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可汗第二十七章 奖励

  河中公主要到紫宸殿这边参合的事儿,薛崇训不置可否,没答应也没当场忤逆母亲太平公主的意思。他心里当然不怎么情愿,虽然河中公主是自己的亲妹妹、又是女的不存在薛二郎那样的隐患威胁,可是在权力上很奇怪,越亲的人参合起来越麻烦,当初李旦朝时他的皇妹太平公主管的事就太多了。

  薛崇训也没有断然拒绝,他并不认为这事很严重,在他心里不是特别严重的事都会尽量和太平公主相互妥协,这是开朝以来的一贯基调。因为在他眼里,女人的见识相对来说终究还是狭隘了一些,难以对他的权力造成多大的影响;真正让他在正事儿上重视的女人只有一个:太平公主。

  不料第二天就出了一件“意外”,因为时机太巧合,薛崇训认为这确实只是一件意外。

  政事堂的人在议事时把昨天的一份盖了玉玺的奏疏及一份卷宗给退回来,萧至忠当面陈述原因:“此乃刑部复审各地刑罚的卷宗,并附政事堂之议。其中一条万年县叔嫂私通案,被用朱笔修改为:诸罚妥,其嫂无罪。臣以为这样改不通律法,是为赏罚不明。”

  这时窦怀贞出列执礼道:“律法定:和奸者,男女各徒一年半,有夫者二年。不公也太明显了,又观奏疏上的字体并非御批,请陛下重新圣裁。”

  面对这样黑白易辨的事儿,一向以忠直敢言自居的李守一也不能保持沉默了,他立刻站出来抨击道:“有的人恃宠胡作非为,代笔者擅作主张,将刑律视作儿戏,长此以往,朝政如何清明?国法无情以公正,必应将扰乱政务者严惩以儆效尤!”

  李守一说话时字正腔圆,一脸正义很有气势,将那个“有的人”也吓得脸色变白了。“有的人”显然就是指正侍立在御座一侧的白七妹,大伙都知道她在代皇权朱批。

  白七妹忙辩白道:“怎么就定案为‘和奸’?这种事儿多半就怪不得女子,若是被那叔子用强,女子为了名声多半不敢声张。待到被人察觉后案发,却要和那暴徒一起受刑,更背上坏名声,这就是你们口上说的公正?”

  众臣听罢都想发笑而忍着,几句话中的漏洞就太多了。薛崇训听罢也觉得白七妹平时口舌伶俐,真在庙堂上和这帮老油条扯完全不是对手。不过讨论这事儿就属于“废话”一类,薛崇训每天都得忍受诸如此类的长篇扯淡,动辄就会说得十分严重比如扯到“国法公正”,他也不能现在就叫人把李守一拖出去打一顿,左右是没多少好办法。

  果然李守一马上就成竹在胸地争锋相对:“若是对此案的审理有异,也应复审或男女同罪或都无罪,哪有分别对待的道理?”

  白七妹委屈地张了张嘴,正想说话。李守一马上劈头盖脸正声喝道:“陛下祭天登基,南面而为天子,父天母地为之子,代天行靡所不统之权。养民虽勤、教民虽悉,也不能事必躬亲,方选贤良忠正为佐,而有奸佞之徒趁机专营扰乱,岂能姑息?”

  大臣们都默不作声,不过也不反对李守一,反而觉得这个人某些时候还是有用的。若是纵容受皇帝宠信就滥用权力,对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事。

  大殿上安静了片刻,真是静极了。李守一总算有点分寸,没有咬住白七妹不放,回到了就事论事上:“臣谏议此案送回刑部复审,弱真如宫廷女官所言,男犯便不是徒二年之刑,强奸者又是亲属,按律:斩!”

  最后那个“斩”字铿锵有力,白七妹的肩膀都是一颤,好像是要把她施以斩刑一般。她是刀光剑影里过来的人,胆子也不算小,没想到有时候人嘴上的话竟然比拿刀指着还更有威慑力。

  薛崇训看在眼里,心道你个胡子那么长的汉子,没事拿个小姑娘吓唬很光荣?他又想最开始拿这件屁事隐射白七妹的人是窦怀贞,窦怀贞这厮专门投靠太后,以前是韦氏后来是太平,这事儿不会是母亲指使的吧?

  殿中的瞬间死寂气氛让白七妹无助极了,她之前拿着那朱笔过皇帝瘾估计觉得好玩,没想太多,殊不知那朱红的墨水代表的权力比血还要腥,一个小案件其实连管中窥豹都算不上。她几乎要哭了,不过仍然强忍着反倒装作一副为所谓的表情,好像这一切在她眼里确是儿戏,倔强而不知悔改的表现。

  但就算是草芥人命的她,也只是把自己掩藏在暗处行走在黑暗的边缘,能杀人不代表内心真的那么强大,真正厉害的人是李守一那些有权位的大臣,干事明目张胆堂而皇之,阳谋才是强者的游戏。白七妹充满了畏惧,此时非常没有安全感……此情此景让她想起了以前被官府追捕逃亡的日子,很大程度就是碰运气无法看到自己的命运。

  就在这时,薛崇训缓缓地开口了:“朱批的那几个字是朕让女官写的……”

  大臣们听罢都微微有些惊讶,因为皇帝从来没有错,有错的都是下面的人没办好,薛崇训自个认领确实有点让人意外。李守一也皱眉退回自己的位置表示无话可说,他就算自喻直言,什么都敢说但不是傻子,没事就当面骂皇帝又没什么用处。

  白七妹顿时回头眼睛水汪汪地看着薛崇训,她毕竟是女子多少有些主观感性,顿时觉得刚才薛崇训那句原本很普通的声音好听极了,充满了磁性和魅力。接着连他的身影也在白七妹眼里变得高大起来,仿佛能撑起天空。

  薛崇训很淡定地说道:“当时有人在朕身边说了几句,朕一时疏忽未能慎重考虑就让人如此处理,而今想来确有失察之处。好在政事堂诸相用心国事,连一个小疏忽都能查漏补缺到,朕心甚慰,你们都是忠臣,这里没有什么奸佞。就依李守一所奏,让刑部责令万年县重新审察。这事儿就这么办了,说其他的罢,杜暹你先把营州的看法说出来,让大伙儿议议。”

  “臣遵旨。”杜暹忙出来行礼道。

  于是人们就不再纠缠刚才那事儿,皇帝都自认“疏忽”了,包括李守一都不愿意再说什么。至于白七妹当然屁事都没有。

  上午议事后,薛崇训起身离开紫宸殿,白七妹也跟了上来,跑到薛崇训身边扭捏着好像要道歉。薛崇训见这个性子有点野的美女这么副表情,顿觉可爱,忍不住就趁机伸手放在她的削肩上,笑问道:“起先被李守一那老小子吓唬到了?”

  “才没有。”白七妹到嘴的话又改了口。

  薛崇训好言道:“怕什么,我让你批奏章的,谁要动你也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白七妹听罢大概想到了“打狗也要看主人”这句话,就没好气地翘起嘴道:“一口好话到您嘴里也听着不对味儿了……”她又看了一眼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薛崇训便不动声色地拿了回去……这白七妹长得比三娘水嫩多了,皮肤又白又紧致,胸还挺。却不怎么好下手,虽然豁出去可以来强的但总归不好,比那些随便可以糟蹋的宫女难搞,有点刺儿。

  不料他刚刚打消这个念头,白七妹就当着众多宦官内侍的面靠近了他,垫起脚把嘴靠近薛崇训的耳边悄悄说道:“我得奖励你呢,陛下。”

  她的距离掌握得非常好,既没有碰到薛崇训又靠得非常近,让他几乎能感觉到那嘴唇的张合,以及兰香之气撩拨在耳朵上的酥痒。加上轻柔又有点撒娇的口吻,薛崇训硬生生就被挑起一股子火来。

  “怎么……”薛崇训降低声音道,“奖励?”

  白七妹一脸羞涩地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又耳语道:“人家是第一回,你要温柔点哦……”

  薛崇训的神情虽然仍保持着淡定,但诸如抿嘴唇的小动作已暴露了他的心绪,他便问道:“什么时候?”

  这时有个宦官迈着小步跑了过来说道:“陛下,尚食局已备好午膳,您先用膳吗?”薛崇训立刻说道:“先去温室殿,朕处理完一本重要奏章再说。”

  白七妹不由得笑了起来,大概色中饿鬼便是饭都顾不得吃的意思吧?

  在前呼后拥中薛崇训一行人来到了西边不远的温室殿,他平日看奏章、有时候廷议或接见大臣都在这里,但它本来的功用主要是起居生活,浴池卧室饭厅等都有。薛崇训进了正殿根本不去书房,直奔侧面用于休息的偏殿:里面有床。

  这处理重要奏章的地方倒也特别,他还屏退了左右,叫随从该干嘛干嘛去。三娘大概也猜到薛崇训要干嘛,也远远地站着没跟过来,白七妹回头看了她一眼,但要从三娘脸上的表情看出什么东西来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