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可汗第三十章 屈辱

  寝宫正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块牌匾上书:厚德载物。薛崇训搬进来的第一天就瞧见了,当时他就觉得这样的地方写这么一幅字有点怪异,只是没计较。这会儿正处宁静柔和的气氛下,他抬头一瞥又看见了那副匾,便趁机岔开话题道:“明天叫人来把那块匾给摘了。”

  果然姚婉把刚才问他为什么盯着她的事儿给忽略了,回头看一眼也不觉莞尔,笑道:“摘了就留下一处空白,挺碍眼,总得重新换一块吧,郎君觉得应该换什么字?”

  薛崇训的注意力再次被面前的娇娘吸引,便随口说道:“双眸剪秋水……十指拨春葱。”姚婉看了他一眼,脸上一红道:“这样的词儿可不行,不说被太后知道,皇后知道了也会质问……还有你也别这样看着我,我可担不起媚惑皇上耽误朝政的罪名。”

  “祸国殃民不是褒义词、赞美女子漂亮的吗?”薛崇训笑道。

  “好端端的成语被你把意思说歪了,可不是杜撰?”姚婉一面这么说,但薛崇训分明从她的眼里看到窃喜。看来不论层次高低的女人都喜欢听恭维的话,此言不假。他这时忽然想到要是有人在刚才门口那个胖宫女面前赞她漂亮,那宫女会不会当真?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哈哈”爽朗笑了一声,也算是在心里自娱自乐了一把。姚婉问他有什么好笑的,他只摇头不答。

  只见直棂窗外面的皓月正挂在窗口,与室内红烛泛着的浅黄灯光相映成辉,紫色幔惟让墙上的字画更具诗情画意,难道这宫里竟然如此静谧温情,薛崇训第一回对大明宫的居住环境产生了好感。平时他身边多半都有一堆人,排场礼仪才能托出他九五之尊的身份,现在身边只有一个近侍毫无做作地开着玩笑,却才能真正让他觉得很舒坦。

  或许气氛太美好太暧昧,薛崇训愈发觉得姚婉一笑一颦间十分动人,又或许以前习惯了她在屋子里外忙活没有太仔细地注意,现在细看之下,别有一番风味。她正俯身去关窗子,初夏的衣衫本就单薄,交领的样式又比其他领子宽,薛崇训便得以俯视到了她锁骨之下的一片肌肤。和白七妹的紧致皮肤不同,姚婉的皮肤看起来非常柔软,好似让看她的人的心情也变得柔软起来。

  她的胸脯也算不得大,估计是发育较晚的关系,薛崇训单从领子里看下去自然是看不到乳房的,却能看见锁骨下边那道“圆弧线”的边界,那软软的感觉加上白皙姣好的皮肤,仿佛就是一切美好艺术的具体化。

  此情此景薛崇训忽然想起今天下午解开白七妹的衣带时的风情,心里不由得琢磨:姚婉会是怎么一副模样?

  其实相处得太熟以前又没有那种举动的人,要开口要求是有点难以启齿的,哪怕她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薛崇训的手里,相反那些陌生的宫女反倒容易。

  他便默不作声地静坐了一会儿,姚婉仍然在旁边来来去去做些琐事。他起先把宫女们都屏退了,偌大的宫室一个人照料起来小事并不少。

  有的人经常只是想想并不付诸实施,但薛崇训是那种想到就敢做的人,所以以前才干了些几乎是丧尽天良的错事。就在姚婉从身边经过时,他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姚婉一不留神“呀”轻呼了一声,回头惊讶地看着薛崇训,好像他是显得有点毫无预兆了,让姚婉还没反应过来,脱口问道:“你做什么啊?”薛崇训镇静地说道:“你今晚侍寝吧。”

  “什么……怎么你……”姚婉的表情变得不自然起来。

  薛崇训淡定地说道:“你想抗旨?”

  姚婉:“……”

  兴许薛崇训可以换一种更加温情的方式把她弄上床,但无论用什么手段结局总会是这样的,只要他起了那个心肠。那么为何要舍近求远过多纠缠呢?他比较倾向于这样直接的方式。不然色心一起就口不择言满口柔情蜜意甚至于山盟海誓,影响他的威严也就罢了反正姚婉是近侍没别人知道,他不信任的是自己,人都是会变的,他自己也不知道此时充满爱意的心境会被欲望冲向何方。与其这样,不说也罢。

  他不知道姚婉阴晴不定的表情下面经过了怎样一番情绪和想法的过程。她敢不敢抗旨?这个薛崇训也不能武断地得出结论,他给周围人的感觉有点喜怒无常,在极权的背景下这种感觉又被无限地放大了,大伙心里还是有点怕他的;但毕竟他对自己的人一向很厚道,姚婉也相处那么久了,就算真在私下里抗旨应该也不严重吧?

  再者姚婉内心里是愿意呢还是觉得被迫?薛崇训永远也不能问得出来,女子的心里总是有些秘密,要她什么也说出来显然很难。

  他不是很清楚姚婉的心路历程,总之姚婉沉默了很久,最后遵从了。

  对这个小娘,薛崇训以前连有性骚扰嫌疑的亲密动作也不曾有过,只因她曾经是宰相的女儿,薛崇训下意识的尊重,可能也有姚相公之死与他有关的心理。不过具他几年的观察,姚婉对自己倒没什么仇怨,她是个明白大义道理的人。宰相姚崇之死还算不到薛崇训的头上,当时姚崇成了长安全部当权者的敌人,所有人都要他死,还要斩草除根。薛崇训为了自己的名声救了姚家内眷的性命,虽然有猫哭耗子之嫌,但终归是活了许多条人命。

  事情都过去好几年了,大家就从来没有提过。但姚家从位极人臣的地位一落到奴婢千丈,姚婉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忘掉的。于是薛崇训抱她上床时,心里倒挂念着这回事。

  他把手伸向姚婉的衣带时,并没有马上拉,不由得注意到了她的表情。那常常给人春风微笑的眼神已消失不见,她闭上了眼睛,眉宇间露出了忧伤之色,让薛崇训骤然有些同情。

  “我曾是你们姚家的敌人,你会因此而感到屈辱吗?”薛崇训忍不住沉声问道。

  他这句话其实说得并不得体,姚婉的脸变得通红,神情极其复杂。过得一会儿,她才睁开眼睛使劲摇摇头:“我从来没有对郎君有过怨恨,这都是命。前朝李三郎败了大事,先父又死忠李唐,一切都是注定的结局。郎君这么些年还不明白我的心么?”

  理智来想道理应该是这样的,但她真的不感到屈辱?薛崇训觉得自己问那句话的时候非常残忍,就像明明知道那里有伤疤还要去揭,甚至于是一种征服者的虐待。

  薛崇训便不再作声,轻轻拉开她的衣带,伸出手指将她的衣服缓缓挑开,那洁白的胸脯就一点点地从布料下面暴露出来了。先是微微隆起的一角,然后那弧线渐渐向高处翻升,接着白生生的颜色中露出了一点红来,那是她的乳晕颜色。再继续揭开,一颗形状色泽姣好的乳尖就呈现在薛崇训的眼前。

  从她的经历就薛崇训就可以判断,这是她第一回将胸怀裸露在一个男人面前。以前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坐法为奴籍,马上又被限制在了晋王府那高门深院之中。

  于是他并不着急,却是很用心地品味。此时此刻姚婉第一次被人解开胸衣露出那刚刚成熟的美好躯体,脸红得犹如喝醉了酒、害羞得无以复加,这样的风情显然比真正和女人缠绵时的狂欢来得更加动人深刻更加珍贵。她躺着没动也没出声,但那脸上的血色、不知所措的双手却让气氛愈发紧张。难怪女人对第一次的记忆那么深刻,这种准备迎接前所未有的陌生境界的紧张心情,期待、好奇、带着一些恐惧,是以后再也不能体验到的心情。

  现在薛崇训看出姚婉其实并非被迫,她就是自愿的。

  其实姚婉自打进了晋王府开始适应新的生活后早就想清楚了,姚家已经彻底中落,她沦为奴籍又成了铺床叠被的近侍,再无其他路走,要么得到薛崇训的临幸,要么一辈子过尼姑一般的生活,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仇恨渐渐化解之后,作为女子自然会对一些东西有本能的憧憬。

  难怪古往今来的诗人描写宫女的生活都是凄凉痛苦的,在天下赋税集中的宫廷,物质不能不丰富,就算是底层的宫女怎么也比百姓家的女子过得好,但是她们却比普通女子痛苦百倍。因为周朝以来的礼制就无情地剥夺了她们人伦之欢和生育的权利,而且这种礼制被堂而皇之地奉为真理。世上真的有那么多真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