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可汗第三十三章 煎熬

  薛崇训张嘴咬住了她的阴阜,牙齿被耻骨挡住,几根弯曲的黑毛在他喘息的时候被吸进了鼻子,他的鼻子一痒差点打出一个喷嚏来。因为太平公主的双脚被裙子缠住,腿没法分得太开,他好不容易才用舌头接触到了拿到柔软的缝隙上方,舌尖随即像信子一样拨开了她那肥厚的外唇,触碰到了一颗硬硬的东西,用舌尖轻轻一刮它变得好像更大更硬了。“啊哈……”只听得太平公主像十分痛苦一般呻吟了一声,仰起头张开了嘴,腰向上一挺就像蛇一样扭动,又像鱼被丢进滚烫的锅里身子拱了起来,难受得如同临死前的挣扎一般。

  他的舌头韧而有力,刮了几下,嘴里咸丝丝的好像是外唇缝隙里的汗,太平公主一身都是汗,服用了那丹药本身就很燥热,薛崇训尝过那滋味。

  太平公主又蹬了几下,很想把缠在脚上那该死的裙子和亵裤撕烂,她心里恼怒之前脱裙子的时候怎么绞在脚腕上的!她最受不了这种被束缚的感觉,无法忍受不能随心所欲的制约。

  “崇训、崇训,把我脚上的东西扯掉!”她难受地说。

  薛崇训闻言便将她的双腿都举了起来放上自己的肩膀,让她的大腿压在小腹上,褐色的阴唇就从后面雪白滚圆的屁股中间暴露了出来,颜色反差十分显眼。他没有丝毫犹豫,埋头一口就咬了上去,就像咬到了一个多汁的橘子,汁液随即就淌进了嘴里。有点滑、有点腥、还有点难以描述的微带刺激味儿的特有气息,如同薛崇训爱吃的一种水生素菜汤荇菜。鼻子里闻到一丝异香那应该各种珍奇保养品残留在身体上的气味,然后还有女人味,这种味儿难以描述只有男人能闻得出来,或许是雌性荷尔蒙的气味。

  “舌头伸进来,崇训……”太平公主没搞明白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而且发现自己的声音非常嗲非常媚,听在耳朵里自己都感觉非常陌生,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话。她的一张脸已经涨红了,汗水把几缕乱发粘在了脸颊上。她能感觉到薛崇训的牙齿硌在自己的肥唇外面,舌头翻开了她的内唇,粗糙的舌苔无情地在她娇嫩的缝隙底部刮动。她的头皮一阵发麻,手紧紧拽住了铺在软榻上的稠面。她小腹中的腟腔内一阵痉挛收缩,却挡不住一股滚热的液体淌出来,就好像沐浴不慎将水灌进了耳朵、被体温完全渗透的水在歪着头倒出来时流过耳道的感觉,很温热有点痒。

  崇训很听话,舌头果然顶开了她的紧闭的门,向充满皱褶的腟腔中探索,舌头扫过腔壁,仿佛触碰的不是下面而是心坎。太平公主无法控制自己在喘息中呻吟,时长时段,时而急促时而气若游丝。

  她不知是如何把自己的手抓在硕大的乳房上的,指尖好像不受控制地捻动着两颗葡萄一般大小的乳头,它们已经变成圆柱形的了,超越了乳房的高度,很硬很涨。她用力将髋部往上挺,想要那灵活的舌头更加深入,可是它已经到了极限,毕竟人的舌头不像青蛙的那般伸缩自如一下子能把虫子舔进嘴里。太平公主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也不知道是在云天、还是在煎熬。

  她觉得自己好像掉在悬崖边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往上爬,就是差那么一点火候。

  “崇训、崇训……”太平公主上气不接下气地叫着他的名字,“快把你那强壮的东西插进来,我受不了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完全都忘记了什么尊严什么道德,究竟说了什么也不太清楚,只是下意识地想索取。

  听得薛崇训深呼吸了一口说道:“母亲大人,咱们要是那样做就是乱伦了,是不可原谅的罪。”

  “没人能治咱们俩的罪……崇训,马上给我!”太平公主睁开眼,用命令的口气说道。没人能治天子的罪,这句话让他们俩都疯狂而不顾一切。

  终于太平公主感觉到了火热的伞状圆头,她极力地把雪白的屁股抬起来,等待着那一刻。这时薛崇训的表现让她非常满意,毫不拖泥带水,那滚热的愤怒的充满力量的东西毫不费力地穿透了阴唇进入了如同无数毛刷一般充满皱褶的阴道,长驱直入。娇嫩的腔壁被极大地撑开,太平公主的身体不由得一阵战栗,整个过程在一瞬间、但是好像很漫长,它一直都不停地深入,直到被宫颈挡住,却仍然拼命想往里面钻。

  太平公主觉得自己被侵略了、被霸占了、被征服了,她大张开嘴,好像会有什么东西从她的喉咙里穿出来一样。

  “顶到了……呜呜……”她脱口呻吟了一声,打了个冷颤,浑身的力气仿佛在一瞬间被抽空,长长地叹息了一句。薛崇训跪坐在了软榻上,把她的小腿扛在肩上,手臂箍着她的大腿,没有半点停顿一下一下地抽插起来。除了沉重的喘息她没有听见薛崇训出声。

  那滚烫而坚硬的长物来去得不是很快,沉稳而有力,每一下冠沟都刮遍整个娇嫩湿润的阴道内壁,然后大大的圆头被宫颈挡住弹回去。太平公主感觉自己要被撑破了,随时都会爆炸,全身都被充实地填满。这样稳定地抽插几下,薛崇训会用力地往里面顶,但他无法突破子宫颈因为宫颈口除了分娩的时候都是关闭的非常小;只是太平公主感觉这样一下自己会被戳破,小腹深处火辣辣的,那是疼痛但被酥麻掩盖、就像一把糖里的几颗盐已经不太感觉得出来。她的手还紧紧抓着奶子,形状娇好的雪白的乳房如此美丽,被她自己粗暴地捏得叫人心疼。

  没有几个回合,太平公主就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头皮一麻,身体不受控制地挺了起来如同拱桥,小腹深处一阵急剧的收缩与颤抖,一股暖流从身体深入汹涌而出。薛崇训也很配合地使劲顶了上去撑满了她的整个空隙,太平公主哭了出来,“太深了……我的性命丢了……”她觉得全身的力气都用到了极限却不知用在了哪里,身体很多部位都没法控制,然后阴唇中的小口一松觉得什么东西喷射了出来,有一种穿着衣裙失禁的尴尬无助感,她的脸顿时红得如同猪肝,不会是真的失禁了吧?她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母亲大人,您潮吹了。”薛崇训的声音。

  “停一下、停,我的命要被你折腾散掉。”太平公主气若游丝地呻吟了一声,她没听过什么叫潮吹,反正那种感觉很羞耻很激烈,难以描述,总之她可以肯定这辈子都忘记不掉那一瞬间。

  薛崇训道:“这才没一会儿,没完呢。”不过他也依言暂停了一下自己也侧身躺下喘口气,用手撑着脑袋迷恋地看着太平公主的脸,下面的话儿还陷在她的身体里。

  太平公主也歪过头来,疲惫的目光向下看着他的眼睛,俩人面面相觑了片刻,太平公主忽然“噗嗤”笑了一声,随即忍住,面带笑意地柔声说道:“崇训,你真是太坏了,居然这样对待你的亲娘。”她一面说一面变得面红耳赤。

  薛崇训用袖子擦了一把汗,他衣服都没脱的,里衬早就湿透了。他说道:“儿臣下次不敢了,就这一次可好?”

  “再说吧……”太平公主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嗲,与平时那霸气威严的太后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样挺费劲,咱们换个姿势,母亲大人请您翻一下身。”薛崇训笑道。太平公主依言趴在了榻上,又听得他说“把漂亮的白屁股撅起来”,太平公主咬了一下嘴唇,但还是把双腿往前一收,臀部翘起来,身子伏在软榻上。她顿时觉得这个姿势实在太淫荡太不端庄了,沉甸甸的奶子因为吊在下面显得更大更丰满,不过这样也好……不管如何淫靡,脸没对着薛崇训了,不用让他看到自己被征服的羞耻,内心里的傲气稍微好受一点,她便抓起一件衣服把脸埋在了里面。

  薛崇训温热粗糙的手掌扶住了她的翘臀,很快那火热的长物就插了进来,太平公主捏紧拳头“嗯”地哼了一声,接着就听见“噗嗤噗嗤”的羞人声音,她这才注意到这个声音刚才脑子里嗡嗡乱响都没感觉到。小腹中酥麻异常,每一次顶在花心上她都觉得是打在心房上,完全被儿子给占有了,身体的感觉和内心的难言一起涌上来,太平公主觉得自己快要疯掉。

  她咬着嘴唇呻吟着,感觉如在云雾之中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的体验,身体再次紧绷起来,不用她运动用力但身体忍不住要绷紧,乳房随着一次次的抽插在身下乱晃,乳尖在榻上的稠面上磨来磨去,被刺激得又痒又硬。抽插越来越快,力量越来越打,太平公主感觉腹中淌出来的水顺着大腿流淌,一部分刚流出阴唇就被撞击得四下飞溅,阴阜上的乌黑毛发已经打湿了又风干,粘糊糊一团。

  整个阴道已经麻了,太平公主屏住呼吸强忍着窒息带来的眩晕,大张着嘴眼睛无神地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小腹中一阵不受控制的痉挛她眼前出现了堤坝崩溃的幻觉,那腟腔中的肉使劲箍住了薛崇训火热的长物,一股如同被雷电击中一般的感觉迅速从阴道中扩张传到全身,她哭喊了出来,如同痛苦的呻吟。

  但这一次薛崇训没有停反而更快,幅度未变、冠沟无情地从她身体里拉出来,刮过整个阴道然后用力插进去,她丰满的臀部被撞得急剧晃荡。太平公主呻吟道:“受不了,先停一下,崇训、崇训……”

  “我快出来了,等等!”薛崇训身上的肌肉全都冒了起来,大手使劲扶着她的臀部身体卖命地不断耸动,她雪白的屁股上清晰地被抓上了十个指印。

  太平公主啊呀地大声呻吟,头发全散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崩溃,身体里的潮水几乎不停息地喷涌而出,“崇训我要枯竭了,要死了……”她的哭腔完全没经过思想,高潮一个接一个地涌来,让她下意识里产生了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