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可汗第五十章 颧高

  从听雨湖畔的书房走到内宅南端的上房,只有一箭之地,但就这么一箭之地,孙氏走完真够受的。沿路树木葱郁有山有水风景秀丽,她却觉得这段路是曾经走过的最辛苦又最复杂的一段路。

  她不知道那枝考究的紫毫笔下写出过几多锦绣篇章,只知道它在自己身体里写出了用文字难以描述的情绪。靠近上房的位置有一条长廊,李妍儿拉着她走上长廊的时候,她几乎要摔倒在地上了。

  长廊之侧有座小小的假山,引水而来汇入一旁的井中。孙氏看见那泉水,仿佛自己就是那座假山。但是假山的清泉无尽无止,她却感觉自己要枯竭了一般。

  刚快走了几步,她感觉裙子里又是一暖,天地一阵旋转,她的脸色都白了,双腿巍颤颤的连一点力气都没有,她一阵抽搐实在站立不稳记忙扶住了廊上的柱子。李妍儿见她停了下来,忙问道:“怎么了?”

  李妍儿才十三岁,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母亲在做什么。这段时间薛崇训忙乎着金城的事儿,也没空管她,她几乎已经忘记了作为妻子的必要义务,成天就在院子里和人到处玩耍,养兔子逗蛐蛐……甚至还掏了鸟窝。

  孙氏摇摇头道:“腿抽筋,歇一会儿就好。”

  看着李妍儿,她忽然又想起了在政治斗争中遇害的先夫李成器。虽然她明白薛崇训只是整件事中的一个小环节,主要责任还算不到他的头上,但是薛崇训手上沾的血是绝对没有冤枉他……孙氏的心里冒出了罪恶的感觉,她觉得自己一向坚持的礼仪廉耻,现在变得如此虚假。

  孙氏为自己感到羞耻,难道自己真是那种寡廉鲜耻的女人?明面上知书达理,内心却如此肮脏!这不是一时的错误,她瞒得过别人瞒不过自己,身体变成这样不仅是因为那笔豪的柔韧,还有那种放纵的情绪。

  罪恶感让她固有的人生经验几乎都要崩溃,她没有办法坦然……古人没有办法完全解释日升月降、世间万物,所以或多或少会敬畏未知的事物,如上天。就算“圣人不语怪力神”,但大家都保持着一种敬畏的心;就算帝王之家,也要干事奉社稷封禅泰山等等事情。于是孙氏才十分惶恐。

  忽然一阵微风吹来,她顿时感觉被打湿的裙底凉飕飕的,好像被人看见了一样……她害怕,却又一种莫名的兴奋。

  从身体里面流出来的液体很快就失去了体温,变得冰凉冰凉,沿着她的腿流下去,裹在脚上的袜子都打湿了。

  总算走到了地儿,二人进了上房主卧,李妍儿的那只白兔就养在里面。孙氏哪里还有心思去看一只兔子是死是活?她忽然想起的是:这不还要走回去?一种疲惫感顿时冒上心头,让她心里叫苦不迟。这时她才想起刚才为什么一定要和这胡闹的孩子过来?都怪自己当时做贼心虚,一心只怕李妍儿发现,没顾得上多想。孙氏便没好气地说道:“不是生病,兔子也会老,老了就要死!”

  李妍儿顿时翘起小嘴,很不高兴地说:“你骗我,它不可能老得那么快。”

  就在这时,忽然格子门被拉开了,只见高大的黑脸薛崇训埋下头从门里走了进来,他长得就跟一座山一样很有压力感。孙氏心下顿时一紧,脑子浮现出一些乱七八糟的场面,多是在书房里看到听到的东西,心慌难耐,此时她真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

  她胡思乱想之间,忽然想起以前王府上有个争宠吃醋的妃子谗言,说她颧骨高是克夫相貌。李长器不是被别人害死的,就是被自己克死的!全都是我的罪,和薛崇训太平公主都没关系……这么一想,她竟然好受了许多。

  这时薛崇训刚进来,忽然见到丈母娘居然在这里,顿时怔了怔,很快就回过神来,从容地抱拳道:“大人在府上住得可习惯,缺什么没有?”

  孙氏忙摇头道:“妍儿说这只小兔生病了,叫我来看看怎么回事。因为兔子是薛郎送的,她便额外看重。”这么一说,也是替女儿打一张感情牌。

  李妍儿跑上来嚷嚷道:“你快看看呀,它就快要死了……那个该死的庸医,说他只会医人,不会医兔子,我该怎么办啊?”

  薛崇训哪里有心思管什么兔子,死了就死了呗,但在岳母面前,他只能沉住气,走到那笼子面前用拇指和食指直接将那只兔子提了一来。李妍儿顿时怒道:“人家都那样了,你不能温柔一点?”

  “哦……”薛崇训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脱口胡诌道,“兔子的寿命本来就短,它老了。你不用伤心,这叫寿终正寝,比别的兔子被人剥皮吃肉好多了。”

  “真的是因为老了?”李妍儿回头看了一眼孙氏,“我娘也这么多,也许是真的吧。”

  孙氏听到薛崇训找借口居然和自己想一块了,脸上顿时一红。

  薛崇训道:“等它死了,你就把它埋掉入土为安吧,生老病死是世间本有的规则,不必伤春悲秋……我回来赶着写份礼单,不便作陪,大人见谅。”

  “正事要紧,你忙你的。”孙氏一面说一面看薛崇训提起了一枝毛笔,谁又知道她现在身体里正放着一枝呢?

  就在这时,薛崇训忽然吸了吸鼻子,喃喃道“这什么味儿……”孙氏听罢心里顿时一阵紧张,自己的小衣湿得能拧出水来,两条腿上也沾满了滑腻的东西怪不舒服的,那东西好像是有点气味,不是香味也不是臭味……

  薛崇训回头看了一眼西墙边上的香鼎,但很纳闷的样子,显然那股淡淡的气味肯定不是香料的味道。就在这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作恍然状用异样的目光看了一眼孙氏。孙氏的脸“唰”一下全红了,烫得就像火烤一样。

  他已经闻出是什么东西了?极有可能,这皇亲贵胄玩过的女人还少么?估计那东西的气味早就闻熟了……

  孙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作为长辈居然丢这种脸,以后还怎么做人?可是不知怎地她一面自责羞愧,一面却又难以自持,紧紧并拢着双腿里面难受极了。有个办法解脱,那就是走路……孙氏便起身道:“我先告辞了。”

  “恕有公务在身不能远送。”薛崇训忙站起身来执礼道。

  孙氏强笑道:“都是一家人了,薛郎不必再如此客套。”

  薛崇训听罢好像有些动容,也许在他心里“家人”这词儿是敏感词。他点了点头便坐回了椅子上。

  孙氏小心翼翼往外走,因为此前已丢了好多次,身体分外敏感,所以现在她尽量让动作小一些,小心到了极点。李妍儿没走,正独自坐在那里看她的兔子,也没有送孙氏的意思,也没句客气话,反正现在母女俩还住在一个院子里,想见随时能见到。

  走到门口时,孙氏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哪料到正瞧见薛崇训也在看自己……的臀部。薛崇训好像也觉察到了孙氏的异样,这才回头看一眼,碰到了她的目光,他的脸色也是尴尬到了极点。

  孙氏急忙回过头来,这时脑子“嗡”地一声,隐藏的那地方顿时激流飞溅,身体软倒在地上。“娘……”“岳母大人……”

  薛崇训夫妻俩急忙跑了过来,扶起孙氏,但见孙氏脸色苍白,一脸的疲惫。李妍儿忙道:“我马上去叫郎中。”

  “等等。”薛崇训拉住李妍儿,“大人没有生病,可能今日天气太热了,偶感不适而已,你让她到暖阁里一个人休息一会,千万别打搅,一会便没事了……我还有点事马上要出去。”他说罢拿着手里刚写好的东西便往外走。

  孙氏听罢心道:他知道我身体里放着枝毛笔了,故意给我独处的机会把东西拿出来?可是我的裙子遮得好好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李妍儿正心疼的抓着她的胳膊道:“娘真的没事么?你还没老吧……可别吓我。”

  孙氏强笑道:“没事,听薛郎的话,你自个玩会,让娘休息片刻便好。”

  就在这时,走在廊道上的薛崇训又转过身来,抱拳道:“大人要将息身子,勿要太过伤身。”

  孙氏心里扑腾扑腾的,听到“伤身”这个词儿的时候,她断定薛崇训一定看出弥端了……不过他不仅没嘲笑自己、没有说穿,反而很体贴地哄着李妍儿,让自己有机会把东西拿出来。这男人心思细密,李妍儿跟着他,倒是没跟错人。

  不过她此时自然是羞愧难当,觉得丢脸到了极点。这种感觉就像被剥光了衣服一样,既难堪却又让人心跳不已。

  薛崇训已经走了,但空气中还留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有点汗味又有点其他味儿,充满了阳刚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