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警察知道  第二十二章 密室中的尸体(3)

  “你说得有道理。何况万辉身边还有两块海绵呢。如果说小冰之前确实收拾干净了,这两块海绵也无法解释。”我们正分析着,忽听吴良睿在里面叫我们。

  我们进去后,发现他正跪在尸体的正前方,脑袋侧贴在地上。我说:“大哥你这是干吗呢?磕头呢?”

  他拿手电照着万辉的左脚底板说:“你们看这里?我从上到下找了一溜够,也就在这儿发现点儿异常。”

  我也俯下身子歪头看去,发现万辉那只脚底的白袜上像是沾有什么东西。“应该是血迹,特别细小,你好好看看。”好像还真是血迹,只不过已经干透。那血迹很奇怪,只有沙粒般大小,凝固在袜子的纤维上,不细看根本无法察觉。

  “把放大镜给我。”我找吴良睿要过那只高倍放大镜,对着那血迹照去,发现好像还有些问题。

  “这是不是个洞?”我问吴良睿。

  吴良睿眯着眼看了半天,说:“很像!很像是袜子被戳破了,伤到脚心,渗出血来的样子!”

  “那么把他的袜子脱了,不就能看到他脚心上到底有没有创口了吗?”说着,我戴起手套就要动手。

  “别别别,你还是等法医来了再说吧。万一碰了哪儿不该碰的呢。”

  趁着等法医的工夫,我们就立着手电在那间密室里分析:“会不会是凶手把什么毒药从他的脚心注射进去的?”

  苏玉甫说:“不太可能,反正就目前咱们检查的程度来看,没有发现这家店里有注射器之类的。而且凶手就算要注射也没必要拣那么一个古怪的位置啊。虽然脚底比较隐蔽,但袜子上会留下血迹,反而会让人注意。”

  “那不见得,”我说,“谁也不是职业杀手,更何况当时那种情况下凶手本来就紧张,加上密室里没有灯光,还是很有可能的。”

  “如果是这样,也只有小星有作案时间。很可能她在里间收拾完之后,走到外间看见万辉,见四周无人便质问他为何推举小冰当店长一事,然后两人发生口角,小星用那个吸盘把他打晕,然后在他脚底注射了毒药。”

  苏玉甫说。

  吴良睿皱着眉头说:“这听着也太不靠谱儿了吧?首先那个小星会把毒药随时带在身上?再说她也不太可能在这种场合和她的店长聊起这种事儿吧?而且以她一介女流,更不太可能把一个大男人打晕啊。不靠谱儿,真的很不靠谱儿!”

  “而且她更不可能在作案后把尸体留在密室里,再若无其事地让我们进去发现。那不是授人以柄吗?大家都知道只有她和万辉在密室独处过!”我耸耸肩膀看着苏玉甫。

  吴良睿脚都蹲麻了,站起来一边活动腿一边说:“兴许万辉脚底那个洞根本不是致死的创口,没准儿只是之前蚊子叮的包挠破了而已。或者是之前在店里踩到钉子一类的东西了!”

  他提到“钉子”,我忽然灵光一闪。我说:“会不会是凶手把毒药涂在钉子上,再把钉子放到地上,然后让万辉踩上去?这样不就能很巧妙地让万辉中毒了吗?”

  吴良睿眨巴着眼睛看我,说:“那这得是什么毒药啊?涂在钉子上被人踩一脚就死亡,也太猛烈了吧?快赶上电视剧里的‘鹤顶红’了!‘鹤顶红’还是吃下去中毒呢,你说的这种毒药只要一点点进到血液里,就能要人命?我看你是武侠小说看多了!”

  我们走出密室,看见大厅里又多了几个民警,正在各处寻找线索。璐璐呆坐在沙发上,眼圈红肿,一言不发。我走过去说:“你到底往没往万辉的盒饭里放东西?”她还是沉默。我说:“配送都说是一个女的帮他取的饭,你别告诉我不是你。”她发起抖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什么?不是你取的?那能是谁?”我这边和璐璐说着话,苏玉甫去门口找到了百无聊赖的沈晨晨。一会儿苏玉甫回来递给我一张纸条,说:“晨晨专门给他们主任医师打了电话,询问了这种情况,你可以参考一下。”我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上面写的内容,心怦怦跳了起来。

  我跟璐璐说:“好了,不说饭的事儿了,你给我讲讲,你平时在前台工作时,是一定要站在柜台里面吗?”璐璐摇摇头,缓慢地说:“不一定……我有些静脉曲张,有时候会在大厅里到处溜达。接电话和写东西时才长时间待在柜台里。”

  我走到大厅中央,按她说的溜达了两圈,四处看了看视野,然后又问她:“也就是说,其实你能看到两侧的走廊对不对?甚至说你能看到我们去的那个场景的门,对不对?”

  “是的,能看到。”

  “当时小冰在哪里搞卫生?”

  “就在古堡历险那侧的走廊里,后来又去了那侧走廊尽头拐过去的卫生间。”

  “你见到她再次进去古堡历险的场景里了吗?”

  “没有。”

  我按她说的,走到那侧的走廊尽头,往右一转,果然发现了一间很小的卫生间。等我走回来时,忽然发现那拐角凸出来的墙壁上有两道痕迹。很像是勒痕,而且从墙粉的新鲜程度和掉落的墙皮来看,应该就是最近形成的。我好像知道什么了。我走回大厅,看见三个店员正好一字排开等待民警发落。民警说:“我们先把她们三个都带回所里。如果实在是没有进展的话,还是得由你们刑侦支队正式介入。毕竟派出所办这种命案没有经验。”

  我说:“好像已经介入完了。”

  “什么意思?”

  我说:“我好像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哦?”那民警睁大眼睛,“那你赶紧说说啊!”

  我说:“凶手应该就是把毒药涂在针头上,然后提前放置到那间密室的隔间里,等万辉不小心踩上去,中毒身亡的。”

  “咱们刚才不都否定这种结论了吗?”

  “可是之前有些细节咱们根本没想起来。这是一起有预谋、精心策划的谋杀,所以咱们要把所有可疑的细节都联系到一起,才能发现凶手。”说着,我扭头看了看一边脸色煞白的小冰,“你说对吧?”

  “你的意思是她?”苏玉甫和沈晨晨异口同声。

  我看着小冰,一本正经地问:“这位同学,想必你对你们这位万店长,更有股恨意吧?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因为什么,但能想出这么周密和复杂的作案手段,肯定是蓄谋已久。”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冰。小冰又发起了抖:“你说什么?我杀了店长?怎么可能?他去密室的时候,我一直在外面拖地!你可以问璐璐!”吴良睿则在一边皱着眉头小声提醒我:“你可拿捏准了再说啊!回头猜错了,派出所的人笑话咱们事儿小,这女的再到局里告你!”

  我没理他,冲着小冰说:“你当时的确没和万辉同时出现在那间密室里,但在万辉进去之前,你已经在里面设好了机关,就等万辉在里面中毒致死了,对不对?”

  “怎么可能?他现在怎么死的还没人说得清,你怎么知道是我做了手脚?”我说:“太可能了。你让他在里面中毒,直接把他毒死的。”小冰脸红脖子粗地说:“你太能扯了。首先什么机关能让他自己中

  毒?再说了,又有什么毒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置人于死地?你别在这里编故事了!”我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男朋友应该是江苏某医科大学的临床医学研究生吧?虽然你之前没跟别人说过他来了古城,但是他准医生的身份你的所有同事都知道吧。”

  “是又怎么样?”

  “是就对了。我现在怀疑他帮你搞到了一种药,这种药在临床中很常见,通常以溶液性质当作麻醉剂注射使用,但如果剂量或浓度控制不好,在几分钟之内就能让人呼吸麻痹、心搏骤停,不及时抢救的话就会致人死亡。这种药,就是琥珀胆碱。你用的毒药,很可能就是琥珀胆碱,或者跟这种药类似的物质吧?”

  她愣了两秒,说:“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旁边的民警也问:“那她是怎么把这种药给万辉注射进去的?”吴良睿说:“像之前说的,涂在大头针上,让万辉踩下去,恐怕也不见得致死吧?”

  我说:“如果普通人的血液里被注入高浓度的琥珀胆碱的话,不尽快利用呼吸机抢救,是很快会陷入休克进而死亡的。而密室这种特殊的结构,就帮了她一个大忙。她先用一支大头针,在针茎和针头上涂满高浓度的琥珀胆碱溶液,制成一支类似‘毒镖’的凶器,放在她预先选中的隔间里。但很快她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她这个‘毒镖’在地毯上立不住,于是便想了一个办法,把那针倒扎进了屋里本来就有的道具海绵里,再把海绵放在一进屋就可能踩到的地方,为了怕毒液被海绵吸走,你还在海绵与针头接触的位置也涂上了药,对不对?这样既稳妥,又隐蔽。不信把海绵拿去化验,虽然毒液有可能已经风干,但还是很容易化验出来的。”

  吴良睿说:“我明白了!当万辉光脚踩中海绵并被针头扎中之后,毒药就借助压力浸到了他体内。在他还没毒发时,他便把那针头拔了出来,然后撕开那海绵,取出大头针,想看看是什么东西。可是后来那毒镖哪儿去了?谁拿走了?”

  我指了指小冰:“这还是得问她啊。小冰同学,你说你喜欢放风筝,可是我在你床下没看到风筝,只看到了一团风筝线,这是怎么回事?”

  小冰眼睛直视窗外,说:“你尽管瞎猜,我不会回答。”

  我说:“我替你回答吧。其实‘毒镖’也是你拿走的。虽然你后来没进过那间屋子,但是依旧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它销毁。因为它上面被你拴了风筝线,线的那头,你放在走廊右侧的卫生间里。大家都知道,风筝线是透明的,尽管细却非常结实,所以拖在灰色的地毯上一般人也看不到,更别提没开灯的密室了。这期间你故意在走廊拖地,因为璐璐盯大厅时是习惯溜溜达达的,能随时看到两侧的走廊,也就能给你提供不在场的证明。你拖完地又和她一起去楼下买饭,同样也有璐璐给你做证。等你回来时,小星也收拾完密室的里间出来了,你就和她们若无其事地吃饭。这时万辉还没出现,你估计万辉已经毒发昏迷,而且那间场景的门已经被不知情的小星锁上,所以你就更镇定了。因为你没有屋门钥匙,谁也不会怀疑到你,所以你不紧不慢地吃完饭后,才拐到走廊右侧的卫生间里,拽着风筝线的那一头,把那支大头针顺着密室门的下方拽了出来。因为大头针被你拖着走时不见得就是横着的,所以还在门下方那里卡了一下,你又怕拽线时被她们两人发现,就让线贴着墙面,使劲儿的时候在墙角勒出了一道痕迹,终于把‘毒镖’拽出来了。然后你就把那东西放到马桶里冲掉了吧?”

  “可是,那间隔间的密码门是怎么关上的?万辉不可能自己把门关上啊?”一个民警问。

  我耸耸肩膀:“同样的道理,有两股线,一股拴在‘毒镖’上,一股拴在那个吸盘上。因为那间隔间的门是向里推开的,所以只要她提前把那个道具吸盘吸在那扇门上,使劲儿拽线,就能把那扇门关上,并自动锁住。再使劲儿,吸盘就脱落了,并且一直被拽到场景的门口。这时她只要拿把剪刀到门口隔着门把线剪断就可以了。这就能解释那个本该在写字台里的吸盘为何会出现在门口了。而且她从外面剪断风筝线,是无法把吸盘上的线剪干净的,还留下一截儿,现在还能看见呢。这也能说明,为什么走廊拐角的墙上有两道绳子的勒痕。”

  “我的天哪,真是你干的?”璐璐几乎要晕过去了。

  “别听他胡说八道!全是他的臆想和猜测!他没有证据!”小冰尖叫着。

  我说:“其实要证据也不难,很快就会有的。除了你床下的那团风筝线,我想毒药也应该能找出来吧?”然后,我扭头对那个民警说:“她肯定把毒药盛在什么容器里,藏在这家店的某个地方,就算她把毒药倒在马桶里,那容器上肯定还有残留。赶紧仔细找找,一定能找出来。”

  我刚说完,两个民警就直奔员工宿舍去了。这时小冰蹲在地上,目光呆滞地说:“不用找了,在我那个爽肤水的瓶子里。你猜得太准了,就是琥珀胆碱溶液。”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我以为我往他午饭里放点儿泻药就已经够可以的了,没想到你更狠!你不是被他提拔成店长了吗?干吗还跟我们一样恨他?”璐璐在一边大惊失色道。

  小冰就坐在地上,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前方,一字一顿地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她说大概两个月前万辉就开始对她进行骚扰,总趁她值夜班时溜回来跟她独处。终于有一次他在没人之际强奸了小冰,并且还在事后十分坦然地让小冰跟男友分手,名正言顺地投入他的怀抱,给他当情人。小冰义正词严地拒绝了,并且要报警,万辉却毫无惧色,说:“你以为凭你一面之词就能告我强奸?你有证人吗?我还要告你勾引我呢。我堂堂一店之长,有家有业,凭什么会看上你这么个穷酸女人?再说了,你可是有犯罪前科的人!”

  “你有犯罪前科?”一个领导样的民警问周围人,“怎么没查出来?”

  “我们刚才只是远程查的本市信息系统,没发现异常啊。你违法不是在本市吧?”

  “对,我大学时和我男朋友念的是一所学校。我们两家都很穷,尤其是我,在大一时就因为一些原因和家里断绝了关系,所以一直靠打工养活自己。后来大二时有一次我男朋友发烧,没钱看病,我就到药店去偷药,结果被人抓住送了公安,捅到学校,就被开除了,然后还被治安拘留了好几天。”说到这里,她泣不成声,“还好我男朋友没有嫌弃我,反而对我更好了。于是我就开始找工作,但因为前科进了档案,当地根本没有单位要我,于是我就来了古城,一边打工一边等着我男朋友毕业。”

  据小冰所讲,就是这时候万辉乘虚而入,不仅屡次对她进行侵害,甚至还导致她怀了孕。在打胎之后,万不得已的小冰把这件事告诉了男友。男友的肺都要气炸了,苦思冥想之后,从实验室偷来了高浓度的琥珀胆碱,一定要置万辉于死地。小冰想了好几天,最终劝住了不远万里过来找她的男友,说还是由她来下手比较保险。

  于是他们小两口儿就设计了周密的杀人计划。小冰先把琥珀胆碱的溶液放到爽肤水的瓶子里带到店里,然后在收拾完密室之后,把大头针浸染上毒液,按我之前推断的放置好,又去万辉的办公室找他,跟他说那间隔间的机关出了问题,让他过去看一眼。在确定万辉中毒之后,她又用风筝线把“毒镖”抽了出来,并扔进马桶冲走。本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但没想到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

  被带走前,小冰问我们:“我男朋友会有事吗?”

  民警说:“当然了。他提供的毒药,你说呢?”

  她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