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保镖在都市第224章 保全超级富二代

  就在婉儿离开后不久,凑热闹不嫌事大的营业员将那拍摄的打架视频发送到了网络之上,一时间“女星布莱斯被亚裔少女调教”的话题顿时火热起来。

  不过清晨时分,沈冥并没有时间去关心网络上的流言蜚语或者八卦,肖仪驾驶的轿车跟随盖茨比的宾利豪车横穿过了半个洛山矶,来到了一条位于洛山矶边塞的大街。

  这里就是被政府遗忘了用遮羞墙包裹起来的贫民区,破败的建筑,脏乱差的街道,随处可见的喷绘涂鸦,还有坐在马路牙子上闲聊大批的黑人团伙,一看就不是善男信女可以生存的地阶。

  当宾利豪车从众人面前驶过时,半数人的眼中都闪现出了贪念,半数人眼中则是妒忌。有钱不是罪,但有钱了还故意在穷人面前显摆就是找抽了。盖茨比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不对,不安分的呆在他的比佛利山庄里得瑟,反倒结束了一夜的狂欢后,早晨还特地驱车来到了这贫民区中就餐。

  宾利车停在了一家墨西哥薄脆饼店的门前,随车的两个保镖,一个跟随盖茨比走进了店内,另一个则靠着车头警戒着,他甚至解开了衣襟,露出了手枪的挂带,以免有些穷疯了的白痴,来打车的注意。

  “他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故意跑这种地方来找不痛快?”肖仪将车停在了对面的马路上。

  “有没有病不知道,反正这位派对大师一定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无视这世界的规则。”沈冥推门下车,向着薄饼店走去。

  保镖看着沈冥和肖仪在耳机中小声嘀咕了几句,显然已经注意了这跟了他们一路的男女。

  不过盖茨比并不讨厌他们,本带有攻击性的保镖放松了警惕,目送他们走进了薄饼店中。

  这家店只有10来平米,脏乱差的环境可参考偏远山区的酒家,整个店里也没几个客人。

  而身着最顶级名牌潮服,留着一头金色波浪卷发的盖茨比正坐店面最角落的位置,和其他客人一样用着看上去并不干净的餐盘,徒手吃起墨西哥薄饼。

  高大的光头保镖就站在他的身边,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终于见面了,只有170,身材偏瘦的盖茨比在欧美人种里真是娇小,精致的脸庞带着一丝女性的秀气,应该是遗传妈妈的,那双漂亮的蓝色大眼睛如同洋娃娃。其帅气程度完爆贾斯丁比伯,拿他的模样去做男版充气娃娃,一定能够大卖。

  只有24岁的盖茨比看着沈冥微微一笑,点头示意。沈冥则是没有任何的回敬,走到桌前,直接坐在了盖茨比的对面。

  “你好,窥视者,跟了我半天了,肚子饿吗?这家的薄饼是全美国最好吃的,尝一尝吧。”盖茨比面对并不礼貌的沈冥却是礼貌有佳的问候,向着天空打了一个响指,后厨已经开始了烹饪,比狗还听话。

  “我不叫窥视者,我的名字叫沈冥,是一个保镖。来美国因为我的一个朋友出事了,恰巧你拍到了一些我想要的东西,所以,废话少说,把东西拿出来吧。”沈冥很赶时间,已经用上了命令的口吻。

  “小子,注意你说话的语气,当我是死的吗?”光头保镖不爽道。

  “大人说话,小喽啰闭嘴好吗?”肖仪用英文回敬道。

  “法克!”光头保镖生气的直接把枪掏了出来,可指向肖仪的时候,肖仪竟单手抓住了套筒,将那手枪拆解成了一堆的零件,保镖都给惊呆了,从没见过这般凶猛的拆枪。

  “技术不错,有长进。”沈冥会心夸赞道。

  “当我最近白练的吗?”肖仪想起了过去半个月里想死的每天地下室补习。

  “彼得,别激动,对于有求于我的人都是朋友。”盖茨比年纪轻轻却颇为成熟稳重,抬手拦住了想发飙的保镖,将他打发到了一边,“我想沈冥先生说的那位,应该是梦琪小姐了吧?好巧不巧,我也是她的歌迷,本还打算找她要签名的,谁知会发生那样的事,我很遗憾。”

  “不用遗憾,她还没死,我也不会让她死。把你拍摄到的东西交出来,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我会还给你的。”沈冥没把这小子拖到货车里再来一次《电锯惊魂沈冥版》,就知道他已经很克制了。

  “呵呵,沈冥先生看来是有点太小瞧在下了。我帮过很多人,也收过不少的谢礼,唯没受过的就是空头支票。沈冥先生自然觉得从我这拿东西欠人情,何不现在就把人情债给兑现了?”盖茨比轻咬着薄饼笑道。

  “现在?你想我帮你做什么?”沈冥一愣,显然面前的小子也是有所准备。

  “沈冥先生也不会别的,当然是请你给我当保镖。”盖茨比拿起了纸巾,优雅的擦拭着嘴角。

  “你不是已经有保镖了吗?”沈冥斜眼看了看旁边的光头。

  “彼得,你被解雇了,带着你的兄弟一起去找会计结账吧,我不需要你们了。”盖茨比也是格外爽快。

  “盖茨比先生?!”彼得跟随盖茨比已经有2年,不说主仆感情深厚,这种像抛弃旧玩具的方式,让他根本接受不了。

  “彼得,我讨厌说废话,你懂的。遣散费的多少和你到会计那的时间成正比,以秒计算。”盖茨比连看都没看彼得一眼,一句话后,光头保镖就跟疯了一样的冲出了薄饼店,带着守候在宾利车旁的兄弟一起向着会计的所在地赶去。

  “那么现在,你没碍手碍脚的同事了。”盖茨比微笑道。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我当你的保镖?”沈冥疑惑了。

  “其实就在3天后,我有一场人生中最重要的派对要召开,但最近有一些麻烦事缠身需要先解决一下。另外,我也想试试,被这样的保镖保护是怎样的感觉?”盖茨比说话间掏出了镶钻的手机来,画面上播放的正是沈冥在倭国,从电视台楼顶跳落下的情景。

  “知道吗?我其实并不需要和你交易什么,我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方法,我相信以你这身娇肉贵的属性,也撑不过几秒。”沈冥脸色转冷,已经是赤果果的在威胁了。

  “我敢找沈冥先生当保镖,当然相信你是好人,好人是不会为难好人的。另外,我和这城的许多高官显贵都是朋友,他们一刻找不到我就连怎么玩都忘记了?我不知道梦琪小姐对你有多重要,但我相信你不想在救她的时候,变成被警方各界通缉的通缉犯。”眼前的盖茨比让沈冥也不由一惊。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富二代,从他缜密的思维与气场就能感受出来。

  “3天,我只有这么多的时间给你,3天保全,在你重要的派对结束后,将你拍摄到的东西给我。请你相信我,我不喜欢被骗,因为埋骗我的人是个体力活。”沈冥不得不向这富公子妥协。

  “成交!”盖茨比说话时,老板也端了两份薄饼过来。

  工作前也必须吃饱肚子,说实话肖仪还真的饿了,坐了下来和沈冥一起吃了起来。那味道,刺激的超辣口感,并不是老美习惯的口味,但确实挺好吃的。

  吃饱喝足,漫步消食,这是盖茨比的习惯,肖仪负责开着宾利跟随在大路一旁,而沈冥则是跟随在盖茨比的身后,走在这贫民区的街道上。

  盖茨比显然是这里的常客,路人都大多认识他,不管穿着如何,只要上前跟他问好的,他都会笑着回答,然后掏出钱包,给上百元大钞的打赏。

  不过当遇见那些乞讨的乞丐时,哪怕别人跪着磕头,他也是一毛钱都不施舍。用盖茨比的话说,他们不需要怜悯,需要的只是一份正经的工作。

  虽然美国的失业率不低,但是如果你仅仅追求温饱,工作机会是不会太少的。行乞只是自甘堕落的一种表现,盖茨比不屑于帮助这样好逸恶劳者。

  他有太多的习惯,需要保镖去记忆,甚至还出过一本书,叫《与盖茨比相处的行为准则》在他的朋友圈里,这本书基本大家都看过。

  沈冥虽然是被迫接手了保全的工作,但既然开始了保全就会尽心尽力。他不爱聊天,跟随在盖茨比的身后,只是注意这身边心怀不轨者。在这贫民窟,盖茨比拿着有上万现金的钱包派钱,也着实很难不让人心怀不轨。

  “沈冥先生,你似乎不太喜欢我?”直到走出了贫民区,再无问候掏赏者后,盖茨比才问起了身边的沈冥来。

  “我是保镖,不是GAY,喜不喜欢你都不会影响我的工作。”沈冥语气平静,上前拉开了宾利的车门。

  “可被人喜欢就是我存在的意义,相信我,虽然只有3天,你一定会喜欢上我的。”盖茨比笑着坐进了车里。

  “唉,为什么身边总是这么多的基佬?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沈冥叹息的绕过车头,坐进了副驾驶室里。

  “现在去哪?”开车的肖仪不爽道。

  “按照这个来。”盖茨比将一个精致的小本子递给了肖仪,正是属于盖茨比的行程安排目录,每天该做什么都写上面了。而预约的各种活动甚至安排到了6个月后。涵盖和市长吃饭,陪女明星逛街,到养老院慰问老人等等等……

  他肯定是史上最忙的富二代了……

  而现在的行程则是去好莱坞的摄影棚,为一位大明星朋友探班。