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可汗第九十六章 小车

  次日天还没亮唐军将士便起床造饭吃了个肚圆,然后行军约两个时辰到达黑沙城附近正好不饱不饿正是打仗的好时机。一万唐军由五个中层将领统领分作五府(部),以团为单位在黑沙城南面两里地开外的地方摆开阵势。突厥那边也作好了准备,远观之就能隐约看见其骑兵尽数布置在城外两侧。双方严阵以待预备再次厮杀。

  杜暹观敌布置后对部将们说:“突厥骑兵目的在于策应守军,定不会与我军死斗,想先吃掉他们再攻城恐不易;围困城池兵力不足。唯有先夺取黑沙城工事,让其骑兵无所可依,方是正道。”

  幕僚提醒道:“据报鲜卑人也是用将军现在的策略,只是面对三面压力未能凑效。”

  杜暹笑道:“鲜卑人不善攻城,我唐军就算是马队也能让突厥人见识见识。”

  战术计议定杜暹也不拖延,当即就下令准备攻城。他长得肤白体胖颇有儒雅之风,但发号施令倒是干脆利落,与武将的作风无异,众将皆服。

  随后杜暹又与各部将领约定好指挥信号,以鼓、号、金三种乐器搭配,节奏的不同对应不同的马队。虽然只能作短距离的进退信号,但好处是更加迅速及时。当然如果是比较复杂的军令内容,就只能派人去通知部将了。

  战场上双方对阵,但犹如黎明前的黑暗一样,喧嚣之前显得额外安宁。阵营见有人马来回奔走,马嘶中夹杂着将领们的吆喝,一如平日训练的校场,没有血腥没有火光。杜暹将一些细则向下面的部将交待完毕,沉默了片刻又说道:“远袭到草原的机会并不多,期望诸位念在边关各地百姓的血债份上珍惜战机,奋勇杀敌!”

  他没有嘶声竭力地慷慨陈词,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点燃了众将的情绪,顿时武将们哗然,纷纷拍胸振臂要给突厥人颜色看看。

  一个文官见状趁机煽风点火:“自武周朝起,默啜可汗第一次劫掠河北等地便至死伤流离失所者九万人口,此后西自陇右道东达河北道数千里边关线上多次遭受突厥骑兵蹂躏,家破人亡者以十万计,丈夫眼睁睁看着妻女被凌辱,孝子坐视父母被屠戮,突厥人将我大唐子民视作羔羊,今番我大唐铁骑杀出国门,众将士岂无血性?”

  吵闹中有人呐喊杀敌报国,众人带着仇恨士气高涨。杜暹拔剑喊道:“明光所到之处,消灭蛮夷与黑暗。出发!”

  全军遂向前挺进渡过五加河,杜暹以部将樊书虎勇猛,遂令他戴罪立功率部为前锋杀至城下,为后面的攻城部队赢得时机。

  唐军前锋策马径直冲正南门,也省得突厥骑兵来诱敌了,突厥人马依法从东西二面侧击唐军前锋,这时杜暹中军鼓号齐奏,两翼骑兵冲锋迎战。

  城上的弩炮和抛石车也开始发射燃烧的火球火箭,一时间火光浓烟四起。骑兵冲杀到一起后刀剑齐舞鲜血飞溅。黑沙城上下再次陷入血与火的煎熬之中。

  凭借左右翼骑兵的屏障,樊书虎部飞奔至城下,来回冲锋仰面骑射,城上的火箭也是如同火雨而下,前锋人员死伤不大,但马匹损失不少,连樊书虎的坐骑也中箭扑地将他摔了下来摔了个七荤八素。他刚从地上爬起来,头盔上就叮当几声,幸好箭矢没能射穿铁盔。樊书虎怒火中烧,拔刀挥舞了几下可惜突厥兵在城墙上鞭长莫及,他性子一急张口一句“他娘的”拿刀在土墙上狠狠地砍了几刀,一时沙土飞溅。

  显然骑兵在没有攻城器械的情况下攻城很悲剧,突厥人见唐军骑兵堵在城下,以为他们要用铁铲强挖墙角。真要舍得代价和时间,这种办法也是可行的,突厥人等游牧骑兵有时候铁了心要攻破汉人的城池也会使用这种办法。

  就在这时,樊书虎部身后又有一股唐兵上来了,那些人是弃马组成的刀盾步兵,那股人马以团为方阵身穿骑兵铠甲拿着铁盾向城池行军,箭矢根本无法对其造成威胁,弩炮和投石车精准度完全不够只能乱打,特别是突厥人本就不善于使用这些东西,从唐朝工匠那里学会制作之后使用也不多,于是只能放任步军从容向城墙下攻来。偶尔有一枚火球抛进唐军步军人群,浑身起火的士卒便大叫着在地上乱滚,团营之间的马兵急忙拿着湿被上去相救,而进攻队列一刻也不停止。

  刀盾兵中间还护着一架架小车,估计是临时组装的和唐人常用的战车大相径庭,城上的突厥兵根本没弄明白是干嘛用的,那么小的车显然不是云梯或攻城车。车的四周全是身披重甲的刀盾步军,只有抛石车才能打到那些车,可惜抛石车射程比较远却打不准,呼啦啦一片火球从墙上陆续抛射下来,只有一枚瞎猫碰到死耗子正巧落到了唐军的战车上,但马上就被弹飞了。原来那车顶上蒙的是硬牛皮,对利器防御不好,对石块火球这样的东西却弹性十足,刚碰到就弹飞。

  此时的黑沙城下真是热闹非凡,空中箭矢火球飞舞,马兵在奔走,鼓声敲击中铁人似的刀盾步军“匡匡”地像是在训练队列,号声鼓声吆喝声杀声响成一片,烟火在草原上寥寥升起。

  黑沙城城头上,突厥左贤王暾欲谷忍不住问李适之:“那些步军中间的车是要做什么?”

  李适之此前观察了很久,他也没怎么弄明白是干嘛用的,攻城的话实在太小了。李适之便避而不谈那玩意,说道:“这支人马是精锐,我在边关三城时也没见将士有这样好的甲胄。又看左右翼,突厥骑兵是他们的两倍,竟然占不到半分便宜,这样下去攻城的中路唐军没压力就可以从容攻城……以黑沙城这样的防御工事连唐朝的一个州衙都不如,要挡住唐军攻城显然不易,别管那车是干嘛用的,如果放任中路这样下去,他们就算用铁铲挖也能把墙给挖一个缺口!”

  暾欲谷也点头,对小可汗托西道:“重在左右两翼骑兵,如再无进展,咱们光靠一堵墙守城根本不可能。”

  托西忽然想起来暾欲谷的孙子有突厥勇士的名声,十分勇猛,便说道:“何不让亓特勒带兵冲一阵,唐军人少,只要能冲破阵一次就有希望。”

  他们商量片刻遂下令左贤王暾欲谷的孙子亓特勒率一部精骑从城北出城增援左翼。亓特勒欣然领命率本部落的精兵百骑出城,他满怀一展雄风的激动回头看城墙上时,却并未发现公主阿史那卓,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她应该不会跑到城头上去的,可亓特勒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一些失落。

  亓特勒部赶到突厥左翼东侧城墙,见战场上两军正来回冲杀毫无进展,突厥兵时不时发动一次猛烈冲锋,但唐军骑兵纹丝不动直接将他们打退,追杀上来时,城上箭矢齐下、城下突厥人马又多唐军也鸣金撤退。亓特勒找到在场的突厥将领道:“一会儿我们暾欲谷部落的勇士从中间冲破唐军阵营,你们跟上撕开裂口乱其阵队唐人必退。”突厥将领又接到了小可汗的命令,遂依亓特勒之计重新组织一次进攻。

  牛角号一响,亓特勒便骁勇地策马带着一群如狼似虎的勇士冲到最前面,众突厥骑兵乱叫着蜂拥而上,弯刀挥在空中闪闪发光。对面的唐军不退反进,迎面对冲上来。两边战马以冲锋的速度飞奔,电光火石之间就短兵相接。亓特勒迎面就有一个浑身铁铠的骑兵端着长长马槊刺过来,他对这样战术经验丰富,凭借娴熟的马术技艺轻松躲过攻击,两匹马靠近的一瞬间他便一刀劈了过去,“哐”地一声巨响,眼前只看见火花飞溅一闪,亓特勒只觉得虎口发麻,跟一刀砍在石头上没什么两样,也不知刀刃卷了没有,亓特勒心下一怔,起先那信心满满的心情已消散了大半:这尼娘甲胄能硬成这样?

  与亓特勒擦身而过的骑士已不能回头,直接向第二个冲来的突厥勇士捅了过去,突厥人身上的硬皮甲可挡不住带着战马冲击力的马槊刺杀,长兵顿时从那突厥兵的胸口对穿,冰刃自后背露出来,血光飞溅。那马槊太长一时拔不出来,唐军骑士立刻放弃了马槊,拔出横刀冲进突厥人群拼杀。周围的两军将士很快就胶着镶嵌在一起怒吼着哐当乱砍乱刺。什么直接洞穿唐军阵营的预计完全没实现,交战瞬间就见分晓,还是那样人马堆一起拼杀。

  亓特勒身边的部落精兵勇猛善战,战况还算好,打得双方都有伤亡不分胜负,其他地方就不容乐观了,突厥兵拼死冲杀之下死伤惨重,有个将领用突厥语大喊道:“咱们撤了吧,撤回去城上有弩炮箭矢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