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还朝前言

凤还朝(全两册)

竹宴小生/著

内容简介

  平淡是真、宁和是福。

  苏袖此生,最大的心愿,便是在逍遥峰上享尽山水之境,闲敲棋子落灯花,做着她小小的婢女。

  然劫数难逃的被卷入了一场关涉朝堂、关涉武林的纷争,不得不面对过往,面对险恶人心、情感纠纷……

  玄衣冷面、傲如天神的地狱门门主萧茗,白衣若水、风华无双的九天门门主云连邀,笑意风流、妖冶自在的惜香公子白锦,形容温和、心机深埋的当朝帝王凤以林,他们以江山为筹码,以武林为棋盘,明争暗斗……

  在重重算计之间,谁才是那个真正待她好的人?谁才是这一生的归宿?

楔子

  凤还巢,又有凤还朝。

  前朝公主,能否归朝。

  当世流落,谁为归宿?

  大元崇远年间,孝武帝元青废弃朝纲,偏宠一妃,以致朝野内外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崇远七年,各路兵马揭竿而起,一时间风云突变,其中以乔州军少年将军凤以林气势狂盛,挥兵北上,将大元朝从都城景安生生赶至北海一隅。

  同年乔州军大将凤以林称帝,改元为庆,号凤帝。凤帝时年将将及冠,人称:少年凤帝。

  深夜的北海浪潮汹涌,十几艘船入夜便下了海。

  海岸上无数的兵马停在岸边,火折子照得夜间的北海岸格外的绚烂,那为首的大将问身侧的副将,“凤帝说,这玄天八卦便在海上逃兵手中,速速追赶”。

  “就差一艘船了。”那副将眼望北海,目中熠熠生辉,“凤帝神机妙算,这一役保准叫元青那厮死无葬身之地。”

  元青正坐在船舱中,身侧有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她面露幽光,握着元青的手,“皇上,我们要怎么办?”

  望着环伺身周的众儿女,他的心微微疼痛,今日,真的是一人都逃脱不了了吗?

  这时元青的目光落在了那最年长的女孩身上,她低垂着眼,虽也在默默抹泪,却并不像其他兄妹一样哭得这般惨烈。皇长女……自己的大公主……

  心思一动,元青走过去一把拉起她。

  元袖呼痛,只见元青将一只八卦放入她怀中说,急促地说:“你们众兄妹中,独你会水,速速带着它逃走。”

  “父王,我不要……”元袖慌忙跪下,自小好水不代表她愿意抛弃父兄姐妹独自一人离开。

  “听父王说。”元青见时间已来不及,强行将元袖拖往舱外。

  背部生疼,被破裂的船板甚至剐出了皮肉,但终究敌不过此刻被独独抛下的痛楚,元袖终于哭喊出来,“父王……”

  “父王初称帝之时,有一位神算子曾经给了父王这八卦,论解此八卦可换天下,来日,你当解此卦复我大元……寻回我大元遗脉,切记!”

  北海岸边的火光冲天。越来越近的战船让元青的表情狰狞起来,他扯住元袖的头发,大声道:“给我记住!”一把将她推入水中,元袖在水中扑腾了几下,还是奋力地向远处游去。看着远去的元袖,元青稍稍心安。

  哪怕元袖无光复大元之日,他也泉下无憾矣,至少保留了他大元血脉,只可惜元袖不是男子啊……

  是夜,大元朝末帝亲焚了那条船。

  大军围上之时,已是人亡船毁,凤帝听闻此事后扼腕哀叹,赐这大元朝最后一位皇帝谥号:孝武帝。

  玄天八卦却不见踪影,也成了少年凤帝心中一根拔不去的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