必须要凭单位的介绍信才能单独购买。”

  我想了半天,终于明白:“你的意思是……”

  “这还用问!”宋琦敲着我脑袋,“肯定是他开着车去加油站加油,开车加油再正常不过啦,谁也不会起疑。然后回家后利用你提到的那个胶皮管子,从汽车油箱里把油吸出来。这样汽油不就唾手可得了嘛!”

  我一拍手:“宋哥,你分析得简直太对了——可是那截儿皮管子我没带回来,没及时取证,怎么办?”宋琦做沉思状:“先不要打草惊蛇。”我们回去报告了薛队,薛队说:“开传唤证吧!既然你们这么有信心,那我们就拼一把,尽量在时限内把他的笔录拿下来。这个石刚的确有很大问题!”我们传唤了石刚,他在讯问室里焦躁不安。薛队问:“石导,你怎么看待程月被害一案?”石刚的反应跟以往大有不同,很是激动:“我都说过多少次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薛队拍着桌子说:“那我问你,那晚你和程月吃了饭后,你们是如何离开商厦的?”

  “她先走的,我后走的。这你们都问过一万遍了!”

  “你再好好想想。你当晚喝酒了,对不对?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酒驾回去的吧!”

  石刚瞪着薛队,半天说出一句:“我就是酒驾回去的行了吧!你拘役我六个月!这东西还有找后账的?”薛队说:“可是当晚驾车的根本不是你!你别忘了,地下车库可是有摄像头的,你不会是说你男扮女装开的车吧?”任凭我们再怎么问,他就是不言语了。

  薛队把我们集合出来,说:“这家伙现在肯定知道我们大概掌握的状况,也清楚自己没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所以有恃无恐。我看,口供这里是比较困难了。”

  “那怎么办?任他这么扛着?那过了12小时咱就得放人啊。”

  薛队指示苏玉甫:“你办了手续后去石刚的家进行搜查,看看能不能找到焚尸现场,或者别的作案工具。”然后又冲我和宋琦说:“你们两个……”正说着,里面的廖洁叫我们:“你们进来一下!”

  我们以为石刚崩溃了,进去一看,他比刚才平静许多,说:“我想起一个细节。当晚我确实喝了酒,她说用不用她送我回去。我说不用,然后她就说她坐地铁回去了。你们可以去调地铁的监控,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听他说得言之凿凿,我们也有些糊涂,但还是一本正经地问他:“听你这意思,那晚驾驶你车的,另有其人?”

  他又低下了头。薛队说:“如果你能把这个人说出来,既能弄清事实、摆脱嫌疑,也能协助警方办案、加快侦破效率,那你为什么拒不交代?除非这件案子就是与你有关!难道说你有同伙?你们协同作案?”

  “没有!我真的和程月的死没有关系!”“那你当晚到底是怎么离开那栋大厦的?”石刚沉默良久,说:“好,我可以告诉你们,但你们千万不要张扬出去。这样我在公司,甚至整个古城的娱乐圈都没法混了!”

  “你说吧!”

  “我的确叫人来接我了,也的确是个女人。她就是阿鱼。”

  我们集体大跌眼镜:“阿鱼?就是那个炙手可热的影视新星?真是她来接的你?”

  他点点头:“是的。我让她把我带回住处,然后在我那里过的夜。你们可以去问她,但……一定要跟她说清楚,不会往外传,她才有可能说真话。”

  这家伙果然是个远近闻名的色鬼。不过我们还是有很大疑问:“既然是这样,你最起码没犯法,也和程月没什么瓜葛,那之前为什么不说?到底在隐瞒什么?”

  “你们不知道,我们这一行很忌讳这个的。”他扭着脑袋说,“阿鱼是我们公司的台柱子,一直全力打造玉女形象,把她和那个帅小生柳轩辕捆绑推出,炒作两人是情侣,什么分分合合啊、恩恩爱爱啊,那些影迷粉丝可关注了,能搏相当大的版面,只要再过一段时间,他们俩就能走向全国了。现在我们公司新出品的以他们为男女主角的电视剧马上就开播了,如果这个当口出岔子,那损失惨重啊。”

  “行了行了!真够闹心的。我全明白了。”薛队揉着太阳穴,表情格外不耐烦。我们和他也一样,原本已经锁定真凶,但现在发现很有可能是空欢喜一场。

  我们很快到了地铁的轨道指挥中心去看录像。幸亏地铁方面的监控设备先进,内存比商厦的要大很多。工作人员听说我们要调取一个多月前某个晚上的录像,动员了十几个工作人员,操作着二十多台电脑,很快就有了结果。

  我们先按照程月家的地址和大厦的位置设计出一条最近的乘坐地铁的路线,然后按照路线寻找程月的轨迹,果然看到程月在当晚8点50分左右进了大厦附近的地铁站。然后又往后推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9点20分左右,在离程月家最近的地铁站内找她的踪迹。

  程月家附近的地铁站叫清远路站,站台上有四个摄像头,站厅里有三个摄像头。我们从站台上寻找到了程月下车的位置,又在站厅里对着西侧楼梯拍摄到的视频中找到了她下楼梯的影像。

  上面说了,站厅里一共三个探头,除了上述对着西侧楼梯的摄像头外,还有两只探头分别对着南侧站口和北侧站口。清远路地铁站只有这两个出入口。薛队问:“难道东侧楼梯没有摄像头拍摄吗?”

  工作人员说:“这站站厅的东侧原来是有一个摄像头的,但是因为设备故障,一直没有修好,所以现在还是损坏的状态,不能储存视频,只能实时监控。”

  我们又继续看站厅出口的录像。按理说以程月家的方向,她应该是从站厅的南侧出口出站的。但是在同一时间段,虽然出站乘客不多,但并没有找到程月的影像。

  这就怪了,能看到她上车、下车,甚至下楼梯的过程,却找不到她出站的踪迹。“能查查她的刷卡记录吗?”我记得以前抓贼时经常这样查贼的活动轨迹。“你二吗?连卡都没有,怎么查记录?”廖洁白了我一眼。

  又看了十多分钟,依旧没有程月的踪迹。薛队叼上了烟:“这可真是怪了。难道说她是从北侧出口出的站?那很有可能她没有立即回家。”说着,又让技术员把北侧站口的监控视频调了出来。

  我们卡着那个时间点又看了20分钟,依然了无踪迹。

  “清远路站的进出站口只有这两个吗?”薛队扭头问。

  “绝对没错,只有这两个。她不可能从别的地方出去。”工作人员在一旁答道。

  “绝对不可能啊!难不成这个程月在地铁站里凭空消失了?”我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薛队听着烦心,在一旁吼我们:“乱什么!接着看!看南口,再往后倒倒!”

  没想到,我们往后看了40分钟后,程月竟然出现了!虽然是背影,但从衣着身材来看,就是程月无疑!因为摄像头是正对着南站口的,所以能看到她快步地出了站,走到了外面的朦胧夜色中。

  廖洁先反应过来:“把站厅东侧的摄像视频调出来!”

  “那是实时监控,没有录像的。”

  “我就要看实时监控,不用看当晚的录像!”

  工作人员纳闷儿地把站厅东侧监控打开,画面上出现了此时清远路地铁站东侧站厅内熙熙攘攘的画面。

  “你们看!东侧站厅比西侧多出两个通道。虽然看不太清通道门口的标志,但我猜肯定一个是员工通道,一个是卫生间!很有可能程月是在出站前去了卫生间,方便之后才出的站。”

  我们静默了几秒,好像没找出什么破绽,只是苏玉甫傻头傻脑地问:“那不太对啊。上个卫生间需要40分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