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起大明第690章 郝大勇

  郝大勇告诉主母哈日珠拉,吉尔格勒的队伍只是负责辅助战,随吉尔格勒的牧民基本上都提前迁入了库伦城,就是这样吉尔格勒的骑兵在掩护牧民和薛家甘陕移民撤汝库伦城,还是付出了三四百勇士的生命。

  哈日珠拉听了眼圈一红说道:“谢谢郝将军你的消息。”

  薛云说道:“大勇,说说我们和土谢图汗部的伤亡和库伦城的防守情况。”

  郝大勇接着说道:“将军,薛家军的士兵伤亡的多是甘陕新兵和民军,移民听从安排损失较小,大约牺牲了五千战士,民众三千多人,土谢图汗部估计有四万勇士牺牲,部民损失俘虏四五万,牛羊驼马丢了九成,现在库伦城有薛家军军民近四万,土谢图汗部族众五万多人,整个库伦城外城基本上完工,守住库伦城问题不大,关键是看城里的食物能够坚持多长时间。”

  薛云问道:“大勇,库伦城的食物能够坚持多久,还有说说和硕特部、布里亚特部情况,特别是布里亚特部的火枪威力和多少。”

  郝大勇说道:“将军,库伦城的食物坚持一年没有问题,如果节省配给多支持半年也问题不大,厄鲁特蒙古和硕特部战士十分骁勇善战,他们的马刀是弯刀,而且是锋利无比,我们薛家军和土谢图汗部的兵刃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布里亚特部的火枪比我们薛家军的火统打得准打得远,大约有一千支上下,起到了关键的突击作用,不过对我们薛家军和土谢图汗部伤害最大的还是蒙古硕特部的骑兵。”

  薛云听了郝大勇的话,大致明白了土谢图汗部和库伦城薛家军的处境,和硕特部、布里亚特部都是游牧民族善攻不善守,库伦城拥有近十万军民,更有手雷、炸药包这样的利器守城,和硕特部、布里亚特部和郎守一部,要攻破库伦城除非是里应外合,否则是绝无可能的,布里亚特部的火枪应该欧洲的前膛枪,布里亚特部枪支数量并不大,不过给和硕特部起到了尖兵先锋的作用,反而成了土谢图汗部和薛家军大害。

  薛云说道:“大勇,厄鲁特蒙古和硕特部战士使用的马刀,是不是拥有铸造型花纹的弯形钢刀。”

  郝大勇点点头说道:“将军,就是你说的那个样子。”

  郝大勇立刻请薛云的亲兵从帐外取来一把弯刀,由薛云贴身亲兵转呈,薛云拿过自己亲兵手上的弯刀细看,果然是自己猜想的大马士革刀,这是用乌兹钢铸造而成的,大明现在的兵器的质量没有一样可以同它媲美,大马士革刀有一种特殊的花纹穆罕默德纹,是属于花纹钢中的铸造型花纹钢,因为花纹能够使刀刃在微观上形成锯齿,使得刀剑更加锋利,这种花纹是在铸造中形成的,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大马士革刀独特的冶炼技术和锻造方式一直是波斯人的技术秘密,大马士革刀也成了中东波斯乃至世界最著名的兵器。

  薛云赞道:“果然是天下第一神兵,大明的冷兵器弗如也,大勇,和硕特部蒙古人有多少这样的弯刀。”

  郝大勇想了想说道:“将军,和硕特部的前锋骑兵全部是这种弯刀,估计应该有上万把弯刀吧。”

  薛云的脸色变得严肃,接连问了郝大勇几个问题,郝大勇都一一作了回答,车臣汗、札萨克图汗方面没有动作,车臣汗驸马朱由华作壁上观,不过郎守一、郎独生虽然仇恨朱由华,但是并没有主动找朱由华的麻烦,目标直指土谢图汗部的薛家军,这次引导厄鲁特蒙古和硕特部,布里亚特部落侵犯土谢图汗部,和硕特部首领顾实汗,布里亚特部落首领贪图侵土谢图汗的土地牲口,而郎守一、郎独生父子真实的目的还是库伦城的薛家军。

  从郝大勇哪里得知,土谢图汗部曾经有降意,可惜和硕特部首领顾实汗只要土地牲口,布里亚特部落要了土地牲口,就只要听话的奴隶俘虏,对土谢图汗部的王公贵族投降完全不感兴趣,这才是土谢图汗部大多数头人首领愿意跟着王太后真真和宰相哈撒哥斡,抵抗和硕特部、布里亚特部、郎守一、郎独生部的原因。

  现在库伦城的土谢图汗部头人首领的希望,就是远在大明的薛家军,他们相信只要薛家军的援军一到,他们就能重新在土谢图汗部的土地继续作威作福,因此王太后真真和宰相哈撒哥斡还能够拢住部族的人马。

  薛云问完了郝大勇之后,开始听副总兵府潜水卫的校尉汇报,潜水卫校尉讲到:大同城军民得知将军就任大同镇总兵之后,全城都是庆祝的声音,不少商铺身上百姓燃放了鞭炮,部分商人通过馈赠和降价,向大同百姓表示对将军晋升大同镇总兵的祝贺,大同城大小文武官员都给副总兵府送来了礼物,就连余副将也向余大小姐送来几箱礼物作贺礼。

  潜水卫校尉是奉薛六将军和阳震雷总管的之命,请示薛云关于土谢图汗库伦城战事和陕西薛家军跟延绥镇官军作战后续指示,以及薛云准备什么时候结束丰镇一线,薛家军和哈日珠拉所部的“交战状态”。

  薛云让阎老幺带郝大勇下去休息,然后沉默了一会,跟哈日珠拉作了一个小声的交流,然后命令潜水卫校尉记录,由薛六主持对大同城官员士绅的答谢宴席,如果大小姐身体条件允许,可以代表自己出席答谢宴会,库伦城战事暂定明年开春出兵,具体作战方案随后做详细研究,丰镇一线薛家军和蒙古军的“交战状态”短期不会结束,大同军升级军队战备级别,严密监视朝廷的动向,特别是陕西、山西的官军,陕西方面暂时由薛云这边出兵协调。

  潜水卫校尉随后就离开了薛家军军营,薛云招郝大勇进账,赏从土谢图汗回来的勇士每人白银十两,加奖郝大勇白银一千两,明日随运送物资的车队回大同城,郝大勇表示愿意留在军营替将军杀蒙古达贼,薛云哪里有什么蒙古达贼给郝大勇杀,只好以让土谢图汗部回来的勇士好好休息为名,强迫郝大勇回大同城去。

  阎老幺陪着郝大勇离开了薛云的帐篷,这时薛家的车队也到了军营,现在薛家军和民夫正在忙着卸货,薛云带着哈日珠拉、娜仁高娃、阿茹娜在中军看着卸货,娜仁高娃、阿茹娜更是拿着薛云的千里镜打望,直到几人没有了兴趣,才沿着军营边的栅栏,溜进了红松林里去,到哈日珠拉的帐篷里吃晚饭。

  在哈日珠拉帐篷里,哈日珠拉问薛云道:“夫君你准备什么时候去陕西米脂一趟。”

  薛云想了想说道:“尽快吧,就在明后天的样子。”

  哈日珠拉说道:“这样的话,阿如罕恐怕就赶不及了回来了。”

  薛云说道:“相公是先过去看看而已,你让阿如罕的人马回来后好好休息一下,需要阿如罕的人马时,相公会派人来通知您的。”

  哈日珠拉点点头念念不舍地说道:“夫君,你去了陕西之后,是回大同城还是来丰镇见妾身呢。”

  薛云说道:“夫人,不管是先回大同城,相公都会来丰镇陪夫人住一段时间的。”

  哈日珠拉叹口气说道:“余姐姐就要跟夫君新婚大喜了,妾身要是能够行一次婚礼该多好啊。”

  薛云笑了笑说道:“夫人,你仅仅是希望洞房花烛,今晚就可以来一次入洞房,如果你想万人瞩目,有一天相公会给你一个惊喜。”

  哈日珠拉有些落落寡欢的道:“夫君,不管再怎么隆重,也不可能跟余姐姐这个正妻相比啊。”

  薛云微微一笑道:“夫人,相公会兑现自己的承诺,用蒙古皇后礼仪把你纳入后宫。”

  哈日珠拉说道:“说到底,妾身还是一个汉庭的嫔妃。”

  薛云哄道:“夫人,两情相悦又何必在乎在乎那些虚名,再说蒙古皇后一样也是皇后嘛。”

  哈日珠拉叹口气说道:“夫君,妾身明知道你是再哄人,还是心甘情愿的被你哄骗,夫君你果然是妾身命中的魔星。”

  薛云知道说多了还是错,于是笑而不语,只管在手上使动作,一会儿哈日珠拉就受不了扭捏起来,哈日珠拉说道:“夫君,还没有吃晚饭,这样不好吧。”

  薛云低声说道:“老夫老妻的了,你还这样扭扭捏捏的,莫非今晚真的准备做新娘子吗。”

  哈日珠拉“哼”了一声道:“妾身是想做新娘子,可是夫君更是天天就想做新郎,这次去陕西不会又给妾身找几个姐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