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案法医第13章:二娃子

  我在小强的爸妈那里打听了一下,小强的墓穴,是一个道士选的。最开始,小强的爸妈也觉得那地方太过荒凉,把小强的墓选在那里不好。

  不过,那道士说,小强这次意外溺水,是犯了冲,要不埋在那个地方,小强见无法转世投胎。做父母的,有哪个不想自己的孩子能顺顺利利地转世投胎啊!

  小强的父母,没能经住那道士的忽悠。最终在那道士的建议下,把小强的墓选在了那个地方。

  至于那个道士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小强的父母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他是一个过路的道士。

  小强的父母这里找不到线索,我们立马又去问了村里人。

  让人遗憾的是,在村民们那里,我们也没有问到任何与那道士有关的线索。要是能找到那道士,从那道士的身上,我们肯定是能查出来一些东西的。

  别的不说,这个道士,我敢肯定他肯定和小强的尸体被盗有关系。这种事急不得,既然有人开始偷尸体了,那就证明,对方开始慢慢地路马脚了。

  就在我和柳雨婷即将离开灵山村的时候,有个贼迷鼠眼的家伙找到了我们。

  “你们想知道那道士是谁吗?”那家伙问。

  “你知道他吗?”虽然这家伙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但他说的这个问题,我还是很感兴趣的,因此我回了他这么一句。

  “我当然知道,我要不知道,我就不会来找你们了。”那家伙说。

  “你叫什么啊?”跟这家伙聊了这么半天了,他叫什么我都还不知道,我觉得我必须得问问。

  “我叫二娃子。”那家伙说。

  “二娃子?”我点了点头,说:“你知道什么,就说吧!”

  “你们是警察吗?”二娃子有些狐疑地把我和柳雨婷上下打量了一番,问。

  “你要不信,可以看看这个。”说着,我把我的警官证拿了出来,在二娃子的面前显摆了一下。

  “我信!我信!”一看到我亮出了警官证,二娃子立马就像鸡啄米一样点起了头。在点完之后,二娃子说:“你们警察一般不都会悬赏什么的吗?”

  “你想要什么?”我问。

  “就是我要是给你们提供了线索,你们能不能拿点奖金给我。”二娃子这家伙倒是挺直接的,直接就开口向我要奖金了。

  “想要奖金吗?可以给你啊!但前提是,你得给我们提供出有价值的线索。要是你提供的线索是没用的,那是没有奖金的。”柳雨婷接过了话。

  “我提供的线索肯定有用,你们肯定能通过那线索找到那道士。”二娃子一边说着,还一边拍起了胸脯。

  “好,你说说吧!你知道些什么线索?”柳雨婷问。

  “小强溺水,就是那道士害的,那道士好像是在养尸,和一个姓蒋的疯子合伙在养。”二娃子说。

  我最开始以为二娃子是忽悠我们的,没想到他居然知道这么多,连蒋疯子都知道,而且还知道养尸这事。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我问。

  “那天他们偷尸的时候,我偷偷地看到他们了,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那道士好像姓曾,蒋疯子叫他曾道士。”二娃子说。

  曾道士?还假道士呢!不管怎么说,二娃子应该是知道不少信息的,因此我决定让他继续说下去。

  “你能帮我们找到曾道士和蒋疯子吗?”我问。

  “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在哪儿,不过你们得先把赏金给我。”二娃子还坐地要起价来了。

  这年头的警察,还真不好当啊!想要找个破案的线索,还得被人勒索。不过,不管怎样,二娃子既然开了口,我就不能让他什么都不说,就把嘴给闭上了是不。

  我看向了柳雨婷,这种跟钱有关的事,我是做不了主的。这赏金到底能给多少,还得柳雨婷说了算。

  柳雨婷明白了我的意思,对我微微笑了笑,问二娃子:“你想要多少赏金?”

  二娃子大概是没有想到柳雨婷会问他这个问题,因此,在柳雨婷问完这个问题之后,他一下子就愣住了。

  “再怎么也得给我三百块吧!”二娃子用手抠着脑袋,怯懦懦的说。好像这三百块是天价似的,让他颇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行!你先说吧!只要你说的线索是有用的,我们会给你三百块的奖励的。”柳雨婷说。三百块,对于柳雨婷来说,那压力当然是不大的,因此她答应得很轻松。

  “你们先给我钱,我再说,免得你们耍赖。”二娃子说。

  “连警察你都不相信吗?”我说。

  “最不可信的就是你们警察,你们要是不先给我钱,我就不告诉你们。”二娃子这态度很坚决,好像以前有警察骗过他似的。

  “行,我们先给你钱。”柳雨婷发话了。在说完这句之后,柳雨婷对着我说道:“给他三百块钱吧!”

  我往兜里摸了摸,还好今天出门带了钱的,不然这得多丢人啊!我拿出了三张崭新的百元大钞,递给了二娃子。

  二娃子接过之后,用手甩了甩,把那钞票甩得哗啦哗啦的。

  “你要不要用验钞机验验?”我知道二娃子见我给钱给得这么大方,怕我是给他的假钞,所以在甩着验是不是真的。

  “不用!不用!是真的,是真的。”二娃子笑呵呵地把钱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钱已经给你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吧!在哪里能找到曾道士和蒋疯子?”我说。

  “就在灵山村后面的山上,那山叫灵山,灵山村就是因为这灵山得名的。在灵山上,有个明朝的古墓,那墓很邪,听说有不少盗墓贼死在了里面。上次蒋疯子他们在偷尸的时候说,初九那天晚上,他们要去那古墓里看看。后天就是初九,你们晚上去那古墓那里守着,肯定能守到蒋疯子他们。”二娃子说。

  “这就是你说的线索?”我有一种被二娃子耍了的感觉。

  他就是一个听说,就要了我们三百块。这线索能算是线索吗?万一蒋疯子他们当时只是随口说说呢!

  说完之后,二娃子便跑了。那家伙跑得挺快的,看样子他也觉得他提供的这破线索值不了300块。

  “怎门办?”柳雨婷问。

  “能怎么办?钱都已经花了,咱们总不能白花吧!既然二娃子说后天蒋疯子他们会去那古墓,那我们后天就只有再来一趟了。”我说。

  “你知道那古墓在哪儿吗?咱们要不要先去看看。”柳雨婷说。

  “好啊!”柳雨婷的这个提议正是我心里想的。再怎么说,在去蹲点之前,我们也得把去把那古墓的路给找着啊!

  那古墓在灵山村很出名,我们稍微打听了一下,便锁定了那墓的具体方位。

  灵山虽然离灵山村很近,就在灵山村的地界以内。可是,我们一走进灵山,哪怕是在大白天,也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那古墓很好找,我和柳雨婷没费什么力,便把那墓给找到了。从外面上看,那墓修得挺霸气的,是霸气外露的那种。

  古墓是用条石砌成的,那些条石已经风化了,看得出来是上了年生的。墓的尾部,有一个大洞,看上去像是盗墓贼挖出来的。

  我在墓洞那里站了一会儿,感觉有一股阴冷的风,一直在往我的身上扑。那风,就是从那墓洞里吹出来的。

  这墓有古怪,里面有鬼气。

  “我们那三百块没有白花。”我跟柳雨婷说了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柳雨婷问我。

  “这墓有古怪,咱们还是先回去一趟吧!你把那针弩带上,后天晚上,咱们来这里,肯定会遇到一些凶险的东西。”我说。

  说完之后,我便和柳雨婷回了局里。

  初九那天,我和柳雨婷带上了装备,去了古墓那里。

  我们刚一靠近古墓,便有乒乒乓乓的声音传来。在古墓的洞口处,闪着微微的黄光,那墓里面,像是燃着一团火一样。

  墓里有人,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要是我的手没有受伤,我准会一个箭步冲上去。可是,现在我的手是伤着的,我不能这么莽撞。

  “谁在墓里面?”就在我正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柳雨婷居然拿着那针弩冲了过去。

  柳雨婷这丫头,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她就跟黄老头学了这么几天,手里拿着一把针弩,就敢这么大胆的往前冲了。

  “小心!”我一边喊着,一边追了过去。

  柳雨婷刚才那么一喊,墓里的人肯定知道有人来了。因此,他们把墓里那不知是火,还是灯的光给灭了。这一下,那洞口又变得黑黢黢的了。

  “丫头,不要这么冲动好不好。你看,你把墓里躲着的人给吓跑了,我们还怎么玩啊!”我小声说了柳雨婷一句。

  “我怎么知道啊!好不容易有次威风的机会了,就这么又没了,真没意思。”柳雨婷说。

  “啊!”

  伴着一声长嘶,一个黑乎乎的脑袋,从那墓洞里面,缓缓地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