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警察知道  第二十章 密室中的尸体(1)

  最近流行一种游戏,叫作“密室逃脱”。顾名思义,就是在封闭的空间里寻找线索,然后破解谜团、走出困境。听起来很刺激、很有趣味性,吸引了广大的玩家。

  说来也巧,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游戏,还是被我们玩儿出事儿来了。

  15

  从戴家回来后,我先跟谢队取得了联系。谢队听了我简单的叙述之后,感到事态严重,约了赵书记,专门找了外面的一家咖啡厅和我约谈此事。

  他们两个一落座,我就把昨天的前因后果跟他们讲了一遍。我甚至还在主观上强调了自己的疏忽大意,意在有主动认错和承担责任的态度,然后低头不语,等待他们的发落。

  没想到他们二人并不急恼,尤其是赵书记,反而笑道:“这是好事儿啊。”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我都暴露了,还是好事儿?”谢队看着我:“当然是好事儿。你自己没琢磨过?”我摇头:“好在哪里?”

  “孙小圣,都说你脑瓜子挺机灵的,我怎么一点儿都没看出来啊?你和李出阳同窗四年,你了不了解他?”我说:“没人比我更了解他啦。他可比我聪明十倍都富余。”谢队剥着瓜子,很有闲情逸致地说:“既然你也承认他是个聪明人,那么就说明李出阳对你还是十分信任的。否则他也不会把他到圣奇国际就职的事儿告诉你,更不会开口跟你讨笔录。对不对?”赵书记接道:“这就能说明两点:第一,李出阳确实和我们想的一样,在原来的工作中对戴露进行了包庇;第二,你也没有暴露,而且还很受李出阳的信任。”

  我说:“那现在该怎么办?李出阳要看笔录,我就拿给他看?”我心想,既然你们把我带上道儿,送进了戴家的虎口,被玩弄在李出阳的股掌间,那我就走一步请示一步了。只要你们说行,我就敢照做。有人替我担着就行!

  赵书记看了谢队一眼,对我说:“不要急。给他看笔录肯定是不行的,咱们先拖一阵,不要搞得好像你很积极的样子,这样也会让他起疑。你这一阵子先不要联系他,隔岸观火,看看他会有什么动静。我和谢队再商量商量下一步怎么办。”

  于是我按他们说的,回到队里继续正常工作。程月那件案子已经彻底了结。因为程月还算个娱乐圈的人,很多报纸、媒体比较感兴趣,尤其是一些八卦论坛,把程月之死渲染得异常诡异,用尽噱头博取版面,引起了社会上的广大关注。破案之初,很多媒体上门采访我们,薛队硬着头皮应付了一些,后来实在是身心俱疲,便跟谢队请示让我们歇了一个班,各回各家,调整状态,正好也躲避下那些媒体的追踪。

  我在家歇了一天,感到实在无趣,于是挨个儿给朋友打电话想出来聚聚。可正值工作日,我那帮以前的同事不是加班就是上勤,累得像狗一样,连接电话都是有气无力的。我转念一想,还不如问问宋琦、苏玉甫他们。宋琦又在泡姑娘,去了郊区农家院儿,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苏玉甫倒是在城里,不过也是陪女朋友闲逛。我问他出来喝点儿不,他笑着说有姑娘不方便。我说:“你们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啊。”

  苏玉甫想了想,说:“不过今天我女朋友约了玩儿密室逃脱,她约的是三人场,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也一起来呗。”

  我问:“啥叫密室逃脱?听着还挺恐怖。”

  他说:“这你都没听说过?电脑游戏玩儿过吗?就是让你进到一个封闭的空间里,给你一些线索,提示你找到出去的途径。现在这个游戏被人造成实体,开成店面,专门供玩家冒险,可火了。据说大城市都有,古城现在开了两三家,家家都要提前预约。要不是今天是工作日,你且约不上呢。”

  我问:“那要是最后出不来怎么办?死在里面?”

  他说:“你还是别来了。我对能问出这种问题的队友很没信心。”

  有人请客哪有不去的道理?我按照他说的地址,很快与他们会合了。苏玉甫的小女友叫沈晨晨,是个90后小护士,为了陪他特意请了一天假。两人见到我,一直吹嘘这密室逃脱多有娱乐性和冒险性,还让我到里面要认真观察、注意发现,一定要在一个小时的时限内逃出去,这样才能拿到奖励。

  我说:“成功逃脱有什么奖励?”

  “可以免费再玩儿一次。”

  “我要是回回都能逃出去,那岂不是要在那儿玩儿一辈子?”

  “你想得美,只有三种场景。”

  那家店位于一座写字楼的高层,进去后发现里面其实并不大,只不过又隔了许多隔间,想必就是为了营造出一关一关的效果。虽然小,但装潢还是够档次的:地上铺了厚厚的地毯,大厅的墙纸绚烂多彩,上面贴满了以前玩家的各种合影。合影下面还有许多便签,写着一些玩家的赞语。还弄得有模有样的,一边的沈晨晨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旁边一个收拾卫生的女店员让我们脱了鞋子、存了手机和其他随身物品,说这样一是为了卫生,二是防止作弊。我们抬眼望去,果然看见店员们都是光着脚的。好在地毯又软又厚,正值中午,我忽然有了躺下去睡一觉的欲望。

  正式迎接我们的是另外两个穿着更光鲜的女店员。高个子那位格外热情,端着几杯水边递给我们边自我介绍:“我叫小星。”又指着她旁边那位说:“她叫璐璐。”又指着一边打扫卫生的那个女孩儿:“她是小冰。欢迎你们来我们这里玩儿!”然后就伸着脖子往里面喊:“店长!预约的顾客来了!”

  我们等了两分钟店长还没出来,沈晨晨说:“你们不用挨个儿给我们介绍了,给我们说说游戏方式吧!”

  小星说:“那也行,那就等你们玩儿完了再说吧,不过你们要答应我们,回头玩儿完了,一定要跟我们合影哦。我们要上传微博的,给我们增加一点儿人气!这是我们店长的要求。”

  然后她就给我们介绍各种场景:一种是古堡历险,虽然简单,但全程无光,需要打手电找逃脱的线索;一种是黄金大劫案,难度中等,要找宝藏;最后一种很难,里面有很多电动机关,需要分成两组完成任务。

  苏玉甫说:“还是第一种吧,简单点儿好。”

  我笑着看他:“嗯,没有灯更好。是吧?”

  小星带我们来到一间屋子门前,递给我们一个对讲机和一只手电,说:“这扇门就是古堡历险的入口。里面没有灯,你们全程要靠手电筒找线索,如果需要提示的话就用对讲机喊我们。如果你们能够成功通关,将从右边这扇门走出来。”我们往旁边看去,隔壁果然还有一扇门。

  小星把入口的门打开,待我们进去后又在外面把门锁上。沈晨晨拧了拧门把手,说:“里面打不开。看来我们是被反锁在里面了,哈哈哈哈,太刺激啦。”

  苏玉甫拿着手电四处照着,大概能看出这是一间被隔出的小间,墙壁上潦草地画着一些渲染气氛的图案,有各种远古符号、脸谱等,在黑暗中的确很瘆人。面对着我们的墙上有三道锁住的门,右边墙上也有一道红色的门。不用说,如果把这道红门打开,应该就能到达刚才小星给我们介绍的有最终出口的那间屋子。

  因为都是第一次玩儿,我们几个都有点儿不知所措。再加上有时间限制,更是慌神,一边摸黑一边瞎猜,晕头转向了好几分钟,只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写字台。写字台上面摆着几张纸和两支笔,抽屉里还是空的。

  忽然沈晨晨“哎哟”叫了一声,吓了我们一大跳。

  “怎么了?”

  “我脚下有东西!”

  我拿手电筒照过去,发现门口不远处有个圆滚滚的东西,捡起来一看,像是个瓶塞,只不过上面还翘起了两个能活动的把手。沈晨晨抓了抓那两个把手,大笑道:“我知道了,这个是吸盘!把平的这一面吸在什么东西上,然后攥住那两个把手,就能把什么东西打开!”我说:“那你快试试啊!”

  就目前来看,能用上吸盘的只有那三扇门了。我们先试了最左边那扇,没反应。我一看,当然不会有反应了,从那门框来看,那扇门应该是被推开的,其次是那门和右边墙上那道门一样,都是密码锁,如果要打开的话肯定也是输入密码才行的,绝对不是用这种简单的工具就能解决问题的。

  我们去试中间那扇门。苏玉甫把吸盘吸在门上,使劲儿往外拽,拽了两秒,说:“好像可以!”

  那扇门就在吸盘的帮助下被吸开了。我们走进去一看,是一间更小的屋子,里面有一个操作台,操作台上面有一个把手,好像能转动的样子。我握住那个把手,尝试着向右转,转不动;朝左转,虽有些费劲儿,但勉强可以。刚转了没两圈,就听身后沈晨晨喊着:“可以啦可以啦,右边那扇门打开啦!”

  我拍了拍手,说:“什么嘛,这么简单,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这么快四扇门就打开了两扇,还不到20分钟呢。”

  我们拿着手电进到那扇新开的门里,发现这间小隔间和刚才那间差不多,只不过里面还有一扇被锁住的门,和刚刚被打开的门相对。沈晨晨进去就研究那扇新发现的门,我说:“这扇门暂时肯定打不开。你忘了,外间最左边那扇密码门还没打开呢。肯定要先打开外面的门,才能打开里面这扇门,最后打开外间右侧墙上红门。”

  “赶紧再看看这里面还有什么提示没有!”我们在这间不到六平方米的隔间里拿手电乱照半天,终于被苏玉甫在墙上发现了一个细小的单词“died”。

  沈晨晨说:“真吓人。”然后拽着苏玉甫的手做出发抖的样子。“died。什么意思?这是密码的提示吗?”“但从字面上理解是‘死’的意思。这个单词肯定是用来提示解开外

  间那扇密码门的。你们有何高见?”苏玉甫皱着眉头说。“我英语从没及格过。”我说。“这和英语应该没多大关系。密码是数字,这个单词只是一个提示罢了。”“数字?”我灵光一闪,掰着手指头数着“A、B、C、D……这单词

  里的每一个字母,都排在字母表的前十位,对不对?”“对对对!所以说……”“所以说很可能四个字母代表四个数字。如果这样排的话,”我接过沈晨晨从外间拿来的纸和笔,草草写着,“如果这么一一对应的话,‘died’可能暗示的数字就是‘4954’。晨晨,去外间的密码门试试这个密码!”“……你们一起来,我害怕!”沈晨晨一脸的无辜。

  于是,我们一同来到那扇门前,由我输入那组数字,然后门开了!我们一阵兴奋,举着手电筒准备在里面全面搜索一下,忽然有什么不对劲儿。苏玉甫先结巴着嚷嚷起来:“手……手电往下照,往下照!”

  我把手电往地下一照,先照见了一条人腿,顺着腿照去又照见了套着格子衬衫的身子、长满汗毛的手臂。几乎与此同时,我发出了一声更大的惊呼:“这里面怎么还有个人!”一个靠坐在墙角的人完整地出现了在我手电的光圈里!沈晨晨“嗷”的一声,几近晕厥。

  我虽然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但想到这可能是这游戏故意设计的环节,比如某个密室里放个假人当尸体,从这个假尸体上寻找破案细节什么的。但当我再次定睛到那人身上时,我能判定,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真人!尽管那个人只是静静靠坐在墙角,头颅下垂,一言不发,我也能百分之百地确定,那绝对是个血肉之躯,绝对不是什么假人玩偶!

  看上去那是个男人。我壮着胆子上去拍拍他:“喂喂,你可以说话了,我们已经把门打开了,你说话吧。”那个人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一言不发。在这种封闭幽暗的空间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沉默的陌生人,如果不是游戏的话,想必大多数人都会被吓得魂飞魄散。沈晨晨猫在苏玉甫身后,小声说:“他……他是不是睡着了?孙小圣,你拍拍他,让他赶紧起来,别在这儿装神弄鬼!”我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又叫了两声,依然毫无反应。我的心脏也怦怦跳了起来,但还是嘴硬着说:“你说话啊!你要是不说话,我可给你们这家店差评啦!什么啊,太不敬业了,躲在这儿吓唬人!你们这儿到底是密室还是鬼屋啊?”那个人还是一动不动,看上去几乎毫无声息。我们都毛了。苏玉甫抢过手电,凑过去使劲儿照着那人,能看出那个人低埋着头,双眼紧闭,脸色还很苍白。“是不是上个玩游戏的玩家,困在里面没出去,现在晕过去了?”苏玉甫问我们。“我哪儿知道啊?搞什么啊?”我甚至拿脚踢了踢那个人的腿。沈晨晨哆哆嗦嗦地上前看了看,还把手指头横在那个人的鼻子下面,试着他的呼吸。我真怕这时候此人忽然大叫一声跳起来,故意吓唬我们。如果是这样,我一定要跟他没完。“他……他没气了……”沈晨晨吓得哭出了声。

  我们六神无主地用对讲机喊了救援。店员小星很快开门进来,问我们遇到了什么状况。当我们把那个疑似的死人指给她看时,她大惊失色地叫道:“店长?你怎么在这儿?我说怎么一上午见不到你人呢!你坐在这里面干什么?!”

  我在后面说:“你能不能先把灯打开!这么黑灯瞎火的,成心吓唬人吗?”小星也乱了方寸:“这个场景没有灯,平时我们收拾时都是用手电的!”说着,她就要上前去拉那男人。

  我说:“你别碰他!”“怎么了?”“他……可能死了。你还是赶紧报警吧!”

  小星愣在原地看着我,半天才说:“你说什么呢?死了?不可能!”沈晨晨冲到她面前:“我是护士,我能确定这个人肯定没呼吸了。你赶紧打120,不知道还有没有救!”

  16

  小星很快报了警,另一个店员璐璐又慌慌张张地拨了120。这间隙我和苏玉甫给他们亮了工作证,告诉她们要保护现场以及好好回忆刚才有谁进入过这间密室。小星发着抖坐在门厅的椅子上,手里晃晃悠悠地端着一杯水,对我们的问题丝毫没有反应。半天她吼来了璐璐和小冰,问她们:“你们最后一次看见店长是什么时候?”

  璐璐说:“我中午吃完饭就没看见他。最后一次看见他,是他进去收拾那个场景啊!”

  一边的小冰也答道:“对,当时我收拾古堡的场景出来时,他说要再进去检查一遍,然后就没看见他出来。不过小星,当时你也在那个场景里啊,咱俩一起进去收拾的,我先出来的。我出来时你还在里面,你没看见他吗?”

  小星腾地站起来,“我当时在最里面,也就是第四道门里呢,那是最里面,根本没有看见他!”然后她又露出一脸的凶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对他下了毒手?”

  小冰垂下头,嗫嚅着说:“我没这么说啊,我就是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嘛。”

  “少跟我这儿挑事儿。别以为自己怎么着了!”小星狠狠地看着小冰,咬牙切齿,欲言又止。

  璐璐在一旁脸色苍白,大喝道:“行了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没准儿店长有心脏病、低血糖什么的,在里面犯病了,等医生来了让他们赶紧看看,兴许还有救。”

  我和苏玉甫对视一眼,好像都发现了什么蹊跷。最蹊跷的是,发现店长的那间隔间的门是关住并锁上的。如果真像璐璐说的他是意外晕厥,那门怎么会自己关闭并从外面锁上?这说明他肯定是被人关在里面的,说不定这是起谋杀!

  我又想起那间密码门的密码是从“died”推出来的,不觉周身一冷。

  我问璐璐:“你最后一次看见你们店长,他在干什么?有什么异常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