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警察知道  第二十一章 密室中的尸体(2)

  璐璐对我的话反应了半天,才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地讲出了她看到的状况。据她说她一上午都在前台等顾客。因为今天不是周末,所以上午除了我们玩儿的那个场景有客人外,其余场景直到现在都无人光顾。所以当上拨儿玩家玩完之后,小星和小冰就一前一后进去收拾。收拾场景是很复杂的过程,要把玩家发现并在使用后随意丢弃的钥匙、彩条、提示语以及各种道具收集好,要事无巨细地把这些东西放回原位,才能保证下一拨儿玩家能够正常游戏。除此之外还要扫垃圾、检测电子门锁以及有无玩家落下的东西。所以每次收拾都需要两名店员,持续半个小时左右。

  这次负责收拾的是小星和小冰。按惯例,小星收拾里面,也就是从我们当时用扳手摇开的右侧那扇门再往里,而小冰则收拾外面那一大间。小冰收拾得快,十几分钟就出来了,然后去了店长的办公室。过一会儿店长就出来去了那间场景检查。

  我问小冰:“当时整个场景还没收拾完,你去找你们店长干什么?”

  小冰的声音很小,好像犯了错的小孩儿似的:“我下午有点儿事儿,想赶紧收拾完我那部分,然后找他请假。去他办公室就是说请假的事儿。然后他说他查一下,没什么问题我就可以走了。”

  “请假?怎么没听你说过?”小星在一边冷冷地看着她。小冰都快哭出来了:“我男朋友要回去了,我去送他。”“赶紧给他打个电话吧,估计肯定是送不成了。”小星不咸不淡地说。璐璐则在一边低着头抠手指头。小冰一下哭了出来:“怎么会碰上这种事儿!简直太可怕了!我不想

  在这儿干了!”

  小星刚要探过去说什么,被璐璐一把拦住。

  这三个店员之间关系微妙,尤其是小星和璐璐对小冰的态度,绝对大有问题。我和苏玉甫眼神交流了一下,找到了共识。

  我又问璐璐:“小冰刚才说的话属实吗?”

  璐璐说:“差不多。当时我在前台吃饭,也没太注意看……反正我是看到小冰先进到店长办公室里,然后没多久店长就出来了,去了那个场景。”

  我问小冰:“你进他办公室里时,他在干什么?”

  小冰想了想,说:“他在吃饭。这个璐璐应该知道。”

  璐璐唰地把头扭过去:“我怎么可能知道?他吃饭在里面,我在外面。他吃的是外卖,我吃的是从家里带的,又不是在一起吃!”

  “可是,每次给店长取外卖的都是你啊。你把外卖给他,他肯定在里面吃。”小冰这回据理力争。

  “这回是他自己取的!他说正好活动活动,就自己去楼下取了!当时你们两个正在那个场景里给玩家提供援助,所以没看见。”璐璐没好气地说。

  这就不应该了。按小冰所说,店长的午饭都是璐璐经手的,偏偏今天店长出事儿时是例外,也太巧了。更何况从店长目前的状况来看,很有可能是中毒,那么璐璐如此回避午饭的细节,很可能是她要掩饰什么。

  正在这时110和120都到了。两个身穿制服的派出所民警向我们询问情况,几个白大褂则直奔现场。我们对那两个民警说了身份,民警擦擦脑袋上的汗,说:“那太好了,你们既是证人,也能帮我们分析分析案情。就当你们刑侦支队的先期介入了!”

  正说着,一个大夫走过来说:“人已经死了。呼吸和心跳都没了,拉回去也没抢救的必要了。”

  我在一片惊呼声中问:“死亡原因是什么?”

  “现在还不知道。死者没有外伤,不像是外力致死。从体表看,也找不出什么其他致死的特征。”

  据三个店员所讲,她们的店长名叫万辉,生前并没有什么显著的疾病。在万辉死亡的现场也没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倒是他身旁有两块海绵。民警问小星:“这是什么?”

  小星说:“这间房间的墙上有一幅图,上面画有破解下一个谜题的坐标,但是按照剧情是被灰尘蒙住了,要靠这块海绵擦拭掉灰尘,玩家再进行演算解谜。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海绵被人撕成两半了。”

  民警把这两块海绵放在一个塑料袋里。我又拿着探照灯仔仔细细地照了一遍万辉的遗体,从上到下没有发现一处伤痕,衣着也是干净整洁。再看这间隔间,除了这块海绵空无一物,地毯上连根头发都没有,不像是有人在这儿搏斗过。

  这个万辉是本地人,在这家店已经工作了三个月,据说因为业绩突出正要被公司调任一家新开的分店当掌门。而最让我们吃惊的是,民警在万辉的办公室电脑里发现了一个没完成的文档,内容正是向公司推荐小冰当这家店下一任店长的申请。

  苏玉甫说:“看来这家店正处于多事之秋。万辉要走,并且力挺小冰当下一任店长,但那两位肯定是不甘心。而且看刚才那局面,小星和璐璐是不待见小冰的,所以会不会是她们两人对万辉报复,要除掉他?”

  我说:“有这个可能性,但不是很大。首先小冰当上店长对她们来说并不算什么要命的事儿,大不了那两个人可以一走了之,至于冒这么大险杀人吗?”

  苏玉甫说:“我看不一定。女人的嫉妒心都是很强的,小冰人长得比她们好看,看起来又比较单纯,肯定得领导赏识。再说万辉在密室里检查的时候,小星也在密室里;而且从璐璐对万辉午饭的反应来看,她也大有问题。”

  我们跟民警说了万辉午饭的细节,民警很快把万辉桌上吃剩下的盖饭封存起来,准备带回去化验。然后他们带着璐璐到大厅里做笔录,我和苏玉甫则把小冰叫到了一旁。

  “能和你聊聊吗?”

  “可以。”小冰还是一副局促的样子,试探着问,“就在这儿吗?”

  我说:“你们有休息室吗?”她带我来到了她们的宿舍。宿舍很小,她们三个店员一人一张床。据小冰讲,每晚她们留一个人值班,负责接待晚上的玩家。万辉则是朝九晚五,从不住在店里。小冰的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相框,相片里是她在一片草地上放风筝。我看她还有些紧张,为活跃气氛遂问她:“怎么,你平常喜欢放风筝?”她腼腆地笑笑:“啊,我平常爱好比较少,在古城朋友也不多,没事儿就去公园玩玩这个,缓解压力。”

  “平常压力很大?”

  她低下头,良久不语。

  我说:“没关系,你实话实说,看得出来你是你们三个中最靠谱儿的,要不我们也不会愿意和你聊。”这是我跟宋琦学的招,要想从这个人口中获取真话,就必须先给她戴高帽。

  她终于徐徐开了口:“怎么说呢……我们这个行业现在刚刚发展起来,很火爆,但也很有局限性:工作日白天来玩儿的人比较少,但一到晚上,有时候一来就一大帮,而且挨个儿场景玩儿,一直到打烊。周末就更别提了,很多人来预约,电话都接不过来,有时候预约的人还不一定来,还要跟没预约就上门的玩家协调。再加上办会员、整团购、打广告、整理主页什么的,工作量是蛮大的。”

  “这些工作主要都是你们三个店员来完成,是吗?”

  “是的。”“那万辉一般负责什么?”

  “他只负责管钱和向公司汇报。其实这些汇报也都是璐璐和小星弄的,他去公司开会时拿上材料直接走。”

  “所以你们对万辉都比较有意见,是吗?”小冰又低下了头,欲言又止。她这种表现,多半就是默认了。

  “你知道万辉要把你提拔成店长吗?”苏玉甫问。

  小冰慢慢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他是昨天才告诉我的,刚开始我还很犹豫,怕自己没这个能力,后来一想毕竟是升职,待遇上能有很大提高,而且以后能稍微轻松一些,于是就很高兴地接受了。”

  “她们两个人知道吗?”

  “她们……应该知道,因为店长的电脑没有密码,璐璐平常要用那电脑做账,所以是有可能看到的。”

  我和苏玉甫对视一眼,看来他的分析还是有些道理的。

  “听你的口音,你是南方人?”

  “对,我是江苏过来的。我男朋友和我是一个地方的人,前几天过来看我,今天就要走了……”她捂起脸,又一副要哭的样子。

  我们从她们宿舍出来,看到民警和璐璐正在针锋相对。看样子璐璐是死乞白赖否认万辉的这份午饭是她帮忙取的。民警拍着桌子说:“你不用这么吹胡子瞪眼的,你以为你的两个同事当时不在就能证明不是你取的外卖?送外卖的人、大厦里的监控器甚至是大厦里的行人,都能看到到底是谁取的!随便一调查就一目了然!”

  璐璐呆坐在沙发上,不论谁再问什么她都不发一言了。民警气急败坏地说:“把她带回去吧。她肯定有问题!”

  此刻技术队的人也到了。吴良睿看见我也在,大叫道:“哟呵,你们三队不是集体歇假了吗?怎么,还帮着派出所义务劳动来啦?”

  我带着他来到那间密室,看着他和同事趴在地毯上忙忙碌碌。他照了半天相,累出了一脑门子汗,跟我说:“这什么破地方?连个灯都没有。这种娱乐场所就应该取缔!还密室逃脱,我看密室寻尸还差不多!”

  我说:“你少说风凉话。有什么线索吗?”

  他耸着肩膀说:“首先这里面是地毯,而且听说进到里面的人都是赤足的,所以采不到脚印。从表面上看呢,既没有血迹也没有搏斗的痕迹,而且这里之前肯定有不少人进来过,所以一时半会儿还没发现什么。”

  我一愣,看见了吸附在中间那扇门上的吸盘。那是我们吸开的,现在还没有拔下来。我拔下来拿在手里,吴良睿在一边骂我:“别乱摸!”

  我用手电照着那吸盘仔细翻看,并没在上面发现有什么异样。只是当初没注意到的是这吸盘背面的把手上还用绳子拴着一个扣,看样子这东西应该是挂在什么挂钩上的。

  挂钩上?可之前这吸盘明明是被沈晨晨在脚下找到的啊!

  我们把小星找来,问她这吸盘到底应该在什么位置。她说:“这东西最开始应该是在墙角写字台的抽屉里的。被玩家从抽屉里发现后,吸开中间那道门。”

  “平常不挂着?”

  “不挂啊。没地方挂的。而且挂起来太明显了。”

  “那这上面拴个绳套干什么?”

  小星仔细看着那绳套,说:“以前没注意过,我也不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用的!”

  如果上面套着那个绳套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至少可以证明,在我们进屋玩儿之前,这间屋子不是收拾完好的。或者说,有可能在收拾完好后又被破坏了。因为正常来说,这个吸盘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明面上的。更不可能在一个那么靠近大门的位置。

  我们回到大厅,听主办民警介绍了三名店员的笔录情况。大致是:在上一拨儿乘客离开后,小星和小冰去收拾古堡历险的场景,小冰收拾外间,小星收拾里间,璐璐在前台负责迎接客人。小冰收拾完外间后,小星还在里间没出来。她便去万辉的办公室找万辉请假,万辉便进了那个场景的外间,此时小冰从万辉办公室出来后就一边和璐璐聊天一边打扫卫生。小冰打扫完卫生后,就和璐璐一起去楼下买了她们三个人的午饭,买完饭后便回来拿给小星一起吃。之后她们三个人都没看到万辉的身影,以为他又像往常一样,出门办私事儿去了。

  小冰说当时她已经把外间收拾好了,包括地上的杂物和那个本该放在写字台抽屉里的吸盘,都被她归置利落。至于吸盘为什么会掉在地上、海绵为何被撕成两半,她一概不知。

  璐璐说万辉的午饭是他自己去楼下取的,取完就在办公室里自己享用,她然后便在前台工作,在小冰从万辉办公室出来后她还和小冰闲聊,确实看见她一直在走廊里打扫卫生,没再进去过那间密室。

  小星说她在里间收拾的时候一切正常,因为分工明确,她出来时也没再检查小冰收拾过的外间,只是看了看所有隔间的门是否关好,然后便锁好门出来等着吃饭。此时小冰和璐璐已经去买饭,她一个人独自在前台驻守。

  “这么说来,璐璐和小冰都有不在场证明,只有小星一个人当时是和万辉在一起的。”苏玉甫说。我说:“从那个时间段来看是这样。但如果是璐璐给万辉下毒的话,重点就不是那段时间了。毕竟毒发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民警说:“我们目前的看法和你一样。因为密室里暂时找不到打斗的痕迹,万辉的体表也没有明显的外伤,所以很可能是中毒身亡。至于中毒方式,他吃下的午饭嫌疑最大。”

  正说着,一个民警推门进来,说:“我们刚才联系上了平时给万辉送餐的公司,送餐的配送说,今天确实是一个女孩儿给万辉取的饭。从配送形容的体貌特征来看,应该就是璐璐无疑!之前这个璐璐拒不承认,绝对是做贼心虚。”

  “我就说,那份饭肯定有问题!传唤那个叫璐璐的,我给所里回个电话!你们别忘了去那家公司把配送找来,做辨认笔录!”说完,那个民警就匆匆出门去了。

  苏玉甫把沈晨晨叫过来,冲我挥挥手:“行了吧,孙大侦探,案子应该破了,没咱们什么事儿了。走吧。”

  我扯着他坐下:“我还有一点想不通。”

  “哪一点?”

  “小星说,她收拾完里间出来时,特意看了一眼所有门都关好没,结果都是关好的。如果万辉中毒毒发身亡,又是谁把那间隔间的门关上的?”

  “这个……会不会是她顺手给关上的?”

  “不可能,如果她清白的话,不可能不提这个细节。再说了,就算里面漆黑一片,她当时也有手电啊,里面有一个人她会看不见?还会无动于衷地把门关上?”

  苏玉甫设想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小星和璐璐合谋作案。也就是说,两个人都对万辉恨之入骨,璐璐设计好下毒的方案,由她实施,在万辉毒发在密室里挣扎时,里间的小星出来把他所在的那间隔间的门关上并锁住,把他困在里面,让其无处求援。也有可能两个人并未合谋,只是璐璐一人作案,小星出来时发现了隔间里的万辉的异常,借机泄恨,关键时刻补刀,成心让万辉死得神不知鬼不觉。反正那个场景伸手不见五指,即使万辉没死成,事后也不会发现是她所为。

  我说:“都不太可能。你想啊,那她们两个人怎么知道小冰会去找万辉请假、万辉会来那间密室检查?从刚才她们三个人说的话来看,小冰没有把请假的事儿告诉她们两人。除非小冰和她们串通一气,故意撒谎骗咱们。可是没理由啊,小冰马上要被万辉提拔成店长了,这样一来自己升职就泡汤了,她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